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民主党杀害婴儿、开放边境、让任何人投票?

”民主党杀害婴儿、开放边境、让任何人投票?“

【日期】2022年10月

【来源及背景】临近中期选举,右翼的催票海报在各种微信文章、微信群中流传。海报中分为两栏,列举民主党的“罪状”和共和党的“美德”。那类似的催票海报中掺杂了多少谣言呢?

作者:Moreless | 字数:6252 |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事实核查】

微博知乎大V断桥(bridgeduan),在一篇澄清偷窃950美元以下不定罪的文章《哈里斯让加州偷窃950美元不算犯罪?假的。可华人圈为什么爱传?》中总结过,右翼谣言有三大特点。周期性,指向性,以及保守性。

周期性说的是,这些右翼谣言,在不是大选年的平时都不怎么出现。例如950块钱非重罪鼓励砸车,中性厕所,即他们所说的所谓“男女同厕”鼓励偷窥变态狂,学校鼓励学生背着家长变性之类的叙事。一到大选或者中选前夕,就都纷纷涌现出来了。

指向性说的也很明白,就是右翼谣言的指向性很明显。就是说民主党要defund警察,民主党鼓励打砸抢,零元购,目的是民主党要在美国推行社会主义,民主党允许无证移民投票。当然这些都不是事实。所说的这一切,就是要你去投共和党的票。

他们所作的吓唬人的这一切,就是体现了其所谓的保守性。但是也不是真保守。真正的保守主义者不会因为强奸导致的怀孕还不让其堕胎。这些自我标榜的保守主义者,其实不过是一些打着保守主义的幌子,既不保守也没有主义,他们不过是想要搞政教合一的神棍或者伪神棍罢了。

跟这三个特点很契合,这不是随着中期选举临近,简单粗暴的右翼谣言又来了。

这样简单粗暴,信口就来。说一个经合法选举程序产生的民选政府是暴政。而拒不承认选举结果,并去围攻国会想要推翻大选结果的暴乱行为,却美化成法律与秩序。同时还攻击对手是暴乱和暴力。对于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实在是无语。而对于围攻国会当时推波助澜的,这个北美保守评论也有份。
在右翼微信文章和微信群中流传的海报

这样简单粗暴,信口就来。说一个经合法选举程序产生的民选政府是暴政。而拒不承认选举结果,并去围攻国会想要推翻大选结果的暴乱行为,却美化成法律与秩序。同时还攻击对手是暴乱和暴力。对于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实在是无语。而对于围攻国会当时推波助澜的,这个北美保守评论也有份。

一、 堕胎是杀害婴儿?

女性之所以放弃妊娠而选择堕胎,总有着多方面的原因。有些是因为经济原因,小孩没有办法养活,有些是因为健康原因,比如小孩查出有遗传疾病。或者由于更为极端的原因,因为强奸或者乱伦导致怀孕。这种情况也强迫女性把小孩生下来,要面对一辈子的痛苦。只可以说是毫无人性。

说堕胎就是杀害胎儿,也有失偏颇。胚胎到底算不算人,在伦理上有争议。之前美国各州通常的做法是,怀孕20周之后就不许堕胎,在这之前还是可以的。但是德州等州推出了严厉的禁止堕胎法案。一般是怀孕6州以后就不允许堕胎,就是俗称的“心跳法案”。就是有了胎儿心跳以后就不允许堕胎了。

检测到的此种心跳,有研究表明,所谓的能听到的胎儿心跳,其实是一种细胞脉冲,并不是实际的心跳。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妇产科医师詹妮弗·肯恩斯说。“律动是发育中的胚胎健康状况的标志”。研究人员将其描述为“具有规则节奏的微小闪烁,或者说摇摆的回声”。“我们的超声技术已经足够好,可以检测到一组基本细胞中的电活动。”

截至2008年,全世界有40%的女性可以在“无理由限制”的情况下合法堕胎。

截至2008年,全世界有40%的女性可以在“无理由限制”的情况下合法堕胎。

全球有将近一半的国家堕胎是合法的。美国是自川普2017上台以来,政策逐渐收紧,川普塞了三个保守派大法官进入最高法院,最终于今年6月份推翻了1973年通过的罗伊诉韦德案。参见前文:《突发:最高法院推翻罗伊诉韦德案,剥夺女性堕胎的权利》。

说堕胎就是杀害婴孩,很多是出于宗教原因。基督教在公元629年的君士坦丁堡会议决议中堕胎等同杀人。而直到现在,天主教会不单坚决反对任何堕胎行为,过去甚至会把曾经堕胎的女性开除。

而犹太教则认为,胎儿在离开母体之前只是生命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个体。应该首要考虑母亲的健康。

女性一项基本权利就是有权决定是否做母亲。在当今几大宗教中,只有拥有基督教信仰的一部分人坚决反对堕胎。而立法把一部分宗教人士的信仰,强加给所有的女性,让所有的女性丧失了选择的权利,与美国政教分离的立法精神相违背,其实就是开历史的倒车。

二、民主党开放边境?

拜登上台之前之后,都一直有谣言说,民主党拜登政府打开国门,多少万无证移民获准进入美国。但是很多这种类似报道都是以靠偏概全来吓唬人。

拜登上台之前之后,都一直有谣言说,民主党拜登政府打开国门,多少万无证移民获准进入美国。但是很多这种类似报道都是以靠偏概全来吓唬人。

比如上面这则谣言,其实说的是以前申请政治庇护的难民,根据川普政府跟墨西哥政府“移民保护计划”,或者叫“移民保护协议(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MPP)”的协议。要在本国等待美国的法官处理难民申请。

这个移民保护协议MPP,是2019年1月25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宣布实施的,又称“留在墨西哥计划”。该政策要求美国边境官员在美国移民法院对墨西哥籍,或者非墨西哥籍但是是从墨西哥入境美国,寻求庇护者的诉求进行裁决时,把他们送回墨西哥等待处理。这样几乎所有的人都得不到法律援助。截至2019年11月,已有超过5.6万名寻求庇护者被送回墨西哥等待,其中包括1.6万名儿童(其中约500名儿童不满12个月)。

根据该协议,试图在美墨边境进入美国的寻求庇护者可以被送往墨西哥,并让他们在美国移民法庭诉讼期间在那里等待。一旦进入MPP,寻求庇护者在等待法院判决的过程中,将面临数月甚至数年的危险、赤贫、健康和生命危险的状况。在MPP中,只有4%的寻求庇护者成功地由律师代理。只有不到1%的人在美国获得了保护。有些人克服了漫长的困难,在美国得到了值得保护的认可,但还是被国土安全部以虚构的未来听证会为幌子再次送回墨西哥,因为还没有提出上诉。人权倡导团体“人权第一”(Human Rights First)统计了该计划中至少816起绑架、强奸、酷刑、殴打和其他攻击寻求庇护者的案件,其中包括人权观察记录的事例。

拜登政府废除了这个把寻求庇护者送回墨西哥等待判决的规定,认为他们的人权和合法找律师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此举等到了人权团体的欢迎和支持。

拜登政府废除了这个把寻求庇护者送回墨西哥等待判决的规定,认为他们的人权和合法找律师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此举等到了人权团体的欢迎和支持。

但是,拜登政府废除MPP的举措,被地方法官挑战并推翻。

三、拜登政府终止使用“第42条”(Title 42)引来数十万人?

拜登政府终止使用第42条来拒绝申请庇护人士入境,也被右翼人士攻击为“大开国门”,并耸人听闻地说,数十万人涌向美墨边境。
微信造谣号文章截图

拜登政府终止使用第42条来拒绝申请庇护人士入境,也被右翼人士攻击为“大开国门”,并耸人听闻地说,数十万人涌向美墨边境。

第42条是《美国法典》(US code)中很少使用的一个章节,可以追溯到1944年。该法授权联邦卫生当局,如果确定可以防止传染病的传播,禁止移民入境。

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之初,CDC援引了法典第42条,赋予边境巡逻人员迅速驱逐试图进入美国的移民的权力。而不是像疫情流行之前的长期政策,允许他们在美国境内寻求庇护。根据第42条,被驱逐出美国的移民将被送回他们的母国或最近的过境国。不给他们申请庇护的机会。

但是根据美国的移民法和国际法,美国对难民有提供庇护的法律义务。很多人只要能证明自己符合难民身份,就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合法地留在美国。

引用第42条以公共健康为理由,对所有入境的难民进行一刀切,剥夺了很多人申请政治庇护的权利。

随着新冠疫情的缓解,疫苗接种率的提高,以及口罩令的解除。以公共健康作为理由拒绝难民入境就越来越站不住脚。同时拜登政府也被很多公民团体例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提告,说此举侵犯了人权。

在宣布两年多后终止该政策的决定时,CDC引用了“目前的公共卫生状况和有了更多的抗击COVID-19的工具,包括可以分发给抵达边境的难民的疫苗。”

拜登政府最初计划在5月23日结束这项政策,但一名联邦法官和国会议员则考虑要搁置拜登政府这一结束援引23条的计划,因为他们担心这一决定可能导致未来几周和几个月的移民潮。
在CDC援引第42条之前,边境巡逻队根据《美国法典》的一个单独章节,即第8条,处理移民问题,该章节涉及边境执法。

根据第8条,移民通常可以在美国寻求庇护,理由是他们有理由担心在本国受到迫害或其他威胁。拜登政府曾表示,在第42条政策结束后,它将恢复第8条的执法做法。

恢复疫情流行前的执法做法并不一定意味着移民将被允许进入并留在该国。他们中的许多人需要在墨西哥等待,直到他们的庇护申请得到裁决 ——这是川普政府政策的结果,拜登政府根据法院命令保留了这项政策。

国土安全部表示,取消使用42条以前,他们每天要处置和逮捕七八千名难民。取消使用42条以后,第一种情况是保持之前的情况不变,每天约8000人,第二种情况是增加到12000人。最坏的情况是增加到逮捕18000人。
不管哪种情况,都不存在右翼造谣号说的几十万移民涌入美国。可以参考文章:《深度核查:拜登5月23日“完全放开国门”,数十万人涌向美墨边境等待闯关?

四、民主党支持非法移民?

另一个被右翼诟病的民主党措施是庇护城市。这个争议,因为最近德州和佛州州长对庇护城市和州实行的措施不满,于是把委内瑞拉入境申请庇护的人士,直接用大巴送到纽约,华盛顿州或者是麻省的富裕小镇玛莎葡萄园。结果当地的人纷纷紧急行动起来帮助这些无证移民。而德州州长阿博特和佛州州长德桑蒂斯此举,起到了反效果。移民的家乡纷纷流传,去了德州和佛州,他们就会把他们送去想要去的地方,结果导致想要过来的人更多。

据佛罗里达当地媒体《迈阿密信使报》报道,佛州州长把48名在德州圣安东尼奥申请政治庇护的委内瑞拉人用飞机送到马萨诸塞州,共花费了61.5万美元。平均一个人花费一万多。目前佛州交通部有1200万的专项基金,专门用来干这类事。

9月19日,德州州长又用大巴送了50个移民,大多数是委内瑞拉人,目的地还是副总统家。表示抗议可以送白宫或者其他政府部门,送到个人家就是明显的公器私用,公报私仇。

这些无证移民也是人,不是任人摆布的棋子,被人说送到哪里就送去哪里。不经人允许,采取欺骗的手段,把人口随便转移,这已经涉嫌拐卖人口。

而且,这些委内瑞拉入境美国边境的是申请庇护的,并不是偷渡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按照美国法律,申请庇护者在申请期间在边境等待法官的判决,是可以申请工卡进行工作的。
这里就需要说一下,什么是庇护城市。

移民庇护城市(Sanctuary city),日语翻译成圣域城市,听起来更好听一点。根据维基百科,指的是北美一些反对驱赶无证移民的市政管辖区。此类管辖区的特点是不太会与联邦政府一同采取措施执行移民法,不太会驱赶无证移民。庇护城市的领导人表示,他们希望减少驱逐出境以及由此引发的家庭破裂对无证移民造成的恐惧。在美国,庇护城市的市政政策包括禁止警察或执法者询问市民是否是移民或来自哪里,庇护城市还能拒绝国家移民局的要求。

2017年10月5日,州长杰里·布朗签署了一项法案,SB54,使加州成为“庇护州”。它禁止地方和州政府机构就犯有轻罪的无证人员与ICE(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合作。根据国家移民法律中心2016年的数据,大约有十几个加州城市有一些正式的庇护政策,加州58个县中没有一个县 “遵守ICE的扣留请求” 。

伯克利于1971年11月8日成为美国第一个通过庇护所决议的城市。美国某些城市的其他地方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指定自己为庇护所城市。些人质疑美国使用的 “庇护所城市”一词的准确性。该政策于1979年在洛杉矶启动,以防止洛杉矶警察局(LAPD)询问被捕者的移民身份。加利福尼亚州的许多城市都通过了“避难所”条例,禁止城市雇员和公共安全人员询问人们的移民身份。

旧金山在1989年宣布成为庇护城市,2013年市政府官员通过其‘人人享有正当程序’的条例加强了这一立场。该法律宣布,如果移民没有暴力重罪记录,并且目前没有面临指控,地方当局就不能为移民官员扣留他们。

由此可见,难民庇护城市,是对难民采取人道待遇,而不是像城管一样暴力执法驱赶的地方。也不会有把入境的儿童跟父母强行分离,并关在笼子里的做法。

一些人担心,无证移民会影响当地的经济,导致地区治安恶化。然而事实证明,无论是无证移民还是合法移民,都对该地的经济带来正面贡献。无证移民和合法移民的犯罪率,也比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犯罪率要低。新研究和大量关于移民如何不增加犯罪而时常有更低的犯罪率的论文引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人认为移民增加了犯罪?《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最近有一个采访片段,他们问犯罪学家,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认为移民增加了犯罪,尽管大量证据表明他们比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更不容易犯罪。根据最近的盖洛普民意测验,42%的受访者认为移民增加了犯罪,7%的人认为移民减少了犯罪,50%的人认为移民不会影响犯罪。

详情可以参考前文《加州首先给无证移民发放身份证的背后:给背井离乡者希望之光》。

所谓的说民主党“支持非法移民”,无非是诟病当地政府对于一些无证移民的人道做法。或者是对民主党的福利政策不满,认为纳税人的钱不应该去接济穷人,有病的人,无证移民这些弱势群体。认为穷人,弱势群体不应该由政府管,还是“贫穷是因为自己不努力”的社达思想作崇。

五、民主党让任何人都可以投票?

右翼人士继续谣传和鼓吹,民主党鼓励非公民可以投票。按照美国的选举法,没有美国国籍的人不可以投票。而川普在2016年大选,输了希拉里将近三百万普选票时,他就信口胡说,多出来的那部分是非公民投的。但是川普在任四年,也没有找到有任何无证移民投票的证据。相反,找到的投假票的,却是共和党的支持者。由此可见,右翼叙事是多么地不靠谱。

川普在2016年大选,输了希拉里将近三百万普选票时,他就信口胡说,多出来的那部分是非公民投的。但是川普在任四年,也没有找到有任何无证移民投票的证据。相反,找到的投假票的,却是共和党的支持者。
川普在2016年大选,输了希拉里将近三百万普选票时,他就信口胡说,多出来的那部分是非公民投的。但是川普在任四年,也没有找到有任何无证移民投票的证据。相反,找到的投假票的,却是共和党的支持者。

虽然一些地方,投票不查身份证,但是登记选民时候的签名要做比对。每张选票上也有编号,要想钻空子还是很难的。而且非公民投票是违法的。无论是2016年还是2020年,都没有实锤证据说明有非公民投票。

根据中左翼机构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2007年的一份报告,对非公民选举欺诈的指控往往是“夸大的或没有根据的”。很少有人在明知自己没有资格的情况下故意登记投票。

布伦南中心指出:“鉴于惩罚(不仅是刑事起诉,还有驱逐出境)是如此严重,而对任何一个选民来说,回报(一张递增的选票)是如此之小,因此,很少有非公民会试图投票,因为他们知道这样做是非法的。”

而另外一些右翼人士,比如文昭主张。投票应该设置门槛,不能让所有的合法选民都可以那么容易地投票。他们就指责邮寄选票让投票变得更容易了,而降低投票门槛的做法是不对的。文昭就说过,去投票站投的票,其权值应该比邮寄选票来得高,因为去投票站投票是要冒风险的。事实上共和党也正是在这么做的。他们觉得投票权不是普世权利(rights),而是特权(privilege)。不应该让什么人都那么容易投票。可不是吗,也就一百年前,女性还不能投票呢,一百多年前,黑人还没有选举权呢。

按照这个思路,就不难理解右翼人士民主党让什么人都可以投票。他们指责民主党让非公民投票,其实是一个滑坡理论。

由于这张截图上面胡说八道的内容太多,还有些中文翻译比英文更过分。例如把自由主义(liberal)直接等同于“同性,变性,毒品,大麻”,真是相当的不要脸。我们下次继续,敬请期待。

参考资料:

https://www.cnn.com/2022/08/05/media/alex-jones-punitive-damages-sandy-hook/index.html

https://www.readr.tw/post/2496

https://zh.m.wikipedia.org/zh-cn/%E4%BA%BA%E5%B7%A5%E6%B5%81%E4%BA%A7

https://www.dhs.gov/news/2019/01/24/migrant-protection-protocols

https://www.dhs.gov/migrant-protection-protocols

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22/04/27/key-facts-about-title-42-the-pandemic-policy-that-has-reshaped-immigration-enforcement-at-u-s-mexico-border/

https://justicepatch.org/2022/05/08/factcheck-pro-life/

https://www.piyaoba.org/pyb_feature/title-42-immigrant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post-politics/wp/2017/01/23/at-white-house-trump-tells-congressional-leaders-3-5-million-illegal-ballots-cost-him-the-popular-vote/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