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谎言杀死美国人

01/14/2022

原文作者:Paul Krugman | 编译:Yanzi | 授权转载自正义补丁网站

前言:Omicron 在美国的传播使感染Covid-19病例的数量再次创下新高,本周一,美国单日新增病例的数量超过100万。但到目前,美国有很多人甚至还在怀疑Covid-19的真实性和疫苗的安全性。他们是听信了什么样的谎言?

本文翻译自文章The Viral Lies That Keep Killing Us,原文作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 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也是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他因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地理学方面的研究获得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封面图片来自原文)

一年前,我们似乎有理由希望,到2022年初,如果我们说新冠是一个影响健康和生活质量的重要问题时,我们讨论的,会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因为一年前,有效的疫苗以奇迹般的速度研制出来;像美国这样一个先进的国家肯定会找到一种方法,让这些疫苗迅速、广泛地分发出去。

那么,为什么我们还未能摆脱新冠疫情呢?部分问题在于病毒进化的创造性。德尔塔(Delta)变种的致命性震惊世人;现在奥米克戎(Omicron)的传播能力令人惊愕。尽管如此,我们本该,也应该能够做得更好。我们没能做到的主要原因是带政治动机的谎言的力量。

在我讨论这些谎言的细节和它们造成的伤害之前,让我们先明确一点:是的,这与政治有关。

反疫苗人士的集会,图源:NPR

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在强调抵制疫苗的党派性质时受到各种非议的评论员。我们经常被提醒,许多未接种疫苗的美国人不是共和党的忠实支持者,人们不接种或至少没有接种疫苗有多种原因。所有这些都是事实;但政治仍然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是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例如,我们看看去年10月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KFF)的一项调查,60%未接种疫苗的人自称是共和党人,而称自己是民主党人的人只有17%。或者,我们看看大数据专家查尔斯·加巴(Charles Gaba)对美国各个县的数据分析,分析发现,川普在2020年一个县的选票中所占比例平均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就相当于这个县当前的疫苗接种率降低约0.5个百分点。

但是,政治是如何对这样一个医学奇迹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呢?我想指出共和党政客和右翼媒体不断重复的三大谎言。

谎言一:宣称新冠病毒没什么大不了。

你可能认为这种说法已经过时,因为自从右翼电台节目主持人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将新冠病毒与普通感冒相提并论以来,已有80多万美国人染疫病故。

但这种谎言仍然存在。像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这样的政治人物将人们对奥米克戎(Omicron)的反应斥为“非理性的歇斯底里”,因为在完全接种疫苗的人群中,这种新冠变种引起的住院率相对较低。但他避而不谈的是没打疫苗的情况,凯撒家庭基金会的调查显示有数百万未接种疫苗的共和党人,而这些共和党人自称不担心感染新冠,却不知因为没打疫苗,他们本该更加担心。

当拜登总统合情合理地指出,如果你没有接种疫苗,新冠病毒仍然非常危险时,保守派评论员勃然大怒;福克斯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指责拜登将未接种疫苗的人视为“亚人类”。

谎言二:宣称接种疫苗是无效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在推特上写道,“如果打加强针有效,为什么打了不起作用呢?”。

想必他们想说的是,奥米克戎正在引发多地的突破性感染,以致接种疫苗的人也会染疫。但他们小心翼翼地忽略了一个事实,大量证据显示,即使接种疫苗的民众被感染,他们住院或死亡的可能性也远低于未接种疫苗的人。

图源:NPR

谎言三:这一切都是为了捍卫自由,不接种疫苗应该被简单地视为一种个人选择。

例如,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的政府就以这一论点作为诉讼基础,设法阻止联邦政府的疫苗接种强制令。

但是,阿博特政府又呼吁联邦政府提供援助,帮助德州应对新冠病例和住院人数的激增。德州的疫苗接种率非常低,部分原因正是阿博特阻止私营企业实施疫苗接种强制令的要求。还用我们多说什么吗?

警觉的读者会注意到,这些共和党人的主张除了是错误的之外,还在很多方面自相矛盾。例如,“多亏了疫苗,我们可以忽略新冠,顺便说一句,打了疫苗也没用。”又例如,“接种疫苗是个人的选择,但向民众提供所需信息,帮助他们作出明智选择,是藐视和攻击他们的尊严。”还有,“这一切都与自由和自由市场有关,但这种自由不包括私营企业保护自己的员工和客户的权利。”

你以为共和党人所说所做都太无理取闹了,除非你能意识到,共和党人对疫苗的蓄意阻挠并不是为了服务于一个连贯的意识形态,而是为了追求权力,过去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因为成功的疫苗接种计划将是拜登政府的一大执政胜利,所以共和党人必须利用一切可能的谎言论述来削弱它。

果然,共和党人的反疫苗策略在政治上取得了成功。持续的新冠疫情让美国民众长期情绪低迷,这必然伤害白宫的执政党。因此,竭尽全力阻挠拜登政府有效应对疫情的共和党人,甚至连一刻都没有犹豫,转而指责拜登政府无能,未能终结疫情。

疫苗破坏性政治的成功本身让人深思极恐。共和党人为追求权力的自私自利,罔顾他人安危,甚至牺牲的是他们的支持者的生命的做法,竟然奏效了。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2/01/03/opinion/covid-vaccines-misinformation.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