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近距离看美国:加州伴随罢免州长而来的谣言汇总之二

09/12/2021

作者:Moreless | 字数:6900 | 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前言:几周前,我们曾经对围绕着罢免加州州长出现的许多谣言进行了辟谣,发布了文章:加州州长罢免案,引发谣言横行,这篇堪称谣言汇总。下周二就是加州罢免州长的投票日,本周,许多有着中文常见姓氏的加州居民都收到了一条关于罢免纽森的中英双语短信。虽然鼓励投票是好,但是这条短信里面的内容有不少都是不实信息,补丁今天就为大家继续辟谣。

加州罢免州长的特别选举将在下周二(9月14日)进行投票。在此特别提醒加州注册选民届时或提前投票。

跟以往的历次大选一样,选战前总是伴随着各种谣言在网上漫天飞舞,这次依然没有例外。这不,又有人收到了用中英文双语发来的短信,指责现任州长的种种不是。据媒体报道,此短信的发起者是在南加通过微信组织起来的,支持罢免州长的群体,他们的口号是“我们拯救美国”。

短信里面指责的主要有四点:

  1. 加州暴力犯罪率居高不下,且到处都是流浪汉
  2. 亚裔在入学和求职中面临种族配额
  3. 税收高、油价高、房价高
  4. 公立学校推行激进的性教育,以及像“文革”一样的批判性种族教育(CRT)

下面逐一进行说明。

一、加州的犯罪率高吗?

其实这一条有一个潜台词,就是将犯罪率升高归罪于将盗窃950元以下从重罪(felony)降为轻罪(misdemeanor)的加州47号提案。这个是老生常谈了,指责这条法案鼓励了犯罪。

但是47号提案适用的范围,是在没有前科的情况下,商店盗窃,销赃,伪造,欺诈性支票和开具空头支票,以及个人使用非法药物。但是不包括砸车和入室行窃。而暴力犯罪显然也不包括在47号提案适用范围里面。前文《“950元以下无罪导致抢劫横行”谣言又起,我们只好第N次辟谣》引用过的数据也表明,47号提案以后犯罪率并没有明显的上升

根据家装安全器材公司ADT的统计数据,加州的犯罪率是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

偷车和抢劫的犯罪率,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他犯罪都低于全国水平。总体犯罪率是全国平均犯罪率的80%。而加州各个县的犯罪率,除了南加的洛杉矶县,和中部的Fresno,以及旧金山市一小片地区,基本上都是低于和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的。

作为对比,可以比较一下纽约Bronx区和湾区的犯罪率。

像东部的纽约,西部的旧金山和洛杉矶。因为经济繁荣,导致人口流动性大,犯罪率自然会比中西部高一些。中部北部那些人烟稀少的州确实犯罪率较低,但是人们通常也不愿意去。

而且随着加州和全国对司法系统造成的持续和历史性伤害进行反思,犯罪率持续下降,为采取步骤实现包容性的社区安全提供了机会。

加州在2010–2019的犯罪率:

从2010年到2019年,加州的犯罪率下降了12%

《旧金山纪事报》3月份的一份报告指出,在过去一年中,该市的犯罪率下降了32%,而大多数暴力犯罪,如强奸、抢劫和袭击,也都有所下降。警方截至7月的数据显示,强奸和抢劫案同比有所下降。

二、加州为什么流浪汉这么多?

加州特别是旧金山的流浪汉多,有其历史很现实原因。

旧金山市的常年日平均气温,都是在10℃到20℃之间徘徊

北加州的地中海式气候,常年气候都比较温和,不太冷也不太热。所以就算在外面睡一晚上,有睡袋也不会觉得特别冷。跟东部动不动大雪几尺深相比,晚上确实要好过得多。

旧金山当地人对流浪汉也比较友好,路上经常可以看到有人跟流浪汉买吃的。市政府还给流浪汉生活提供方便,建立了各种救助站,又发放食品和生活用品。

而且旧金山作为一个进步人士大本营,吸引着各种艺术家,活动人士以及LGBTQ人群来到这里,有些人就喜欢放浪不羁的生活,也容易跟流浪汉打成一片,或者自己就是流浪汉。

旧金山之前对流浪汉有友好的现金补助政策。但是在21世纪初,作为正在崛起的旧金山参事,纽森建议削减单身无家可归成年人的福利金额,将这些资金用于修建庇护所,住房和提供服务。这项计划被称为“关爱而非现金(Care not cash plan)”,旨在阻止此项福利领取者将其每月的补助用于购买毒品和酒精。

关心无家可归者的活动人士指责从流浪汉那里拿钱是无情的,他们对提出这项措施的始作俑者采取了一些激烈的行动。关于“关爱不是现金”计划的争论最终诉诸法庭,而这位年轻的政客被活动人士打上了强硬派的标签。

但是回过头来看,居留在旧金山的无家可归者,一旦适应了这个政策,反而更无法离开,因为他们没有拿到现金。

对于旧金山这样一个富有盛名的城市来说,看到街上那些无家可归者的极端贫困,早已令人司空见惯。如果在市中心散步,可以看到人行道上可能都是帐篷,临时纸板床和排泄物。贫穷的人躺在地上,而一众高薪的专业人士从身边呼啸而过。

根据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数据,2017年加州的无家可归者人数高达13.4万人。

据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2020年度无家可归者评估报告》,加州占美国所有无家可归者的一半以上 — 该报告指出,加州70%的无家可归者居住在户外,使他们更容易被普通人看到。根据该报告,在2020年1月的一个晚上,美国每三个经历过无家可归的人中就有一个在加州(其中一些人去了收容所)。

无家可归问题是由许多因素促成的。童年创伤和贫困的恐怖,精神疾病和慢性药物滥用肯定增加了某人生活在街头的可能性。但全国结束无家可归联盟主席南-罗曼说,危机的主要原因很简单:因为住房已经变得过于稀缺和昂贵。

相关阅读:关于“无家可归者” 的谎言和真相

几年前,租房和买房网页Zillow的一个经济学家团队发现,一旦城市跨越一般的居民必须在住房上花费超过其收入的三分之一这一个门槛,无家可归者就开始迅速飙升。当收入跟不上租金成本时,就会在住房市场上产生连带效应,产生涟漪。高收入人群开始租用中等收入人群曾经租用的地方,中等收入人群开始租用低收入人群曾经租用的地方,而低收入人群则陷入困境。

到了20世纪80年代,无家可归成为一个长期问题。有许多因素,包括联邦政府决定削减经济适用房的预算。在那时,加州政府已经大幅减税并削减了社会项目,包括由州政府资助的精神病院,导致数以千计的患有精神疾病和其他困难的人在自己的生活中挣扎。

许多在精神方面需要救助的无家可归者来自于五十年代的精神病院关闭运动(Deinstitutionalization movement)。关闭精神病院运动是指为那些被诊断有精神障碍或发育障碍的人提供不那么孤立的社区精神健康服务,以取代长期住院的精神病院。在20世纪末,它导致了许多精神病院的关闭,因为病人越来越多地在家里、在中途宿舍和诊所、在正规医院或根本不在家里得到照顾。然而很多精神病患本身家庭可能就比较破碎,于是得不到应有的家庭或者社区救助,就流落街头了。

而且旧金山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历过工业危机,很多码头工人失业后无家可归成为了流浪汉。

旧金山地区房价高,地产税高,很多工薪阶层支付不起,老人或者残疾人就被迫流落街头,以逃避无法支付的房产税。旧金山地震频发,一些人的房子在地震中受到损坏却没有得到资助重建,例如没有买地产保险,于是不得不流落街上。

综上所述,旧金山流浪汉多的原因比较复杂,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够解决的。对旧金山日益壮大的无家可归者群体,一些人关爱一些人排斥,但是希望这个城市的包容性也可以给这些人多一些关爱。

三、亚裔在升学和就业中会因为种族配额被“歧视”吗?

关于平权法案,之前很多人已经写过很多相关文章,这里再简单提一下。

美国的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是一整套法律、政策、指引和行政做法,”旨在结束和纠正特定形式的歧视的影响”,包括政府强制的、个人志愿的私人计划。这些计划往往侧重于教育和就业,对历史上被排斥的群体,特别是少数民族或女性给予特别照顾。采取平权行动的动力是纠正与过去和现在的歧视相关的不利因素。

事实上,美国有30多个州有平权法案,只有10几个州没有平权法案。相对讽刺的是,比较红的州比如德州有平权法案,而比较蓝的州像加州却没有平权法案。

普遍认为,加州作为一个进步主义的州,而德州是一个保守主义占多数的州,但是德州有AA,加州却没有AA,实在说不过去。而且有诸多因素要考量,包括种族,性别,肤色,国籍和民族多种方面。种族因素只在其中一个因素而已。

况且,在1978年,加州大学董事会诉巴基案(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v. Bakke)案中,最高法院就裁决了升学按种族配额违宪。在Grutter诉Bollinger案(2003年)中,最高法院部分支持平权行动作为一种实践方法,而在Gratz诉Bollinger案(2003年)中,法院裁定在大学招生中使用种族配额是违宪的。所以加州Prop 16绝不是有些人口中说的“以种族为基础对申请人和雇员进行区别对待”,这个完全与事实严重背离。

结论:以种族为基础的配额是违宪的,不可能实施。

四、加州房价为什么高?

加州如果作为一个独立的经济体的话,其GDP是32万亿美元,在全球排第五,排在印度之前,德国之后。

来源:companiesmarketcap.com

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前12名,加州占了5名。市值超过万亿的五家美国公司,湾区就占了3家,另外两家在西雅图。

因为加州经济好,就业机会多,高科技公司云集,普遍薪资水平比较高。导致加州生活成本高。由于需求永远大于供给,供不应求,价格自然上涨。所以导致加州的房价长期居高不下。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导致加州shutdown,湾区的住房价格一度走低,但是在2021年,随着逐步放开,房价又开始强势反弹。

加州物价高,建筑成本高,人工贵,人们普遍薪资水平高,这些都是加州房价高的原因。作为类比,北上广一线城市的房价比二三线城市的房价高很多,人们是愿意去北上广还是愿意在二三线城市生活,这就是个人选择的问题了,并无所谓对错。

而且加州的地产税相比于德州等地来说,则不算高。加州有立法,用于居住房屋的地税不超过2%,而在德州的话,则会达到2.5%或3%。地产税相对较低,所以人们愿意买房,也相对地推高了房价。

所以加州物价高,房价高,燃油附加税高,这些都是历史原因造成的,不是一两个人的政策造成的,就算换一个人上去,恐怕这种现状也很难改变。

五、学校里在推行激进性教育吗?

2015年通过的加州性教育提案AB329,只是对学校性教育提供一个指引。原有的法案叫做加州通识性健康和防止艾滋病教育法案(California Comprehensive Sexual Health and HIV/AIDS Prevention Education Act,名字好长),对从K到12年级的性教育都做了框架指引,目的之一是防止艾滋病传播。新法案将原法案改名为加州青年健康法案( California Healthy Youth Act)。规定了中学生从7到12年级要接受性健康教育,和防止艾滋病的知识。

“ The bill would instead require school districts to ensure that all pupils in grades 7 to 12, inclusive, receive comprehensive sexual health education and HIV prevention education, as specified. By imposing additional requirements on school districts, this bill would impose a state-mandated local program. ”   

首先,法律只是要求学校要进行必要的性教育。美国的教育系统和ZG不同,没有统一颁发的教材。各个学校自己选定教材。法案不可能硬性规定学校里要教什么,怎么可能在法律里面规定“教孩子變性有理,鼓勵孩子變性”?通过常识判断,也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完全就是一些家长对性教育不理解而自己夸大其词的结果。

其次,法律规定,家长有权不让自己的孩子不接受这样的性教育,或者不适用学校指定的教材。

第三,性教育教材来加入一些对性少数群体的理解,不要歧视他们,这又有什么不可以。

而且回过头想一想,现在网络,社交媒体这么发达,学校里不教,小孩就接触不到这些内容吗?通过学校里的正规教育得到应该掌握的性知识,比如如何采取措施避孕,如何防止性传播疾病。怎么也比从网上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看来的强。通过porn是学不到正确的性知识的。要想孩子接触不到这些信息,除非拔掉网线,禁用手机,搬到深山老林里去,不过目前这种做法不太现实。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arch Center)的调查,未婚父母的比例是逐年上升的,现在有四分之一的父母是未婚的。

而同时,来自CDC官方数据显示,未婚妈妈的比例,南部的像密西西比,阿拉巴马这样的保守州是远高于加州这样偏自由派的州的。德克萨斯州也是高于加州的。

https://www.cdc.gov/nchs/pressroom/sosmap/unmarried/unmarried.htm

所以反对学校普及性教育,天天说加州太“白左 ”的家长们,是否会为了自己孩子的“纯洁无暇”搬到不普及性教育,也不让堕胎的保守州去呢?

六、批判性种族理论(CRT)是在搞文革吗?

前文曾介绍过批判性种族理论(CRT)。所谓CRT,是保守主义者眼中认为的一场批判白人历史的社会运动。比如在教学中反思过去历史上的种族主义,强调过去的种族主义在美国是系统性的,它们的功能是维持白人在社会中的主导地位。这种提法自然招致一些人的不满。

批判性种族理论于20世纪七十、八十年代在美国法学领域兴起,当时有学者主张通过完善相关法律以打击种族歧视。作为主流话语和民权法课程的替代,法学院的许多课程认为打击种族歧视的最佳方式是制定法律改革。根据当时的理论,当这些改革生根发芽时,它们最终会逐步消除种族歧视。

CRT理论40多年前由法律学者提出,是一个研究种族主义如何嵌入美国法律和机构的学术框架。之所以到现在才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它已经演变成一个无所不包的筐,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装。这个筐被共和党人拿来利用,因为他们想在全国的教室和工作场所禁止反种族主义的教学和培训。

2020年9月4日,川普政府向各政府机构发出备忘录,呼吁各部门停止为批判种族理论的教学提供资金,停止多样性和包容性培训,指其“撕裂各族群,进行反美宣传”。拜登上台后撤销了川普的行政命令。

2021年1月开始,美国二十多个州的共和党议员陆续提出法案,攻击批判性种族理论,要求学校禁止讨论社会正义。犹他州、德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和田纳西州通过法案,禁止基础教育阶段的公立学校教授批判性种族理论。

今年1月,美国国会议员也开始悄悄地起草和推出相互呼应的法案,试图阻止学校教授种族主义或任何直面美国种族和性别压迫历史的话题。虽然它们并不都是以批判性种族理论为名,毕竟批判性种族理论本身并没有在许多K-12学校中教授。但这些新的州法案都建立在这样一个相同的基础之上:希望停止所谓基于 “分裂概念 “的教学和培训。

许多这类法案主要是针对公立小学,而有些法案则针对社区学院、大学、州政府实体、合同、赠款接受者和私立学校。大部分法案包括模糊的语言,呼吁禁止他们所谓的 “种族和性别定型 “或 “种族或性别替罪羊”,这意味着他们想阻止做出 “价值判断 “的教学,导致例如白人男子写道歉信。

当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批判性种族理论本身正在被教授给K-12公立学校的学生,尽管它的一些核心思想,如奴隶制的残余后果,确实在课堂上被讨论过。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一些中学生得到了一个关于 “白人偏见(white bias)”的调查,家长认为这是理论的一部分。

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人指出,Wake县公立学校系统是一个例子,说教师参加了关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专业发展会议。县教育官员一经发现就取消了未来的学习课程,但坚持认为该理论不是其课堂课程的一部分。

“批判性种族理论不是我们教给学生的东西”,该县学校系统的女发言人Lisa Luten说,“它更像是学术界关于种族的一种理论,而成年人用它来讨论他们所处环境的背景。”

根据《教育周刊》的分析,到目前为止,已有25个州考虑立法或采取其他措施,限制种族和种族主义的教学方式。8个州,都是共和党领导的,已经通过法律或行政行为禁止或限制批判性种族理论或类似概念的教学。这些禁令在很大程度上涉及到在课堂上可以教授的内容。虽然一些州的法案提到了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名字,但其他州并没有。

今年六月,德克萨斯明星州长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公立学校教师将若干个概念中的任何一个作为课程教学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奴隶制在现代的美国的出现,标志着这个国家的真正建立这一观点。

这项法律也于9月1日生效。该法案规定,不能强迫教师讨论时事,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必须 “尊重双方”。反对者说,它限制了关于美国社会中种族和种族主义的诚实对话,并将迫使教师在有争议或敏感的话题上含糊其辞,导致学生受教育程度降低。

州长签署的版本还禁止教授《纽约时报》的1619项目,这是一项报道工作,从被奴役者首次抵达美国土地的日期开始研究美国历史,将其作为国家的建国日期。

结论:所谓的批判性种族理论只是一种观念,要求在系统内反思过去存在的种族主义。而且其并没有在多数课堂上教学。充其量是一个有右派用来吓唬人的概念。拿这个跟WG做对比,要么是对WG这段历史的无知,要么就是有意淡化了WG这段历史的罪恶,这两种方向都是极其错误的。

总结

短信中的一二四条属于不实信息。第三条属实,但是也归罪不到哪一任州长头上,任何人上台预料都很难改变。

参考信息

https://www.npr.org/sections/money/2021/06/08/1003982733/squalor-behind-the-golden-gate-confronting-californias-homelessness-crisis

https://www.latimes.com/politics/la-pol-ca-gavin-newsom-homelessness-san-francisco-20181023-story.html

https://zhuanlan.zhihu.com/p/156015754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668805

https://laist.com/news/politics/chinese-recall-supporters-micro-target-voters-with-text-blast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