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美国变性手术增加13倍,长大后后悔已无法逆转?

“美国变性手术增加13倍,长大后后悔已无法逆转!”?

【日期】2022年12月8日

【来源及背景】微信公众号“大洛杉矶LA”发布标题为《最新数据:过去十年,美国儿童变性手术增加13倍,成年后后悔已无法逆转》的文章。文中称跨性别儿童进行手术的数量增多,并有“患者在手术后表示后悔”。

文章结尾称:已经有多个州出台法律限制儿童进行变性手术,但加州反其道而行之,给变性青年及其家长提供法律保护。

微信公众号“大洛杉矶LA”发布标题为《最新数据:过去十年,美国儿童变性手术增加13倍,成年后后悔已无法逆转》的文章。文中称跨性别儿童进行手术的数量增多,并有“患者在手术后表示后悔”。

微信截图

 

经核查,首先,一项研究加州跨性别儿童乳房切除术(mastectomy)的数据显示在2010年代期间增加了13倍。这个研究统计的只涉及乳房切除术,并且只涉及到凯撒医疗北加医疗中心实施的手术。因此该研究的趋势,尤其是13倍这个数字,不能代表全美趋势。其次,该研究显示仅有2名(0.95%)患者表示后悔,整体来说该手术并发症少,结果良好。微信标题中的“无法逆转”的也与事实相悖。最后,加州的107号法案确认加州法院具有此类案件的管辖权,会保护因接受性别确认手术而被定罪的儿童及其家庭。

【事实核查】

后悔的比例仅有0.95%,“无法逆转”不是事实

 经搜索,微信文章转载自《每日邮报》(Daily Mail)的一篇报道。

《独家:在2010年代期间,对变性儿童进行上身手术的数量增加了13倍——年仅12岁的女孩就接受了不可逆转的手术》。图源:每日邮报

报道称:一项研究表明,在过去的2010年代期,对美国儿童进行的变性手术的数量增加了13倍。“研究结果显示,在2013年至2020年期间,未成年人乳房切除术的总体发生率从每10万人年3.7例上升到每10万人年47.7例。”

这篇报道所涉及的论文发表于《整形外科年鉴》,该报告的研究结果确实包括如《每日邮报》所言的“数量上涨”。但这份报告的研究范围是凯撒医疗北加医疗中心(Kaiser Permanente Northern California)实施的手术,而且研究只限于针对12至17岁青少年开展的乳房切除术,因此其结果并不能代表全美国的情况。另外需要指出两个细节,虽然接受手术的青少年中最低年龄为12岁,但中位数年龄为16岁;此外虽然看起来涨幅很大,但绝对值仍然不高,在所涉的八年中,手术量总共为209例。

根据《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跨性别青少年接受到的胸部整形手术比非跨性别青少年接受的要少。根据对美国整形外科医生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Plastic Surgeons)成员的调查,2020年,约有3200名18至19岁的女孩接受了隆胸手术,另有4700名12至19岁的青少年接受了缩胸手术。

《整形外科年鉴》报告的结论清晰地写着:“我们观察到青少年性别确认的乳房切除术有明显增加。手术并发症的发生率很低,在200多名接受手术的青少年中,只有2人(0.95%)表示后悔,但ta们都没有接受逆转手术(reversal surgery)。我们的研究为青少年患者、他们的家人和医疗机构提供了有用的、积极的指导,让他们了解到确认性别的乳房切除术的良好结果。“

《青少年中的性别确认乳房切除术趋势和手术结果》,图源:journals.lww.com

《每日邮报》也有根据研究数据绘制图表:

图源:每日邮报

从上图可以看出,超过91%的患者对手术成果表示满意。也正如该研究报告指出的一样,仅有0.95%的患者表示后悔,但没有接受逆转手术。对于乳房切除术的逆转手术,又被称为乳房重建(breast reconstruction)。乳房切除术较多地运用于治疗和预防乳腺癌,乳房重建有几种方法可以选择:使用植入物进行重建,或使用自体组织(既来自身体其它部位的组织)进行重建,有时会混合两种方法来进行乳房重建。微信文章所谓的“无法逆转”并不是事实。

加州这项研究的结论与一个更大型荟萃分析的结论是一致的,既接受手术后表示后悔的比例低。该荟萃分析共纳入27项研究,汇集了7928名接受任何类型性别确认手术的跨性别患者,后悔率为1%。后悔的原因包括对难以接受新的性别角色,也包括认为手术“失败”,在审美层面和心理层面上未能实现其目标。

简单总结,该报告得出三个重要结论:1. 手术并发症发生率低;2. 绝大多数患者(91%)表示满意;3. 患者和家人获得了积极的指导,乳房切除术结果良好。

值得指出的一点是,医疗机构整理收集手术数据作出报告,是为了更好地指导制定未来的卫生保健政策。《每日邮报》和微信文章却丝毫不提此份报告对卫生保健系统的重大意义,仅仅关注手术数量的增加;也丝毫不提感到后悔的患者仅为极少数。在列出数据后,《每日邮报》和微信文章话锋一转,开始拎出极少数的个例来佐证“变性手术会让人后悔”,以推动他们的反跨叙事。

性别确认护理能够拯救生命

首先,决定接受任何手术都应该经过深思熟虑,包括充分了解手术内容、风险和后遗症等,具体到性别确认手术,还需要接受心理健康评估。接受任何手术,小到切除扁桃体,大到隆胸,也都可能会在术后感到后悔。性别确认手术费用高昂,家长和未成年子女在这个过程中会承担巨大的压力,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此前曾有谣言称:“加州允许医生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孩子做跨性别手术”,辟谣吧对此进行过详细的事实核查,加州的107号法案只关注加州执法部门应如何处理州外的调查,仅确定加州法院具有此类案件的管辖权,以此来保护那些从因做变性手术定罪的州逃到加州进行该类医疗护理的家庭,107法案不允许医生在未经父母同意的情况下为儿童进行性别确认手术。

此类对比保守党州和加州的谣言还有非常多,大力赞扬个别保守党州限制为未成年提供跨性别手术。但事实上,加州也并没有允许不经家长同意为未成年提供性别确认手术。加州仅仅是想要保护由于进行性别确认手术而被定罪的青少年及其家庭。

“性别确认护理”(gender affirming care)这一概念也被长期妖魔化,事实上性别确认护理包括从谈话治疗到激素治疗到(在极少数情况下)的手术干预等一切。根据USA TODAY的一份分析,甚至连暂时、可逆的激素治疗都并不是每个人有办法获得的,只有14%的年轻人(24岁以下)说ta们得到了想要的性别确认的激素治疗。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助理教授图尔班博士(Dr. Jack Turban)负责研究跨性别青年的心理健康,他表示:“我们进行了广泛的对话,以确保青少年和他们的照顾者都了解这些干预措施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们会进行讨论,确保他们了解这些治疗的风险、好处和任何潜在的副作用。目前的临床指南还要求任何寻求性别确认医疗干预的未成年人在开始任何医疗干预之前都要进行全面的’生物-心理-社会’心理健康评估。”

很显然,进行性别确认护理绝对不是一个“一拍脑袋”的决定。《每日邮报》和微信文章都带着非常大的偏见,他们全盘否定了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不一致的客观存在,把一切都归为“冲动”。诸如“纠正价值观”“青春期叛逆”等用词,可以看出微信文章的作者对刻板印象中的“正常”的向往,对ta人经历和遭遇的漠视。

那为什么性别确认护理这么重要呢?因为它可以拯救生命。根据为LGBTQ青年提供危机干预和自杀预防的组织特雷弗项目(The Trevor Project)的研究,18岁以下接受性别确认激素治疗的人,最近出现抑郁症和过去一年自杀企图的几率降低了40%。该组织还发现,在2019年,每3个变性孩子中就有1个报告说ta们曾试图自杀,近三分之一的孩子报告说是性暴力的受害者。而2022年的数据显示,45%的LGBTQ青年在过去一年中认真考虑过试图自杀。

胸部作为非常明显的存在,使性别转换变得困难,并给想要寻求性别转换的青少年带来巨大的痛苦。小型研究表明,许多跨性别青少年报告说与ta们的乳房有关的严重不适,包括洗澡、睡眠和约会的困难。随着这些青少年人口的增加,接受乳房切除手术的年龄也越来越小。

限制LGBTQ群体接受必要的医疗保健服务,显然是不公平的。LGBTQ群体不但要面对自身认同的挑战、他人的目光、经济困难,甚至还要面对一些地方法律上的威胁。值得一提的是,这类禁止儿童接受性别确认护理的法律违背了美国医学协会、美国儿科学会和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建议。

美国跨性别健康专业协会(USPATH)的主席多伊奇(Maddie Deutsch)表示,她担心各方面的声音都过于极端:“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中,有些东西要么全是好的,要么全是坏的——要么就应该有一台性别激素的自动售货机,要么就应该把给孩子们开药的人关进监狱。”

诚然,让未成年接受性别确认护理确实存在争议,尤其是在激素治疗和外科手术的最小年龄方面。虽然对接受性别转换护理感到后悔的患者属于极少数,后悔的原因也有复杂的心理和社会因素,但ta们的体验同样是不可否认的。因此更加需要医患双方在不必面临政治阻力的情况下,根据个体的需求谨慎地做出决定。

结论:

经核查,首先,一项研究加州跨性别儿童乳房切除术的数据显示在2010年代期间增加了13倍。这个研究统计的只涉及乳房切除术,并且只涉及到凯撒医疗北加医疗中心实施的手术。因此该研究的趋势,尤其是13倍这个数字,不能代表全美趋势。

其次,该研究显示仅有2名(0.95%)患者表示后悔,整体来说该手术并发症少,结果良好。微信标题中的“无法逆转”的也与事实相悖。

最后,加州的107号法案确认加州法院具有此类案件的管辖权,会保护因接受性别确认手术而被定罪的儿童及其家庭。

综上,所谓“过去十年,美国儿童变性手术增加13倍,成年后后悔已无法逆转”不符合事实,具有误导性。文中仅关注“手术数量增长”的数字,夸大并发症,针对极少数后悔的个例大做文章。

性别确认护理在必要时能拯救生命,如果限制跨性别儿童接受所需的护理反而会置孩子于险境。想要试图学习的家长可以阅读或观看有信誉的媒体来源,查看医学协会的标准,或与个人信任的医疗专业人员聊天。也可以前往美国医学协会美国儿科学会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相关页面查看。用科学的方式、包容的心态去关心爱护自己的孩子。

参考资料:

https://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11392117/Trans-child-surgery-risen-13-TIMES-decade-hospitals.html

https://journals.lww.c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9/26/health/top-surgery-transgender-teenagers.html

https://journals.lww.com/prsgo/

https://www.cancer.gov/types/breast/reconstruction-fact-sheet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life/health-wellness/2022/10/20/transgender-nonbinary-gender-affirming-health-care/10496028002/

https://www.huffpost.com/entry/transgender-children-fighting-for-their-lives-state-legislation_n_607881e3e4b0293a7ee00ff8

https://www.nytimes.com/2022/06/15/magazine/gender-therapy.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