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半真半假】大法官说新冠疫苗使用堕胎胎儿的细胞制造?

“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在一个反对意见书上声称新冠疫苗是通过堕胎的婴儿细胞系(cell lines)制造的。”?

【日期】2022年7月初

【来源】近日,一则新闻在网上流传,称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在一份反对意见书中提到,新冠疫苗是通过堕胎胎儿的细胞系制造。经核查,美国的新冠疫苗中并不包含堕胎胎儿的细胞。但使用从选择性流产中获得的细胞被用作研究在疫苗研发中是非常普遍的做法。今天人们常用的疫苗,如甲肝疫苗,狂犬病疫苗都使用过这种方法进行研究。

作者:Moreless

【事实核查】

保守派大法官引用新冠疫苗是堕胎胎儿细胞系制造的说法

美国政治网站Polictico,6月30日发文和发推说。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一个反对意见书上声称新冠疫苗是通过堕胎的婴儿细胞系(cell lines)制造的。然后该推特称在美国的新冠疫苗没有堕胎的胎儿的细胞。

7月1号,该网站对这一指称做了修正。表明托马斯的这个指称是反对意见书里面引用反对者的观点。

此文说的是,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周四在一份反对意见书中“引用”了covid-19疫苗“使用来自流产儿童的细胞系开发”的说法。

这是托马斯在对一起案件发表的反对意见中说的。在该案中,最高法院拒绝听取16名医护人员对纽约新冠疫苗规定提出的宗教自由挑战。纽约州要求所有的医护人员出示疫苗接种证明。

包括十六名医务人员在内的一群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保健工作者,以侵犯宗教自由为理由反对纽约州的这个要求,因而提起诉讼,在美国纽约北区地方法院起诉,反对该州基于宗教理由的疫苗强制令。地区法院发布了初步禁令,但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推翻了它,最高法院最终拒绝在周四听取质疑。

相反,法院维持了下级法院的裁决,驳回了请愿人关于纽约的授权违反了第一修正案中反对宗教歧视的权利的主张。所有16名医护人员要么被解雇,要么辞职,要么失去医院的收治权,要么决定接受疫苗。

保守派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和尼尔·戈尔苏赫(Neil Gorsuch)加入了托马斯的反对意见。

托马斯在意见书中认为,法院本应该批准一项请求,以便公开审议这一问题,即像纽约这样的强制规定,如果不豁免宗教行为而允许世俗行为 ,例如医疗豁免 (比如,该州允许对Covid-19疫苗高度过敏的人有限的医疗豁免),是否可以保持中立或普遍适用。

托马斯写道:“因为我会在下一次危机迫使我们再次以紧急状态决定复杂的法律问题之前,在正常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恭敬地表示异议。”

在托马斯引用请愿者的说法时候说。“16名请愿者以宗教为理由反对市面上可用的新冠疫苗,因为它们是使用从流产儿童身上提取的细胞系开发的。”

在美国的新冠疫苗都不包含流产胎儿的细胞。几十年前,从选择性流产中获得的细胞被用于新冠疫苗开发期间的研究,这在疫苗研究中是非常普遍的做法。

使用流产胎儿细胞系是怎么回事

在疫苗开发和生产的各个阶段,一些新冠疫苗使用的细胞最初是从胎儿组织中分离出来的(通常称为胎儿细胞),其中一些最初是来自流产的胎儿。胎儿细胞系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在一些宗教团体中,人们对这种获得信息方法的伦理问题表示关注。

而这种从胎儿细胞获得信息的做法是在上个时候六七十年代获得。为了研发和生产某些疫苗,制药公司更喜欢使用人体细胞系,而不是其他细胞系。

从历史角度而言,胎儿细胞系是在20世纪60和70年代从两次选择性流产中获得的,并已被用于制造甲型肝炎、风疹和狂犬病等疾病的疫苗。为获得胎儿细胞而进行的堕胎是选择性的,并且不是为了疫苗研制才进行的。

用于生产一些潜在COVID-19疫苗的胎儿细胞系来自两个来源:

● HEK 293细胞(人胚胎肾细胞293(Human Embryonic Kidney Cells 293),,是一个衍生自人胚胎肾细胞的细胞系。293细胞因为传染效率高(因此,293细胞也常常用于病毒载体的包装)、易于培养而深受生命科学研究者的喜爱。

● PER.C6:1985年从一个流产胎儿中分离出的视网膜细胞系。

任何依据这些在历史上使用过的细胞系而制成的疫苗,都不会要求或请求孕妇重新进行一次堕胎。

胎儿细胞可以在低温下维持活性很多年,这使得科学家可以继续使用几十年前的细胞系。

虽然胎儿细胞系可用于研发或生产COVID-19疫苗,但疫苗本身并不含有任何因流产而获得的胎儿细胞。

由辉瑞和莫德纳公司生产的信使RNA疫苗,不需要使用任何胎儿细胞培养物来制造疫苗。

而强生公司生产的非复制型病毒载体疫苗确实要求疫苗是 需要胎儿细胞培养物,特别是PER.C6制造疫苗。

天主教会和南方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均表示,接种需要胎儿细胞系生产或制造的COVID-19疫苗,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因为疫苗的目的是治病救人。几十年前提取的细胞不存在伦理问题。

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反对意见书中,专门提到这个点,说疫苗是通过堕胎婴儿细胞系制造。确实也有点匪夷所思。再加上6月24日,最高法院刚刚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现在又把反疫苗跟反堕胎联系到了一起。不能不说是有政治考量。

民主党人呼吁关注托马斯的评论,因为保守派占绝对多数的最高法院,在这个任期做出了几项突破性的决定,包括推翻罗伊诉韦德案。但一些托马斯的辩护者认为,他只是在引用那些以宗教理由拒绝接种疫苗的人提出的指控。

结论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提取的人体胚胎细胞,不管是否存在伦理争议,已经通过低温再生培育了很多代。现在培养的胚胎细胞,根本就不含有来自人体的细胞。几十年以来,通过人体胚胎提取的细胞系,已经广泛用于生物医学研究,在生物医学界是个普遍做法,教廷也认为不存在什么伦理问题。

今天人们常用的疫苗,如甲肝疫苗,狂犬病疫苗都使用过这种方法进行研究。以前也没见过有人拿此说事。现在以这个理由来反对新冠疫苗,基本上属于鸡蛋里头挑骨头。而最高法院大法官引用这条作为论据,也是挺匪夷所思。

参考资料: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06/30/clarence-thomas-covid-vaccines-dissent-00043483

http://publichealth.lacounty.gov/media/Coronavirus/docs/vaccine/VaccineDevelopment_FetalCellLines-SimplifiedChinese.pdf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