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加州首先给无证移民发放身份证的背后:给背井离乡者希望之光

09/29/2022

作者:Moreless | 字数:6200 | 阅读时间:12分钟

贯穿卡桑德拉·梅洛斯(Kassandra Merlos)在加州的人生中,她只能依赖她的墨西哥护照作为她唯一的身份证明。

在她租用公寓时,她不愿意提及她在这个国家没有合法身份,只有护照可以作为唯一身份证明。当她和朋友一起去酒吧时,她被告知需要加州驾照或者身份证才能进入时,她感到受到了歧视。

近十年来,非法入境的移民可以获得限制性的加州驾照,但梅洛斯并不开车。这位26岁的年轻人申请了“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计划”(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 program) — 也就是众所周知的DACA — 以获得工作许可,但该计划已不再处理新的申请。

她的母亲和患有癫痫病的哥哥也没有驾照,因此他们没有州颁发的身份证明。

2013年,当时的加州州长杰瑞·布朗(Jerry Brown)签署通过的一项AB60法案,允许加州居民获得驾照。但是不会开车的无证移民,还是没有办法获得身份证件。如果没有身份证件,则没有办法在银行开设户头,没有办法获得政府保障,以及医疗保健。不会开车的人,很多是上了年纪,或者身体行动不便的人,他们也许更需要社会的救助。

驾照的正面有一句话:“联邦限制适用”,背面写着。“此卡不接受用于联邦官方目的。本驾照仅作为驾驶机动车的执照发放。它并不确立就业、选民登记或公共福利的资格”。

该法在经过十多年的激烈辩论后通过。当时的批评者指责加州发放驾照,称其使“非法移民合法化”,使“非法入境的移民更容易留在这里”。

据车管所称,自2015年法律生效以来,车管所已经发放了110多万张AB60驾照。

移民法律资源中心的工作人员律师,该法案的共同发起人阿瑞尔·布朗(Ariel Brown)说,AB60法案遗漏了那些不会开车的人,或没有汽车,或没有可以通过安全检查的汽车,或有健康问题而不能开车的人。
布朗说:“现在的AB1766法案,将填补这一空白,使人们,甚至不开车的人,能够获得政府颁发的身份证,这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上周五,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已经签署了加州议会法案AB1766,这项被称为“加州全民身份证计划”(California IDs for All)的法案, 将允许加州居民获得州颁发的身份证(ID),这样不会开车的居民也能获得政府颁发的身份证明,而不管其移民身份是什么。

该法案的发起人将身份证描述为“经济和社会参与的护照”,允许个人获得银行服务,获得政府福利,并获得医疗保健。

纽森说,加州正在为每个人扩大机会,无论其移民身份如何。我们是一个避难州,一个少数民族占多数的州,其中27%是移民。纽森在签署立法之后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自豪地宣布签署今天的法案,以进一步支持我们的移民社区,这会使我们的州每天都在变得更加强大。

在周五的声明中,纽森夸赞了这项法案,以及其他允许街头小贩更容易获得当地卫生许可证的立法,并为移民学生提供更多机会获得公立学院和大学的州内学费以及社区学院的ESL英语课程。

此外,他还签署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为低收入的加州人提供在影响人类基本需求的民事事务中获得法律援助的资格,而不论其移民身份如何。

根据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的数据,在加州的近1100万移民中,约有22%的人在美国是无证的。

分析说,无法获得州身份证尤其伤害了那些年龄较大、行动不便或眼睛有问题或生活中存在其他残疾而无法获得驾照的无证居民。州身份证使居民更容易开设银行账户和获得医疗保健和公共福利。车管所将于2027年开始向无证居民发放加州身份证。分析说,AB1766号法案估计将使160万人获得加州身份证。
加州成为了全美第一个为无证移民发放身份证的州。

梅洛斯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解脱。如果我被拦下,现在我有东西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不仅仅是我的墨西哥护照。而是在这个国家可以识别你的东西。

AB 1766 法案是什么

AB 1766(Assembly Bill №1766)正式名称为《车管局:驾照和身份证法案》(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 driver’s licenses and identification cards)。以下文字来自于该法案条文。

现行法律授权机动车辆管理局根据具体情况发放和更新驾照,还授权该部门发放身份证。

现行法律规定,如果符合条件的申请人无法提交满足条件的证明,证明其在美国的居留是根据联邦法律批准的,那么该部门可以向其颁发限制性驾驶执照,但他们必须满足所有其他的执照资格,并提供满足条件的身份和加州居住证明。现行法律还授权该部门向根据联邦“童年抵达者暂缓行动(DACA)”计划获得证件的人颁发身份证。

该法案除其他外,要求该部门在不晚于2027年7月1日之前,向无法提交满足条件的证明,证明其在美国的存在是根据联邦法律授权的合格申请人颁发限制性身份证,如果他们提供满足条件的身份和加州居住证明。

现有律要求限制性牌照和身份证在卡片的正面包括一个可识别的特征,如字母 “DP “而不是 “DL”,”IC “而不是 “ID”。法案将删除要求卡上有可识别特征的条款。

佛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

加州的立场与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等地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那里的共和党州长采取了将新近抵达的无证移民运送到自由派城市和州,有时甚至直接运送到政治对手的家中,批评者称这是牺牲弱势人群的政治噱头。

德州州长格里格·阿博特(Greg Abott)

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里格·阿博特(Greg Abbott)在一份新闻稿中说:“拜登-哈里斯政府继续无视和否认我们南部边境的历史性危机,近两年来,这场危机已经危及并压倒了德克萨斯州的社区。他解释了他将移民送出该州前往“庇护城市”的理由。

法案引发质疑,认为是鼓励无证移民

很多人可能会质疑加州的这项法案,认为给无证移民发放驾照,是鼓励更多的无证移民入境美国。
这里就需要说一下,什么是庇护城市。

移民庇护城市(Sanctuary city),日语翻译成圣域城市,听起来更好听一点。根据维基百科,指的是北美一些反对驱赶无证移民的市政管辖区。此类管辖区的特点是不太会与联邦政府一同采取措施执行移民法,不太会驱赶无证移民。庇护城市的领导人表示,他们希望减少驱逐出境以及由此引发的家庭破裂对无证移民造成的恐惧。在美国,庇护城市的市政政策包括禁止警察或执法者询问市民是否是移民或来自哪里,庇护城市还能拒绝国家移民局的要求。

2017年10月5日,时任州长杰里·布朗签署了一项法案,SB54,使加州成为 “庇护州”。它禁止地方和州政府机构就犯有轻罪的无证人员与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合作。根据国家移民法律中心2016年的数据,大约有十几个加州城市有一些正式的庇护政策,加州58个县中没有一个县“遵守ICE的扣留请求” 。

伯克利于1971年11月8日成为美国第一个通过庇护所决议的城市。美国某些城市的其他地方政府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指定自己为庇护所城市。该政策于1979年在洛杉矶启动,以防止洛杉矶警察局(LAPD)询问被捕者的移民身份。加利福尼亚州的许多城市都通过了“避难所”条例,禁止城市雇员和公共安全人员询问人们的移民身份。

旧金山在1989年宣布自己为庇护城市,2013年市政府官员通过其“人人享有正当程序”的条例加强了这一立场。该法律宣布,如果移民没有暴力重罪记录,并且目前没有面临指控,地方当局就不能为移民官员扣留他们。

由此可见,难民庇护城市,是对难民采取人道待遇,而不是像城管一样暴力执法驱赶的地方。也不会有把入境的儿童跟父母强行分离,并关在笼子里的做法。

也有人担忧,太多的外来移民引入,会对当地的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预算和政策中心的一份报告指出,事实上,移民在许多方面对美国经济做出了贡献。他们的工作率很高,在一些行业中占到了劳动力的三分之一以上。他们的地理流动性有助于当地经济对工人短缺作出反应,平滑了可能削弱经济的颠簸。移民工人有助于支持本土出生人口的老龄化,与退休人员相比,增加了工人的数量,支持了社会安全和医疗保险信托基金。而且,移民家庭出生的孩子是向上流动的,不仅对他们的家庭,而且对美国的整体经济都有好处。

报告《尽管“公共负担”政策依然存在,移民对美国经济贡献巨大》中的图表《2018年3月统计,没有大学文凭的移民占各行业工人的比例》:(表格从上至下)养殖业、渔业、林业:36%;建筑物及地面清洁维护:36%;纺织业、服装加工业:29%;酒店业:27%;建筑工程:24%;行政服务业:24%。图源:预算和政策中心

可以肯定的是,移民对我们社区的贡献远远超过他们对经济的影响。本分析着重于这些经济影响,因此,它只提供了一个狭窄的窗口,让人们了解移民对我们国家的积极力量的方式。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外国出生的成年人的劳动力参与率为65.7%,高于本地出生者的62.3%。当年约有2720万外国出生的成年人就业,占所有外国出生的成年人的63.4%,而本土出生的成年人的就业率为59.8%。

受教育程度最低的移民的高就业水平表明,雇主对低技能劳动力的需求仍然很高。美国仍有许多低技能工人的工作机会。这种高需求的重要原因包括:自1990年以来,由于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在美国出生的、年轻的、低技能的工作年龄人口(那些土生土长的、25–44岁的、具有高中文凭或以下教育程度的人)大幅萎缩;在美国出生的人的教育程度更高;以及生育率低于美国出生人口的替代率。换句话说,移民似乎正在从事本地人没有或不愿意从事的低技能工作。

研究还表明,移民对本地工人的工作和工资的贡献有时是隐藏的。例如,移民往往是不寻常的流动工人,比他们在本地出生的同龄人更快地在全国各地流动,以应对当地劳动力市场出现的短缺问题。这有助于土生土长的工人,填补空缺,否则他们的工作将无法进行,或降低他们的生产力和工资。

很多人对移民和难民没法感同身受,认为他们带来犯罪

事实证明,合法移民和无证移民的犯罪率,并不比本地人高。

根据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2020年的一份研究表明。2018年在德州,无证移民的犯罪率是每10万人中有782人,合法移民的犯罪率是每十万人中535。而本地出生的美国人,其犯罪率是十万分之1422。在德克萨斯州,无证移民的刑事定罪率比本地出生的美国人低45%。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的刑事定罪率最高,其次是无证移民,然后是合法移民的刑事定罪率最低,这一总体模式适用于所有其他特定类型的犯罪,如暴力犯罪、财产犯罪、凶杀和性犯罪。

新研究和大量关于移民如何不增加犯罪而时常有更低的犯罪率的论文引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人认为移民增加了犯罪?《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最近有一个采访片段,他们问犯罪学家,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认为移民增加了犯罪,尽管大量证据表明他们比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更不容易犯罪。根据最近的盖洛普民意测验,42%的受访者认为移民增加了犯罪,7%的人认为移民减少了犯罪,50%的人认为移民不会影响犯罪。

很大程度上的影响可能是,不喜欢移民的人可能会将所有类型的负面行为归咎于他们,以证明他们的不喜欢是合理的。这可能解释了很多问题,但是就此打住是有害的。我们必须研究其他可能的原因。另一个潜在的原因是,许多人认为移民罪犯原本可以被阻止入境,所以人们更关注他们的罪行(可获得性偏差),因为许多人认为他们比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的罪行更容易预防。这样,许多人可能会认为允许移民犯罪是一种选择,犯罪可以一笔勾销。这不是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这也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么多人认为犯罪率会随着移民的增加而上升,但是如果这种形式的控制偏差与犯罪数量和犯罪率之间的融合相结合,那么这个错误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不是基于对变量的准确理解的话。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与新移民具有相同种族的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可能有更高的监禁率,因此这些调查的受访者将他们归为一类,并得出结论认为移民提高了犯罪率。在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中,西班牙裔的入狱率确实较高,但亚裔的入狱率要低得多。非移民的波多黎各人可能是美国所有西班牙裔群体中监禁率最高的(见表1 ),这一事实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如果有人将波多黎各人监禁率较高归咎于移民,那将是大错特错的。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无论法律地位如何,移民比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更不容易犯罪。然而,相当多的美国人仍然认为移民增加了犯罪。

表1:2000年人口普查统计的美国18岁到39岁男子,按族群划分的入监百分比。来源:https://www.migrationpolicy.org/article/debunking-myth-immigrant-criminality-imprisonment-among-first-and-second-generation-young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13条提到,人有迁徙的自由。包括人人有权在各国境内自由迁徙和居住。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独立宣言也说,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如果在自己国家可以生活得很好,谁又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跟家人分离,去别的国家没有身份地生活,当二等公民?也没有人就为了拿个身份证就跑到外国去。这时候,夏教授之类的可能会跳出来说,支持无证移民的,可以领回家几个。可以参见前文《共和党送政庇者到民主党州和哈里斯家,既是耍流氓,也涉嫌贩运人口》。

对无证移民无法感同身受的人们,可以看看这个事例。没错,来源于环球网。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困难时期,相当多的内地人死于饥荒和疾病,这为1962年大规模逃港潮的爆发埋下伏笔。从4月27日开始,来自全国12个省60多个县的十几万人,陆续涌到宝安境内通往边境的公路上,其阵势“宛如大军南下”。香港媒体也以“五月大逃亡”来形容这波逃港潮。这波偷渡潮到5月底才平息,有3万多内地人逃到了香港。当时曾流传这样一首民谣:“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

港英当局的态度这时已经发生转变,开始实施“即捕即遣”的政策。但由于香港市民与逃港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逃港者与香港市民非亲即友,这项政策遭到普遍反对。

在“五月大逃亡”中,约3万名偷渡者逃到香港后聚集在一座小山。港英政府调集数千军警进行拉网式搜捕。与此同时,约10万香港同胞带着食品和饮用水来到这座山上,帮助近两万偷渡者成功潜入市区,并为他们提供栖身之所。其实许多香港警察也不忍心抓捕这些人,一些警察甚至同逃港者拥抱在一起流泪。最后约有1万名偷渡者被捕,港英政府决定将其遣返。在遣返前一晚,香港娱乐场所近半停业,关心此次事件的香港市民暗地筹备营救计划。遣返行动开始后,一辆接一辆大蓬车载着偷渡者缓缓向北行驶。行至罗湖桥时,突然有数千名香港人冲出来,他们中的许多人横卧在桥上,阻挡车辆行进。有人大声呼喊:“快跳车啊!”偷渡者乘势跳车逃跑,后被香港同胞分批转移,这次行动又使数千人留在香港。

结尾:

南加州亚裔美国人促进正义组织(该组织是AB1766号法案的共同提案人)的政策主任维多利亚-多明戈斯(Victoria Dominguez)说,对 “州政府和州长继续展示对保护和支持加州移民社区的承诺 “感到兴奋。
“加州一直是美国许多移民社区的希望之光,”多明戈斯说。”这是其中的一部分,继续承诺确保所有加州人,无论他们的移民身份如何,在我们的社区都有一席之地和安全感。”

参考资料:

https://www.cbpp.org/research/poverty-and-inequality/immigrants-contribute-greatly-to-us-economy-despite-administrations

https://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billTextClient.xhtml?bill_id=202120220AB1766

https://nypost.com/2022/09/26/california-gov-newsom-signs-bill-allowing-illegal-immigrants-to-obtain-a-state-id/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9CaKrnJFrne

https://www.latimes.com/california/story/2022-09-27/newsom-bill-california-ids-immigrants-in-us-illegall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nctuary_city

https://www.cato.org/blog/new-research-illegal-immigration-crime-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