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疫苗接种人群被发现体内免疫系统受损,发生严重医疗事故的几率是未接种者的两倍?

“疫苗接种人群被发现体内免疫系统受损,发生严重医疗事故的几率是未接种者的两倍!”?

【日期】2022年7月末

【来源及背景】7月21日,福克斯新闻主播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节目中声称“新冠疫苗会破坏免疫系统,并且两针疫苗接种者发生严重医疗事故的几率是未接种者的两倍”,并称此结论是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发布的研究成果。

7月21日,福克斯新闻主播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在节目中声称“新冠疫苗会破坏免疫系统,并且两针疫苗接种者发生严重医疗事故的几率是未接种者的两倍”,并称此结论是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发布的研究成果。

微信公众号视频截图

 

相关传言引发广泛关注,先是从英文媒体蔓延到微信,随后两周内从微信蔓延到中文推特。同时利用卡尔森节目的名气和《柳叶刀》杂志的权威性增加传言的可信度。

相关传言引发广泛关注,先是从英文媒体蔓延到微信,随后两周内从微信蔓延到中文推特。同时利用卡尔森节目的名气和《柳叶刀》杂志的权威性增加传言的可信度。

相关传言引发广泛关注,先是从英文媒体蔓延到微信,随后两周内从微信蔓延到中文推特。同时利用卡尔森节目的名气和《柳叶刀》杂志的权威性增加传言的可信度。

推特截图

 

经核查,卡尔森在节目中主张所引用的两个来源均有重大漏洞与不实之处。第一处卡尔森引用的《食品和化学毒理学》杂志的文章《mRNA的内在免疫抑制》已被多名医学专家证实缺乏事实和科学证据支持,并且四名作者中的三名都有对新冠病毒和疫苗提出错误说法的历史。

第二处来源是一名日本医生歪曲引述《柳叶刀》的研究成果,卡尔森在其错误的结论上继续刻意隐瞒部分事实,仅展示37行数据中的1行未经调整的原始数据,得出符合其反疫苗立场的结论。

 

因此,卡尔森在节目中宣扬的“新冠疫苗会破坏免疫系统,并且两针疫苗接种者发生严重医疗事故的几率是未接种者的两倍”并不符合事实。

【事实核查】

卡尔森的具体说法

在7月21日的节目中,卡尔森引用《食品和化学毒理学》杂志(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的文章《mRNA的内在免疫抑制》(原文标题如下),发布于2022年6月。

并说“该杂志发表了几个mRNA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我们引用的是,’在这篇论文中,我们提出证据,疫苗接种会诱发一型干扰素信号的深刻损害,这对人类健康有多种不利后果’。”

此文由四位作者联合写作而成。图源:ScienceDirect

卡尔森再次引用这篇文章接着说。“看起来很可能疫苗可能会抑制免疫系统。这一事实将’产生广泛的后果,其中最重要的是包括潜伏病毒感染的重新激活和有效对抗未来感染的能力降低’。”

接着,卡尔森声称,《柳叶刀》的一项研究也有“类似的发现”。

文章的作者和内容并不可靠

《mRNA的内在免疫抑制》,发布于2022年6月。

这篇文章其中主要作者斯蒂芬妮·塞内夫(Stephanie Seneff)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与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她曾错误地声称疫苗会导致自闭症(已被辟谣),并推崇一种将除草剂草甘膦与新冠病毒联系起来的理论(已被辟谣),以及其他毫无根据的科学观点。

作者彼得·麦卡洛博士(Dr.Peter McCullough)是一位多次散布有关新冠治疗和疫苗错误信息的内科医生。专注于医学相关话题的事实核查网站Health Feedback曾多次针对麦卡洛博士的说法辟谣

另一位作者格雷格·内(Greg Nigh)从事自然疗法(naturopathy),一种经常接受伪科学方法的替代医学。

当这篇论文在4月首次发表时,许多批评者对其进行了谴责,一些医学从业人员要求将其撤回。

实际上,这篇论文并没有提出任何原创性的研究,只是对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的数据进行了回顾和分析。

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VAERS。是美国用于检测疫苗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的早期预警系统,其中的报告可以由任何人提交,没有经过准确性审查,也不意味着报告的症状一定是由疫苗引起的。这些数据经常被用来错误地声称疫苗是危险的。图源:VAERS网站截图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生物统计学家杰弗瑞·莫里斯(Jeffery S.Morris PhD)在其推特博客上均对此文表示质疑。他认为此文针对VAERS为理论基准进行分析是有缺陷的。莫里斯写道:

“这篇评论文章介绍了许多关于各种生物途径的细节,但它们与mRNA疫苗的联系几乎完全是猜测。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与其他疫苗、旧的mRNA技术或新冠病毒感染相联系,但与mRNA疫苗没有直接联系,”

“事实上,该评论文章的许多证据来自于关于新冠病毒重症感染的论文,而不是疫苗接种,这篇文章中的许多内容可能更适合于指出新冠重症的潜在下游危险的论文,而不是对mRNA疫苗接种发出警报。”

简单总结,卡尔森引用的这篇评论文章,是由猜测性的假设组成的;写作此文的作者们,都有对新冠病毒和疫苗提出错误主张的历史。

正如莫里斯所言,该评论文章可被视为未经证实的断言。任何提出假设的论文都需要承认它们需要被调查和验证,而不是像这篇论文的结论所暗示“除非被推翻,否则就是真的”。并且,验证这些假设的责任在于作者自己,但作者却要求公共卫生部门证明他们是错误的,这是一个典型的转移举证责任的例子。

医学专家们表示:该文章提出的核心主张缺乏数据和科学证据支持

《mRNA的内在免疫抑制》的核心主张之一是mRNA疫苗抑制了先天免疫系统,特别是I型干扰素反应(type I interferon response)。干扰素是抗病毒蛋白,有助于限制病毒感染的扩散,也可能导致有害的炎症。

但研究干扰素反应的专家们回应表示不赞同。

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免疫学家伊万·赞诺尼(Ivan Zanoni)表示以上结论没有任何报告能证明。他说:“这个结论与我们对疫苗和它的工作原理的认知是说不通的,与我们对免疫系统工作原理的认知也是说不通的。”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分子生物家伊莉娜·祖尼卡(Elina Zúñiga)持类似看法,“评论文章的作者建立了一些联系来推测一种可能性,但没有数据或科学证据支持干扰素信号传导在接种者中被抑制的说法。”

赞诺尼称,事实上,现有的证据与“接种疫苗会降低一个人产生干扰素反应能力”的说法相矛盾。在《自然》(Nature)发布的一篇报告中显示,在因新冠住院治疗之前接种过一剂辉瑞疫苗的人比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有更好的抗病毒干扰素反应。

在《自然》上发布的论文《BNT162b2疫苗接种增强了感染SARS-CoV-2 Beta变体的COVID-19患者的干扰素-JAK-STAT调节的抗病毒程序》。图源:Nature

另一篇在《科学》(Science)上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冠重症患者中有一部分人产生了阻止他们自身干扰素的抗体。这些抗体阻止了干扰素在感染早期帮助对抗冠状病毒,并可能解释了为何他们发展成重症。同一实验室后来发现,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接种疫苗的人。即使是在接种疫苗之后,原本具有干扰素自身抗体的人可能会有更高的严重疾病风险。

简单说,干扰素能作用与否,与人体内是否具有干扰素自身抗体有关:如果个人本身含有干扰素自身抗体,这个抗体会阻止干扰素发生作用,那么此人遭遇新冠病毒时就更有可能发展成重症。决定干扰素是否作用的因素不在于疫苗。

卡尔森歪曲《柳叶刀》的研究

除了引用上述评论文章之外,卡尔森还引用《柳叶刀》来增加可信度。

事实上,卡尔森引用的言论来自一位日本医生山本健二(Kenji Yamamoto)在另一本杂志发表的评论。评论中声称《柳叶刀》的论文“显示在注射两剂新冠疫苗8个月后,接种者的免疫功能低于未接种者”。

卡尔森引用山本医生的言论,并称《柳叶刀》的论文中“还包括一张图表,显示所有参与研究的人在8个月后所有年龄段的疫苗疗效均为负值”。

《柳叶刀》原文《第二剂新冠疫苗接种后9个月内的感染、住院和死亡风险:瑞典的一项回顾性总人口队列研究》发布于今年2月。研究发现,疫苗对任何严重程度的感染的有效性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不同的疫苗类型(瑞典使用两种mRNA疫苗和阿斯利康疫苗)有一些差异。疫苗对严重的新冠病毒的保护作用减弱较少——但四个月后仍有一些减弱。

简单说,这篇研究的结论是:疫苗的有效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意味着疫苗提供的保护不是永久性的。该研究认为这坚实了实施加强针的理由,建议进行第三针新冠疫苗的接种。

图表2:842974名接种疫苗的人与同等数量的未接种疫苗的人相匹配,在长达9个月的随访中,对任何严重程度的SARS-CoV-2感染的疫苗有效性。图源:《柳叶刀》

山本错误地将原文中仅与新冠有关的研究结果与一般的传染病进行推断,而且错误地将接种疫苗后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的特定和预期的下降与对所有事物的免疫力普遍下降相提并论。

简单来说,山本将《柳叶刀》的研究中的图表显示的“随着新冠疫苗接种时间的推移,人们体内对新冠免疫力逐渐下降”理解为“随着新冠疫苗接种时间的推移,人们体内对所有事物的免疫力普遍下降”,甚至得出了“接种疫苗导致免疫力下降”的荒谬结论。

山本歪曲了原文的结论,甚至断言应当停止加强针的接种。这与《柳叶刀》的研究是完全相反的。

而卡尔森,则是在山本歪曲论文结果的基础上偷梁换柱。

原文的主要作者彼得·诺德斯特伦博士(Dr. Peter Nordström)表示:“我们的论文没有显示卡尔森提出的任何主张,因为这些主张没有统计学意义。”

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生物统计学和流行病学主席尼古拉斯·朱厄尔(Nicholas Jewell)认为卡尔森和山本一样,并没有真正理解《柳叶刀》的研究。他说,卡尔森对图表2的理解是错误的,该图显示了疫苗效力对任何严重程度的感染随时间的下降,而卡森将负数区域解读为“更低的免疫力”是不准确的。“这些负数区域告诉我们,我们没有证据证明8个月后的有效性。图同样没有显示的是,有证据表明疫苗疗效是负面的。”

偷梁换柱同样体现在卡尔森对图表3的解读上。

图表3:根据性别、年龄、家务服务和基线时的任何合并症,对任何严重程度的SARS-CoV-2感染的疫苗效力,在完全接种任何疫苗后的9个月内(第二针后>14天)。图源:《柳叶刀》(注:截图显示不全,读者可前往链接查看完整图表)

朱厄尔表示,数据显示改组中接种者比未接种这情况略好。卡尔森从从这些数据中得出结论说接种疫苗的人比未接种疫苗的人风险更高,不仅是不准确的,他还单方论证(cherry-picked)他所偏好的数据。

表格中未经调整的数据被卡尔森重点指出,这个数据显示疫苗接种者的原始感染频率更高。朱厄尔强调:“在其他36行中,显示了不同人口群体在接种疫苗后不同时间的疫苗效果估计,接种者的情况相同或更好,有时好得多,而且是明确的好!”

简单总结,卡尔森错误引用已被山本医生歪曲引述的《柳叶刀》研究结果,并且有意单方论证,将原研究中的数据偷梁换柱,得到符合其反疫苗立场的结论。

结论:

经核查,卡尔森在节目中主张所引用的两个来源均有重大漏洞与不实之处。

第一处卡尔森引用的《食品和化学毒理学》杂志的文章《mRNA的内在免疫抑制》已被多名医学专家证实缺乏事实和科学证据支持,并且四名作者中的三名都有对新冠病毒和疫苗提出错误说法的历史。

第二处来源是一名日本医生歪曲引述《柳叶刀》的研究成果,卡尔森在其错误的结论上继续刻意隐瞒部分事实,仅展示37行数据中的1行未经调整的原始数据,得出符合其反疫苗立场的结论。

因此,卡尔森在节目中宣扬的“新冠疫苗会破坏免疫系统,并且两针疫苗接种者发生严重医疗事故的几率是未接种者的两倍”并不符合事实。卡尔森主张的“图表显示所有参与研究的人在8个月后所有年龄段的疫苗疗效均为负值”实际是该图表的含义被扭曲,是一种比较典型的“看图说话”,单方论证的造谣手法。

如同Health Feedback重点说明的一样科学出版已经被证明是传播错误信息的有效工具,它为不准确和误导性的说法和叙述披上了一层可信的外衣。

在此次事件中,卡尔森正是利用《柳叶刀》的影响力来迷惑大众,张冠李戴跟《柳叶刀》的研究完全相反的结论。

卡尔森本人及部分右翼账号又借用福克斯新闻和卡尔森的名气(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权威”),来增加可信度。“全美收视第一”“名嘴卡尔森”等字眼,让这个连环套谣言更具迷惑性。

我们想要提醒读者,类似的反疫苗主张经常声称自己有权威背书,一般会抛出引用自某某权威杂志、期刊、学者、著名主持人的研究等话术,我们不能因此放松警惕。

最后,再次提醒读者有关mRNA疫苗的原理和事实

辉瑞(Pfizer)和莫德纳(Moderna)的新冠疫苗均为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mRNA),通过激发免疫系统,使其能够更快地对新冠病毒感染做出反应。大型随机对照试验和大量现实世界的数据都支持这些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它们继续提供强有力的保护,防止严重的疾病和死亡,一或两个加强针之后的效果更为显著。

更多与新冠及疫苗相关的辟谣文章,请读者前往“新冠”标签查看。

参考资料:

https://healthfeedback.org/claimreview/covid-19-vaccines-dont-weaken-immune-system-lancet-study-misrepresented-tucker-carlson-hodgetwins/

https://www.factcheck.org/2022/07/scicheck-covid-19-vaccination-increases-immunity-contrary-to-immune-suppression-claim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