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美国不存在结构性种族主义,老师承认白人孩子是变性意识形态诱导(grooming)的目标?

“美国不存在结构性种族主义,老师承认白人孩子是变性意识形态诱导(grooming)的目标!”?

【日期】2022年8月15日

【来源及背景】有推特用户转载Breitbart的短视频,称“老师承认白人孩子是变性Grooming 的目标”。

原视频中的配字写着:“我接受不了这种东西。”,前教师发出警告,学校“特地”用变性意识形态(trans ideology)去诱导白人女孩。

Grooming是右翼非常爱用的词,可以理解为带贬义的“诱导”。

原视频中的配字写着:“我接受不了这种东西。”,前教师发出警告,学校“特地”用变性意识形态(trans ideology)去诱导白人女孩。

视频中的被采访者称,在她的教学生涯中,因为学生们被鼓励“突出”,尤其是白人女孩更加表现出想要认同为其他性别的倾向。被采访者认为是学校在鼓励这种行为,这种行为也会受到大量的关注。她认为这其中存在很多“诱导”。

【事实核查】

被极右翼媒体采访的是谁?

发布该视频的Breitbart News是2007年建立的极右翼媒体。

被采访者卡利·彭莱尼拉(Kali fontanilla)是一位曾在加州公立高中教书的前教师。2021年,彭莱尼拉离开了加州的教职并搬到佛罗里达,她在媒体上颇为活跃,接受了不少采访。她认为加州的学校不断向学生灌输意识形态。

在这篇彭莱尼拉所写的报道中,她写道:这种意识形态错误地坚持认为美国是建立在结构性的种族主义之上,我们的制度仍然歧视像我这样的美国黑人。

“这种意识形态错误地坚持认为美国是建立在结构性的种族主义之上,我们的制度仍然歧视像我这样的美国黑人”。图源:Orange County Register

换言之,彭莱尼拉不认为美国存在结构性的种族主义,所以她反对与此相关的任何种族研究(ethnic studies)课程。

相关阅读:微信上CRT谣言的背后,是一个个得了“白人代入症”的华人》《华人家长如何变成了白人极右手中的那把枪

“跨性别意识形态”并不存在

如同彭莱尼拉认为“结构性种族主义”是意识形态一样,她也用“意识形态”一词来形容有关性少数群体的内容。她认为在这种给予性少数群体可见度的教育下,孩子会被“诱导”成为性少数。

实际上,“跨性别意识形态”(transgender ideology)这个词是出于对跨性别不准确的认识和仇视的叙述而产生的。它们称“跨性别意识形态”被强加给大多数人,并在试图“诱导儿童”。这类仇视的叙述颠倒了权力关系,忽略了跨性别群体是被边缘化的少数群体,把跨性别群体描绘为压迫‘普通人“的政治力量。在世界上的绝大部分地区,跨性别群体缺乏基本的人权,比如对其性别的法律认可、获得性别转换的医疗保健服务等。

因此,“跨性别意识形态”一词是带有仇跨色彩的贬义词汇。

在过去十年间,跨性别群体获得了前所未有多的媒体关注度和可见度(visiblity)。可见度的提高并不代表跨性别群体的扩大。这种可见度有利有弊,一般来说,积极的作用更大——跨性别群体能获得更多的支持和权力。但消极的部分是,更大的可见度带来了更高的危险和更多的仇视。

跨性别记者凯特琳·伯恩斯(Katelyn Burns)曾于2019年在Vox杂志上发布一篇文章《互联网使跨性别受到关注,也让这一群体更加脆弱》,谈到对跨性别群体的关注如何成为了“双刃剑”。

图源:Vox截图

伯恩斯在文中提到,在保守派反对声音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右翼媒体网络、社交媒体和反跨活动家的在线聚集地,所有这些都致力于传播错误信息。极右翼网站Breitbart经常发布标题如“跨性别:预测“性别确认”的医生会有渎职诉讼”的文章。

网上骚扰尤其集中在通过社交媒体对跨性别者进行骚扰。任何受到公众关注的跨性别者——即使是与变性无关的新闻项目——都有可能面临大量的网上谩骂。而这些往往是通过各种仇跨的网络论坛和Facebook小组在幕后组织的。

比如五月末在德州发生的大型校园枪击案,在凶手身份仍不明了的时候,网上流传着大量“凶手是跨性别者”的传言。被边缘化的性少数群体成为枪支暴力的替罪羊。

相关阅读:别再给移民与性少数群体泼脏水,加强枪支管控才是硬道理

可以说,将跨性别者视为一种“意识形态”是符合仇跨叙事的。

结论:

彭莱尼拉基于她个人的价值取向,认为美国不存在结构性的种族主义、跨性别是一种意识形态。在接受极右翼媒体Breitbart 的采访时说,白人女孩更倾向于想要认同为其他性别。

但这仅仅是个人观点,目前的数据都在告诉我们相反的事实:即结构性种族主义仍然在美国社会长期存在,跨性别意识形态也实际上并不存在,是一个贬义的对性少数群体的说法。我们提醒读者理性看待分清“观点”(opinion)与“事实’(fact)。

正如跨性别记者伯恩斯在文中提到的,跨性别群体仍然被忽略其为边缘化群体的事实,甚至将其污名为“意识形态”。伴随着保守派实力和极右翼媒体的错误信息传播,跨性别群体的可见度提高的同时也更被仇视和谩骂。

参考资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reitbart_News

https://www.reportingdiversity.org/there-is-no-such-thing-as-transgender-ideology/

https://www.prri.org/research/americas-growing-support-for-transgender-rights/

https://www.vox.com/identities/2019/12/27/21028342/trans-visibility-backlash-internet-201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