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缺乏证据:共和党指控拜登涉嫌在其子的商业交易中扮演“大人物”

12/01/2022

编译自《华盛顿邮报》,作者:Glenn Kessler

在控制了下一届国会众议院后不久,共和党人宣布,他们将对总统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商业交易进行调查,目的是证明拜登总统也参与了其中的一些交易。这次新闻发布会,以及众议院共和党人提交的附带报告,大部分取证于亨特·拜登在2019年4月留在特拉华州一家商店维修的笔记本电脑的硬盘拷贝中发现的材料。

“要明确一点:乔·拜登就是那个'大人物'。这些证据提出了令人不安的问题,即拜登总统是否威胁到国家安全,以及他是否受到外国政府的贿赂。"

11月17日,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新任主席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这台笔记本电脑一直是有关亨特·拜登私人和商业生活的重要报道来源,但许多新闻机构都对它诚惶诚恐,因为它露面的时候,正值2020年总统竞选后期。在那个阶段,他们无法核实其真实性。

亨特·拜登

前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向《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提供了笔记本电脑的资料,却拒绝与《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和其他新闻机构分享硬盘的副本。2021年,《华盛顿邮报》从一名共和党活动家那里收到了217千兆字节的数据,他说是从朱利安尼那里收到的。《华盛顿邮报》要求两位安全专家检查这些数据,他们在这些文件中发现了近22,000封携带加密签名的电子邮件,而这些签名只能用即使是最高明的黑客也很难伪造的技术进行验证。

安全专家说,绝大部分数据,以及其中包含的近12.9万封电子邮件中的大部分,都无法得到验证。但《华盛顿邮报》也在硬盘副本中发现了与其他记录中发现的文件和信息相匹配的财务文件。另外,《纽约时报》表示,他们已经验证了在笔记本电脑上发现的有关亨特·拜登在哈萨克斯坦、乌克兰以及与一家中国公司的商业交易的一批电子邮件。CBS新闻在周一播出的一篇报道中说,他们直接从修理厂的一名律师那里获得了硬盘的副本,安全专家认为"没有证据表明它是假的或被篡改过"。

而当被问及美国共和党委员会工作人员是否核实了笔记本电脑硬盘本身的真实性时,发言人杰西卡·柯林斯(Jessica Collins)说:“笔记本电脑的真实性已被几个法政分析师证实。”她还特别提到了CBS的报告。

科默多次提到,亨特·拜登试图与中国一家能源公司,能源集团CEFF达成一项交易。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新闻机构已经对亨特·拜登的财务计划进行了多方面审查。但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科默提出了一些未经证实、存在争议或似乎不正确的论断。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乔·拜登和他儿子的商业交易之间有任何潜在联系。

福克斯新闻报道科莫的新闻发布会

以下是新闻发布会上提出的一些说法:

“其中一项交易涉及向中国出售美国天然气。证据表明,乔·拜登通过他儿子拥有交易10%的股权。”

科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证据表明"这个短语在这里起了很大作用。科默指的是一封日期为2017年5月13日的电子邮件,其内容的含义一直存在争议。在《华盛顿邮报》获得的笔记本电脑的硬盘拷贝件中,这封电子邮件缺乏能被验证的数字信息。

《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只引用了安全专家能够核实的或可以在其他地方被证实的笔记本中的材料。Politico记者本·施莱金格(Ben Schreckinger)在他2021年出版的《拜登家族》(The Bidens)一书中说,这封邮件已被"一位能用个人身份接触到亨特邮件的人"验证为真实的。

2017年的电子邮件描述了包括亨特·拜登和他的叔叔吉姆·拜登(Jim Biden)在内的五位合伙人在与中国公司CEFC合作的计划中可能持有的所有权。该利益集团将被称为奥尼达控股有限公司(Oneida Holdings LLC)。

詹姆斯·吉利尔(James Gilliar),一个负责总结奥尼达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权分配的商业合伙人,在邮件中写道,除了吉姆·拜登将获得10%的股份外,其他四个合伙人将各获得20%的股份。他补充了一个问题:“H持有的10%是给‘大人物’的吗?” 邮件的收件人之一安东尼·波布林斯基(Anthony Bobulinski)说过,“大人物”是指乔·拜登,"H"是指亨特。波布林斯基是川普在2020年的一次总统辩论中的嘉宾。

但吉利尔曾在2020年告诉《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我想澄清任何关于前副总统拜登参与了2017年我们潜在商业结构的讨论的谣言。我不知道前副总统有参与过。所述项目也从未产生任何盈利。

邮件发出三天后,一份创建奥尼达的协议草案被传阅开来。它显示每个合伙人将获得20%的股份,包括吉姆·拜登,但没有提到乔·拜登。2017年5月22日签署的公司协议上有同样的分配。奥尼达公司将持有另一个名为SinoHawk的集团的50%股份。吉利尔和詹姆斯·拜登都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华尔街日报》说,他们查阅了公司记录,没有发现与乔·拜登的关联。《华盛顿邮报》在一篇关于CEFC交易的长期报道中,也没有发现乔·拜登个人从与CEFC的交易中获益,或是知道交易细节的证据。拜登的竞选团队当时否认他有任何瓜葛。

科默说这笔交易涉及天然气,但他指的似乎是下文所述的另一项交易。没有证据表明这一交易涉及天然气。

柯林斯说,科默没有错。她说:“委员会的共和党人有证据表明,拜登夫妇与CEFC,这家与中国共产党关系密切的公司的交易被篡改过。当时拜登夫妇为了把生意留在家族内部,砍掉了SinoHawk的西方合作伙伴。”而在被要求提供有关证据时,她只说,这来自于“告密者提供给委员会共和党人的信息”。

参议员查尔斯·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在10月13日给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的信中说,联邦调查局对波布林斯基的采访摘要显示,这笔交易是为了支付给合伙人。“在乔·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这些交易一直被人故意地完不成支付。" 格拉斯利指出,虽然这项风险投资失败了,但在另一个项目中,亨特和吉姆·拜登从CEFC获得了近500万美元。

“在美国人民因本届政府糟糕的能源政策而饱受高能源价格之苦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亨特·拜登和乔·拜登参与了一个试图让中国购买液化天然气的计划。"

科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根据亨特·拜登自己的说法,他商议了一个400万美元的合资企业,其中包括CEFC将在路易斯安那州生产液化天然气。但是,当这家中国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叶简明(Ye Jianming)在2018年2月中旬被拘留时,这笔交易就失败了。叶被逮捕的原因尚不清楚,尽管路透社报道说这与涉嫌经济犯罪有关。

不论如何,天然气交易似乎与奥尼达无关。它涉及亨特·拜登的一个名为哈德逊韦斯特三世(Hudson West III LLC)的公司。传闻中乔·拜登的参与从未被证实过。

"亨特从这笔交易中,通过与中国政府有关的集团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在委员会共和党人获得的电子邮件中,亨特希望为乔·拜登和他的夫人吉尔·拜登(Jill Biden)做钥匙。他提供了乔·拜登的个人手机号码,并称他为伙伴.”

科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科默在此将有据可查的事实与暗示混为一谈。《华盛顿邮报》通过政府记录、法庭文件和银行报表发现,CEFC及其高管向亨特和吉姆·拜登控制的集团支付了480万美元。但这些交易与乔·拜登依然没什么瓜葛,它再次指向了一封没有实质性证据的电子邮件。

2017年秋天,亨特·拜登写信给瑞典宫(House of Sweden)的一位大楼经理,他在那里租用了办公场所。“请为新同事配钥匙。”他写道。他列出了乔·拜登、吉尔·拜登、吉姆·拜登和被他称为CEFC"使者"的董功文(Gongwen Dong)。他还要求将标牌更新为“拜登基金会”和“哈德逊韦斯特(CEFC美国公司)”。

拜登夫妇

这封电子邮件存在笔记本电脑硬盘上,但也被瑞典政府公布的公共记录所证实,并在2021年由瑞典报纸《每日新闻》(Dagens Nyheter)首次报道。

但拜登基金会的一名代表告诉《华盛顿邮报》,瑞典宫从未被考虑作为一个地点。负责监管该房产的瑞典当局的一位女发言人说,他们按照要求提供了四把钥匙,但亨特·拜登从未拿过。她说,门上的标志牌并没有改变。

原文: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2/11/23/dissecting-gop-claims-about-hunter-biden-deals-allegedly-involving-his-father/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