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川普为了让班农说出真相,放弃行政特权!

“磊落坦荡的川普总统放弃特权,让班农不受限地出庭作证说明真相”?

【日期】2022年7月11日

【来源及背景】川普于7月9日致函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信中称自己曾在班农第一次收到传票时动用特权(导致班农无法出席听证会作证),但现在看到“班农和其他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因此川普决定“为班农放弃行政特权”,让班农“如实、公正地作证”。并再次指责1月6日委员会是邪恶的、阴险的。

川普于7月9日致函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信中称自己曾在班农第一次收到传票时动用特权(不让班农出庭),但现在看到“班农和其他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因此川普决定“为班农放弃行政特权”,让班农“如实、公正地作证”。

川普信件

川普在他自己的社交媒体曾多次抱怨1月6日委员会是“未经选择的”,并且称听证会上没有真正的共和党人。

川普在他自己的社交媒体曾多次抱怨1月6日委员会是“未经选择的”,并且称听证会上没有真正的共和党人。

在川普发出致班农的信件后,歌颂川普此举伟大、光明磊落的声音出现在中文媒体。他们普遍认为川普受苦了,忍辱负重也要让“真正的共和党人”班农出庭作证,此乃磊落之举。

在川普发出致班农的信件后,歌颂川普此举伟大、光明磊落的声音出现在中文媒体。他们普遍认为川普受苦了,忍辱负重也要让“真正的共和党人”班农出庭作证,此乃磊落之举。在川普发出致班农的信件后,歌颂川普此举伟大、光明磊落的声音出现在中文媒体。他们普遍认为川普受苦了,忍辱负重也要让“真正的共和党人”班农出庭作证,此乃磊落之举。

(右翼账号发言截图)

 

经核查,川普致函班农确有其事。但信中所说的“行政特权”并未被实际应用。

【事实核查】

所谓的“行政特权”出自哪里?

川普所言,自己曾在班农首次收到传票时,动用行政特权(Executeive Privilege)。这个说法与班农一直申辩的一致。

班农曾在2017年1月20日至8月18日之间担任川普政府的白宫首席战略官和高级顾问。班农作为川普的盟友,一直以来表现出对1月6日事件有重要的见解。他在暴乱发生前夕与川普有所交流,并曾在1月6日的前一天在他的播客中告知听众:“明天所有地狱都会爆破,抓紧时间,你们正在实现这一目标,明天就是‘比赛日’(game day)。”

2017年1月22日,川普和班农在白宫。图源:Mandel Ngan / AFP/Getty Images file

此事被认为班农已知晓1月6日暴乱的计划,因此,1月6日调查委员会(两党众议院委员会)曾在2021年9月向班农公开发出过传票,希望他能配合并参与该事件的调查工作。然而班农拒绝遵守传票,随后此事被提交到司法部。

2021年11月,班农被一个联邦大陪审团(Federal Grand Jury)起诉,被指控犯有一项藐视法庭罪,另一项是他不顾国会传票,拒绝提供文件。

在班农及其律师的辩解论点中,行政特权是其中的一部分。班农称,由于川普总统的行政特权,他无法配合1月6日调查委员会的工作。

实际这个说法并经不起推敲,因为行政特权的原则基础是,作为白宫审议过程的一部分,总统可以隐瞒与他的高级助手的沟通。首先,在班农接到传票时,川普早已不再是总统;其次,班农仅在2017年短暂地担任过白宫官职,他与川普在暴乱前夕(2021年)发生对话时,班农的身份是平头百姓。以上两点充分说明了,行政特权根本无法被应用到这个事件中。

行政特权是总统和行政部门的其他官员不向法院和立法部门提供某些形式的保密通信的权力。水门事件中(Watergate Scandal)规定,当信息与刑事案件有关时,即使是总统也有法律义务提供自己与助手的沟通证据。图源:Cornell Law School

除此之外,司法部本周一公开的一份文件中称川普的律师贾斯汀·克拉克(Justin Clark)在6月29日告诉联邦调查局(FBI),川普“从未对任何特定的信息或材料援引行政特权”。川普的律师也并未对班农“完全不遵守(total noncompliance)”传票给出任何理由。

部分右翼账号称,川普的律师克拉克也是“装好人钻到川普团队中的”,因此他说的话不可信。

实际,按照川普的个性,与他立场不完全一致的、“不听话”的多位幕僚或被替换或被迫辞退,比如前司法部长巴尔,类似事件在2020年大选后多有发生。川普这种“不喜欢的下属就要换掉”的个性,却能让克拉克担任近臣至今,这确实与右翼账号说川普律师“装好人”的逻辑自相矛盾。

班农态度转变

班农一直对此事抱着挑衅的态度,除了声称自己有川普的行政特权约束之外,班农和他的辩护律师,此前一直坚称1月6日委员会的传票是非法的。显然这个招数只能唬唬无知的群众,对司法体系并不管用。

班农的两项刑事指控的审判时间是7月18日。班农一直在寻求将他的审判推迟到至少秋季,但未能如愿。本周四,联邦法官表示,班农的审判将于下周如期举行。

随着刑事审判的临近,以及他可能面临罚款和坐牢的可能性,班农的态度发生了改变。在7月9日晚间,班农的律师写信转达给1月6日调查委员会表示,班农愿意出席听证会作证。委员会的众议员也表示他们将会听取班农的意见。

川普于同日致函班农宣称“放弃行政特权”,可以说是一场作秀。首先,这个所谓的“给了班农行政特权”,事实上并不存在;其次,川普显示出一种看似支持的、宽大的态度,让川粉继续被“虐粉”,更加誓死追随。

最重要的是,目前1月6日事件听证会上,已经展示了大量证明川普明知2020年大选没有选票欺诈的情况下,仍然策划了散播阴谋论以及1月6日暴动的证据。因此,川普的团队需要营造出一种“川普缺乏犯罪意图”的表象。这封信也正是为了达到此目的的一个步骤。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许多川普本人和川粉一再强调1月6日事件听证会是虚假的,但川普本人却是关注事态变化最紧密的人。除了一再在社交媒体上诋毁和抱怨1月6日委员会之外,他还为莫须有的“行政特权”致函前幕僚以“自圆其说”,试图想让人认为他们之间的沟通是合法的。川普的这一举动不一定对班农即将面对的刑事审判有任何好处,但一定是对川普自己有利的。

结论:

川普确实写信称要为班农放弃行政特权,但这一行政特权已被川普的律师克拉克否认。克拉克称,川普从未援引过行政特权。而且,即便被援引了,行政特权也根本无法被应用到这个事件中。班农即将面临藐视法庭的刑事审判,因此才放弃抵抗,改变态度称愿意作证。

川普致函班农表示愿意放弃行政特权看似“宽大”,实则是一场作秀,真实目的应该是出于其法律团队的考量,以证明川普在1月6日事件中缺乏犯罪意图。

参考资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eve_Bannon

https://www.msnbc.com/rachel-maddow-show/maddowblog/refusing-testify-steve-bannon-tries-changing-direction-rcna37586

https://www.law.cornell.edu/wex/executive_privilege

https://www.nbcnews.com/think/opinion/trumps-jan-6-defense-strategy-in-executive-privilege-letter-to-bannon-rcna37981

https://storage.courtlistener.com/recap/gov.uscourts.dcd.237438/gov.uscourts.dcd.237438.105.0_1.pdf

https://apnews.com/article/capitol-siege-steve-bannon-politics-congress-zoe-lofgren-b1d1256bd8b51aa74f69640b90884c87

https://apnews.com/article/capitol-siege-steve-bannon-donald-trump-subpoenas-congress-e7a95dc818fedcad09d58974a6c4025c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