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佛罗里达州数学教科书里的政治乾坤

05/06/2022

作者:坚妮 | 字数:2506 |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前言:4月15日,佛罗里达州教育部表示,在132本拟用于公立学校课堂的数学教科书中,有42本被拒绝,因为它们 “包含了被禁止的主题或未经要求的策略”,包括社会情感学习和批判种族理论(CRT)。关于CRT 到底是什么,我们在之前的文章已经介绍过:美25个州对它搞起了言论管制,认识一下批判性种族理论CRT。但学习数学是否必须要和情感分割?这一举动又对美国的红州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今年4月佛罗里达州教局拒绝使用21本数学教科书,引起各方人士的关注。我去了解了一下拒绝的理由,说是这些书包括了从社会情感学习到种族批判理论的内容, 会弱化孩子的情感,让他们有种族歧视内疚感,会按照左派的理论行事。州长还说, 老师不是心理学家,数学就是得到准确的答案,跟你对问题的感觉无关。

于是我去找了几个他们拒绝的根据来看:

  • 课本里面一个非裔小孩的头像说, “一起来学,表达异议时态度要恭敬“;
图源:NYTimes
  • 课本纸边的说明:开发学生核心技能的5点:自知,自理,做负责任的决定,对周围的事情关心,建立人际关系;
  • 课本纸边的文字提示:坚持不气馁,提醒学习的时候互相学习讨论;
  • 课本纸边的文字提示:试用新的方法

这跟弱化情感、造成种族歧视内疚和变成左派哪里扯得上什么关系?

哈佛心理学家Stephanie Johns说过,“帮助学生在学习的时候获得良好的感觉,能够让他们学得更好。我以为上面这几条都符合这种教育心理学的分析,虽说是出现在数学课本里,难道学数学就不会有学习方法和态度的困难,就不需要提醒吗?当我看到这几个例子的时候,我之前读书所走弯路的痛苦记忆又回来了。

我这生人跟数学的缘分,可以用坐过山车来形容,时而高高在上,时而跌落谷底,六岁能考入重点小学,因为我口试回答对了所有的算数;一直读到三年级都是算数老师的宠儿,就很自以为是;紧接着学校因为停了课,一段时间在家里接受家教,立马就变成了“你怎么这么蠢“?学校再恢复上课,正好赶上学珠算,算盘打得溜溜的,整天被老师当模范提问,又得意起来了。不久因为跟父母下放到山区的干校小学半路插班,完全不知道从何跟上,糊里糊涂的读完最后一个学期。回城里上初中,数学物理都读得棒棒的,还是物理科代表,可是一上高中,只因为班里有数学更厉害的,自信心便没有了。直到我到美国读MBA的时候,一位帮我解答微积分难题的美国朋友一语道出我跟数学的关系,他说我不是我没有解题的能力,是有一种奇怪的心理障碍,怎么回事?

对比我儿子的学习,我才发现我中国经验的问题所在:美国学校讲究教育的心理学,鼓励学生学习对题不对人(老师不会把成绩好的拎出来夸一通,也不会让成绩不好的自惭),鼓励同学间互相讨论team-work(不互相竞争爬头抢先,团队精神),鼓励学生大胆提问寻求不同的解答方法(错了没有关系,找出原因更重要),等等。儿子在这种教育模式下学习,一直很自信,也从来不关心别人的分数,但是对任何人的优点和特长都会由衷地赞赏,他很自然地按照自己的兴趣发展,顺顺利利地读了他喜欢的专业,进入了他喜欢的行业发展。

从我们两代人两种教育体制下的学习可以看出来,数学学习不仅仅是学习计算,学习的态度和方法非常重要。佛罗里达州教育局和州长出于政治需要出演的这台戏,是一种不尊重教育专家的表现。

针对这种反智的政治行为,有个叫Chaz Stevens 的佛罗里达州人来凑热闹了。他要求佛州教育局立即禁学生读《圣经》,将《圣经》从课室,图书馆和任何材料的内容里删除出去,甚至提到《圣经》的书也要禁,他的理由是:因为州长根据家长要求,签署了家长有权反对什么教材可使用的法令,既然家长反对的理由是书里有性,那么《圣经》里面充满了谋杀、通奸、没有道德的性和淫荡,把婴儿在石头上摔死(Psalm 137:9),父弑子,子弑父,兄弟残杀,等等,这些都会把孩子引导到邪路上去。

他这个举一反三的例子道破了这些打着维护道德保护孩子旗帜的政客的虚伪。

我们维州现任州长也是乘白人家长反对教科书的东风入主州府,我记得当时那些家长不仅焚书,反对的书单里还有非裔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里森的《Beloved》,理由是她写了乱伦,所以要从学校图书馆里清除出去。我一方面庆幸我的儿子已经在维州的高中毕业,不受那些没有文化的家长定夺的教程和读物的影响,另方面为美国的政客把脏手伸到教育领域而担忧。如果学生看什么书学校使用什么课本要由家长说了算,学校都按照家长的智商、教育水平、政治信念和宗教信仰来运作,我们还要教育学和专家教师干什么?

我们住的学区里有一些家庭是让他们的孩子读家庭学校(home school),就是不上公立或者私立学校,自己在家学习,但是使用州教育局发给的教材和教程。我家对面街就有两个这样的家庭。他们是非常虔诚的教会教徒,一家人很低调不张扬,一家人会把大选和反堕胎的牌子口号插在院子里。他们连我们街口的教会学校都不送孩子去,就是要避免孩子受外面社会风气的影响。这种家庭学校本来就是为了让那些要控制自己孩子思想意识的家长而设置,他们爱怎么影响左右他们孩子的意识形态,是他们的自由和权力。但是这种家庭学校的教育程度和水平自然也不会很高,对孩子以后升学就业也会有影响,所以他们后面几个小一些的孩子在家里读完小学或者初中,还是要到公立学校去。

或许,我们可以建议学校根据不同家长的要求对孩子分类施教,那些家长要根据自己意愿教育孩子的学生编一个班,只给他们看他们家长列定的书目,只给他们讲授他们家长听得懂也赞成的历史文学社会和科学知识;那些家长愿意让教育专家、学校和教师教导他们的孩子的学生另外编班学习。这样井水不犯河水,没有得争不需要吵,以后升学就业都不会怪罪学校,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也就该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