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漩涡中的推特会成为马斯克所说的“言论自由平台”吗 ?(上)

11/28/2022

作者:李红梅博士

伊隆·马斯克于2022年10月27日正式完成对推特的收购。之后,马斯克进行了大刀阔斧地裁员,他立即裁去至少50%的员工,以及人数不明的合同工。同时对留任的员工发出了强硬通牒:要么拼命工作, 要么拿钱走人。他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写道:“为了在未来打造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推特2.0,并在当今世界日益激烈的竞争中获得胜利,我们必须付出极端艰苦的劳动。”他补充到:“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只有超乎寻常的优良业绩才能拿到好的评分。” 员工们被要求在一定期限内,答应是否愿意为新的愿景付出努力或者自愿离职。

最后通牒引发了一波离职潮。根据一份内部备忘录,至少1200人在收到最后通牒以后选择离职 (Mac, Issac, & Browning, 2022, Nov.18). 这样算来,推特在短短的一两周时间,至少失去了2/3的员工,很多是关键的技术人员和维护网络安全和信息的审核人员。

也许马斯克的初衷是希望精简人员,毕竟推特一直在亏损运营。比如2021年,推特的亏损额为2.21亿美元 (比起2020年报道的11亿亏损,亏损额下降了80%) (Iqbal, 2022, Nov. 4)。 在裁员的同时,马斯克又推出了一些激进措施,比如消弱一些言论审核措施、推出可购买的蓝色认证符、让一些以前被推特禁止的人士重返推特,等等。马斯克,这位拥有世界上最有影响力平台之一的首富,被卷入了各种漩涡。同时,马斯克本身的价值观和行事方式,更为推特的未来增加了不确定性。 

马斯克的绝对言论自由做法行不通

马斯克一直以推行绝对的言论自由自居。 他在四月份表示收购推特时,当时的说辞就是维护言论自由。 马斯克在2022年4月14日 TED 会议上采访时表示,他计划仅仅删除明显违反法律的内容 (比如煽动暴力),而将其他所有信息—无论有多到争议—都保留在推特上。

其实马斯克的这个观点了无新意。在社交媒体创立初期,几乎所有平台—包括Twitter 和 Facebook--都是秉承这样一种价值观,即任何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Facebook和扎克伯格在各种场合表示Facebook是一个中立的平台,以试图推卸自己的监管责任,并且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Madrigal, 2017,Sep. 28; Marantz, 2019, Oct.31)。

但是,这种不作为导致这些平台充斥着大量的仇恨言论、骚扰信息、种族和性别歧视等不当内容。美国近年来社会的极化, 并伴随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移民、堕胎、枪支、社会福利、反种族歧视、大麻合法化、选举权等一些列政策的不同,导致公共领域舆论的极端分化。推特等社交媒体不仅反映了这种社会的极端化,也通过传播假消息、操控舆论推动了这种极端化,

自从2015年以后,这种趋势更加明显。川普的竞选和最终上台都使得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等公共言论领域很难达到共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假消息、阴谋论大为盛行,尤其是在支持川普的保守主义阵营。Facebook 在2016年的大选中,为阴谋论的传播立下了汗马功劳。

川普总统上台以后,基本上靠推特治国。他通过推特,传播QAnon、新冠病毒、以及2020年大选被窃取的阴谋论和假信息。这直接导致了2021年1月6日川普支持者攻击了国会山、并致几人死亡。

川普很多言论实际上违反了推特平台的规定,但是推特一直以川普的言论有“公共利益”为理由,拒绝封禁川普的账号。但是2021年1月6日国会暴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两天以后,推特永久地封禁了川普的账号,以使他不能直接向他的8千8百70万粉丝喊话。其他平台如Facebook, Instagram和YouTube也相继封禁了川普的账号。

同时,国会也通过一系列听证,要求社交平台担负起更多社会责任。实际上,在2020年美国大选以前,社交媒体平台,比如推特和Facebook已经开始为假消息做标识:仅仅在选举前的一周以内,推特为30万条信息做了“假消息”标识 ,其中包括一些川普总统的帖子。而Facebook在大选前的几个月以内,也标记了1.8亿条信息为“假消息”(Leibowicz, & Saltz, 2021, Mar. 11). 

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推特进一步强化了自己的内容审核功能。社交媒体平台的内容审核通常基于以下机制:通过算法和人工智能筛选出有问题的内容;人工读取。

自从社交媒体诞生以来,各个平台在发展的过程中,都对用户创造和传播的信息有一定的规定。大体上来讲,2019年以前对平台的内容审核不是很多,各个平台基本上是各自为政 (Checkstep, 2021, April 1)。比如,2010年Facebook用英文、法语和西班牙语发布了自己社区标准。2011年, YouTube 在阿拉伯之春期间,允许中东地区的支持抗议活动、含有暴力、血腥的视频上传。2012年推特发布了第一份透明度报告。后来,由于恐怖分子利用社交媒体发布信息和视频,很多社交媒体改变了自己的政策。比如,YouTube 2014年规定,不允许发布有暴力内容的视频。其他平台也颁布不允许发布与恐怖主义观的内容。2016年Facebook开始实施一定程度的事实核查。2018年推特移除了7千万个机器人账户, 以应对传播政治假新闻的压力。

这些社交媒体真正开始内容核实是在2020年新冠病毒以后,所有大的平台都采取了措施,来禁止用户发布与政府和官方渠道相反的公共健康信息;同时开始标识假信息。推特和Facebook也开始标注川普总统的不实言论;其他的相关言论也受到了审查,比如否认纳粹集中营、仇恨言论、阴谋论、以及关于美国大选造假的言论(Checkstep, 2021, April 1)。

推特于2020年成立“透明度中心“(Transparency Center)公开自己处理信息的情况。下图提供了2021年7月至12月的数据 (https://transparency.twitter.com/):

由此可见,对信息的审核是随着社会的需求而发展的。社交媒体为了保障自己平台传播信息的可信度,必须要设立一套措施。即便是最近成立的保守主义平台如 Parler、Gettr 和川普自己的 Truth Social,都制定了针对仇恨言论、骚扰或不当内容的规则。因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这些平台往往会沦为对用户或广告商不利的仇恨、负面或垃圾内容的污水池。

马斯克掌管下的推特仍然在实施内容审核

尽管马斯克声称要保障绝对言论自由,但是他掌管下的推特仍然在实施内容审核。Yoel Roth,推特的信任和安全部门的头 (former head of trust and safety),在马斯克收购推特以后继续工作了两个星期,他辞职以后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谈到了马斯克掌管下的推特不得不实施内容审查 (Roth, 2022, Nov. 18)。文章谈到了三个因素迫使马斯克必须让自己的平台公正可信,而不是任由骚扰信息、仇恨和不实言论泛滥。

第一:广告商,推特的90%的收入来自广告。2021年推特的总收入为51亿美元,其中广告收入为45亿 (Savitz, 2022, Nov. 1)。 无数的研究表明,广告商对媒体的内容有影响。比如航空公司的广告,肯定不希望和坠机的新闻放在一起,这就表明在投放广告的时候,要掌握投放的地点、时间和与之相关的内容。还有,广告商在投放广告的时候,肯定会审查平台的可信度,珍惜自己名声的品牌不可能会将广告投入到不被公众信任的平台。

 Roth 也直言:

“只要公司 90% 的收入来自广告(就像马斯克先生收购该公司时的情况一样),推特就别无选择,只能以一种不会危及维持运营收入流的方式运营。这已经被证明是具有挑战性的。

几乎就在收购结束后,推特上出现了一波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的攻击浪潮。谨慎的营销人员,包括General Mills、奥迪和辉瑞的营销人员,放慢或暂停了在推特平台上的广告投放,在公司内部引发了一场危机,以保护广告收入。

作为回应,马斯克先生授权我的团队采取更积极的行动,在整个平台上删除仇恨言论--审查更多的内容,而不是更少。我们的行动奏效了:在我离开之前,我分享了有关 推特执行仇恨行为的数据,表明通过某些措施,推特在马斯克的领导下实际上比以前更安全。

广告商并没有回避利用钱包的力量:在马斯克先生被收购后的几天里,全球责任媒体联盟(一家重要的广告行业贸易组织)公开呼吁 推特 遵守现有的 “品牌安全” 承诺。

第二:全球各个政府部门的限制。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已经对推特引发的混乱表示关注。拜登总统在11月9日的白宫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问到是否应该调查马斯克和外国政府的商业和技术关系, 拜登明确表示值得调查 (Picchi, 2022, Nov. 9). 

布鲁金斯学会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 (Nicker, 2022, Nov. 4),指出:“马斯克不仅引进了一些投资者来帮助为交易融资,包括中国、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有联系的实体,而且他的其他公司之一特斯拉也越来越依赖中国市场以及中国政府的善意。由于推特作为美国政治话语平台的关键地位,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负责审查外国投资对国内公司的国家安全影响,因此建议以安全为由对推特的交易进行调查”。 实际上,康涅狄格州的联邦参议员Chris Murphy已经呼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开始启动调查。

由于推特在世界上很多国家运营,推特也必须遵守世界各国的法律。比如欧盟和英国对数据安全、隐私保护和假信息的打击比美国严格很多。根据名为“数字服务法”的欧盟立法草案,大型社交媒体公司和电子商务网站,具有其平台删除非法、有害内容的新义务。另一项名为《数字市场法》的提案将使被冠以“看门人”品牌的公司遵守该做和不该做的行为的清单,以防止不公平竞争。例如,这些公司将被禁止使用从商业用户那里获得的数据与他们竞争。不遵守欧盟内容政策的公司可能会被处以高达全球收入 6% 的罚款,屡犯者的平台可能被暂时禁止。现有的征收高达全球收入 10% 的反垄断罚款的权力将扩大到更多领域,未来如果违规者继续违反规定,他们可能会被迫出售部分业务 (Horowitz, 2022, Dec.15). 英国也有类似的规定,如未能删除或限制非法内容传播的科技公司将面临高达其年销售额10%的罚款。

Roth也指出:

“推特仍受其运营所在国家/地区的法律和法规的约束。收购后的几天里,推特上的种族歧视言论激增,欧盟首席平台监管机构到该网站提醒马斯克,在欧洲,没有节制的免费混战是行不通的…在美国和欧盟之外,情况变得更加复杂:马斯克将推特的政策纳入当地法律的原则可能会促使该公司审查过去一直不愿限制的言论,包括政治异议言论。“

第三:推特的应用程序依靠谷歌和苹果的应用商店下载,这样用户使用推特必须遵守谷歌和苹果的规定。否则,他们可能将应用程序下架。 Roth写到;

虽然推特一直对有多少人使用该公司的移动应用程序…守口如瓶,但该公司的 202年度报告直言不讳:“我们发布的新产品……取决于并可能受到数字店面运营商的影响…此类审查过程可能难以预测,某些决定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业务。”

“可能会损害我们的业务”是轻描淡写的说法。不遵守苹果和谷歌的规定将是灾难性的,推特有被其应用程序商店下架的风险,并使数十亿潜在用户更难访问推特的服务。这赋予苹果和谷歌巨大的权力来影响推特的决策。

实际上,Roth的文章还忘了一个最重要的群体:用户。社交媒体只有获得用户的信任才能真正可持续成长。推特在公众心目中,信任已经受损。一旦丧失用户,平台的价值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这几天以来,流行的#RIPTwitter (安息吧,推特)可能代表了很多用户的心声。

很多人也在找可替代的平台。 据报道,社交平台如Mastodon和Tumblr,近期用户激增(Delouya, 2022, Nov. 11)。尽管这些平台现在不可能取代推特,但是一旦成长起来,取代推特不是没有可能。 

马斯克拥有的推特与过去有何不同?

这是不是表明马斯克拥有的推特与过去的推特没有本质的不同?当然不是。首先,马斯克自己的言行,已经对推特的声誉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尤其是他匆忙推出的 $8美元的蓝色认证项目,不仅使得各种冒充政客、名人的账号被认证,而且也给推特的广告商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比如一个用户冒充制药商Eli Lilly发了一个帖子,说“胰岛素免费提供”。公司的股价马上大跌,损失了上百万美元。

马斯克推出这个项目,据报道是在其信任与安全团队的强烈反对下推行的 (Loh, 2022, Nov.15)。但是,只推行了两天,马斯克就暂停了这个项目。这表明了马斯克一意孤行,只有撞了南墙才回头。收购推特以后,推特以前的董事会于10月27日正式解散了 。所以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限制马斯克做出任何举动。难怪他自封为 “chief twit”。

可能正式管理推特以后,马斯克也意识到自己推行绝对的言论自由的立场行不通。于是现在软化成:

 “新的推特政策是言论自由,但不是接触自由。负面/仇恨推文将被最大程度地削弱和非商业化 【即不论帖子有多么成功,发帖者不能获利】,因此不能获得广告或其他收入。除非你专门寻找它,否则你不会找到该推文,这与互联网的操作没有什么不同。”

马斯克的这个操作不知是否行得通。 鉴于上面提到的广告商、全球各地的监管要求、谷歌和苹果、以及用户的需求,也许马斯克在过一段时间以后还会改变立场。

但是,不论如何,马斯克现在手握巨大的话语权。他已经恢复了几个以前被推特禁止的帐户,包括喜剧演员凯西.格里芬 (被封原因是冒充马斯、发嘲笑马斯克的帖子)、作家乔丹.彼得森以及The Babylon Bee的帐户 (彼得森和Babylon Bee是在前领导层下被禁的,原因是发反变性团体的信息)。他在发布了一项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民意调查后,高调恢复了川普的推特账号。

马斯克也可能会面临一系列的法律纠纷。由于他在短时间裁员如此众多,推特各个环节的运营捉襟见肘。最近大量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被上传到推特上。比如,一名用户使用了50条连载信息,上传了全部的电影《速度与激情3:东京甩尾》(The Fast and the Furious: Tokyo Drift ),这条信息迅速火了,因为很多人等着看马斯克的笑话,看他这样任性、毫无节制地裁员是否导致推特系统瘫痪。果不其然,系统确实不行了。 据福布斯记者观察,尽管后来这50条连载信息消失了, 但是这些视频并没有被拿下来;尽管后来这个账号被人工暂停,但是在手机上仍然可以显示,并且可以播放(Tassi, 2022, Nov.21)。

其他的电影比如1995年的电影《黑客》和2014年的《极品飞车》的完整版都被以2分钟的视频传到了网上。推特用了10年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内容管理系统,其中包括自动的“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打击/卸载系统”已经失灵了 。

根据推特的官方版权政策:“推特将对涉嫌侵犯版权的报告做出回应,比如有关未经授权使用受版权保护的图像作为个人资料或标题照片的指控、有关未经授权使用受版权保护的视频、或上传图像的指控通过我们的媒体托管服务、或包含涉嫌侵权材料链接的推文.” 

如果推特不及时反应的话,版权持有人可能会诉诸法律手段。另外,推特匆忙推出的可购买认证系统是否会引发广告商的控告?再有,美国的监管机构是否会放任推特这样无序地管理这样一个对政治、社会、经济有巨大影响力的平台?现在这个平台还有哪些安全问题?例如,用户个人信息、广告商的信用卡信息,外国势力是否通过推特施加不当影响?恐怖分子是否会通过推特招募、实施恐怖行为?等等

马斯克的麻烦也许才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

Checkstep (2021, April 1). The Evolution of Content Moderation Rules Throughout the Years. https://medium.com/checkstep/the-evolution-of-content-moderation-rules-throughout-the-years-bccc9859cb31

Delouya, S. (2022, Nov. 11). Elon Musk's Takeover of Twitter has Translated into Huge User Growth — for Upstart Social Media Platforms Like Mastodon and Tumblr, According to New Data. https://finance.yahoo.com/news/elon-musks-takeover-twitter-translated-005916803.html

Horowtitz,J. (2022, Dec.15). Europe threatens to break up Big Tech if it doesn’t play by new rules. https://www.cnn.com/2020/12/15/tech/digital-services-act-europe-google-facebook/index.html

Leibowicz, C. & Saltz, E. (2021, Mar. 11). Labeling Misinformation isn’t Enough. Here is What Platforms Need to Do Next. https://partnershiponai.org/labeling-misinformation-isnt-enough/

Loh, M. (2022, Nov. 15).Twitter's trust and safety team sent Elon Musk a 7-page list of the risks with his paid verification system, and he launched it anyway: report. https://news.yahoo.com/twitters-trust-safety-team-sent-072729004.html

Iqbal, M. (2022, Nov. 4). Twitter Revenue and Usage Statistics. https://www.businessofapps.com/data/twitter-statistics/

Mac, R., Issac, M., & Browning, K. (2022, Nov.18). Elon Musk’s Twitter Teeters on the Edge After Another 1,200 Leave. https://www.nytimes.com/2022/11/18/technology/elon-musk-twitter-workers-quit.html

Madrigal, A. C. (2017,Sep.28). The False Dream of a Neutral Facebook. 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7/09/the-false-dream-of-a-neutral-facebook/541404/

Marantz, A. (2019, Oct.31). Facebook and the “Free Speech” Excuse. https://www.newyorker.com/news/daily-comment/facebook-and-the-free-speech-excuse

Nicker, B. (2022, Nov. 4). The National Security Grounds for Twitter Investigating Musk’s Twitter Acquisition. https://www.brookings.edu/research/the-national-security-grounds-for-investigating-musks-twitter-acquisition/

Picchi, A. (2022, Nov. 9). Biden Says Elon Musk’s Foreign Investors in Twitter are “Worth Being Looked at”. https://www.cbsnews.com/news/joe-biden-elon-musk-saudi-foreign-investors-in-twitter-worth-being-looked-at/

Roth, Y. (2022, Nov. 18). I Was the Head of Trust and Safety at Twitter. This Is What Could Become of It. https://www.nytimes.com/2022/11/18/opinion/twitter-yoel-roth-elon-musk.html

Savitz, E. J. (2022, Nov. 1). Twitter’s Ad Business Isn’t Worth Tweeting About. https://www.barrons.com/articles/twitter-advertising-ad-business-51667319592

Tassi, P. (2022, Nov. 21). Twitter’s Broken Its Copyright Strike System, Users Are Uploading Full Movi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paultassi/2022/11/21/twitters-broken-its-copyright-strike-system-users-are-uploading-full-movies/?sh=6f0e96c07cc4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