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共和党送政庇者到民主党州和哈里斯家,既是耍流氓,也涉嫌贩运人口

09/22/2022

作者:Moreless

前言:近日,佛罗里达州州长阿博特和德州州长德桑蒂斯陆续用大巴、飞机将一批又一批的边境移民送往东岸。越来越引人注目的运送地点也为两位共和党州长吸引了不少流量。难民们为什么会登上长途大巴?他们是谁?他们是否知道目的地是哪里?我们今天将还原在收容所旁边的快餐店里展开的事件起源。

2017年,川普上台伊始。急忙转向右翼的经济学家,和标榜自由意志主义者的教授,不约而同地都提出了一个“巧妙”的方案,就是谁要是愿意接受“非法移民”,就让他们家里先接纳“非法移民”。这是典型的故意混淆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做法。接收难民政策,是政府的行为,而不是个人的行为。

相关阅读:《送难民到副总统家门口:一场公私不分的政治闹剧

按照这样的逻辑,关怀艾滋病患者,家里就要收留几个艾滋病患者,不然就是圣母婊,假慈悲。支持LGBT性少数,自己儿子女儿就要是同性恋,要不然就是假的。支持黑人争取权益,女儿就要嫁给黑人。

这其实不是说理,是耍赖,也是把自己内心的歧视,投射在别人身上。以为自己心里膈应,别人也一定会膈应。纵观世界,也确实有波兰人把乌克兰难民领回家的。

川普支持者当年提出的建议,现在佛州州长和德州州长就这么行动起来了。9月15日,佛罗里达明星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运了两飞机的进入德州的申请庇护者到马萨诸塞州一个富裕的小镇玛莎葡萄园(Martha’s Vineyard)。把人扔在机场就跑了不管了。德州州长也有类似行为,把无证移运到加州就不管了。当地的民众紧急行动起来帮助这些移民。

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又将两车移民送到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华盛顿的住所。边境各州的共和党州长已将数千名移民送往纽约和华盛顿,认为那些领导人支持更自由的移民政策的民主党飞地应分担照顾他们的责任。这种策略在面临突如其来的移民的城市中造成了混乱,并改变了被运送的个人的生活轨迹。

德克萨斯州州长阿博特,今年已经运送了超过6000名无证移民去华盛顿。根据NBC电视台的调查。每运送一个无证移民到华府,需要花费1400美元以上。这个价格超过了从德克萨斯边境城市到首都的头等舱机票价格。从政府部门获得的文件可以得知,今年四五月间用大巴运送的费用超过了160万美元。

据佛罗里达当地媒体《迈阿密信使报》报道,佛州州长把48名在德州圣安东尼奥申请政治庇护的委内瑞拉人用飞机送到马萨诸塞州,共花费了61.5万美元。平均一个人花费一万多。目前佛州交通部有1200万的专项基金,专门用来干这类事。

9月19日,德州州长又用大巴送了50个移民,大多数是委内瑞拉人,目的地还是副总统家。表示抗议可以送白宫或者其他政府部门,送到个人家就是明显的公器私用,公报私仇。

这些无证移民也是人,不是任人摆布的棋子,被人说送到哪里就送去哪里。不经人允许,采取欺骗的手段,把人口随便转移,这已经涉嫌拐卖人口。

而且,这些委内瑞拉入境美国边境的是申请庇护的,并不是偷渡进入美国的无证移民。按照美国法律,申请庇护者在申请期间在边境等待法官的判决,是可以有自由的。

9月中旬,从圣安东尼奥的一个收容所被带到玛莎葡萄园的48名移民是委内瑞拉人,他们越过西南边境,并向边境官员自首。许多人打算申请政治庇护。在被拘留后,他们被释放以等待未来的诉讼。

根据美国法律,申请政治庇护者在到达目的地后,可以在美国停留数月甚至数年,等待他们的庇护案件的结果,他们在等待庇护申请审批时被允许工作。但他们必须遵守指示,出庭或向移民当局报到,否则就会危及他们的案件。

难民被以工作机会和免费航班诱骗至麻省

据纽约时报9月15日的一篇报道,介绍了这些申请政治庇护者的背景。以下关于难民自述的内容来自该文章:

几天前,刚从委内瑞拉来的阿登尼斯·纳萨雷斯(Ardenis Nazareth)站在圣安东尼奥收容所对面的麦当劳停车场里,思考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在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穿越七个国家的长途跋涉之后,他终于来到了美国。是时候把最糟糕的时刻从他的脑海中驱逐出去了 — 当他在枪口下被抢劫,当他们穿越无法无天的丛林时,有人在他身边因疲惫而死亡,当他无助地看着他的朋友被格兰德河湍急的水流吞没,就在触及德克萨斯州的美国土地之前。

现在,纳萨雷斯心中只有一个目标:赚钱来养活他留下的两个年幼的女儿。

这时,一位衣着光鲜的妇女向他和其他约30名移民递上快餐店的礼品卡,他们欣然接受。然后她提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免费飞往一个“避难所”,他回忆说,那里有人可以帮助他们站起来。那个地方叫马萨诸塞州。

纳萨雷斯问,那离纽约近吗?她向他保证,那里很近,而且如果他希望在那里定居,可以继续旅行。然而,当他发现自己在玛莎葡萄园岛时,他很惊讶,这是大西洋上一个风景如画的小型度假胜地。他说,我以为我要到波士顿去,我最终还是来到了这个小岛上。

纳萨雷斯回忆说,他在麦当劳遇到的那个女人挨桌提出了同样的提议。不久之后,纳萨雷斯和其他七名委内瑞拉人爬上了该女子驾驶的面包车,前往机场的一家酒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更多的委内瑞拉人办理了入住手续,直到周三约有50人被安排在包机上,将他们送到玛莎葡萄园岛。

34岁的路易斯·阿马多尔·卡斯蒂略(Luis Amador Castillo)回忆说,在圣安东尼奥,他和一个朋友弗朗西斯科穿过街道来到庇护所附近的麦当劳。

一名妇女递给他们几瓶水和餐厅的礼品卡。她笑着问道:“你们对免费酒店住宿和前往马萨诸塞州的免费航班感兴趣吗?”

卡斯蒂略先生回忆说,那名妇女告诉他们,有人在等着你们,有食物和住所,并准备帮助你们解决任何需要。弗朗西斯科对这一想法跃跃欲试。

卡斯蒂略先生说,他礼貌地拒绝了,因为他打算暂时留在圣安东尼奥,以后再去休斯敦找工作,他说。
他回忆说,她提到的那个地方的名字一开始听起来很好笑。“她说是马萨什么的。”卡斯蒂略先生星期四站在该市管理的一个庇护所外回忆说。

离他几步之遥的20岁的哈维尔·洛佩斯(Xavier Lopez)和他的女友21岁的玛丽亚·佩雷斯(Maria Perez)说,他们对错过一次免费航班感到遗憾。这对夫妇于5月底带着他们2岁的儿子圣地亚哥(Santiago)离开委内瑞拉。

“我们没有钱去任何地方。我们要留在这里,直到我们想出如何找到交通工具,”洛佩斯先生说。“如果我知道有一个人提供飞往迈阿密的免费航班,那对我们来说将是最理想的。”

委内瑞拉人一直在逃离他们的国家,因为政治和经济动荡已经造成了广泛的贫困。近700万委内瑞拉人,超过人口的五分之一,构成了本半球历史上最大的国际流离失所。与长期以来大量移民到美国的中美洲和墨西哥移民不同,委内瑞拉人是最近才出现的,而且往往没有家人或朋友来接待他们。

这些移民是由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分两批送上岛的。此举是近几个月来共和党州长策划的一系列类似的运送活动之一,通常是通过大巴把移民运送到民主党的据点,以此来激起公众对抵达边境的移民的愤慨。

移民到达当地后,马萨诸塞州葡萄园岛的志愿者和官员用食物和衣服欢迎移民,并在当地教堂为他们提供住所。几天后,移民们登上巴士前往科德角联合基地的临时庇护所。

运送和放置移民是否合法?

一旦移民被释放并被送达出庭文件,他们就可以在美国境内自由旅行;州政府为这种旅行付费并不违法。

德克萨斯州的一位县治安官(county sheriff)已经对运送事件展开了刑事调查,他说,很明显,许多移民被误导,并被引诱离开德克萨斯州,政府官员以此获得政治加分。这位警长一直批评共和党对无证移民的处理方式,他补充说,他决定展开调查并非出于政治动机。

9月20日,被带到玛莎葡萄园的移民对佛州州长德桑蒂斯和其他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移民被带到哪里的问题上撒谎,从事“欺诈性和歧视性的计划”。

上周从德克萨斯州被飞机送往玛莎葡萄园的移民,周二对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和其他策划把他们飞往马萨诸塞州的州政府官员提起诉讼,称他们参与了一个“欺诈性和歧视性的计划”。

这份提交给波士顿联邦法院的诉状指出,佛罗里达州的官员诱使移民从德克萨斯州登上这两架飞机,向他们谎称达到目的地后会有“工作机会,孩子们的学校教育和移民救助”。

为移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民权组织的执行主任伊万·埃斯皮诺萨·马德里加尔(Iván Espinoza-Madrigal)在一份声明中说,“在这个国家关于移民的高度分化的辩论中,没有人应该被用作政治棋子。”

共和党人德桑蒂斯先生的发言人塔伦·芬斯克(Taryn Fenske)在一份声明中说,该投诉是“政治闹剧”。

芬斯克女士说:“将移民运送到玛莎葡萄园岛是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的。这些移民无家可归、饥饿、被遗弃 —— 而这些活动家当时并不关心他们。”

这些移民在诉讼中寻求未指明的赔偿,该诉讼还将佛罗里达州交通部部长贾里德·珀杜(Jared Perdue)列为被告。他们还在寻求阻止“通过欺诈和虚假陈述”跨越州界运送移民的做法。

这起诉讼发生在大约50名委内瑞拉移民没有任何先兆地搭乘飞机抵达玛莎葡萄园岛后不到一周。那里的居民和志愿者则争相为他们提供食物、衣物和住所。因此这个富裕的避暑圣地不可避免地成了为无证移民斗争的舞台。

德桑蒂斯的办公室在航班抵达麻州的第二天宣布对这些航班负责。起诉书称,佛罗里达州花了约61.5万美元包租这些飞机。

这一事件标志着共和党官员对民主党政府政策对抗的最新升级,他们将一车车的移民运到华盛顿和纽约等自由主义者堡垒,以表示他们对拜登总统领导下边境无证移民增加的抗议。

根据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CBP)9月19日公布的数据,在本财政年度,有超过200万无证移民在南部边境被逮捕,创下纪录。

民权律师协会的诉讼主管奥伦·塞尔斯特伦(Oren Sellstrom)周二说,“在德克萨斯州接触我们客户的犯罪者通过向处于绝望境地的个人提供基本的生活必需品,获得了他们的信任。”

他说,当他们最终到达玛莎葡萄园岛时,这些人消失了,很明显,这一切都是一个政治噱头。

诉讼称,这些移民得到了一个 “闪亮的红色文件夹”,其中包括一本名为 “马萨诸塞州难民福利”的小册子和其他“看起来像官方的材料”,这些材料是由佛罗里达州官员制作的。

投诉称,在飞行前,移民们被告知他们要去波士顿或华盛顿特区,但在降落前,他们被告知新的落脚点,科德角( Cape Cod)以南的一个岛屿。被送到科德角一个军事基地等待听证。

与此同时,对于德桑蒂斯用了1200万美元,阿博特用了1400万美元纳税人的运送移民。加州州长纽森,对德州和佛州州长发起了司法挑战。9月15日,纽森致信司法部长嘉兰, 要求对德桑蒂斯和阿博特用移民作为政治筹码展开刑事调查。

结论:

德州和佛州州长用纳税人的巨款,用欺骗的手段,把申请政庇等待审批的人送到民主党主导的州,或者是副总统家,是典型的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不分。关心弱势群体,不一定要以牺牲个人生活为代价,移民处置是政府部门的职责。更何况把入境等待政治庇护者当成棋子,也违背当事人的意愿,涉嫌贩运人口。其实际目的就是为了制造混乱。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2/09/20/us/desantis-migrants-lawsuit.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2/09/15/us/marthas-vineyard-venezuela-migrants.html

https://www.nbcdfw.com/investigations/abbotts-border-buses-cost-1400-per-rider-taxpayers-could-be-stuck-with-bills/2993548/

https://www.miamiherald.com/news/politics-government/state-politics/article265909376.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