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事实核查:亨特·拜登电脑硬盘门重新浮出水面,《纽约时报》悔过?并没有。

03/24/2022

作者:Moreless | 字数:7140 | 预计阅读时间:17 分钟

前言:2020年10月,大选前夕出现的亨特·拜登的硬盘门事件,最近因为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而被旧事重提。本文通过透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三篇相关报道,可以观察美国媒体的生态,以及不同立场的媒体对同一事件做出的不同角度的解读。

2022年3月16日,《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题目为《亨特·拜登支付税单,但是联邦的大规模调查仍在继续》的报道,主要是讲司法部对现任总统之子的商业交易的调查仍在进行,大陪审团正在寻求来自世界各地的付款信息。

据了解该案件的人士称,在2020年底披露联邦对其税务进行调查后的一年里,拜登总统的儿子亨特拜登偿还了一笔巨款税款,即使大陪审团仍继续在对其国际商业交易进行广泛审查之中收集证据。

就在上个月,联邦大陪审团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听取了两名证人的证词,其中一人是亨特·拜登的前雇员,他的律师后来因财务记录被传唤,这些记录反映亨特拜登从一家乌克兰能源公司收受资金。

据了解调查的人士称,这项调查始于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税务调查,在2018年扩大到包括可能违反税法的刑事犯罪行为,以及外国游说和洗钱规定。

据该熟悉案件的人士说,检察官在提出刑事指控方面面临一些障碍,包括证明亨特拜登故意违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该法要求向司法部披露代表外国客户的游说或公共关系援助。

目前还不清楚刑事调查是否只针对亨特-拜登,或者他是否是被审查的一组个人和公司之一。根据文件和熟悉调查的人士,检察官还因可能违反《反恐怖主义法》的情况,询问了一家华盛顿咨询公司—蓝星战略公司,该公司在亨特拜登帮助促成的一项安排中为乌克兰能源公司工作。

对拜登总统来说,这起旷日持久的案件在政治上和个人上都充满了麻烦。亨特-拜登为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所做的工作,成为他父亲在2020年与前总统唐纳德-川普(Donald J. Trump)竞选时的一个热点,并帮助引发了导致川普首次被弹劾的事件。

拜登政府监督管理的司法部现在正在进行调查。而亨特-拜登近年来以画家为职业,他承认在他寻求国际业务期间有严重的毒瘾和其他问题,同时还在处理他哥哥博(Beau Biden)的疾病和死亡。

在过去两年中,特拉华州的联邦检察官发出了数十份传票,要求提供与亨特-拜登的国外工作有关的文件,以及与他和他的同伙有关的银行账户,包括两名以前关系密切的商业伙伴埃里克·施维林( Eric Schwerin)和德文·阿彻( Devon Archer)。

检察官检查了亨特·拜登、阿彻和其他人之间关于Burisma公司和其他外国商业活动的电子邮件。这些电子邮件是《纽约时报》从一个缓存文件中获得的,该文件似乎来自亨特拜登遗弃在特拉华州一家修理厂的一台笔记本电脑。这封邮件和缓存中的其他邮件得到了熟悉这些邮件和调查相关人士的认证。

微信公众号上的不实文章

《纽约时报》的这则新闻出来以后,右翼媒体手舞足蹈,认为纽时承认了亨特拜登硬盘内容的真实性。甚至还有假新闻在网上流传,说纽约时报的头条是承认自己撒谎。其实这不是真的。

而其他一些媒体对这则报道的反应不一。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评论认为,存在一定的掩盖情况

《华尔街日报》这篇题为《亨特·拜登的笔记本和美国的问责危机》的评论文章。

作者背景介绍

作者格里·贝克曾于2013-2018年担任华尔街日报的主编,他每周二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社论版专栏 “自由表达”。贝克也是 “WSJ at Large with Gerry Baker “的主持人,这是福克斯商业网络的一个每周新闻和时事采访节目。

贝克自称是一个 “右翼古惑仔”;作家和媒体评论家大卫·卡尔在2009年将贝克描述为 “一个政治观点尖锐的新保守主义专栏作家。”

前《华尔街日报》记者瑞安·奇图姆在《哥伦比亚新闻评论》中批评贝克是 “一个为伊拉克战争欢呼的新保守主义者,愚蠢的奥巴马嘲笑者,以及一些对金融危机最错误的评论的作者。”奇图姆强调了贝克以前的几篇文章,包括2003年在《金融时报》的一篇专栏,其中贝克嘲笑法国人反对伊拉克战争,,以及2006年在《伦敦时报》的一篇专栏,其中贝克认为 “我们将不得不准备好与伊朗的战争”

2016年和2017年,贝克领导下的WSJ领导层受到批评,包括来自外部和新闻编辑部内部的批评,他们认为该报对川普总统的报道过于胆小。尤其有争议的是《华尔街日报》2016年11月的头版标题,该标题重复了特朗普在选举中 “数百万人 “非法投票的错误说法,而没有报道他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是这么说的:

在激烈的选举中,能够分流总票数的一小部分就能左右选举结果。而且人们永远也无法知道选举后期的新闻报道会产生什么影响。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如果不是在2000年选举的最后几天,有一则关于几十年前酒驾被捕的可疑的报道,乔治·布什可能不需要等35天和最高法院的判决就可以入主白宫。

据说,1970年英国工党首相哈罗德·威尔逊多年来一直声称,要不是当年英格兰在世界杯足球赛四分之一决赛中被西德击败,使全国人民的情绪和投票率如此低落,他就不会在几天后的大选中被意外地赶出唐宁街10号。

人们永远不会知道2020年的 “十月惊奇” — 《纽约邮报》报道发现了一台属于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有各种令人尴尬的电子邮件,如果它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可能会对当年的选举产生什么影响。也许在一场由新冠病毒主导的、以混乱为特征的竞选活动中,它将成为选民们遭遇的暴风雪中的又一片雪花。

报道中的指控,热门下任总统候选人的儿子亨特·拜登一直在向外国人出售他的高级家族政治关系,包括暗示可能削弱他父亲的地位 — 是值得追究的。但是,政府内外有足够多的有影响力的人 — 在外交政策情报部门、媒体和大型科技公司 — 都非常担心这将影响选举结果,以至于他们使出了自大卫·科波菲尔让飞机从舞台上消失以来最伟大的消失戏法之一。

虽然过去了不少时间,但上周(3月16号)《纽约时报》在一篇关于亨特-拜登日益严重的法律问题的报道中,悄悄地承认了这个故事的准确性。《时报》和其他大多数大众传播的新闻机构一样,在这个故事可能产生影响的日子里基本上忽略了它,但它现在却说它已经 “验证”了笔记本电脑的内容。

该报的让步,对大多数其他媒体报道来说,是一种非官方授权。这一让步让那些当时也曾低看这篇报道的人,不出所料的急于自我辩护。《华盛顿邮报》坚持认为,因为其报道出处的不确定性,它最初决定不触碰这个题目是合理的。

通常情况下,当对一则爆炸性新闻的出处有疑问时,新闻机构认为他们的工作是查明真相。而通常,他们需要花不到17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但通常他们没有技术公司提供的掩护,来不让人们看到故事的原始版面。

串通隐瞒这一潜在关键信息的媒体和科技公司不需要任何借口就可以这样做。而且他们的行为得到了一个由50多名前国家安全和情报官员组成的委员会的认可,这个委员会很快就对这个故事表示怀疑,声称《纽约邮报》犯有兜售一篇“具有俄罗斯信息战所有典型特征”的故事的罪行。这无疑是有帮助的。

这封信指出,这样做的主要理由是,这个故事可能对川普有帮助。俄罗斯希望川普获胜。这个故事可以帮助川普。因此,这是俄罗斯的杰作。

这是一个很好的三段论证。用同样的逻辑,同样可以得出结论,任何出乎意料的好的经济数据都对现任总统或弗拉基米尔·普京有帮助。都有可能是外国人干的。

《华盛顿邮报》的观点分析则认为,当初的处理方式是正确的

《华盛顿邮报》3月18日发表了一篇题为《被遗忘也被忽视,亨特拜登笔记本硬盘事件出现的背景》的报道。作者为菲利普·邦普。该文通过梳理事件发生的时间线,为2020年处理硬盘新闻的方式辩护,这篇写得很好,观点比较少,事实比较多。

这篇文章的内容如下:

2020年10月14日,当《纽约邮报》报道说它掌握了一名乌克兰商人与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儿子亨特·拜登之间的电子邮件时,人们很难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时距离选举本身不到三个星期,报告的内容很快就被因为该报获得信息的方式古怪方式而被主流媒体忽略。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公司不愿意提升该报道的注意力,引发了右派的不满,这种不满一直持续到今天。

新的报道使人们对这一故事的出现和处理方式产生了疑问。鉴于这种“复活”,似乎有必要明确说明为什么对该故事的起源有怀疑 — 这种怀疑本身并没有完全被解决。

最初的报告至少产生了四个问题。这些问题是:

  1. 《纽约邮报》公布的信息据称是如何从亨特·拜登那里得到的?
  2. 该信息是否合法?
  3. 媒体对监管链和信息的怀疑是否有道理?
  4. 社交媒体对《邮报》的报道进行封锁是否有必要?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只看第一个和第三个问题的重叠部分。信息的来源是否足够可疑,以至于主流媒体是否有理由保持谨慎?答案似乎很清楚,是的。

你会记得这个故事。据称,亨特·拜登带着三台被水损坏的笔记本电脑出现在一家电脑维修店。据该店老板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John Paul Mac Isaac)说,这三台电脑中的一台已经无法修复,一台只需要一个外部键盘,一台需要恢复数据。艾萨克恢复了数据,但没有人前来取走电脑。最终,电脑中的数据被送到了唐纳德·川普的私人律师鲁道夫·朱利安尼那里。正是朱利安尼将其交给了邮报。

这份摘要不包括很多细节,有些是在《纽约邮报》报道时就知道的,有些是后来才出现的。这里,以时间轴的形式列出了一些细节,这些细节对于我们目前考虑邮报如何从笔记本电脑中获得材料以及当时已知的细节。

2016年的选举

留意2016年选举周期发生的事情是至关重要的。维基解密当时公布了俄罗斯黑客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网络和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的高级助手约翰·波德斯塔那里窃取的两大堆文件。特别是波德斯塔的邮件(指2016年维基解密公布的希拉里用gmail account发给竞选顾问的邮件,被指泄密),从2016年10月7日开始连续几天分批发布。这是真实的信息,甚至在当时就被认为是俄罗斯努力的结果,成为批评克林顿的素材。

选举结束后,我们了解到俄罗斯介入选举的全部范围。突然,对维基解密材料的报道出现了新的曙光:它被一个外国政府窃取,试图影响美国的政治。媒体公司重新考虑了他们的报道;是否应该更加谨慎地对待外国势力影响活动?

在2020年大选前的几个月里,人们非常关注这个问题 — 特别是考虑到有迹象表明,俄罗斯再次希望帮助川普当选。

2019年的弹劾

为《纽约邮报》报道的另一个交叠因素是对川普2018年对乌克兰的援助相要挟,要求进行损害拜登的调查。

朱利安尼是这项工作的核心。2018年底,他开始搜寻拜登在几年前作为副总统时曾不适当地试图影响乌克兰政府,以阻止其对亨特·拜登担任董事会成员的公司Burisma的调查。这个故事由一名被美国政府列为解雇对象的调查员推动,后来被揭穿,但这似乎是一个有效的攻击点。

2019年4月1日以后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一位名叫约翰-所罗门的作家写了关于这些指控的几篇报道中的第一篇。

4月12日,笔记本电脑被送到了麦克·艾萨克的维修店。麦克·艾萨克是个盲人,无法通过视觉识别亨特·拜登。不过,其中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上贴有博·拜登基金会的标签,该组织致力于纪念亨特已故的哥哥。

4月中旬的某个时候,亨特-拜登离开了Brisma的董事会。据推测,那时他已经意识到有人对他的角色提出了质疑。如果没有,那么在5月1日,当纽约时报在其报道中升级了对Burisma 问题的关注时,这一点就变得非常清楚。

在此期间,沃洛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当选为乌克兰总统,而川普开始努力向他施压,让他宣布对拜登进行调查。2019年5月初,朱利安尼计划前往乌克兰,挖掘可能损害拜登的信息 — 这一计划被媒体报道。在广泛的反对声中,他取消了这次旅行。但信号已经发出。朱利安尼正在寻找对拜登不利的信息。

2020年12月9日,当选总统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说,特拉华州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正在调查他的税务事宜。

12月晚些时候,有人在基辅就购买亨特·拜登的电子邮件进行了接触。这一点直到2020年10月21日才被报道,即在《邮报》关于笔记本电脑的报道之后一周。

《时代周刊》的西蒙-舒斯特(Simon Shuster)写道:“去年有两个人声称收到了亨特·拜登所谓的电子邮件,但他们不知道这些邮件是否真实,也拒绝透露是谁提供了这些邮件。”……这两个人说,他们无法确认向他们提供的任何材料是否与最近在美国发表的材料相同。“不过,至少有一个人说,《邮报》中的材料 “看起来很熟悉”。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也不清楚其来源是什么。它可能是来自亨特·拜登在乌克兰的商业伙伴。也可能来自对亨特·拜登账户的黑客攻击;他的主要电子邮件地址是一个苹果iCloud账户,这意味着电子邮件和照片可能在网上,黑客可能能够访问它们。2019年9月中旬,与舒斯特谈话的另一个人得到了类似的材料。

当《纽约邮报》首次报道其拥有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中的材料时,它分享了该材料中包含的一封电子邮件的PDF文件。该PDF文件的元数据显示,它创建于2019年10月10日,这意味着要么它是在日期设置错误的机器上创建的,要么它是在笔记本电脑被麦克-艾萨克占有后创建的。

有可能是麦克·艾萨克自己创建的PDF,因为对川普与乌克兰交往的弹劾调查在前一个月就已经开始。《华尔街日报》记者迈克尔-本德在他的《坦率地说,我们确实赢得了这场选举》一书中报告说,麦克·艾萨克听到亨特·拜登作为弹劾调查的一部分出现,向他的父亲征求对笔记本电脑的意见。最终,他们与联邦调查局取得了联系,12月9日,联邦调查局带着传票出现,要求没收笔记本和硬盘。目前还不清楚该硬盘中的内容,尽管它可能是由麦克-艾萨克制作的备份。

顺便提一下,当时朱利安尼正在乌克兰寻找能诋毁乔·拜登的丑闻。这包括与一名乌克兰议员的会面,这名议员后来被美国财政部认定为俄罗斯特工。

2020年春天,乔·拜登获得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2020年8月 — 正如科斯特洛向我描述的那样,他一时兴起 — 要求朱利安尼的助理留意任何进入朱利安尼各公司邮箱的奇怪政治线索。”本德写道:”科斯特洛在几天内收到了几十封电子邮件,其中有一封来自J.P. Mac Isaac。

我们确实知道,到2020年9月,川普的另一个盟友斯蒂芬·班农正在吹嘘自己拥有它。9月28日,他接受了荷兰一家电视网的采访,夸耀自己拥有这台笔记本电脑。

当时已经有一些关于亨特-拜登的奇怪传闻。同月早些时候,有人在传播一份由一个不存在的实体创建的关于亨特·拜登与外国商业往来的长篇指控档案。该文件是由一个逃亡亿万富翁的一名雇员分享。

逃亡破产富豪也是班农在2020年8月因诈骗被捕的那艘船的主人。在《邮报》关于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的报道之后,《野兽日报》披露了与富豪有关的造谣机构的说法,重点是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的报道。

一条推文写道,“证明了亨特-拜登与外国政党关系,三个硬盘的视频和档案资料已被送往南希-佩洛西和司法部,大笔资金和性丑闻!” 此推是9月28日发表的,与班农接受荷兰电视台采访的同一天。类似的指控在几天前就已经提出。

《纽约邮报》第一次看到这些材料是在10月4日。到10月11日,朱利安尼交出了硬盘的全部复制内容,报社开始讨论如何处理它。

《纽约时报》后来报道说,即使在这个保守的出版物上,这也是有争议的。福克斯新闻已经放弃了,显然部分原因是关于来源的问题。一些邮报员工质疑该报是否做了足够的工作来核查这些材料。朱利安尼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坚持认为,这正是《纽约邮报》获得所有材料的原因。他说:“要么没有人愿意接受,要么如果他们接受了,他们会在发表之前花所有的时间来试图反驳它。”

报道出来后,《纽约邮报》没有与其他媒体分享材料,让他们进行自己的调查。换句话说,报道必然取决于邮报的说法,这本身就是对其他媒体的一种抑制。

这篇报道10月14日发表后,媒体试图评估其可信度,但没有成功。当天下午,麦克·艾萨克接受了记者冗长而古怪的采访,在采访中,他反复给出了闪烁其词的答案,并似乎改变了他对如何知道这是谁的笔记本电脑以及它如何被送到联邦调查局的解释。在随后的几天里,《时代》和《每日野兽》的报道加强了对这些材料是如何获得的以及如何被明确用于帮助川普竞选的问题。

即使在今天,完整的故事也不清楚。这个故事是否简单明了 — 麦克-艾萨克获得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认为它可能与国家政治有关,然后只找到了朱利安尼这个材料的接收者?据报道,在乌克兰流传的材料是同样的东西吗?不存在吗?是独立从iCloud黑客那里获得的?富豪是否从班农那里得知了笔记本电脑,并在9月提到了这些材料?当然,当你持怀疑态度时,总是很容易提出无限的问题,但现在还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这就加强了18个月前持怀疑态度的原因。

因为担心可能是俄罗斯干预大选的操作,所以保持沉默,但这可能会产生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那就是,它使得《邮报》报道的硬盘内容看起来比它实际可能的更重要。

而作者也认为,在大选选情胶着,并且距离投票不到一个月的情况下,媒体对于来路不明的消息,采取谨慎的方式处理,避免出现2016年大选时,希拉里邮件门的乌龙,是负责任的表现。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2/03/16/us/politics/hunter-biden-tax-bill-investigation.html

https://www.wsj.com/amp/articles/hunter-bidens-laptop-and-americas-crisis-of-accountability-nyt-new-york-post-media-allegations-political-connections-1164787269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2/03/18/forgotten-and-ignored-context-emergence-hunter-biden-laptop-story/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