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新冠疫苗面世以来,运动员死亡人数激增?

”因为新冠疫苗,运动员死亡人数激增!“?

【日期】2023年1月13日

【来源及背景】运动医学专家说,自从新冠疫苗上市以来,美国运动员的猝死率和心脏损伤率没有增加。然而,疫苗反对者自国家橄榄球运动员达马尔·哈姆林(Damar Hamlin)突发心脏骤停以来,用毫无根据的数字与一项不相关的研究相比较,再次散布关于疫苗安全性的谣言。

类似的谣言在中文社区流传已久。

一年多来,疫苗反对者一直在散布毫无根据的谣言:运动员正处于健康危机之中,暗示是新冠疫苗导致了突然死亡和受伤的激增。

但专家说,哈姆林的心脏骤停很可能是由于他的胸部受到撞击后出现的心律失常造成的,这种情况称为心肌梗塞。

但是著名的疫苗反对者很快就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暗示这一事件与接种疫苗有某种关系,是一种恶性趋势的体现。

本文编译自factcheck.org,原文作者:Saranac Hale Spencer

完整故事

一年多来,疫苗反对者一直在散布毫无根据的谣言:运动员正处于健康危机之中,暗示是新冠疫苗导致了突然死亡和受伤的激增。

这种毫无根据的理论本来一直在网上的小众渠道中传播,然而,在1月2日水牛城比尔队球员达马尔·哈姆林在一场比赛中当着数百万观众的面倒下后,这种理论也充斥着各大主流社交媒体。此后,他已经出院,在家里康复。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他的心脏为什么会突然停止,但专家说,哈姆林的心脏骤停很可能是由于他的胸部受到撞击后出现的心律失常造成的,这种情况称为心肌梗塞。

但是著名的疫苗反对者很快就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声明,暗示这一事件与接种疫苗有某种关系,是一种恶性趋势的体现。

例如,自2020年以来一直传播有关疫情的虚假信息的本·斯旺(Ben Swann)于1月3日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段旧视频,宣传有关最近运动员死亡人数激增的无证据理论。同一天,保守派评论员莉丝·惠勒(Liz Wheeler)和曾兜售新冠病毒的错误治疗方法、反疫苗理论和带有政治色彩的医学谣言的西蒙娜·戈尔德(Simone Gold)博士也发布了类似的说法。

戈尔德写道:“我想提醒公众,在2020年之前,运动员丧失能力或死亡并不那么常见。我们现在看到这种情况非常频繁地发生,这让人很是担忧。”

惠勒和戈尔德都引用了发表在《斯堪的纳维亚免疫学杂志》(Scandinavian Journal of Immunology)上的一封致编辑的信,该信的作者是另一位著名的新冠谣言制造机彼得·麦卡洛( Peter McCullough)博士。尽管文章的发表可能给这封信披上了合法的外衣,但正如福克斯新闻评论员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所言,这封信并不包括任何原始研究资料。相反,它依靠的是一个匿名网站上保存的运动员死亡名单,我们在2021年底该名单出现在网上后不久就写过它。

正如我们之前解释的那样,这份名单包括学生、专业人士、业余爱好者、教练和退休人员。它包括死于自杀、车祸和药物过量的人。这份名单几乎在所有情况下都不包括死者的疫苗接种情况,更不用说证明疫苗与死亡之间的任何因果关系。事实上,正如我们以前所报道的那样,最初列出的一些死亡案例甚至发生在所列人员的年龄段被允许接种疫苗之前。

不过,惠勒和戈尔德各自分享了一张图片,其中强调了信中的部分内容,将匿名网站上列出的死亡人数与2006年一篇论文中引用的38年期间出现在学术文献中的运动员因心脏病猝死的人数进行了比较。这两个数字采用了不同的标准。一个数字非常广泛,包括自2021年以来因任何原因死亡的任何与体育有关的人,而另一个数字则明显狭窄,只包括英语学术研究论文中分析的运动员的死亡案例。

尽管他们所做的比较毫无意义,但惠勒和戈尔德给人留下了死亡人数激增的错误印象,并进一步证实了自新冠疫苗上市以来,运动员受伤和死亡人数增加这一毫无根据的说法。

但这种激增是虚构的,它客观上并不存在。

数据打了网络谣言的脸

新冠病毒或新冠疫苗接种而导致运动员心脏骤停或死亡激增的事实不存在。这是完全错误的说法。”乔纳森·德雷兹纳(Jonathan Drezner)博士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告诉我们。

德雷兹纳是华盛顿大学华盛顿医学中心运动心脏病学(UW Medicine Center for Sports Cardi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主任,《英国运动医学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的主编,也是西雅图海鹰队(Seattle Seahawks)、OL Reign足球队和华盛顿大学哈士奇队(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Huskies)的队医。

根据费城儿童医院(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提供的数据,美国每年有超过2000名儿童和青少年死于心脏骤停,其中三分之二的死亡 “发生在运动或活动期间”。据费城儿童医院称,在年轻运动员中,心脏骤停是死亡的主要原因。

德雷兹纳说他的研究中心通过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国家灾难性运动伤害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atastrophic Sport Injury Research)合作,监测运动员心脏骤停或死亡的“所有案例和所有原因”。他说, ”数据没有变化。”

国家灾难性运动伤害研究中心对高中和大学运动员的受伤情况进行分类,其最新报告涵盖2020-21学年。报告显示,当年有21名运动员在运动中死亡。

到2021年4月,美国16岁及以上的人都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因此,报告所覆盖的时期与年轻人广泛接种疫苗的时期之间的重叠度相对较小。我们联系了这个研究中心,了解2021-2022学年间收集的数据是否表明死亡人数有任何增加。

该中心的主任克里斯汀·库切拉(Kristen Kucera)博士告诉我们,到目前为止,“数字是一样的,实际上比我们在2018-19学年采集的数据要更少。

作为背景,该中心报告说,2019-20年有19人死亡,2018-19年有25人死亡,2017-18年有21人死亡。

同样,研究中心的医学主任罗伯特·坎图(Robert Cantu)博士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告诉我们,他也没有看到运动员死亡人数的增加,并称这种说法是 “错误的信息”。

俄亥俄州立大学医学院(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Medicine)心血管医学教授兼运动心脏病学项目主任科特·丹尼尔斯(Curt Daniels)博士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我们:“统计数据并不能证明运动员的死亡事件有所增加。

丹尼尔斯说,负责监督运动员健康的运动心脏病专家领域相对较小。但是,他说:“我们一直在交谈和沟通。”他的同事中没有人指出心脏骤停事件的增加。

他说:“我也没看到有增加。”

另外,丹尼尔斯指出,运动员的疫苗接种率很高,其中部分原因是许多组织要求接种疫苗才能参赛。他指出,mRNA疫苗一个罕见的副作用是心脏炎症,即心肌炎,这主要影响到12至24岁的年轻男性,尤其在第二次注射后。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16至17岁的男性风险最高,在第二剂后每百万人中有106例会得心肌炎。

与更常见的由病毒感染引起的心肌炎病例相比,包括与由新冠病毒引起的心肌炎相比,这些病例似乎解决得更快,临床效果更好。尽管如此,疫苗反对者仍将这种罕见的疫苗副作用歪曲为比实际情况更频繁,并试图利用这种歪曲的事实来证实运动员死亡人数激增。

丹尼尔斯说,对于那些患心肌炎的人来说,激烈的体育活动给心脏带来的压力可能会造成心律失常,导致心脏病事件。

“而且,事实上,”丹尼尔斯说,“我们没有看到心脏病事件的增加。

因此,他说,如果疫苗确实导致猝死率的增加,“我们应该可以在这里看到它的数据,但我们没有。”

一个不可靠的网站和一个令人怀疑的比较

正如我们前文所说,一个名为好科学(Good Sciencing)的匿名网站是声称运动员猝死人数激增的主要来源之一。该网站仍存在我们在2021年底它在网上出现不久后第一次写到的同样问题。不管怎么说,它被疫苗反对者采用的情况继续发酵。现在,它是惠勒和戈尔德所引用的致编辑的信中的信息来源。

这个最新版本的说法是将网站上列出的运动员人数与2006年一篇无关的论文中引用的数字进行比较,这篇论文试图开发一个系统来筛查运动员的心脏问题,以减少运动中心脏猝死的数量。

在戈尔德和惠勒的推文中,麦卡洛给编辑的信中突出的部分说,自2021年1月以来,有101名运动员死亡,并引用了好科学网站的名单。然后信中引用2006年的研究报告说,在这份文件涵盖的38年期间,有同样的人数已经死亡。戈尔德和惠勒强调了,这相当于每年约29人死亡,暗示前一年有1101名运动员死亡,而在新冠疫苗推出之前,平均每年有29名运动员死亡。

但是,正如我们所说的,好科学网站上的名单和2006年的论文对死者年龄、运动情况、死因和记录死亡的来源都使用了不同的标准。

好科学网站统计了那些在媒体报道中被列为与体育有某种联系的人因任何原因死亡的情况,包括职业运动员、徒步旅行者、退休人员和教练。

2006年的论文统计了从1966年开始的38年内出现在英语学术文献中的35岁以下运动员的心脏猝死案例。

所以,比较这些数字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它们测量的是不同的东西。

用于记录死亡人数的来源也有一个重要区别。因为2006年的论文只吸取了学术文献中报告的死亡人数,所以总人数是有限的。论文本身也承认,其“最大的局限性”是年轻运动员的心脏性猝死“在已发表和研究的论文中的报告肯定被低估了”。

论文上还接着说,“国家或国际登记册的缺乏以及所涉运动员人数的不确定性构成了这个问题的基础。”

我们在报道这个问题时也发现了同样的问题。在美国,我们能找到的收集所有运动项目中运动员死亡信息的唯一运作的资料库,便是国家灾难性运动伤害研究中心。

明尼阿波利斯心脏研究所(The Minneapolis Heart Institute)曾经管理过美国国家运动员猝死登记处(U.S. National Registry of Sudden Death in Athletes),但研究所的凯文·哈里斯(Kevin Harris)博士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我们,它已经不再运作这个登记处了。

当它仍在运作时,登记处被用于2009年的一篇论文中,这篇论文评估了39岁及以下美国运动员的猝死发生率。它发现,最常见的死因是“由于潜在的(主要是未被发现的)心血管疾病”,这占了一半以上的病例,但其他原因包括钝器创伤和中暑。这些心血管疾病死亡者中的大多数(93%)是25岁或以下的运动员,每年这些死亡者的总数不到100人。

这篇论文的主要作者巴里·马龙(Barry Maron)博士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我们:“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统计年轻运动员的死亡率。”

“如果有显著的死亡增长,我们会知道的,”马龙说,“四面八方的孩子们将会被抛弃,所以并没有死亡激增。”

正如我们所说,好科学网站的名单是基于对运动员猝死的广泛定义,包括与体育关系不大的人以及死于癌症和细菌性脑膜炎等疾病的人。

“你如何反驳这样的东西?” 马龙说,“这就像他们编造的数字。

原文:

https://www.factcheck.org/2023/01/scicheck-no-surge-in-athlete-deaths-contrary-to-widespread-anti-vaccine-claim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