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拜登通过宾大把机密文件卖给中国?

“塔克暗示有独家证据收据显示败登与CCP勾结,参与中共行动,窃取美国机密!”?

【日期】2023年1月中旬

【来源及背景】在拜登曾供职的智库和家中发现机密文件的事件最近持续引发强烈关注。这批文件包含哪些内容,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些地方,这仍有待检方调查。但一些右翼媒体和中文自媒体已经在推销一种传说,声称福克斯新闻的塔克·卡尔森有独家证据,证明拜登就是借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拜登中心”,将机密文件卖给中国。

推特截图

 

这些说法主要来自福克斯新闻和《纽约邮报》等媒体。这些媒体通过文件曾出现在宾大的“拜登中心”,经由一个极其脆弱而跳跃的论证过程,得出了宾大和拜登跟中国勾结一气的说法,尽管卡尔森在自己长达17分钟的节目里说了很多,但唯独没有提到“证据”一词。

作者:詹涓

【事实核查】

先来看看塔克·卡尔森说了什么

由于目前热门的中文自媒体转的都是塔克·卡尔森的节目,而且声称卡尔森手上有“独家证据”,那么有必要先来看看这位主持人说了什么。

在1月11日的节目中,卡尔森的说话要点包括:

一、拜登的智力不足以领导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因为宾大建立起这个中心肯定是有问题的。他说:“乔·拜登是个白痴。甚至在痴呆症之前,他一直是个白痴。在华盛顿的几十年里,问问住在那里的任何人,拜登都是出了名的参议院最愚蠢的议员……那么,为什么常春藤盟校会以一个无法思考的人的名字命名一个智库,然后因为他什么都不做而每年付给他近100万美元?”

二、宾大建立起拜登中心,似乎就是为了吸引中国捐助。他引述了《华盛顿自由灯塔》的报道,在节目中说:“自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于2017年3月试营业以来,外国对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捐款增加了两倍,从2016年的3100万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1亿多美元。现在,这些钱从哪里来?最大的外国捐助者是中国。”

三、拜登中心对中国批评不力,这进一步证明拜登和宾大与中国关系匪浅。

卡尔森先指控拜登完全没有领导智库或政府的任何能力,几分钟后又暗示他在与一所常春藤盟校合伙进行一场吸引中国资金、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阴谋,所以拜登究竟是“白痴”还是阴谋家?

在冗长的节目中,卡尔森唯一提出的“证据”是保守派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的一篇报道。很难说这能作为任何可靠的证据。

拜登中心是什么机构?

《华盛顿邮报》报道,11月2日,总统的私人律师帕特·摩尔(Pat Moore)在宾大拜登中心清理办公室准备腾地方,在一个较小的上锁的壁橱里,发现里面塞满了文件夹、盒子和其他政治纪念品,包括与博·拜登(Beau Biden)葬礼有关的文件、政治演讲稿和成箱的个人书籍。然后是一个文件夹,封面上写明它包含政府的秘密文件。

摩尔立即打电话给另一位律师并通知了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后者又联系了国家档案馆。档案馆在次日一早便取回了文件,并通知了监事长和司法部。之后,拜登的律师团队在他的居所进行了反复检查,因此得以发现更多拜登在副总统任期的文件。

需要强调的是,政府并不知道它们失踪了,没有证据表明他甚至知道这些文件被放错地方或由他持有,而且这些文件一经发现便都被迅速妥善地归还给当局。

发现文件的其中一个地点是拜登中心。它的全名为宾夕法尼亚大学拜登外交与全球参与中心,是在拜登副总统任期结束后不久成立的,这是该校全球拓展计划的一部分,它开设政治学课程、雇佣实习生,并举办外交政策方面的活动。根据该中心的网站,它“完全独立于”拜登政府

宾夕法尼亚大学发言人斯蒂芬·麦卡锡曾对《费城人杂志》表示,拜登的角色确实有工作职责,即扩大宾大的“全球影响力”,并“通过研讨会、演讲和课堂参观与数千名宾大学生分享他的智慧和见解”。公开报道显示,包括墨西哥、英国、日本、以色列、丹麦等国的领导人曾到访过距离白宫约一英里的拜登中心,此外拜登还是宾大本杰明·富兰克林总统实践教授,这是专门为他设立的头衔。在2017-2019年三年工作期间,宾大总共向拜登支付了超过90万美元,而不是像卡尔森所说的那样“什么都不做每年付给他近100万美元”。

在拜登于2019年4月开始参加总统竞选后,他退出了宾大的事务。拜登中心和宾大也开始被保守派媒体关注。 

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的捐款激增,能说明钱都给了拜登吗?

保守派对于拜登-拜登中心-宾大-中国之间的联系,其指控非常跳跃,很难看出其中的实质性证据和逻辑链。

塔克·卡尔森所引用的“证据”,来自《华盛顿自由灯塔》在2021年的一篇报道,文章称宾大拜登中心涉嫌利益冲突,因为在拜登中心开张后,外国对宾大的捐助激增,而且许多中国捐款被列为“匿名”来源。具体证据来自如下三段内容:

“自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于2017年3月试营业以来,外国对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捐助增加了两倍,从2016年的3100万美元增加到2019年的1亿多美元。最大的外国捐助者是中国,继宾夕法尼亚大学拜登中心开幕之后,中国对该大学的捐助大幅增加。

根据教育部的记录,宾夕法尼亚大学在2017年至2019年间从中国获得了约6100万美元的捐款和合同。这比前四年大幅增加,当时该大学从中国获得了1900万美元。

根据该大学的披露记录,许多中国捐款被列为来自“匿名”来源。2017年3月至2019年底,该大学共收到来自中国的2200万美元匿名捐赠——与之前四年的不到500万美元相比出现了激增。”

从时间相关立刻跳跃到因果关系,这已经是一个相当脑洞大开的推测;而在该中心发现了机密文件后,阴谋论更进一步,立刻跟“卖情报”挂钩,川普在其Truth Social上表示,“拜登智库从中国收到了5400万美元,这是一大笔钱。他们看到了机密文件!”

在拜登中心开设以来,宾大多了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捐款,尤其是当中有多笔高额“匿名”捐赠,但这能说明这些捐款都是给了拜登,而拜登是在拿美国的情报换中国的钱吗?

公开记录确实显示,在拜登任职的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宾大从中国大陆捐款人那里获得的款项大幅增加,从此前三年的1540万美元增至3900万美元。另有3300万美元来自香港地区。这些数字低于《自由灯塔》列举的数字,这是因为该媒体把合同金额也列了进去,但任何大学都存在与外界企业和非营利机构的商业往来,比如宾大的沃顿商学院就获得了中国的一些企业的培训合同。

但这些捐款都是捐给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而不是专门捐给拜登中心的,更不是给拜登本人的。在同期,不止是中国,其他国家对宾大的捐款也有广泛增长。此外,同一时期其他常春藤盟校获得的中国捐款也出现了激增,这当中同样包括了大量匿名捐款,宾大获得的匿名捐款与之相比并不算多。

宾大的一位发言人向事实核查网站FaceCheck.org发出了以下声明:“宾夕法尼亚大学拜登中心从未向任何中国或其他外国实体索取或接受任何礼物。事实上,学校从未为中心筹集过任何捐赠。自2017年成立以来,总共有三份主动捐赠(来自两名捐赠者),共计1100美元。两位捐赠者都是美国人。拜登中心的预算百分之百来自大学基金。根据法律规定,学校收到的任何外国馈赠都应适当地向美国教育部报告,宾大在申报外国礼物和合同方面完全遵守联邦法律。”

在拜登供职于宾大的三年间,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捐款确实增加了,但根据提交给教育部的披露,与此同时,宾大收到的外国捐款也出现了更广泛的增长,在拜登任职期间的三年里,外国捐款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35亿美元。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在2021年的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美国驻德国大使、宾夕法尼亚大学前校长艾米·古特曼表示,在她任职期间筹集的100亿美元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来自中国。

据CBS报道,古特曼对参议员们说:“其中一小部分来自中国,远远不到1%。我所知道的,我确信的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任何捐款、任何合同都不允许威胁学术自由,不允许威胁国家安全。我们每三分钟就能收到一份捐赠。”

保守媒体和川普通过声称拜登供职宾大期间,该大学收到的中国捐款显著增加为依据,证明拜登和宾大与中国政府间存在“猫腻”,但在此期间,哈佛和耶鲁在内的其他一些常春藤盟校也出现了来自中国和外国捐赠激增的情况。而在最近几年,来自中国的捐款则均出现了大幅下降。

来自中国的捐款给人一种风声鹤唳之感,但在所有海外捐赠资金中,中国大陆并没有排在最前列;在各所高校中,宾大也不是受到中国馈赠最多的国家。

根据彭博社对美国政府数据的分析,从2013年至2019年6月的六年半时间里,大约有120亿美元从国外流入美国大学。卡塔尔(18亿美元)向美国大学提供的资金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其次是英国(11亿美元),中国大陆排在第三位。

数据来源:美国教育部

在此期间,约有115所大学从中国大陆获得了金钱馈赠、合同或两者兼有。排名第一的是哈佛大学,募集了937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是捐赠。南加州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分列第二和第三。

数据来源:美国教育部

至于保守派媒体所批评的宾大获得“匿名捐款”呢?这种情况也绝不罕见,就连批评宾大可疑匿名捐款的《纽约邮报》也曾赞美某位匿名捐款者付清了德州某大学的学生债务。美国教育协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高级副总裁特里·哈特尔(Terry Hartle)对彭博社说,学校担心商业机密或个人捐赠者的姓名可能会被曝光。

根据美国教育部公布的2014-2020年外国捐赠报告,我搜索了显示为匿名的捐赠和合同清单,按金额由多到少显示,可以看到多所名校都获得了千万级别的匿名馈赠,在这当中,宾州这笔来自中国大陆的1450万美元捐赠排在第8位,排得上号的高额捐款也只有这一笔。相比之下,耶鲁、莱斯、纽约大学获得的高额匿名捐款数额更大、频次也密集得多。

图片来源:美国教育部。

需要指出的是,在2010年代,在美国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数量10年里翻了近一番。根据国际教育协会编制的2018-2019年的数据,在110万外国学生中,中国占三分之一。受到政府削减资金影响,美国高校一直在寻找全球资源来填补学生席位、筹集资金。

“当37万名中国学生来到美国时,美国机构与中国校友和学术机构之间存在很多个人联系,”与州和大学官员就预算问题合作的独立顾问内特·约翰逊(Nate Johnson)对彭博社说。

这些资金也不仅仅汇入了大型名校,中田纳西州立大学(Middle Tennessee State University)获得了110万美元的合同,几乎全部用于2016年开业的中国音乐和文化中心。将来自中国大陆的资金完全跟中国政府的资金画等号,将民间对大学的慷慨支持完全理解成是政府试图影响美国大学,危害美国的学术自由和知识产权,这是非常狭隘甚至危险的认识;这样的逻辑滑坡,只可能令华人群体遭受进一步的排挤。

对于拜登的少量机密文件是在何种情况下进入了他的办公室和家中,尚有待司法部长任命的特别检察官许景(Robert Hur)进行进一步调查,但从现有证据来看,保守派媒体有关拜登通过在大学开设智库捞钱卖情报的说法,只能视为空穴来风。

参考资料:

https://www.foxnews.com/opinion/tucker-carlson-following-bidens-classified-docs-scandal-look-university-pennsylvanias-china-ties

https://freebeacon.com/democrats/watchdog-calls-for-transparency-from-university-of-pennsylvanias-biden-center/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2023/01/18/biden-strategy-classified-documents-backfired/

https://www.factcheck.org/2023/01/classified-documents-found-at-former-biden-office-drawing-comparisons-to-trump/

https://www.cnn.com/2023/01/13/politics/biden-penn-center-what-we-know/index.html

https://www.phillymag.com/news/2019/07/10/joe-biden-penn-salary/

https://www.inquirer.com/politics/penn-joe-biden-classified-documents-investigation-house-republicans-20230119.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2-06/harvard-leads-u-s-colleges-that-received-1-billion-from-china?sref=IYYG02N5

https://nypost.com/2022/05/09/anonymous-donor-pays-300k-in-debt-for-texas-college-students/

https://sites.ed.gov/foreigngif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