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旧金山华裔教授张华耀:平权法案为我打开了机会大门,也可以让更多华裔受益

05/28/2020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正义补丁”

3月10日,由加州一个广泛的联盟发布了“ACA- 5”议案,ACA-5的全称是“Assembly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No. 5”,即众议院宪法修改5号案。如果能在州众议院和参议院中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席位,它将在2020年11月的选票上出现,给加州选民废除第209号法案的机会。

加州第209号法案,即加州对平权法案的禁令。209号法案是共和党州长皮特·威尔逊(Pete Wilson)通过的一项过时的法律,此法案禁止政府机构在雇佣公务员、签订公共服务合同和公共教育中考虑种族、性别和族群因素。

加州目前是全美仅有的8个禁止平权法案的州之一,这使得包括亚裔在内,历史上被歧视或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进入公务员,政府合同和公共教育的大门进一步关闭。

华裔和亚裔历史上是,如今也是平权法案的受益者,如今,“ACA- 5”议案或将废除加州209号法案,使得平权法案重回加州的消息传来,许多华裔表示坚决支持,因为他们相信这将给更多华裔打开更多更好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立教育领域,个别自媒体出现了关于”种族配额”的说法。需要澄清的是,在公立大学录取中考虑种族因素并不等于“种族配额”,所谓的按照族裔和人口比例来配额录取是多年前的一个谣言。

最重要的是,在1978年的Bakke 案(加州大学董事会诉巴基案)里,配额录取已经被最高法院判为违宪!也就是说,配额录取是违法的。

再以数据来说,不实行平权法案的加州的亚裔比例是13.6%,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亚裔录取比例是29%,实行平权法案的德州的亚裔人口比例仅有4.6%左右,德州大学的亚裔却占到高达21.2%,这种配额录取的谣言实在经不起任何推敲,实行平权法案只会让亚裔更加受益。

以下是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研究系主席Dr. Russell Jeung教授的来信:

平权法案为我的美籍华人家庭打开了机会的大门。现在,我感到有责任将这扇门开的更宽。

我本人是平权法案的受益者,而且是以多种方式从中受益。

尽管有少部分华裔美国人认为平权法案会损害我们,但我坚定的相信废除加州209号法案对我们的社区乃至整个社会有益。

加入旧金山州立大学之前,我曾为旧金山市的市长工作过,也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学位,这两个机会都是因为政府和学校对种族因素的考量,我才能够得到。我被雇用为旧金山市市长与亚裔美国人社区的联络人,以确保解决和满足华人社区的需求。

后来,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我还获得了一个名为“社会学中代表性不足的群体”项目的奖学金,我并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来“赢得”这个奖学金,但我很感激能有这样的机会。由于我所获得的教育是一份礼物,所以我感到有责任将类似这样的机会和礼物分享和回馈给我们的社区。

自毕业以来,我撰写并共同编辑了五本关于华裔美国人的书,试图将我们这个群体的声音传达出去。除了研究工作,我每学期还会带旧金山州立大学的学生来支持华裔美国人社区组织的工作。

我们还帮助了NICOS健康联盟对华人老年人群体的健康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在社区青年中心工作了五年,我们赞助了一个农历春节和黑人的“历史月”项目。今年,我们还支持了旧金山的华人进步会和华人社区发展中心对一些居民进行的有关气候变化的教育项目。

很多平权法案的受益者和我一样,感到比别人有更多责任来成为社区的榜样并积极回馈社区。就像一句中国谚语所说,“能者多劳”:那些有能力,并且受过好的教育的人应该多服务和奉献。

当然,除了对社区的责任感外,我支持平权法案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这种将种族因素考虑进去的政策将使得绝大多数华裔美国人受益。

一些平权法案的反对者声称,这会伤害到中国学生被美国精英大学的录取率,比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或哈佛大学。

然而,美国最高法院已经判定,哈佛大学在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并没有歧视亚裔美国人。

事实上,其他如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等采用平权法案的大学里,亚裔美国人的录取率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而没有采用平权法案,不考虑种族因素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则并没有出现类似的提高。

同时,我们要注意到的是,能够去上精英大学的亚裔美国人毕竟是少数。亚裔学生入读社区大学和我所教书的旧金山州立大学的可能性是能够去加州大学伯克利的四倍还多。

允许公共教育体系在招生中考虑种族因素,将会使这些公共大学能够更好的满足大部分亚裔美国人的学术和职业发展需要。

例如,在加州的州立大学体系里,亚裔美国人并不被考虑为“传统上”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但是,如果将种族因素考虑进来,根据第一代亚裔美国人的上大学状况,收入和大学准备程度等因素,历史上将有35%的亚裔美国人被认为“未得到足够的服务”。

在旧金山州立大学,华裔学生是符合“未得到足够服务”标准里的比率最高的学生,与那些被考虑为符合“传统上”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相比,他们毕业的可能性更小。

废除加州第209号提案,并承认种族和阶层如何使我们现有教育系统中的美国华裔学生处于不利地位,将有助于我们制定这些学生所需的政策。此外,通过平权法案,我们有可能在公立学校里雇用更多的亚裔美国人教职员工,他们可以提供亚裔学生所需的课程和建议。

亚裔美国人长期以来一直受益于考虑种族因素的政策,即便华裔美国人也是如此,我父亲在旧金山州立大学接受教育,并通过通过GI法案获得了房屋贷款。随后,他得以摆脱贫困并进入中产阶级。

之后,在美国民权运动推动政府工作人员大整合期间,我的家人得以离开唐人街,拥有薪水更高的公职。

我非常感激这些不仅使得我们华裔受益,也使得其他多个种族群体受益的政策。这也是为什么我强烈和坚决的支持ACA-5法案,它背后的推动者的口号是,”所有人都能享有机会”。

正是如此!我的华裔家庭因平权法案得以打开加州机会的大门,我希望确保更多人也能够打开这些大门。

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研究系主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