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司法部、德州校董会主席将反对CRT的家长称为国内恐怖主义?加入CRT的极左数学教育?

司法部以国内恐怖主义为由调查反对CRT的愤怒家长!奇葩的极左数学教学融入CRT!

【日期】2022年4月-5月

【来源】接近中期选举,各地校区教委会选举也在陆续进行。推特上不少关于CRT的谣言再起,称司法部检察官、德州校董会主席曾将反对CRT的家长称为国内恐怖主义。并有人称配图称CRT已经融入“极左的数学教学”。

推特上不少关于CRT的谣言再起,称司法部检察官、德州校董会主席曾将反对CRT的家长称为国内恐怖主义。推特上不少关于CRT的谣言再起,称司法部检察官、德州校董会主席曾将反对CRT的家长称为国内恐怖主义。有人称配图称CRT已经融入“极左的数学教学”

【事实核查】

司法部和德州校委会主席称反对CRT家长为国内恐怖主义分子?断章取义。

提出这样说法的推特账号转发的英文账号引用的是《每日邮报》的新闻,我们再三强调过,这并不是可靠可信的新闻来源。

《每日邮报》发文称司法部检察长的女儿嫁给教育集团创始人存在利益冲突

《每日邮报》称以国内恐怖主义为由,命令司法部去调查愤怒家长的检察官,他女儿嫁给了教育集团的创始人,这个集团推行CRT:检察官梅里克·加兰德(Merrick Garland)被指控存在利益冲突。

这则新闻是2021年10月发布的,最近又被翻出来再流传。2021年Politifact发布过相关核查。当时有佛罗里达州政客Rick Scott发推特称:“拜登政府的检察官想要FBI去调查家长,这些家长为了保护孩子可以不接受激进课程比如CRT而在校委会议上抗议。”

这篇核查中显示,事实上,检察官梅里克·加兰德是让司法部在全国范围内就针对学校人员的刑事威胁举行会议。

当时全国各地,因为口罩令,校委会关于预算和设施管理的问题吸引了数百名愤怒的家长,除此以外,对学校的种族、历史和平等政策的分歧也同样激烈。有一次,示威者包围了校董会成员的车,阻止其离开。在伊利诺伊州一次校委会后,一名男子因严重殴打罪和扰乱秩序被逮捕。

在加兰德开出的司法部备忘录里,他表示许多学校人员、校委会成员被骚扰、恐吓和暴力威胁。他希望FBI在全国举行会议,并召集各级政府领导人讨论针对此类刑事威胁的策略,并为受到威胁的人提供报告、评估和回应的通信渠道。重点是犯罪行为。

保守派政客想歪曲事实,说司法部相当于关闭了家长的言论自由。其实司法备忘录中没有提到任何压制家长提意见的内容,只是为了根除暴力犯罪威胁,而不是为了支持任何特定的意识形态,也不是针对任何表达异议的人。并且备忘录中明确承认,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政治辩论和言论自由。

关于“国内恐怖主义分子”一词,其实是全国校委会协会(NSBA)在2021年9月29日给总统拜登的信,他们在信中写道希望联邦执法部门帮助处理来自家长和抗议者的‘威胁和暴力“,并称这种行为“相当于一种国内恐怖主义”。后来该组织道歉,认为这种”语言“是不够准确的,并表示未来会更慎重。

NSBA为使用“国内恐怖分子”而道歉

司法部备忘录是在2021年10月4日发布的,并没有使用”国内恐怖主义”之类的字眼。并且检察官加兰德在发布备忘录后回应相关质疑也再次表明,司法部支持和捍卫家长提出异议的这种被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权利。

关于CRT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争议如此之大、为什么反复成为保守派拿来大做文章的工具,请阅读辟谣吧的批判性种族理论专题

相关文章:

美25个州对它搞起了言论管制,认识一下批判性种族理论CRT

批判性种族理论(CRT)是在搞文革吗?

奇葩的极左数学教育?道德枷锁还是政治伎俩?

关于不断在保守州出现的“奇葩的极左数学教学”和不断加长的禁书名单,辟谣吧发布过相关的两篇深度文章,请读者前往阅读:《佛罗里达州数学教科书里的政治乾坤》《佛州“不说同性恋法”,红州禁书运动,孩子将为政客付出代价

甚至被这些保守派政客奉为圭臬的《圣经》也经不起绝对的道德审判。

针对这种反智的政治行为,有个叫Chaz Stevens 的佛罗里达州人来凑热闹了。他要求佛州教育局立即禁学生读《圣经》,将《圣经》从课室,图书馆和任何材料的内容里删除出去,甚至提到《圣经》的书也要禁,他的理由是:因为州长根据家长要求,签署了家长有权反对什么教材可使用的法令,既然家长反对的理由是书里有性,那么《圣经》里面充满了谋杀、通奸、没有道德的性和淫荡,把婴儿在石头上摔死(Psalm 137:9),父弑子,子弑父,兄弟残杀,等等,这些都会把孩子引导到邪路上去。

他这个举一反三的例子道破了这些打着维护道德保护孩子旗帜的政客的虚伪。

如果保守派政客继续打者维护道德的旗帜来制约教学和禁书的话,家长们最关心的孩子们会是最大的受害者。

结论:

经核实,司法部要举行会议是真有此事,但这个会议针对的是犯罪行为,是刑事威胁,并不是针对反对CRT的“愤怒的家长”。所以更不存在检察官加兰德反对CRT一说。司法部也从没有使用”国内恐怖主义“的字眼。《每日邮报》先移花接木,模糊焦点,将司法部举行会议说成“对反对CRT的家长展开调查”和“称他们为恐怖主义”;再甩出加兰德的女儿嫁给支持CRT的教育集团创始人。暗示读者其中的利益关联。读者们应该警惕这种东拼西凑、歪曲事实的言论。

至于数学教育中出现CRT,实际是无稽之谈。保守派看到教学内容中出现“种族”、“社会事件”就统称为CRT,无疑暴露了自身的无知和短视。

参考资料:

https://www.politifact.com/factchecks/2021/nov/09/rebecca-kleefisch/kleefisch-misses-mark-claim-fbi-parents-and-critic/

https://www.politifact.com/factchecks/2021/oct/11/rick-scott/rick-scott-wrongly-warns-fbi-coming-after-loud-par/

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policy/education/nsba-apologizes-for-letter-calling-parents-domestic-terroris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