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旧瓶装新酒但还是馊的,又一轮“男女同厕”和恐跨谣言浮出水面

01/24/2021

作者:Moreless | 字数:5355 | 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编者按:过去几个月,一直被大选有关的谣言围绕,例如选举舞弊的“大海怪”、投票机被操纵修改投票,死人投票等等,都被现实狠狠打了耳光。而当拜登宣誓就职,川普黯然离开后,这些关于大选的谣言倒是没了,但造谣的人又开始转向给新政府泼脏水,用的还是一用好几年的老套路——男女同厕+恐同。这一波谣言又有什么新花样?真相又是什么呢?

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职总统当天,马上就签署了17项行政命令,其中包括要求联邦机构和公共交通工具上必须戴口罩,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以及废除了川普时代的禁穆令。其中还有一条关于反对歧视的行政命令,题目叫做“Executive Order on Preventing and Combating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Gender Identity or Sexual Orientation”,就是《预防和打击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的行政命令》。

细心的读者一定还记得,去年10月15日,拜登竞选电视辩论的第二场,是Townhall的形式。在提问环节,一名来自宾州的妈妈Mieke Haeck,说自己的小女儿是一名跨性别小孩,川普政府 一直攻击跨性别人士的权利,禁止他们参军,从政府网站上删除transgender的字眼。她问拜登如果能当选,会怎么保护LGBTQ社区的权利。拜登说他一上任就要废除川普时期对跨性别人士歧视的法案。所以拜登上任第一天就签署了反对性别歧视的行政命令。

当时就有过辟谣,拜登没有说过可以允许小孩变性。
美联社针对当时的谣言就发布过辟谣文章

现在这条行政命令一签署,谣言马上接踵而至。

上面截图2的谣文,疑似来自于右翼造谣网站,这个网站疫情期间就传播了很多虚假信息和伪造的内容。也传播了很多大选出现大规模舞弊的不实指控。
一家右翼网站对拜登新政令的误导解读 来源:http://bit.ly/2Mgswzp

行政命令允许男女同厕,8岁变性?

以前我们的公号就写过《都2020年了,还有人在炒作“男女同厕”议题?!》,现在都2021年了,还有人喜欢炒作男女同厕问题。看来这个问题确实是右翼喜欢用来传播恐惧与仇恨的引爆点。因为社交媒体的一大特点,就是靠情感来驱动,用愤怒和恐惧引来点击。

首先来看看这条行政命令到底有没有讲到男女同厕问题。行政命令是这么说的:

第一节:政策。每个人都应受到尊重和有尊严地对待,无论他们是谁或爱谁,都应能够免于恐惧地生活。 孩童应该能够学习,而不必担心他们是否会被拒绝进入洗手间、更衣室或学校运动。 成年人应该能够谋生和从事一种职业,因为他们明白不会因为家里的对象或者因为他们的穿着不符合基于性别的刻板印象而被解雇、降职或虐待。人们应该能够获得医疗服务,并在不遭受性别歧视的情况下确保有一个栖身之所。所有人都应受到法律的平等对待,无论其性别认同或性取向如何。

这些原则反映在《宪法》中,《宪法》承诺基于法律提供平等的保护。这些原则也体现在美国的反歧视法律中,其中包括经修订的1964年《民权法》第七章。在 “Bostock诉克莱顿县 ”(Bostock v. Clayton County)一案中,590 U.S. ___(2020年),最高法院认为,《民权法》第七章禁止 “因为……性别 “而歧视的规定包括基于性别认同和性取向的歧视。根据Bostock的推理,禁止性别歧视的法律 — 包括经修订的1972年教育修正案第九章、经修订的公平住房法和经修订的移民和国籍法第412条,以及它们各自的执行条例 — — 禁止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只要法律中没有足够的相反迹象。

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表现,它往往与其他形式的被禁止的歧视重叠,包括基于种族或残疾的歧视。例如,跨性别的美国黑人面临不合理的工作场所歧视、无家可归和暴力,包括致命的暴力。

美国政府的政策是防止和打击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并充分执行第七章和其他禁止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的法律。这也是本届政府的政策,以解决重叠形式的歧视。

第2节:执行禁止性别歧视的规定 执行禁止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性别歧视的规定。(a) 每个机构的负责人应在实际可行的情况下尽快与总检察长协商,审查所有现有的命令、法规、指导文件、政策、计划或其他机构行动(“机构行动”)。
下略。

以上即为这份行政令的前半部分,其中提到的“Bostock诉克莱顿县 “一案(Bostock v. Clayton County),是2020年最高法做出的一项判决,这也是保障跨性别人群平等权利的一项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判决。

简而言之就是本案的被告Gerald Bostock是克莱顿县法庭系统的一名员工,2013年,他在参与了当地一个同性恋垒球联盟,并在工作中宣传该联盟的志愿服务后被解雇。随后他就开始状告克莱顿县的做法是错误的,此后七年他的官司一路打到了最高院。而最高院在保守派法官占优的背景下,依然以6:3的比例支持了Bostock的诉求,认为克莱顿县的做法违背了美国民权法第七章的规定。这个裁决指出,联邦法律保障LGBTQ人士就业不受歧视。

Gerald Bostock 本人

再回到这个行政命令,从其文本来看,唯一提到跟厕所有关的文字就是这一句“孩童应该能够学习,而不必担心他们是否会被拒绝进入洗手间、更衣室或学校运动。”

这条行政命令的出台,是因为2017年2月,川普总统一上任,马上就废除了奥巴马时代留下的所谓“厕所令”。此厕所令是奥巴马政府在2016年5月,由教育部和司法部以一封信的形式给全国的公立学校发布了一个指引(guidance),对1972年发布的教育修正案的第九条(Title IX of the Education Amendments of 1972 )进行了解释。

该条法律规定,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性别的原因被排除在由联邦资助的教育和活动计划之外,不能被剥夺该教育和活动计划提供的待遇,也不能因性别原因受到该教育和活动计划的歧视。

所以此项教育部颁发的指引禁止学校以性别为基准对学生进行区别对待,而这里的性别概念要包括个人自认的性别身份。要求所有公立学校允许跨性别学生根据“心理性别”而非“生理性别”选择卫生间和更衣室。

而奥巴马政府颁布的这个指引,针对的是之前北卡罗莱纳州政府出台的针对跨性别人群的法律。2016年4月,北卡罗莱纳州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任何人只能去他/她出生证上显示的性别对应的厕所,违者会被罚款或者逮捕。这条法律显然是针对跨性别人士来的。试问谁出门为了上个厕所还要带出生证明,而且也不会有人在厕所门口查,难道扒别人裤子验明正身?而且跨性别人士上厕所自己心里存在的焦虑,并非其他非跨性别人士能够体会的。跨性别人士上厕所很多是基于安全性的考虑决定上哪个,和ta的自我认同关系不大。

为了说明非跨性别人士认为的跨性别人士上厕所的情景,与实际的情景的反差,上图非常清楚地显示了这种差别。

TIPS:TERF(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是排斥跨性别人士的激进女权主义者的首字母缩写。这个词最初适用于少数女权主义者,她们的主张被其他女权主义者认为是仇视跨性别者,如拒绝跨性别女性是女性的说法,将跨性别女性排斥在女性空间之外,反对为跨性别人士权利立法。此后,这一词的含义已扩大到泛指那些可能与激进女权主义毫无瓜葛,但是具有排斥跨性别观点的人。

北卡州此项法律一出台,就引发了社会各界广泛的批评和抵制运动。几十家对LGBT友善的高科技公司,例如谷歌,Facebook,苹果,Linkedin,airebnb,Uber等,联合发表公开信谴责北卡州政府,认为其助长了对跨性别者的歧视。一些地方政府,例如旧金山市,纽约市,西雅图市,美国华盛顿市等,都禁止政府雇员用公费去北卡罗来纳州出差。2016年七月,NBA宣布2017年的NBA全明星赛,就改在了夏洛特以外的地方举行,以抗议北卡通过不人道的法案。

北卡州这项代号为HB2的法案引发过大量抗议和反对

所以拜登的行政命令,只是对奥巴马时代政策的回归。而且前文《都2020年了》就说过,跨性别厕所,私密性做得很好,基本杜绝了偷窥或者尴尬场景的发生。

加州早在2013年就通过的AB1266法案,名称是“Pupil rights: sex-segregated school programs and activities(学生权利:按性别划分的学校计划和活动)”。该法案规定中小学生可按照自己的自认性别而不是生理性别,任意选择男女分开的厕所,浴室或者更衣室等公共设施。

而且加州还推出了这种除男女厕所之外的无性别厕所。里面是各个隔间很私密,同时没有男生用的小便池。加州以前就有不分性别厕所的叫做unisex厕所,也有供全家人使用的family厕所。现在只是改了个名字,就被用于方便多元性别使用的无性别厕所,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关键的一点,原来的男女厕所都还存在,只是增加了无性别厕所,所以不存在所谓的男女不分上厕所。

反对者认为,如果一个人今天自我认定是男的,明天自我认定是女的,随便进厕所,那不是乱套了。通常情况下,还是男人上男厕,女人上女厕。性别认同不一致的毕竟是极少数(根据数据统计,跨性别人士占美国人口的比例不到0.5%)。真有个别变态喜欢偷窥,还是可以被抓的。社会上的变态总是无法完全杜绝,就因为有万分之一的概率就导致不立法,也说不过去。即使没有跨性别厕所法案,也无法阻止或者杜绝有人在厕所对异性偷窥。所以这种观点完全就是夸大其词的滑坡理论,完全站不住脚。

而在司法层面,最高法院也有支持跨性别人群选择厕所的权利。2020年12月,最高法院驳回了俄勒冈州的一起下级法院的上诉,该诉讼要求跨性别学生使用他/她们出生时性别的厕所。这项判决维持了联邦上诉法院的裁决,该裁决维持了该地区允许跨性别学生使用符合其性别身份的设施的政策。

炒作厕所议题,并把这个问题污蔑为男女同厕,引发不了解情况的人的反感,实在是别有用心。可以想想谁家里面的厕所还分男女,是不是多大一个事情?

跨性别女性可以参加女子比赛怎么办?

川普任上除了废除奥巴马时期根据性别认同上厕所的教育部指引,还不允许跨性别人士参军。所以拜登反对性别歧视的行政命令签署以后,在推特上就出现了一个叫做拜登消灭女性的hashtag#BidenErasedWomen。一些人将这项命令解读为将允许跨性别女运动员参加女子运动队。

《不可逆转的伤害:跨性别狂潮引诱我们的女儿》(IRREVERSIBLE DAMAGE: The Transgender Craze Seducing Our Daughters)一书的作者阿比盖尔·谢里尔(Abigail Shrier)在一条推文中说,该命令“重创了妇女的体育活动”,并在女孩身上设置了“新的玻璃天花板”,因为允许跨性别的妇女对妇女的体育活动具有生物学上的优势团队。

新闻周刊随后对这条指控进行了核查。来源:http://bit.ly/39SQdFY

该文说,该命令没有明确地详细说明涉及哪些运动。唯一提及运动的内容,跟前面提到的厕所问题出自同一句话,只是因为行政命令中简短地提到:“儿童应该能够学习,而不必担心他们是否会被拒绝进入洗手间,更衣室或学校运动。”

其实对于跨性别人群参加运动比赛的政策,专业的体育赛事早已有了规定。在大学比赛和奥林匹克级别比赛的跨性别运动员都已经受到特殊要求。

根据Transathlete.com网站,美国国家大学体育协会(NCAA)不需要性别确认手术或对运动员的过渡性行为进行法律认可,以使跨性别运动员可以参加符合其身份的团队。《 NCAA跨性别学生运动员参与政策》则为跨性别和跨性别运动员分别设置了激素要求:

一名跨性别女运动员必须完成一个日历年的睾丸激素抑制治疗,才能参加女子团体比赛。

一名因接受睾丸激素治疗而获得医疗豁免的跨性别男运动员可以参加男子团体比赛,但不再有资格参加女子团体比赛。

NCAA关于跨性别运动员的政策 来源:http://bit.ly/39cFOGa

而各个学院,大学和课程则也可以有各自的跨性别运动员政策。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则在2015年更新了其跨性别运动员政策,以更具有包容性,并且对所有运动员保持公平。不再需要“外科解剖学改变”,因为该政策可能“与发展中的立法和人权观念不一致”。

跨性别男运动员有资格不受限制地参加男子组比赛。为了参加女子组比赛,跨性别女运动员必须声明其性别为女性至少四年,并且必须在首次比赛前至少12个月内监测其睾丸激素水平都低于10nmol / L,并且在其整个参赛女子组别比赛期间,激素水平都要维持在10nmol / L以下才能有资格。

通过上述NCAA和国际奥委会的规定,我们可以看到,通过科学的标准设置,既能够保护跨性别人群与其他人群公平参与竞争的权利,也能保证竞赛本身可以公平的进行。

而对于全美各地高中体育水平上跨性别运动员的管理规定,则依据不同州的法律政策来执行。根据Transathlete.com的数据,有16个州(下图中绿色)制定了有利于将跨性别,非二元和非性别确认学生完全纳入高中体育项目的政策。在14个州中要求提供医学证明或暴露检查(下图蓝色)。有11个州的性别认同政策不那么包容(下图红色),有10个州(下图灰色)要么没有州级政策,要么允许学校制定自己的政策,要么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做出决定。

关于跨性别人群参加体育比赛,全国各地已经在法律上进行了各种斗争,包括将跨性别女子排除在女子运动队之外等。尽管拜登的行政命令并未概述有关此问题的具体裁决,但对《民权法》第7章和《教育修正案》第9章的更广泛解释可能会导致有关跨性别运动员的法律和政策面临新的法律挑战。

PS:据网友Ivy推荐,傲骨之战(The good fight)第4季第6集,就讲述了主角所在的律所代理一位跨性别的游泳选手争夺职位的案子,讲了要测男性激素水平来决定资格。剧情挺精彩,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一看。

结论

拜登的行政命令只是重申要保护跨性别人士和性少数不受歧视,行政令涉及的也只是现有的法律和已有的法庭判例。并没有涉及的具体的措施,例如所谓的“男女同厕”,也没有说跨性别女性可以还是不可以参加女子比赛。况且跨性别人士参加比赛的具体规定,是要各州各部门具体实施,跟行政命令没有直接关系。

看到行政命令里出现restroom,就膝跳反射式的想到“男女同厕”,类似于一种受迫害妄想症。至于“允许8岁变性”,更是毫无根据的无稽之谈。未成年人要做转性别手术需要监护人同意,而且这跟该行政命令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么容易被空穴来风的谣言欺骗的话,就要好好检视一下自己的信息源是不是出了问题。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