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博彻思上任后犯罪率增加,却清空了旧金山的监狱?其父母是极端罪犯?

“博彻思上任后犯罪率增加,却清空了旧金山的监狱!其父母是极端罪犯!”?

【日期】2022年5月-6月

【来源及背景】加州犯罪率这一话题一直是中文不实信息的重灾区,临近罢免旧金山检察官的投票(6月7日),我们又看到了一波谣言的传播,其中许多都是之前已经辟谣过的内容。马上临近6月7日加州中期选举。按照以往的经验,一到选举日期临近,各种针对候选人的右翼谣言又纷纷出现。现在,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针对旧金山市的区检察官(DA)切萨·布丹(Chesa Boudin),港台译法叫做博彻思。这是保守派继去年罢免州长纽森的行动失败以后的又一次努力。可以参见前文《加州州长罢免案,引发谣言横行,这篇堪称谣言汇总

作者:Moreless | 字数:6211 | 预计阅读:16分钟

我们对这些说法进行了逐一核查:

指控一、指责博彻思清空了旧金山的监狱

右翼文章指控,博彻思甚至还在洛杉矶时报上发表文章,题目是“我清空监狱令旧金山更安全,我的父亲也应该被从监狱里放出来”。

博彻思是在2020年新冠大流行刚开始的时候,在《洛杉矶时报》上发表的这篇文章。内容说的是,在新冠疫情期间,监狱里的犯人得不到有效保护,传染率非常高。所以他主张把罪行比较轻的,和上了年纪的犯人从监狱里面转移出来。

他的文章里这么说:

我是旧金山的地方检察官,我的工作是保证公众安全。3月中旬,我开始清空我们的城市和县监狱,因为在那里生活和工作的人面临着生病、死亡和传播COVID-19的严重风险。我对这个问题的紧迫感是专业的,也是个人的。我75岁的父亲住在监狱的牢房里。

在我一岁多一点的时候,我的父母都是政治活动家,他们做出了一个可怕的决定,在一次失败的抢劫案中充当逃亡司机,目的是为他们的事业筹集资金(关于这个事件,下文中有详细的介绍)。虽然我的母亲和父亲没有携带武器,但其他参与者开枪打死了两名警察和一名保安。我的母亲承认犯有谋杀重罪,服刑22年并被释放。我的父亲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被判处75年至终身监禁。

我父母的决定造成了不可弥补的、连带的伤害,但38年后,它们不应该意味着我的父亲,一个有许多潜在疾病的模范囚犯,再次被“判刑”,这次是因染病而过早死亡。

根据监狱政策倡议,在美国有近230万人被监禁。在牢房、监狱、少年管教所和移民拘留中心,他们被困在密闭的环境中,没有任何设计来保护他们免受致命病毒的影响。在人口稠密的牢房里,不可能有社交距离。牢房和监狱的囚犯缺乏基本的卫生用品,如消毒剂和口罩。被拘留者和工作人员的日常流动造成了大流行病中的巨大风险。

芝加哥的库克县监狱是全国最大的单一新冠爆发地之一。超过900个病例可追溯到该监狱;许多涉及工作人员,而不是囚犯。在我父亲所在的纽约监狱,他旁边牢房里的人刚刚因COVID-19而被疏散。在整个纽约监狱系统中,有1026名监狱工作人员和3,30名被监禁者被证实感染了COVID-19;鉴于测试有限,真实数字肯定要高得多。

几十年来,刑事司法政策一直被一种有时很现实的恐惧所驱动,即任何被释放的人都可能犯下令人发指的罪行。但数据显示,让这种恐惧凌驾于所有其他问题之上是短视的。关押数百万人破坏了家庭和社区;使地方政府破产;倾向于增加而不是减少犯罪率;而且往往只给受害者提供冷酷的安慰。这种大流行病进一步证明,大规模监禁对公共安全是一种威胁,而不是一种促进。

美国被关押的人数比率远远超过其它发达国家,图源:prisonpolicy

在公共安全允许的情况下,我们推迟提出新的指控。我们已经释放了那些在监狱里面临低级犯罪的人,以及老人和医疗上的弱势群体,以待审判。我们与法院合作,加快预定释放那些有可靠的重返社会计划的囚犯。我们避免因技术性违规行为(如错过约会)而将人拘留。

通过这项工作,我们发现有些人一开始就不应该被关进监狱,我们找到了更人道、更经济、更安全的替代方案。例如,一位高危妊娠且无犯罪史的妇女因轻罪指控而入狱。在我们的再就业伙伴的帮助下,我们认为她在监狱里的服刑时间已经足够,并将她释放到产前护理设施中。与其他城市机构一起,我们正在帮助为家庭暴力受害者提供带家具的公寓。我们正在呼吁为那些被释放的人提供更多的资源,以确保他们能够成功,不会再次被捕。

尽管全国各地的许多检察官和地方执法官员也在利用他们的自由裁量权来减少他们的监狱人口,但面对这一流行病,更多的人需要接受改革。数据指明了方向。例如,州立监狱的入狱人数远远多于地方一级,可以释放大多数已经服刑10年或以上的65岁以上的囚犯,这是一个重要的判决。继续监禁他们是昂贵的,他们有严重感染的高风险,而他们的重犯率只有4%。

平衡监禁与释放的风险和成本,不仅仅是为了保证被监禁者的安全;也是为了我们的共同生存。50万名警卫,加上护士、律师、供应商、副手和牧师,每天进出监狱;他们在晚上回家,回到他们的家庭和社区。如果我们忽视了COVID-19在监狱中的传播,我们也会危及外面的人。

图源:AP

通过其文章可以发现,他的初衷就是通过将一些轻罪犯和65岁以上的年老者从监狱里转移出来。避免他们被感染新冠的高风险,而这一部分罪犯的重犯率只有4%。

这本身是一种出于人道的做法,除了可以降低传播新冠病毒的风险,也可以减轻监狱的财政负担。但是右翼文章不会介绍来龙去脉,只是拿释放罪犯来吓唬受众,从而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这个套路是他们一贯喜欢使用的,可以参见前文,《事实核查 | 别被标题党吓死,加州没有要提前释放7.6万名罪犯

指控二、指责博彻思推行盗窃950元不定罪

另外还有一些针对博彻思的不实指控,例如把950块钱以下盗窃不算重罪算轻罪的司法实践也安插在他的头上。

加州的47号提案(Prop 47),就是店内偷窃等犯罪金额在950美元以下的按轻罪(misdemeanor)入罪而不算重罪(felony)的一个法案,一直具有争议,也称为各种网络谣言的缘起,就是所谓的“950元以下不算犯罪”,或者简化为“零元购”,这是长期流传于华人圈的经典虚假信息。

关于这个题目,补丁此前已多次辟谣,可以参见文章《950元以下无罪导致抢劫横行”谣言又起,我们只好第N次辟谣》。大意就是,量刑从轻化是各个州的大趋势。950美元以下从重罪改为轻罪是各州通行做法,而红州德州把这个界限从1500美元提高到2500美元却无人提及。

950元以下不算重罪的,是在没有前科的情况下,商店盗窃,大盗,销赃,伪造,欺诈性支票和开具空头支票,以及个人使用非法药物。但是不包括砸车和入室行窃。

另外加州47号提案,是2014年加州全民公投以59:41通过的法案。法案的内容是为了把非暴力,情节较为轻微的犯罪,量刑从重罪改为轻罪。当年提出47号提案的目的,是为了遵从联邦法院的命令,要求减轻过度拥挤的加州监狱监禁人数,因为加州的监狱系统已经超负荷,无法提供囚犯基本的身体和精神健康方面的服务。而博彻思直到2020年才上任,要他为47号法案负责,完全没有道理。

在2014年,47号法案实施的前一年 ,三藩市警方接获报告的犯罪案件总数为52,095宗。2021 年,博彻思成为三藩市地区检察官的第二年,犯罪总数为50,528宗,下降了3%。

暴力犯罪总数 — — 包括凶杀、强奸、抢劫和严重袭击 — — 从2014年的 6761宗下降到2021年的4954宗。

在2014年,警方接到了45093宗财产犯罪 — — 包括入室、私家车及其他盗窃犯罪的报告。而在2021年,警方接获的财产犯罪报告总数则为45256宗,没显著变化。

指控三、错误地指责博彻思上任后犯罪率增加

旧金山观察家报文章截图

旧金山观察家报(San Francisco Examiner)的作者斯克兰斯基(David Sklansky)表示:

作为一名前检察官以及从事刑法教学和写作的人,我一直在关注针对旧金山地区检察官博彻思的罢免运动,并感到越来越沮丧。我最初认为,这场运动可能为全国范围内选举改革型检察官的运动的未来提供经验,以及在我们摆脱新冠大流行的过程中,如何平衡对犯罪的关注和对过度惩罚的关注。

然而,越来越清楚的是,这次罢免运动与博彻思的工作方式几乎毫无关系,它所提供的主要教训是,需要改变加州民选官员的罢免规则。

与其他许多美国城市最近的改革检察官运动相呼应,博彻思在竞选地区检察官时承诺要缓和旧金山刑事司法的严厉程度,缩减大规模监禁,减少种族不平等并纠正错误的定罪。他上任时,正值这一流行病开始爆发,导致全县各城市的凶杀案出现可怕的增长。

旧金山的凶杀案和枪击案也在增加,但没有像其他地方那样多。2020年,旧金山的一些财产犯罪 — 特别是入室盗窃、汽车盗窃和入店行窃 — 也出现了激增。此后,旧金山的入室盗窃案已恢复到COVID前的水平,而且今天旧金山的大多数类型的犯罪比疫情流行之前更少。凶杀案和枪击案仍然比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时候少得多。

没有证据表明,博彻思应该为旧金山过去两年中出现的任何犯罪增加负责。检察官只能对警方提交的案件提出指控,而博彻思的立案率 — 导致刑事指控的案件的百分比 — 通常与他的前任一致。

图源:SFgate

指控四、博彻思的父母是极端组织的成员

有人指控说博彻思的父母是极端组织的成员,所以博彻思的成长环境的核心是同情犯人,反感警察。

微信截图

据纽约时报在2019年博彻思参选旧金山市区检察官时候的一篇采访报道。博彻思的父母的身世很神奇。

其父母是20世纪60年代全球左翼思潮兴起时候的激进左翼组织“地下气象组织”的成员。1981年,在一次的失败的抢劫案中担任接应逃跑的司机。该抢劫案导致两名警察和一名保安死亡。其父母因此都被判了重刑。

“I was in diapers when my parents left me with the babysitter to participate in an armored car robbery,” he said. “They never came home.”

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在他才一岁多的时候,他的父母吉大卫·吉尔伯特(David Gilbert)和凯西·布丹(Kathy Boudin)把他交给了看小孩的保姆,开了一辆U-Haul,去参加了在一个百货商店的有装甲车参与的武装抢劫。该抢劫的主要实施者是黑豹党,他父母主要是为给自己的组织筹集经费,而开车去接应。黑豹党成员开枪打死了警察,其父母只是从犯,并非主犯。也被判了数十年的徒刑。

凯西·布丹被判定犯有谋杀和抢劫重罪

他父母参加的这个组织,这个叫做“地下天气组织”(Weather Underground Organization,缩写WUO)。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一个激进左翼组织,成立于密歇根大学的安娜堡校园内。该组织最初称为“天气预报员(Weathermen)”。1970年开始正式称为地下天气组织(WUO)。该组织明确的政治目标是建立一个革命党,推翻美帝国主义。

该组织的名称来自鲍勃·迪伦的一首歌的歌词,“你不需要天气预报员就知道风往那边吹”。这句歌词出自《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

联邦调查局讲地下天气描述为一个国内恐怖组织。其革命立场的特点是主张黑人解放运动和反对越战。地下天气参与了国内攻击,如1970年蒂莫西·李的越狱事件。1969年芝加哥的愤怒日,是地下天气的第一次暴动。日期上与芝加哥七君子的审判日正好是同一天。1970年,该组织以 “地下气象组织 “的名义发布了针对美国政府的 “战争状态宣言”。

1984年,凯西对一级抢劫和二级谋杀认罪后,她被判处20年至终身监禁。吉尔伯特被认定犯有抢劫和谋杀罪,被判处75年至终身监禁。

当他的父母在纽约实施抢劫并被送进监狱时,博彻思只有14个月大。他们也都是地下气象组织的成员。之后,博彻思在芝加哥由地下天气组织的创始人,教育理论家比尔·艾尔斯(Bill Ayers)和他的妻子法律教授伯纳丁·多恩(Bernardine Dohrn)抚养长大,后者也是一名律师,也是该组织的一名成员。

比尔·艾尔斯和伯纳丁·多恩,图源:NYTimes

在这个家庭中长大,他沉浸在左派政治的世界中,并从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我生活在平行世界里,”他曾写道,“我的家庭从一开始就教我激进的政治,但我也学会了在精英机构中证明自己。”

博彻思虽然不赞成,但试图理解他的父母在追求社会变革时对暴力的拥抱。他说:“那段时间有大量的政治能量和活动,他们被卷入了其中。我认为他们被带入了歧途,他们最终参与了一些我知道他们后悔的事情。”

而他家的另一面:他的祖父列纳德·布丹是一位著名的民权律师,他教会了他如何 “利用制度为美好的事业奋斗”。

他的母亲凯西于2003年获得假释,之后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专门研究刑事司法问题。今年初死于癌症。

更重要的是,是他在监狱中探望父母的经历形成了他的政治观点。根据他的估算,自己已经在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中度过了140多个日夜。

“它塑造了我的生活,使我从记事前就开始思考这些问题,”博彻思说。“我最早的记忆是进入监狱。通过金属探测器,被警卫搜身。”

在纽约州北部的一所监狱里,看望他父亲大卫的典型访问是这样的。

博彻思说:“周五早上进监狱,周日早上离开。这是他唯一洗澡想洗多久就洗多久的时间。也是他唯一可以打开门,走进和走出房间而不必得到许可的时间。他唯一能吃到他喜欢的食物的时间。当然,也是我们唯一可以真正度过高质量的一对一时间。例如,睡觉,看勇士队的比赛,或者出去走走。”

他知道监禁对家庭的影响。“我的一生都认为自己是我父母罪行的受害者。而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被杀害的人。还有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我们是第三方受害者。”

博彻思和父母,图源:sfchronicle

博彻思在担任旧金山地方检察官之前是一名公设辩护人,在刑事案件中代表贫困客户。对于那些自己请不起律师的被告,政府会为其指派律师。他的纲领包括减少大规模监禁,将精神病患者和吸毒者从监狱中转移出来,对警察的不当行为更加严厉,并减少监狱。

他说:“作为一个国家,我们真的需要设置一个重启按钮。50%以上的美国人有一个直系亲属目前或曾经被监禁,这一事实告诉你,监禁已经成为美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

在唐人街听到店主们抱怨商店盗窃案激增时,他回答说,旧金山应确保更多的警察和检察官讲他们的语言,犯罪受害者应得到赔偿,并能够通过恢复性司法项目参与这一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谈论的更多的是减少监禁而不是减少犯罪,这使得博彻思将自己与对手区分开来成为一个挑战。“监禁是我们最昂贵的结果,也是失败率最高的结果之一,”在一份候选人调查问卷中写道,“加州将监禁作为主要的公共安全战略进行投资,但这是一个失败。”

其实博彻思的理念比较好理解。严刑峻法,不见得就能够减少犯罪。中国数千年儒表法理的传统,以为严厉处罚罪犯就可以减少犯罪,其实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例如,朱元璋时期处罚贪污的犯人,采用剥皮实草的方式,手段不可谓不残忍和严厉,但是也并不能消灭贪污腐败。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看,严刑峻法,容易促使犯罪者走极端。例如一些较为轻微的罪行,例如盗窃行为都要判重刑的话,则会更加促使犯罪者走极端,轻微罪行的犯罪就会演变为较为严重后果的犯罪。

由于博彻思本人的经历,跟犯人有过一定的接触,容易跟他们产生共情,从而倾向于不使用严刑峻法处罚犯人。

在他2020年当选后不久,他启动了一项计划,帮助面临某些低级别指控的父母参加课程并接受治疗,而不是判处监禁。

结语

右翼公号,以及微信群流传的信息,多是从煽动情绪和散布恐慌角度出发,为罢免博彻思提出了诸多不实的指控。社交网络本身就是情绪驱动的场所,所以要尽量保持冷静,不要被人带节奏牵着鼻子走。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19/05/24/us/chesa-boudin-san-francisco-da.html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chesa-boudin-sf-attorney-general-son-of-weather-underground-radicals-2019-12

https://nypost.com/2022/05/14/what-chesa-boudin-learned-from-weather-underground-mom/

https://chineseamericanlife.com/archives/1663

https://www.latimes.com/opinion/story/2020-05-06/mass-incarceration-san-francisco-coronavirus

https://www.sfexaminer.com/the_fs/forum/opinion-recalling-chesa-boudin-for-not-being-tough-on-crime-makes-no-sense/article_361aa18f-f8cc-5a84-90c5-6e6e1f644366.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