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因为左派纵容罪犯,民主党掌权之地本来就犯罪率高;保守派执政的州犯罪率远低于左派州?

“因为左派纵容罪犯,民主党掌权之地本来就犯罪率高;保守派执政的州犯罪率远低于左派州!”?

【来源及背景】长期以来,保守派擅长推动“左派纵容罪犯,因此民主党执政的地方犯罪率更高”的叙事。

长期以来,保守派擅长推动“左派纵容罪犯,因此民主党执政的地方犯罪率更高”的叙事。

相关说法截图

 

久而久之,这种说法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蓝州放任罪犯,犯罪率高;红州严打罪犯,犯罪率低。临近中期选举,保守派多次利用相关话题拉拢选民。到底“蓝州比红州犯罪率更高”的说法是否属实呢?《纽约时报》发布的一篇评论文章《犯罪:关于紫色现实的红色错觉》用数据驳斥了这种说法。

原文:Crime: Red Delusions About Purple Reality | 作者:Paul Krugman

在上周的俄克拉荷马州州长辩论中,出人意料的民主党候选人乔伊·霍夫迈斯特(Joy Hofmeister)对共和党现任州长凯文·斯蒂特(Kevin Stitt)说,他和党内许多人一样,是作为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的倡导者而参选的。

霍夫迈斯特说:“事实是,在你的监督下,俄克拉荷马州的暴力犯罪率比纽约和加州还要高。”

斯蒂特笑着回应,并转向观众,问道:“俄克拉荷马人,你相信我们的犯罪率比纽约或加州的高吗?”

但民主党候选人霍夫迈斯特是完全正确的。事实上,当涉及到凶杀案(最可靠的暴力犯罪测量形式)时,三个州的数据甚至并不接近。2020年,俄克拉荷马州(OK)的谋杀率几乎比加州(CA)高50%,几乎是纽约(NY)的2倍,而且这个排序可能仍未改变(见下图)。

CDC发布的美国各州凶杀案死亡率,最新数据是2020年的。颜色越深代表凶杀率越高。图源:CDC

难道俄克拉荷马州现任州长斯蒂特不知道这个事实吗?还是他只是在指望他的听众无知(去相信他的谎言)?如果是后者,那么,斯蒂特可能已经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公众对犯罪的看法往往与现实相悖。而在今年的选举年,共和党人正试图利用其中一个最大的误解:犯罪是大城市、蓝州的问题。

美国人对犯罪的关注并没有错。在全国范围内,暴力犯罪在2020年大幅上升;我们还没有完整的数据,但谋杀案的数据似乎在2021年进一步上升,尽管它们现在似乎又再次下降。

从2011年至2021年十年间暴力犯罪的趋势。图源:FBI

没有人确切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犯罪率激增——就像没有人确切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1990年至2010年代中期犯罪率的急剧下降一样,关于这一点很快就会有答案。但考虑到时间,新冠疫情导致的社会和心理影响是最有可能的罪魁祸首,而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谋杀案对警察与社区之间关系造成的损害可能是次要原因。

然而,虽然犯罪激增是真实的,但认为这都是关于由民主党人管理的大城市的看法是错误的。这是一次紫色的(注:红色+蓝色=紫色)犯罪浪潮,在投票给川普的红州和投票给拜登的蓝州,谋杀率的上升速度大致相同。城市和农村地区的凶杀案都急剧上升。而且,如果我们去看“水平”(levels)而不是“变化率”(rates of change),将凶杀案和暴力犯罪作为一个整体来参考的话,这个数据在红州普遍较高。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不相信红州比蓝州犯罪率高呢?在我们讨论出于政治动机的虚假信息之前,让我们先谈谈其它一些可能使人们的看法发生偏差的因素。

一个因素是能见度(visiblity)。正如彭博社(Bloomberg)的贾斯汀·福克斯(Justin Fox)所指出的,纽约市是美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但你比其他地方更有可能看到犯罪,或认识看到犯罪的人,因为这个城市的人口密度远远高于其他任何地方,这意味着当坏事发生时,周围往往有很多目击者。

彭博社:《纽约市比许多美国小镇要安全得多》,作者:贾斯汀·福克斯(Justin Fox)。图源:彭博社

另一个因素可能是人类倾向于相信能证实我们先入为主的想法的故事。许多人本能地认为严厉打击罪犯是一种有效的反犯罪策略,因此他们倾向于认为不那么严厉的地方——例如,那些不起诉一些非暴力犯罪的地方——一定会因此而遭受更多的犯罪。这似乎不是真的,但你可以看到人们会相信它的原因。

由于犯罪的现实和公众的看法之间长期脱节,这种误解变得更加容易被构建。1991年至2014年期间,暴力犯罪减少了一半,但几乎在整个期间,绝大多数美国人告诉民意调查者,犯罪正在上升。

然而,只有少数人认为,在他们自己的地区,犯罪正在上升。8月的一项民意调查证实了这种倾向,即认为犯罪是可怕的,但主要是在其他地方。在认为“全国范围内暴力犯罪是严重问题”的美国人和认为”在他们居住地暴力犯罪是严重问题”的人数之间存在巨大差距。

YouGov民调,认为“全国范围内暴力犯罪是严重问题”的达60%(上);认为”在他们居住地暴力犯罪是严重问题”的达28%(下)。图源:YouGov

这让我们看到了右翼媒体和共和党人将犯罪作为中期选举问题的武器——人们不得不承认,这些努力被证明是有效的。尽管犯罪浪潮的广度,或多或少地影响了红州和蓝州,农村和城市地区等等,表明这并不是某人或某党的错。

有可能的是,无论民主党人做什么,共和党人的这些努力都会获得牵引力。然而,同样的事实是,做出有效回应的民主党人太少。

在纽约,州长凯西·霍楚尔(Kathy Hochul)姗姗来迟,显然几天前才意识到犯罪是她需要解决的一个主要问题。另一方面,纽约市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似乎助长了恐惧情绪,宣称他“从未见过这种程度的犯罪”,而他自己的警察部门的数据却与这一说法相矛盾。即使在2020年至2021年的激增之后,纽约的严重犯罪仍然远远低于1990年的高峰,事实上,也仍然低于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担任市长时的水平(注:1994年至2001年)。

纽约警察局记录的犯罪报告,1990年曾达到527,257件;2021年是102,741件。图源:纽约警察局

我不是一个政治家,但这似乎并不难。为什么不承认对最近犯罪率激增的担忧的合理性,同时也指出将犯罪问题说得很厉害的右翼似乎并不擅长真正保持低犯罪率的事实呢?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2/10/24/opinion/rising-crime-democrats.html

参考资料:

https://www.cdc.gov/nchs/pressroom/sosmap/homicide_mortality/homicide.htm

https://crime-data-explorer.app.cloud.gov/pages/explorer/crime/crime-trend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2-06-07/is-new-york-city-more-dangerous-than-rural-america

https://docs.cdn.yougov.com/bz4897mm3o/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