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推特前高管公然支持儿童色情?

“推特前高管为恋童癖开脱,剥削儿童!”?

【日期】2022年12月10日

【来源及背景】最近在社交媒体和中文网站上,流传着有关推特前信任和安全高管约尔·罗斯(Yoel Roth)公然为恋童癖开脱,在论文里支持让儿童使用成人同性恋应用程序的说法。

最近在社交媒体和中文网站上,流传着有关推特前信任和安全高管约尔·罗斯(Yoel Roth)公然为恋童癖开脱,在论文里支持让儿童使用成人同性恋应用程序的说法。

推特截图

 

随后,一些中文报道声称正是在罗斯的领导下,推特允许儿童色情在该平台上蔓延。并称在罗斯辞职离开推特后,儿童色情立刻被推特查封。

随后,一些中文报道声称正是在罗斯的领导下,推特允许儿童色情在该平台上蔓延。并称在罗斯辞职离开推特后,儿童色情立刻被推特查封。

 

他们的说法完全是受到了推特所有者埃隆·马斯克的推动,12月10日,马斯克在毫无根据地情况下,对他的1亿多粉丝暗示罗斯要么是恋童癖,要么是刻意纵容了虐待儿童的行为,并表示他将着重打击推特上的儿童性侵内容。

 

马斯克完全是断章取义摘取罗斯的论文和推文,并彻底扭曲了他的本义。但是马斯克的追随者和右翼极端分子并不擅长阅读论文,他们已经在马斯克的指引下向罗斯发出死亡威胁,导致这名公开出柜的犹太裔同性恋者有家不能回。不仅如此,推特最近辞职的多名信任和安全委员会成员也都遭到了马斯克的攻击和其粉丝的疯狂指责。

 

观察人士认为马斯克为推特的前高管安上“恋童癖”的标签,使用的是QAnon阴谋运动的技巧。并非巧合的是,右翼阴谋论和QAnon最近几年来大力宣传恋童癖盛行的说法。

作者:詹涓

事件经过

12月10日的周末,埃隆·马斯克将他对推特前管理层的攻击升级到了一个危险的新领域,暗示该公司前信任与安全主管对未成年人的性剥削持纵容态度。

12月8日,推特信托与安全委员会顾问委员会的三名成员辞职,理由是在马斯克担任推特CEO以来,推特上针对美国黑人、同性恋者和犹太人的仇恨言论增多。马斯克在周五(12月9日)攻击这三名前成员,指责他们对恋童癖视而不见,他在推特上说:“他们多年来拒绝对剥削儿童采取行动,这是一种犯罪!”三人因此受到了一连串的骚扰。但事实上,外部顾问无法控制推特的政策或执行。

当天晚上,马斯克继续纠结于儿童性侵内容这个问题。在推特空间的现场音频会议上他对3万多名听众说,他最近发现,儿童性侵内容在推特上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打击这一问题将是他的首要任务。

在这场会议上,马斯克似乎同意主持人伊丽莎·布鲁(Eliza Bleu)的观点,即罗斯和他的团队一直忙于审查保守派,而没有提供资源来识别和屏蔽虐待儿童的色情材料。

布鲁是一名激进主义播客主持人,自称是反人口贩卖的倡导者,与另类右翼煽动者迈克·切尔诺维奇(Mike Cernovich)等人有着密切合作。在与马斯克的讨论中她说:“推特正在审查无辜公民的言论、言论、思想和想法,同时拒绝删除侵犯人权的儿童性虐待,你知道吗?”

马斯克说:“是的。我的意思是,这令人难以置信。坦白说,这太可怕了。”

在12月10日,他们延续此前的讨论,布鲁在推特上转引了罗斯一条10年前关于老师和学生性关系的推文,在这条附有文章链接的推文中,罗斯问道:“高中生能有意义地同意与老师发生性关系吗?”布鲁称,“我觉得我可能找到了问题所在 @elonmusk”。这条转推得到了马斯克的回应。

“这说明了很多问题,”马斯克对他的1亿多粉丝写道。

在后续推文中,马斯克又引用了罗斯一篇研究生论文的一部分。他写道:“看起来约尔在他的博士论文中支持儿童能够使用成人互联网服务。”就这样,通过引用一篇300多页论文中的一段文字,以及一个完全没有表达态度的问句,马斯克认为他找到了推特儿童性侵内容泛滥的罪魁祸首。

事实核查

只不过,罗斯的意图完全被马斯克扭曲了。

先说下罗斯的教育和职业背景。罗斯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传播学博士学位。他的研究和教学重点是了解政策、治理和代码如何影响在线社区。他曾领导推特的政策和威胁调查团队,负责安全、真实性和内容政策,包括错误信息、选举安全、数据隐私和用户身份,自2020年8月起担任推特的信任和安全总监。他在11月10日辞职,称他希望“避免网上危险言论的数量升级”。

罗斯在那条十年前的简短推文里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链接到了Salon网站的一篇新闻报道,这篇报道介绍的是华盛顿州一名33岁的高中合唱团教师因与一名18岁学生发生性关系而被捕,之后出现的法律问题。

链接的文章介绍说,不同的法官对一名18岁的学生是否可以在法律上被视为“未成年人”存在分歧。华盛顿州的性同意法定年龄是16岁,而这名高中生已经年满18岁,理论上可以自主地表达性同意;但华盛顿州立法者打算将所有学生的师生性接触定为犯罪,由于21岁是该州上高中的年龄限制,所以老师与18-21岁的高中学生发生性关系,也有可能被判有罪。

这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罗斯抛出了问题,提供了链接,这是社交媒体中非常常见的激发讨论的方式。但是,这似乎已经被马斯克和他的支持者视为罗斯是“恋童癖”的证据。

此后马斯克又发出了罗斯2016年博士论文《同性恋数据》的截图,似乎是在进一步表示作为恋童癖的罗斯支持未成年人使用成人约炮应用。

罗斯的观点恰恰相反。他的这篇论文研究了LGBTQ群体使用的约会应用Grindr,讨论同性恋文化和科技之间的互动。他在论文中摘录了几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性侵案件,在这些案件中,犯罪者通过Grindr认识了受害者,并讨论了约会应用程序在排除未成年用户或验证用户身份方面可以或应该走多远。罗斯认为,Grindr的核心设计功能可能是造成这些犯罪的原因。

罗斯的实际论点是,既然18岁以下的LGBT+群体无论如何都已经在使用Grindr和其他大型社交网络,如推特和Facebook,这些服务应该考虑如何保护这些受众——同时指出,在Grinder的程序设计中,这可能是不可能的。

这篇论文说,对于18岁以下已经在使用这款应用的人来说,这款应用可能太“下流或以约炮为导向,对青少年来说不是一个安全和适龄的资源。”它接着说,“但是,18岁以下的人使用这些服务的事实已经表明,服务提供商不应该仅仅试图免除自己的法律责任,或者更糟糕,试图完全驱逐青少年,而是应该专注于制定安全策略,以适应像Grindr这样的平台的各种用例——这可能包括他们在安全连接酷儿年轻人方面的作用。”

可以看到,论文完全没有像马斯克所说的那样主张青少年使用包括Grindr在内的应用程序,它只是说他们不管怎样都在使用它们,所以平台有责任为他们提供更安全的使用策略。这类似于表示最好给予青少年安全性行为方面的教育,因为即使你告诉他们要禁欲,他们可能还是会发生性行为。

在Reddit的新闻聊天版上,有些LGBT+群体基于个人经验对罗斯的论文观点表示支持:“恐同气氛导致同性恋不能公开约会。我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不能告诉任何人自己是同性恋。由于社会拒绝和排斥我们,我们只能进入茫茫互联网,而且为了使用这些应用,会给自己编个比实际更大的岁数,并可能因此投入儿童掠食者的怀抱。危害儿童的是恐同症。”

死亡威胁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CNN,在马斯克称罗斯是恋童癖后,对罗斯的威胁成倍升级。

一些反罗斯的推文将他与已故的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相提并论,后者被判性交易未成年人罪。

在放大马斯克对罗斯的攻击的账户中,有一个是LibsofTikTok,在过去一年里,这个账户一直站在右翼攻击LGBTQ社区的前沿,包括煽动攻击提供性别肯定护理的医院。其追随者立即发布了针对Roth的暴力威胁。大量帖子直接对约尔·罗斯发送了血腥暴力的照片。 

图源:推特

右翼媒体也对马斯克的帖子大加抨击,在新闻标题中称罗斯为“groomer”(儿童诱奸者),这个词最近被频繁用于形容LGBTQ人群,声称他们刻意勾引和性虐待年轻人。

图源:PJ Media媒体网站

在极端分子经常光顾的支持川普的留言板patriots.win上,成员们在多个线程上讨论马斯克的推文。讨论区充斥着严重的反犹和恐同语言,一名用户写道:“把他们都杀了。让上帝来解决吧。”

几位互联网安全专家表示,马斯克的言论将罗斯置于严重的风险之中。

哈佛法律网络法律诊所的讲师亚历杭德拉·卡拉巴洛(Alejandra Caraballo)在推特上说:“看着埃隆发起一场数字暴民攻击他的前信任与安全主管约尔·罗斯,一个公开的犹太同性恋者,是我见过的最卑鄙、最恶心的事情之一。他这是在置约尔于危险之中,他自己也清楚这一点。这是病态、扭曲、反社会的行为。”

资深科技记者卡拉·斯威舍(Kara Swisher)最近称马斯克是她25年来报道该行业“最大的失望”,这位《纽约》杂志的记者在推特上写道:“埃隆·马斯克的这些残酷攻击令人作呕,而且是基于对@yoyoel工作的故意无知的错误描述。这也使他的人身安全直接受到那些相信他胡说八道的人的威胁。”

在受到网络和现实中的威胁后,罗斯已经匆忙离开了自己的家,在这种情况下,中文推特仍然做出了难以想象的残酷评论。

推特的儿童性剥削内容是罗斯的错吗?

马斯克以及一些极右翼活动人士试图把罗斯描绘成虐待儿童的祸害,而马斯克声称将罗斯扫地出门,也将扫除推特前任领导人未能解决的问题。只不过,他可能没有找准靶子,而他对推特盈利方向的建议可能会让这个平台出现更多儿童虐待内容。

推特在打击儿童性剥削内容方面的努力确实不够尽如人意。但总结起来,这主要跟推特缺钱有关。

每个平台都在努力管理用户上传到网站的非法材料,对儿童性虐待材料(CSAM)的内容审核通常依赖于自动检测系统、专门的内部团队和外部承包商的组合,以识别并删除虐待儿童的内容。在这方面,推特也不例外。该平台是全球交流的重要媒介,每天有2.29亿用户,它面临着在互联网上运营任何大型空间都会遇到的内容审核挑战。

但与谷歌和Facebook等规模较大的同行不同,推特长期以来管理不善,业务普遍疲软,在过去10年中有8年未能盈利。因此,与竞争对手相比,该公司在内容审核和用户安全方面的投资要少得多。2019年,马克·扎克伯格声称Facebook在安全功能上的支出超过了推特的全年收入。

2021年,推特公司的一份内部报告发现,推特用于识别和删除儿童性虐待材料的流程严重不足——在大公司越来越多地转向自动化系统的时候,推特主要是手动的。据该报告称,推特的主要执法软件是一种名为RedPanda的“遗留的、不受支持的工具”。“RedPanda是迄今为止我们提供的最脆弱、效率最低且支持不足的工具之一,”报告引用了一位工程师的话说。

报告发现,推特拥有的机器学习工具大多无法在推文或直播视频中识别新的儿童性虐待材料。在2022年2月前,用户无法将内容标记为比“敏感媒体”更具体的内容,这意味着平台上一些最糟糕的材料通常不会被优先审核。2021年,一名儿童性侵受害者和他们的母亲起诉推特,称该公司在得知该儿童的视频在该平台上传播时没有迅速采取行动。后来,第二个孩子也加入了诉讼,目前正在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进行审理。

今年8月,The Verge报道称,尽管员工多次警告,但高管们未能提供足够的资金来发现虐待儿童的行为。 

让问题更为棘手的是,因为缺钱,推特还需要依靠成人色情内容,这使得这个平台更难区分为儿童内容。在Tumblr禁止成人内容后的近四年时间里,推特已成为仅有的几家允许用户上传色情照片和视频的主流网站之一,成人内容是推特的一个巨大差异化因素。它还吸引了大量色情表演者,他们使用推特来营销和发展业务,发照片和视频短片为OnlyFans等付费服务引流。

但专家们更频繁地指出,其他平台同样是儿童性侵受害者的狩猎场。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和黛米·摩尔(Demi Moore)为打击儿童性侵而成立的非营利组织Thorn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其调查的未成年人在Snapchat、Instagram、YouTube、TikTok和Messenger上报告的各种“潜在有害的在线体验”比在推特上更多。

图源:Thorn

马斯克和他的盟友表示,自马斯克接管,或者自罗斯离开推特后,该公司暂停的非法内容账户比以前更多,但非营利组织全国失踪与受剥削儿童中心(NCMEC)告诉《华盛顿邮报》,“与前几个月相比,在马斯克的领导下,推特上报的非法内容没有明显变化”。

有报道说,马斯克还考虑恢复对推特用户观看成人内容收费的计划,NCMEC警告说,“这可能会为推特上的虐待行为提供另一种猖獗的途径”。

根据NBC新闻对四名前员工、一名现任员工的采访、公司内部记录以及对致力于阻止网上虐待儿童内容的人员的采访,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该公司在马斯克的管理下正在采取更积极的行动,或为该平台长期存在的儿童性剥削内容问题投入更多资源。相反,据报道,马斯克解雇了推特约80%的承包商员工,其中包括许多内容审核员,并削减了其虐待儿童团队的规模。

虽然推特的员工人数仍在变化,但NBC新闻和CNBC获得的内部记录显示,截至12月初,该公司约1600名员工中,约有25名员工持有与“信任与安全”相关的头衔。一名从事儿童安全工作的推特前员工对NBC新闻表示,他们知道公司里有“少数”人仍在处理这个问题,但之前团队里的产品经理和工程师大部分或全部都不在了。

在马斯克的管理下,该公司还撤回了与儿童安全组织的一些外部承诺。

例如,推特周一解散了其信托与安全委员会,其中包括12个为该公司解决儿童性剥削问题提供建议的小组。

据《纽约时报》迈克尔·凯勒(Michael Keller)报道,推特公司历史上第一次没有参加由NCME与教师领导人举行的年度会议。

QAnon和“恋童癖”恐慌

在过去几年里,有关恋童癖的虚假指控已成为网络极端分子的伎俩,2016年的“披萨门”阴谋论预示了这一点,在新冠大流行的第一年,其继任者QAnon的爆炸式增长使其进一步普及。

QAnon是一个类似邪教的运动,与许多暴力行为和阴谋有关,其追随者认为政治对手、商业领袖和名人是撒旦恋童癖阴谋集团的一部分。

今年,许多共和党议员和官员认为,教孩子了解LGBT+的生活或帮助跨性别儿童变性是一种虐待儿童的行为,他们使用了煽动性的术语“groomer”,作为对LGBT+权利支持者的笼统侮辱。

LGBTQ倡导非营利组织“人权运动”(Human Rights Campaign)的项目沟通副主任劳蕾尔·鲍威尔(Laurel Powell)对NBC新闻说,马斯克针对罗斯的煽动性推文符合极右翼对LGBTQ人群的攻击特征。他们特别习惯于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使用虚假的“恋童”或“groomer”指控。

鲍威尔说:“在很多情况下,这种修饰言论只是针对LGBTQ+人群的仇恨言论。这是我们所处的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像马斯克先生这样拥有巨大平台的人正在助长这种虚假的、被证明是错误的言论。”

放大来看,马斯克关于罗斯的推文是一种令人不安的模式的一部分:这位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随意诽谤他不喜欢的人,鼓励他的上亿关注者参与网暴,引发一波又一波的骚扰。

多年来,马斯克在推特上挂出来的批评者和记者,尤其是女性记者,都面临着来自他粉丝的大量谩骂,导致许多人不愿公开反对他。

2018年,马斯克给Buzzfeed新闻发送邮件,毫无根据地暗示批评他的英国洞穴潜水员弗农·昂斯沃斯(Vernon Unsworth)是一名“儿童强奸犯”,因为“性交易儿童”而搬到泰国。马斯克最终没有被追究法律责任。

今年4月,在马斯克宣布接管推特的计划后不久,他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带有推特政策和法律事务主管维加亚·加德(Vijaya Gadde)面孔的表情包,暗示公司的决定受到“左翼”的影响。推特用户迅速涌入,呼吁马斯克解雇加德或使用种族主义语言来谩骂她。

罗斯在Mastodon(长毛象)上发布了他通过电子邮件收到的恐同和反犹辱骂的摘录。他在接受斯威舍采访时说:“这太可怕了。当你以这些方式成为攻击目标时,很难区分哪些人只是想在网上让你不安,哪些是真正的威胁。

“你可以从披萨门这样的事件中看到,网络阴谋可以动员非常真实、非常直接的线下暴力……当你在推特上有1.11亿粉丝时,你在推特上发布的任何消息都可能动员那些可怕的人。”

参考资料:

https://archive.vn/VAEjm

https://repository.upenn.edu/edissertations/1985/

https://www.cnn.com/2022/12/12/tech/twitter-files-yoel-roth/index.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2/12/12/musk-child-porn-qanon/

https://www.nbcnews.com/tech/tech-news/elon-musk-says-can-stop-child-exploitation-twitter-far-s-axed-jobs-pus-rcna61233

https://www.theverge.com/23327809/twitter-onlyfans-child-sexual-content-problem-elon-musk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mericas/us-politics/transgender-far-right-qanon-violence-b2108235.html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mericas/republicans-disney-groomer-harassment-lgbt-people-b2058272.html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ryanmac/elon-musk-cant-los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2/12/12/musk-twitter-harass-yoel-roth/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