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美国批准乌克兰将新冠病毒和鼠疫变成生物武器?

美国批准乌克兰将新冠病毒和鼠疫变成生物武器?

【日期】2022年3月22日

【来源及背景】俄乌战争打得正不可开交之时,俄罗斯官媒忽然开始宣传一个毫无根据的理论,指责美国资助乌克兰的生物武器实验室。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美国白宫、五角大楼和国务院都明确否认了这一说法,事实上也的确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这一说法。但一些知名社交媒体用户和保守派媒体还是在放大俄罗斯官媒的声音,并故意利用一些机会造成信息误导,比如一些伪“消息人士”贴出毫不相关的官方文件,称俄罗斯国防部已经掌握了美国在乌克兰研发生物武器的确凿证据;还有一些造谣者故意混淆生物研究和生物武器开发的界限,或者故意误读某些科学家的言论,衍生出完全违背科学家原意的理解,为其政治目的服务。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作者:溪边愚人、费明

【事实核查】

美国批准乌克兰研发生物武器文件?

3月20日,微博上某蓝V用户发布的一条“俄罗斯国防部发布,在乌克兰实验室发现的美国官方批准研发让冠状病毒和鼠疫变成生物武器的文件,上面有美军高官签字和五角大楼的印章”的消息,被网友大量转发,笔者也收到了弹窗推送。

打开一看,不仅标题惊悚,文案配图中还附上了看似十分权威的盖章文件,并且作者还十分贴心地对文件内容的做了记号,以示其消息的可信度。

微博截图

实际上,这则消息和文件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通过搜索引擎以图搜图功能,笔者找到了一篇由俄罗斯新闻媒体RBC在3月17日发布的文章。

这篇标题为“国防部展示了有关乌克兰生物实验室工作的文件”的文章表示:俄罗斯武装部队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负责人伊戈尔·基里洛夫在简报会上说,国防部收到了一些关于“美国及北约盟国在乌克兰境内实施军事生物计划”的新文件。

国防部称,这些文件是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员工那里收到的,由真正的官员签署并由组织印章证明,他们认为,生物武器的部件是在乌克兰境内制造的。 

但在这篇文章中并未提及谣言中说的“美国批准研发让冠状病毒和鼠疫变成生物武器”,只是详细描述了简报会情况和文件内容。另外,笔者也在俄罗斯国防部的官方推特账户上找到了相关推文,下载了与这篇文章相关的文件内容。

俄罗斯国防部官方推特截图
网页截图,点击俄罗斯国防部官方推特给出的链接,就可以跳转文件下载页面。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下载看看。

从下载下来文件内容来看,这次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文件一共分为五部分,分别是:美国与乌克兰官员的通信记录、乌克兰将生物材料送到格鲁吉亚和英国的快递单、禽流感研究报告、蝙蝠传染研究报告、美国和乌克兰“生物威胁降低计划”协议安排,没有文件提到研制生物武器相关事宜。

其中,流传最广泛的文件就是第一份文件,主要内容是美国驻基辅大使馆减少国防威胁办公室主任乔安娜·温特罗尔(Joanna Wintrol)写给乌克兰国防部中央卫生和流行病学局局长利托夫卡·谢尔伊(Lytovka Serhii)的一封信。

温特罗尔在信中说,乌克兰国防部被乌克兰内阁指定为额外的执行机构,来执行与美国签署的防止可用于开发生物武器的技术、病原体和专业技术扩散领域的合作协定。她希望谢尔伊提供参与国际技术援助项目“生物协同计划”的设施和实验室清单。

温特罗尔所在的部门是美国国防威胁减少局(DTRA)在乌克兰实施技术援助和军备控制条约检查计划的联络点,她加盖的章就是DTRA的公章,不是美国国防部的公章。DTRA的总部也不在五角大楼,而在弗吉尼亚州贝尔堡。

DTRA的标志和公章对比图,左图来自U.S. Government,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而第二份文件是乌克兰发往他国的生物样本订单信息。有一部分内容是疫情期间,乌克兰卫生部公共卫生中心将773份疑似新冠病例的鼻咽拭子送到英格兰公共卫生署,还有一部分内容是乌克兰国家病毒学实验室将5000份血清样本发往格鲁吉亚的物品清单。

第三份文件是由欧洲多国科学家共同写出的野生鸟类传染禽流感的风险报告,第四份则是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地区共同研究的蝙蝠传人风险报告,两项研究都是为了加强野生动物传播疾病监测。

而第五份文件则是一项美国和乌克兰共同签署的,防止可用于开发生物武器的技术、病原体和专业技术扩散领域的合作协议,其中提到了美国对乌克兰在疾病预防和医学的技术支持,项目实施期为2015 年3月6日至2019年4月7日。

美国投资生物实验室是为了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3月20日,华尔街日报一篇文章比较详细地介绍了“美国资助乌克兰生物研究”的背景,从中也可以看出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的。

前苏联解体时,美国为防止核武器和生化武器成为明天的灾难之源,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帮助前苏联共和国妥善处理所有相关物资。为此,还专门成立了由五角大楼负责运行的国防威胁减少局,旨在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当时,美国付出极大的努力,与解体后的前苏联共同体所有国家一起进行了极其艰难的谈判,最后终于达成协议:只有俄罗斯保持部分核弹头,其余国家(主要是乌克兰)销毁所有核武。

对化学武器,美国也付出了同样的努力。

在9.11袭击之后,当时的乌克兰总统列奥尼德·库奇马(Leonid Kuchma)担心自己国家的恐怖主义威胁,向美国寻求帮助。因为自从前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一直缺乏保护其生物设施所需的资金。

与其他前苏联共和国的一些实验室不同,乌克兰的实验室没有直接参与冷战时期的生物武器计划,但它们确实有病原体。这些病原体如果被释放,无论是意外还是故意所为,都可能构成威胁。

美国在乌克兰的工作重点是将这些生物材料(其中大部分与农业有关)整合到安全设施中,美国出资建造或升级这些设施。自2005年,DTRA的资金中约有2亿美元被用于乌克兰全国各地的几十个实验室、卫生设施和诊断场所。

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五角大楼花费10亿美元在西伯利亚的Shchuchye为俄罗斯人建造了一个设施,以使大约200万件化学武器非军事化。到2009年完成时,美国与莫斯科的关系正变得越来越紧张。石油价格的上涨,使俄罗斯有更多的收入来摆脱外国援助。与此同时,普京正在巩固权力。

俄罗斯外交部过去曾赞扬过该计划。但到了2012年,莫斯科拒绝继续合作,说它可以自己为这项工作“买单”。2014年,也就是莫斯科非法吞并克里米亚并开始支持乌克兰顿巴斯地区的分裂分子的那一年,俄罗斯的这个项目就结束了。

据DTRA的一位发言人说,自从该计划开始以来,五角大楼已经花费了大约120亿美元用于保护后苏联共和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用的材料。

俄罗斯曾经是DTRA项目的合作者之一,也是最大受益者,当然对这个项目知根知底。现在故意造谣说美国资助乌克兰开发生物武器,背后目的耐人寻味。

美国右翼借机故意扭曲事实,攻击拜登政府

福克斯电视台的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上周四的晚间节目中说:“不知从哪里来的消息,负责乌克兰事务的拜登政府官员证实了这个故事。副国务卿维多利亚·努兰德(Victoria Nuland)在周二的参议院听证会上随口说道,是的,实际上拜登政府确实资助了乌克兰的一系列生物实验室。”

肯塔基州共和党议员托马斯·马西(Thomas Massie)则将努兰德的讲话描述为“严肃的承认”。前总统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说,努兰德的言论将这一说法从“阴谋论变成了事实”。

卡尔森还指出DTRA计划主任罗伯特·波普(Robert Pope)以前在接受一个采访中说过,科学家就是科学家,他们不想销毁所有的生物武器。卡尔森还进一步说,“相反,他们正在利用它们进行新的生物武器研究——这就是他(指波普)所说的。”

但上述这些都是错误描述或刻意扭曲。

副国务卿努兰德在国会听证上回答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关于乌克兰是否有化学或生物武器提问时是这样说的:“乌克兰有生物研究设施。事实上,我们现在相当担心俄罗斯军队、俄罗斯力量可能正在寻求控制这些设施。因此,我们正在与乌克兰人合作,研究他们如何能够防止任何这些研究材料落入俄罗斯军队手中,如果他们试图这样做的话。”

参议员卢比奥还问道,如果乌克兰境内发生生物或化学武器袭击,是否会怀疑俄罗斯是幕后黑手?

努尔兰回答说:“参议员,在我看来,这是毫无疑问的,把他们自己打算做的事情归咎于别人,这是典型的俄罗斯伎俩”。

国务院表示,努兰德在作证时指的是乌克兰的诊断和生物防御实验室,这与生物武器设施不同。相反,这些生物防御实验室正是为了应对全国的生物威胁。

参议员卢比奥在周四的另一场国会听证会上做出了同样的澄清,他指出,“生物武器设施和做研究的设施之间是有区别的。”

至于卡尔森所指的波普2月份接受《原子科学家公报》(Atomic Scientists,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和出版物)的采访,波普的原话是,“(乌克兰)没有一个地方仍然拥有研究或生产生物武器的任何基础设施。科学家就是科学家,如果这些实验室中的一些菌种收集仍有一直追溯到该计划起源的病原体菌株,我不会感到惊讶。”

这不就是本文前面说到的那个,美国出资帮助乌克兰将这些生物材料整合到安全设施中的事情吗?

一般来说,在战争期间,人们会放下党派之争,团结起来共同对敌。事实上,我们也看到了美国两党这样的团结。但是,在俄乌战争正在进行的时候,美国右翼少数政客和媒体不仅不辟谣,还火上浇油,故意扭曲事实,误导听众,借机攻击拜登政府,实在是越底线的事情。

从主流媒体和学界获得信息,是避免被谣言误导的有效手段

这次美国资助乌克兰的生物战的谣言在国内比较有市场。而辟谣的贴,一不小心就惹了众怒。

说实话,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那么愤怒。难道我们最在乎的不应该是真相吗?

太多人不相信美国的主流媒体和学界,总认为有阴谋论。可是,如果抛弃主流媒体和学界的话,同时抛弃的难道不是一个保护所有人的屏障,一个关键时候可以主持公道的工具吗?

不说别的,就看看眼前的例子吧。自新冠疫情开始至今的两年多时间里,有多少人在传播病毒来自于WH某生物实验室的言论,又有多少人在试图证明这样的言论。本文上面提到的福克斯电视台的卡尔森就一直这样宣扬,还采访过一个号称发表了相关论文的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相反,是美国的主流媒体和学界一直抵制这种不严肃的做法,坚持说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病毒来自WH生物实验室的泄漏。

西方的主流媒体和学界秉持的都是尊重真相,尊重事实的原则。因为其严肃态度,可以成为我们的千里眼和顺风耳,成为我们信息的依靠。

如果我们都不相信主流的东西,就等于放弃了一个谣言过滤器,那么,谣言就会占据言论市场。不会有人喜欢生活在一个谣言盛行的世界中吧?

参考资料:

https://www.wsj.com/articles/pentagons-work-with-ukraines-biological-facilities-becomes-flashpoint-in-russias-information-war-11647768601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2/02/26/science/covid-virus-wuhan-origins.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2/03/11/us/politics/us-bioweapons-ukraine-misinformation.html

https://www.rbc.ru/politics/17/03/2022/6233312c9a79475c73d249a6

https://medium.com/u-s-embassy-kyiv/u-s-defense-threat-reduction-office-partners-with-ukrainian-government-to-keep-our-nations-safe-b25d7d62c46b

https://ua.usembassy.gov/embassy/kyiv/sections-offices/defense-threat-reduction-office/

https://www.un.org/press/en/2022/sc14835.doc.htm

https://t.me/s/rf200_now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