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批判性种族理论(CRT)是在搞文革吗?

09/11/2021

作者:Moreless

所谓CRT,是保守主义者眼中认为的一场批判白人历史的社会运动。比如在教学中反思过去历史上的种族主义,强调过去的种族主义在美国是系统性的,它们的功能是维持白人在社会中的主导地位。这种提法自然招致一些人的不满。

批判性种族理论于20世纪七十、八十年代在美国法学领域兴起,当时有学者主张通过完善相关法律以打击种族歧视。作为主流话语和民权法课程的替代,法学院的许多课程认为打击种族歧视的最佳方式是制定法律改革。根据当时的理论,当这些改革生根发芽时,它们最终会逐步消除种族歧视。

CRT理论40多年前由法律学者提出,是一个研究种族主义如何嵌入美国法律和机构的学术框架。之所以到现在才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它已经演变成一个无所不包的筐,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面装。这个筐被共和党人拿来利用,因为他们想在全国的教室和工作场所禁止反种族主义的教学和培训。

2020年9月4日,川普政府向各政府机构发出备忘录,呼吁各部门停止为批判种族理论的教学提供资金,停止多样性和包容性培训,指其“撕裂各族群,进行反美宣传”。拜登上台后撤销了川普的行政命令。

2021年1月开始,美国二十多个州的共和党议员陆续提出法案,攻击批判性种族理论,要求学校禁止讨论社会正义。犹他州、德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和田纳西州通过法案,禁止基础教育阶段的公立学校教授批判性种族理论。

今年1月,美国国会议员也开始悄悄地起草和推出相互呼应的法案,试图阻止学校教授种族主义或任何直面美国种族和性别压迫历史的话题。虽然它们并不都是以批判性种族理论为名,毕竟批判性种族理论本身并没有在许多K-12学校中教授。但这些新的州法案都建立在这样一个相同的基础之上:希望停止所谓基于 “分裂概念 “的教学和培训。

许多这类法案主要是针对公立小学,而有些法案则针对社区学院、大学、州政府实体、合同、赠款接受者和私立学校。大部分法案包括模糊的语言,呼吁禁止他们所谓的 “种族和性别定型 “或 “种族或性别替罪羊”,这意味着他们想阻止做出 “价值判断 “的教学,导致例如白人男子写道歉信。

当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批判性种族理论本身正在被教授给K-12公立学校的学生,尽管它的一些核心思想,如奴隶制的残余后果,确实在课堂上被讨论过。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一些中学生得到了一个关于 “白人偏见(white bias)”的调查,家长认为这是理论的一部分。

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人指出,Wake县公立学校系统是一个例子,说教师参加了关于批判性种族理论的专业发展会议。县教育官员一经发现就取消了未来的学习课程,但坚持认为该理论不是其课堂课程的一部分。

“批判性种族理论不是我们教给学生的东西”,该县学校系统的女发言人Lisa Luten说,“它更像是学术界关于种族的一种理论,而成年人用它来讨论他们所处环境的背景。”

根据《教育周刊》的分析,到目前为止,已有25个州考虑立法或采取其他措施,限制种族和种族主义的教学方式。8个州,都是共和党领导的,已经通过法律或行政行为禁止或限制批判性种族理论或类似概念的教学。这些禁令在很大程度上涉及到在课堂上可以教授的内容。虽然一些州的法案提到了批判性种族理论的名字,但其他州并没有。

今年六月,德克萨斯明星州长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公立学校教师将若干个概念中的任何一个作为课程教学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奴隶制在现代的美国的出现,标志着这个国家的真正建立这一观点。

这项法律也于9月1日生效。该法案规定,不能强迫教师讨论时事,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必须 “尊重双方”。反对者说,它限制了关于美国社会中种族和种族主义的诚实对话,并将迫使教师在有争议或敏感的话题上含糊其辞,导致学生受教育程度降低。

州长签署的版本还禁止教授《纽约时报》的1619项目,这是一项报道工作,从被奴役者首次抵达美国土地的日期开始研究美国历史,将其作为国家的建国日期。

结论:所谓的批判性种族理论只是一种观念,要求在系统内反思过去存在的种族主义。而且其并没有在多数课堂上教学。充其量是一个有右派用来吓唬人的概念。拿这个跟文革做对比,要么是对文革这段历史的无知,要么就是有意淡化了文革这段历史的罪恶,这两种方向都是极其错误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