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事实核查:拜登减免学生贷款不公平还加剧通胀,只为收买选票?

09/01/2022

作者:溪边愚人

上周三(8月17日),拜登总统宣布了一项学生贷款债务减免计划。在过去的一周内,主流媒体对该计划做了各种利弊分析,也有各种或赞赏或批判的观点文章,这都正常。

但一些没有根据的批判也获得了比较大的市场,这就容易产生误导,甚至造成谣言的传播。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拜登的这个政策到底是怎样的。

拜登学生贷款债务减免计划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只有联邦学生贷款债务才有资格享受拜登的学生贷款债务减免,私人贷款不在此范围内。(只有经济条件低到一定程度的才能获得联邦学生贷款。)

凡是个人年收入低于12.5万美元或家庭年收入低于25万美元的,都可以一次性免除1万美元的债务。如果是拿Pell奖学金的,则可以一次性免除2万美元,因为Pell奖学金是专门给来自低收入家庭学生的。

如果上述一次性债务减免后依然有欠款,则可以加入一个这次推出的全新的偿还计划:每月以个人可支配收入的5%来偿还借款——这大约是目前现存的最慷慨的还款计划的月还款额的一半,极大地减轻了还款人的日常经济负担。(可支配收入的一个简单粗暴的定义方式是,超过贫困水平150%的那部分收入,并根据家庭规模进行调整。对一个单身来说,大致为扣除20,385美元后的收入。以50,385年薪为例,扣除后的可支配收入为3万美元,每年还款额为1500美元。)

另外,只要借款人按照那个新的还款计划还款,政府将负责所有的利息。就是说,负债人的借款额不会因为利息而增长。

最后,如果借款人最初只借了12,000美元或更少,在以新还款计划持续还款10年后如果依然有借款余额,那么这个余额就由政府买单了。其余的人则依然按照现在的计划,必须在坚持还款20年后才能获得余额的消除。

拜登计划针对的是低收入群体

这个计划的最大受益人无疑是Pell奖学金获得者,这些都是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这个群体占该计划受益人的60%,教育部估计约为2700万人。另外,只借了12,000美元或更少,还款10年后依然有余额的,必然是低收入者。提前消除这些人的债款,对他们将是极大的帮助。

下图由白宫网站提供,其信息为:87%的债务取消利益将施惠于收入低于75000美元的借款人。

让低收入的人,有色人种社区的人和第一代大学生受惠,一直是拜登追求种族公平和社会正义议程的一部分。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大约有四千万人可以从该计划获益,两千万人将获得完全消除学生贷款。

40%有学生贷款的人没有拿到学位,这意味着他们的收入并不高。但对努力还款的人,拜登的这个计划是一个巨大的帮助。这个政策帮助的就是努力工作的人。

为什么要政府为个人经济行为负责?

认为政府不应该对私人行为负责的似乎大有人在。只是,这些人恐怕误解了政府的责任和义务。我们可以从多方面来理解政府参与此事的必要和意义。

1)也许我们需要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法律上总统有没有权力这样做?说实话,这在法律专家中也有争议。共和党已经在寻找愿意就拜登的学生贷款债务计划提出起诉的人了。那么,我们就把裁决权留给法院吧。

2)美国这几十年拿个大学以上学位的经济负担不断加重,其增长幅度与经济增长完全不成比例。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大学收费不合理;学生贷款机构“吃人”的还款计划;政府对高等教育的投入减少;以营利为目的的大学只顾赚钱却没有真正提供给学生谋生的技能,而政府在对这类学校的管理完全缺席......这些现象的普遍发生和持续存在,政府都是负有责任的。

此图显示的是,大学学费增长(红线)远远超过了政府的资助增长(浅黄线)。图源:白宫网站。

3)根据美国破产法,学生贷款明显比其他类型的无担保债务更难被解除,因为在破产中解除学生贷款需要一个额外的步骤,有一个非常难以满足的条件。许多借债人已经被学生贷款压得无路可走了,却因为宣布破产的门槛太高,无法解除债务。所以,学生贷款需要特别的帮助。

4)很多人还学生贷款很多年了,借款余额却是越来越多。这就是上面说到的学生贷款机构的“吃人”还款计划。拜登等于是给看不见希望的人提供了一条出路。

5)超过30%(也有说1/3)的学生贷款处于违约状态。这些贷款本来就是收不回来的。以这样的计划消除,可以给那些借债人第二次机会,兴许还有经济上翻身的希望。

6)说政府不该对私人经济行为负责的,想一想,08年金融危机时,政府有没有救助银行?为什么?因为国家经济的好坏与每个人都有关系。而且,让银行明显的危害行为长期存在,政府负有责任。

7)美国有大约4500万人的学生贷款债务,总额为1.6万亿美元。这是除了购房贷款外美国人最大的贷款,超过汽车贷款,超过信用卡和其他抵押贷款。减轻这些人的还债负担,对国家经济的健康发展有好处。

拜登的学生贷款债务减免计划是不是过分慷慨了?

上面说的都是政府可不可以或应不应该救助。接下来的问题是,救助的范围、程度多大才合理?

这绝对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情。要我来评价,享受一次性免除1万美元债务的年收入条件太宽松。个人年收入12.5万美元或家庭年收入25万美元属于比较高的收入了,完全可以把收入标准再降低一点,我认为这样也更公平些。

但是,如果与什么也不做相比,我宁愿拥抱这个我认为不完美的,个别地方过于慷慨的计划。

据说最后这个比较慷慨的版本是很多政客和组织不懈地在拜登那里吹耳边风的结果。这个话题有巨大的基层基础,尤其是获得了绝大多数年轻选民的关注。这也是一个被一些团体描述为对黑人选民非常关键的问题。拜登竞选时承诺要在解决族裔问题上做额外努力。他必须在各项政策上考虑到这个方面。所以,拜登只可能给出这样的版本。

另外,慷慨与否也是相对的。我们不妨做一个比较。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预算模型的计算,拜登的这个减免计划10年的一揽子总成本大约为6050亿美元。而川普政府的减税政策将导致10年内1.47万亿美元的税收减少,减税的最大受益者还都是富人。看看到底是谁更慷慨?而且我要说,我们现在需要雪中送炭,不需要锦上添花。

上图中英文的翻译:为什么我支持取消4500万学生的贷款债务?因为我们为600个亿万富翁取消了数万亿的税收。这就是原因。

我们再看看民意怎么说吧。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55%的美国人支持取消每个借款人高达1万美元的联邦学生贷款;47%的人支持取消每个借款人高达5万美元的贷款。56.0%强烈支持免除年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人的学生贷款。这里的数据比较模糊,比如前面两个数据没有说怎样收入水平的人应该获得减免,但至少说明了类似这样的政策有足够的民意支持。

说到该计划是不是太慷慨,会不会加剧通胀也应该是一个考量。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的分析,怎么看都不会有大影响。(为避免文章篇幅太长,内容太无聊,他的具体分析免了。)他还说,他不是唯一得出这个结论的人。高盛公司的一项初步分析估计,负债人还款额所占收入的比例,将是从0.4%下降到0.3%这样的变化。克鲁格曼反问道:“你说这会是在为通货膨胀火上加油吗?”

单独给读大学的群体提供资助公平吗?

这样说吧,世界上没有完全公平的事。问题是前文已经说明了,既然政府对日渐高涨、不胜负担的学生贷款负债有责任,那就必须对此有所作为,对吧?也许更合适的问法是:能不能做得更好、更公平?或者换一种问法:怎样才能尽可能做到对不同群体都比较公平?

相信放弃大学梦的人中有不少也是希望读大学的,只是因为没能力付学费或不愿意承受学生贷款。那么,拜登的这个计划给出了一个信息:政府不会对大学文凭越来越难以企及视而不见。这个信号对有些人可能太迟了,但能够给后来者带来希望和改变也是好事情。还是那句话,世界上没有完全公平的事,只能尽量争取最公平的结果。

事实上,享受政府“额外”照顾的不只是这个群体。疫情期间,很多企业,特别是小企业,也获得了不少政府贷款,后来这些贷款基本上也都减免了。

我想,最好的做法就是努力关照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这样,一方面不需要成天搞救济,另一方面,自己日子好过了,往往也比较能够接受政府对有困难的人提供救济。

一切都是假的,拜登真正的目的就是买选票?

据说有媒体报道,促使拜登终于下决心,不仅推出此计划,而且最后选择了比较慷慨的版本,就是因为他被告知唯有这样才能为11月份的中期选举争取到比较多的选票。

本人没有直接读到语言这样直白的报道。但如果真是这样,拜登又有什么错呢?这本来就是拜登的竞选诺言,兑现曾经做出的承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事实是,这件事(1)符合民主党的理念,(2)是多个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承诺,(3)还有广泛的民意支持,何乐而不为呢?

什么叫买选票?口是心非才是买选票,或者是骗选票。对民主党来说,这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不做,反倒是错了。

美国现在正处于历史上最严重的分裂时期之一。根据不少学者的分析,这是因为美国现在正处于一个多方面极其不平等的状态,特别是巨大的贫富差距。哈佛著名政治哲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认为,这是因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左翼政党政策的缺席。桑德尔指出,FDR新政之后美国的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确是始于里根。但是克林顿和奥巴马也都助了一臂之力,都拥抱了保守派的市场经济,没有同时对高度集中的资本提供可以抗衡的力量。

桑德尔的意思是,共和党的理念本来就是最大范围、最大程度地追逐资本。而适当约束资本主义,为民主负责,为不那么健康的资本主义所带来的权力集中和不平等提供一种平衡,并寻求更公正的社会,一直是左翼党派的历史使命。只有作为左翼的民主党再次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才能重新让美国成为一个以融合为主流的社会。

那么,拜登现在做的就是推动左翼的政策,缩小贫富差距。有人一定要把这说成是买选票,行啊!共和党也可以买啊,怎么不去做呢?

拜登的政策治标不治本?

的确,拜登这次推出的学生贷款债务减免计划基本上是治标。治本的成分不是一点也没有,但相对来说很少。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

拜登当然希望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啦。但是,因为共和党的阻扰,国会无法通过立法的手段解决这个问题,拜登只能用总统行政令来替代。而总统令就只能做这么多!民主党需要更多的国会席位才能够有效地推动自己的政策。

说到美国的严重分裂,现在的情况有点像一个恶性循环:民主党在过去的40年的确没做好,就像桑德尔说的,所以失去了相当一部分选民的信任。现在要改弦更张,必须赢得足够的选票才能起步。但口说无凭,在没有做出成绩之前,如何重新获得选民的信任?

拜登现在走出的就是第一步中的一部分。只有坚守对选民的承诺,才能继续获得选票,得以继续推动左翼的政策,以期达到最终克服分裂,自然融合的目的。

美国的确是需要一个大规模的治本的政策,就如拜登竞选时说的,需要一个新的新政。减免学生贷款负债只是很多刻不容缓的事情中的一件。但这件事情的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所面临的真正的问题。为什么学费负担会成为如此严重的问题?因为最近的几十年中人们承受的负担不是他们的前辈所承受的能够相比的

上面两个图分别显示的是1989到2019年,美国家庭收入变化和个人财富积累变化(全部换算成了今天的价值)。可以看出,2019年75岁以上年龄组的家庭收入比1989年75岁以上年龄组增加了62%,个人财富积累则增加了76.7%。相对的,35到44岁年龄组的人就比较惨,2019年这个年龄组的人比1989年这个年龄组的人家庭收入只增长了0.9%,个人财富积累甚至是负增长,即减少了19%。

这个比较方式有点特别,有的人可能不习惯。在过去的一二十年里设计成类似这样的研究、比较越来越多,就是为了看代际间的变化。这里的目的是看同一年龄的人,是1989年的日子好过呢,还是2019年的日子更容易。结论非常明显,今天典型的40岁的人的收入只比三十年前典型的40岁的人略高,而典型的老年人的收入比他们父母那一代人在同一年龄段的收入高得多。就是说,现在的日子是一代不如一代。

这才是我们需要治的本!这样的趋势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拜登现在只能治标。能不能真正治本,还取决于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拜登是在买选票吗?用“买”字,只是文字游戏。真正的问题是,这是不是选民的选择?

参考资料: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25/opinion/student-debt-relief-biden.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26/podcasts/the-daily/student-loan-forgiveness-joe-biden.html

https://educationdata.org/student-loan-debt-statistics

https://www.cnbc.com/2018/08/29/30percent-of-student-loan-borrowers-cant-keep-up-with-debt-after-6-years.html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18/08/25/opinion/sunday/student-debt-loan-default-college.html?action=click&module=Opinion&pgtype=Homepage

https://www.investopedia.com/how-to-file-student-loan-bankruptcy-4772237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24/business/biden-student-loan-forgiveness.html?smid=nytcore-ios-share&referringSource=articleShare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30/briefing/student-debt-economic-changes.html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2/08/24/fact-sheet-president-biden-announces-student-loan-relief-for-borrowers-who-need-it-most/

https://www.politifact.com/factchecks/2022/aug/30/instagram-posts/businesses-associated-these-gop-politicians-had-pa/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