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送难民到副总统家门口:一场公私不分的政治闹剧

09/21/2022

作者:溪边愚人

在过去的几周,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和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分别用巴士和飞机往纽约、芝加哥、华盛顿特区、麻省的玛莎葡萄园岛(一般简称玛莎岛,奥巴马等人都在岛上有度假屋)等地送边境难民。

德州州长还发明了一个自鸣得意的计谋:他已经两次将一巴士一巴士的难民直接送到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家门口。令人不齿的是,一些中文自媒体也跟在后面嗨,甚至说什么“送非法移民到奥巴马与哈里斯家门口了,请开门献爱心吧!”

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的推文:今天上午,两巴士的移民从德克萨斯州抵达了华盛顿的海军观察站。哈里斯副总统声称我们的边境是“安全的”,并否认了这一危机。我们把移民送到她的后院,呼吁拜登政府做好工作,确保边境安全。

必须说明的是,这里说的运送边境难民不是正常的处理方式,而是故意在目的地政府不知情也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将这些也不是完全知情的难民送过去。没有任何后续安排,等于是直接扔街上,让他们自生自灭。这种做法太无底线,无人性,太残酷。幸好当地的政府、福利机构、教会组织和居民个人都立即行动起来,给难民提供生活必需品和临时住宿。

美国边境的确面临挑战,也可以说面临危机。但并不是共和党人所说的国家安全挑战,而是人道主义保护管理的挑战。迎击这个挑战需要的是法律和政策的改革和变通。共和党人的做法非但不解决问题,而且还进一步加剧问题的严重性,是火上浇油。

关于边境移民/难民和美国的移民政策以后会专文讨论,今天只将这种把政治游戏玩到对方家门口的丑陋行为做个简单剖析。

故意混淆公共政策和私人责任的界线

边境问题是什么问题?是公共政策问题。公共政策的问题怎么解决?依靠法律、规则和政策。需要改革就改革,需要更多经费就拨款。

公共政策的问题是谁的责任?是政府的责任。根据不同情况,有时候是联邦政府的责任,有时候是州政府的责任,有时是不同级别地方政府的责任。

两党之间可能有分歧、争议甚至斗争,但还是政府的事情,与私人无关。

担任公职意味着对公共政策负责。只要不违法犯罪,无论犯了多大的错误,制定的政策有多大的偏差,都只与其职位有关,与私人的任何其他东西无关。

不管他的想法有没有道理,德州州长阿博特认为民主党人对边境问题有责任很正常。但把边境难民送到副总统家门口就不正常了,因为跨越了公与私的界线。

我只想问阿博特一个问题:如果你认为贺锦丽错了,她个人就必须对边境难民的困境有所承担,那么我们认为你州不允许堕胎的政策是错误的,是不是也可以把那些因为州法限制不得不生下来的孩子都送到你家里,由你来承担养育的责任?

真的,如果公私不分的话,就什么荒唐事都可以发生了。

阿博特和德桑蒂斯不懂这里面的道理吗?当然不是。他们就是耍最肮脏的政治手腕,做没有底线的事情。

类似的例子很多,都是对人不对事

顺便也说说我们谈论政治或社会问题时经常遇见的类似的例子。

特别常见的就是“你那么同情黑人,干脆搬到黑人社区去住好了”。以同样的逻辑,支持大学录取平权法案的(Affirmative Action,简称AA),自己的孩子就不该去藤校了;支持对富人加税的更是应该主动缴纳超过法律要求的数额......

我们讨论问题,特别是政治问题,最不可取的就是对人不对事,因为一旦持这种态度就无法继续讨论了。我甚至认为,当一个人用这种方式说话时,就已经证明这个人理亏了。不是吗?讲道理讲不过,就用对个人攻击的手段。只是,攻击的目的可能达到了,但对面临的问题完全于事无补。

而且这种思维有太多概念混淆。比如,长期系统性的歧视使黑人普遍处于社会的底层,所以,为黑人社区提供额外的帮助才公平。这里提供额外帮助的目的是提升黑人社区,而那种“你搬去黑人社区”的思维不仅不关心是否提升了黑人社区,而且有一层惩罚的味道,惩罚同情黑人的人。

这就把事情完全颠倒了。本来的目的是大家都变好。现在却是差的不变,好的变差。是不是很荒唐?
不是说不能搬去黑人社区。但是,如果某个黑人社区治安不好,生活不方便,我们首先需要做的是不是改善那个社区?

当初最高法院判种族隔离非法后,南方各州不得不取消公立学校白人和黑人分校的做法。当时,那些州首先做的事情是改善黑人学校的条件,因为这才能够让白人孩子去那里上学。

这就是取消种族隔离的好处——改善了黑人学生的学习环境。但要获得这样的好处,先决条件是提高差的一方的条件,而不是好的一方去迁就差的条件。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水涨船高的目的。这不应该是一个零和游戏。做对了,所有人都是赢家。

上图所示为白人川普支持者讨论如何看待亚裔川普支持者。部分人的态度是:“他们必须回去。”“他们也必须回去。如果他们投票川普了,我愿意相信他们明白这一点。他们需要去让亚洲再次伟大。”
上图所示为白人川普支持者讨论如何看待亚裔川普支持者。部分人的态度是:“他们必须回去。”“他们也必须回去。如果他们投票川普了,我愿意相信他们明白这一点。他们需要去让亚洲再次伟大。”

其实,“你搬去黑人社区”透露出来的是赤裸裸的歧视。作为一个有色族裔移民,这样的定位蛮讽刺的。当你歧视黑人时,就等于承认不是所有人都完全平等,这就有了一个如何自我定位的问题。你是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低于白人呢,还是认为自己同样也在最高一层?如果认为自己不低于白人,可知道白人至上者是如何看的?

两个州长的行为很脏,很低级

送难民去其他州与送到私人家门口都是不合理的,道理相同。一个是越过了公私的界线,另一个是越过了州与州的界线。不是那些人不能去其他州,而是必须有所安排,要把人当个人。

其实正常情况下,大部分边境难民最后的确是去了蓝州,去了那些“庇护城市”,因为往往那里有更多的工作机会。德州边境近期内难民数量激增,是需要想办法,包括与其他州合作,尽可能快地为他们寻找下一个落脚点。问题是,阿博特和德桑蒂斯不是为了解决问题,他们的真正目的就是为那些城市制造麻烦,让全世界看他们的笑话,还是拿难民的生活甚至可能是生命做代价。

两位共和党州长的行为,从任何方面看都是错误的,甚至可能是非法的。现在被送去玛莎葡萄园岛的难民已经对德桑蒂斯提起集体诉讼,因为那些参与此事的官员以欺诈和虚假陈述劝说他们飞往玛莎岛,而根据某些法律专业人士的意见,这违法了。德州一个警长也已经对德州州长的做法进行刑事调查。

打官司的事情留给法院。我要说的是,无论合法与否,这两个共和党州长的行为特别低级、肮脏。也许有人会说,政治都是肮脏的。这话不假。但我们不能完全无视程度的区别。现在共和党人的肮脏程度,已经从量变发生了质变,超出了政治肮脏的范围,走向无法无天的地步。

德州州长阿博特今年要竞选州长连任,也有可能在2024年竞选总统。他希望用这样的极端行为讨好基本盘选民。佛州州长德桑蒂斯很可能2024年竞选总统,有样学样,也想借此机会造势。于是就出现了两人之间看谁更极端,走得更远的比赛。

希望选民都看明白了,千万不能奖赏只是玩肮脏的政治游戏,而不去解决问题的人。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2/sep/17/texas-migrants-kamala-harris-washington-hom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22/09/19/desantis-migrant-flights-texas-sheriff/

https://podcasts.apple.com/us/podcast/the-daily/id1200361736?i=1000580167756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