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鼓励数学推理成了你口中“1+1不能等于2”,是傻还是坏?

06/26/2021

作者:Moreless | 字数:4419 |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前言:近期,网上又有一些文章在流传。曲解一个数学教学指引中说 “数学是一种对黑人及其他少数族裔的种族歧视”,要求减少对少数族裔的伤害,还说“不允许有标准答案”,如此种种,这些都是真的吗?

部分在微信上的谣言

这则谣言是怎么来的?

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对于学校的教学数学和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主义这一有争议的话题,出现了新的争论。

俄勒冈州教育部(ODE) 最近向该州的数学教育工作者发送了一份通讯。该通讯包含了关于教师可以报名参加的数学公平教学的虚拟微课程的信息。它的标题是 “通往数学公平的微课程2.0:重视和提高学生在数学课堂上的话语权”。该课程由A Pathway to Equitable Math Instruction提供,看介绍,这是一个专注于消除数学教学中存在种族主义的组织。

我们在https://equitablemath.org/网站上找到了这个指引,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

这个叫做 “公平数学之路”(A Pathway to Equitable Math Instruction)的网站上写道:

“公平数学教学之路”是一种综合的数学教学方法,以6–8年级的非裔、拉丁裔和多语种学生为中心,解决数学公平的障碍,并使教学与年级的优先标准相一致。该途径为教育工作者提供指导和资源,以便他们在计划课程时使用,同时也为他们在寻求发展反种族主义的数学实践时提供不断自我反思的机会。在教育工作者从公平到反种族主义的个人和集体旅程中,工具包中的 “步伐”是(帮助)他们的多条捷径。

这个网站提供了5步指引,其中第一步就是消除数学教学中的种族主义。该指引里面只是提出了一些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也是要求教育工作者审视自己不要受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的影响。并没有所谓的“不允许有标准答案”,不允许学生提问的内容。

那么这个82页的指引的内容是什么呢?

这个指引可以被视为一种工具,它为教师提供了一个机会,使他们能够检视他们围绕数学教学的行动、信念和价值观。

通过展示白人至上文化带来的问题,这份文件里提供了反种族主义的数学教育者应该具有的特定素养,以及在数学课堂上拆解白人至上主义的关键方法。

在数学方面。在这个框架的基础上,教师参与批判性实践,以便将他们的教学信念和实践转向反种族主义的数学教育。通过以反种族主义为中心,示范如何成为反种族主义的数学教育者的责任。

虽然此文本主要是针对数学教育工作者的,但这个文本倡导找到一种化解种族主义的方法。

指引中还列出了一些教学中的白人至上主义的表现,比如:

  • 更加强调“正确”答案,而不是强调理解概念和推理的过程。
  • 强调独立完成比团队合作更受重视。
  • 人为设计的文字问题比学生实际生活经验中的数学更受重视
  • 学生进入课程和在教室内被追踪
  • 参与结构强化了主导性的存在方式。
  • 课程设计者和被美国文化熏陶的教师按照他们学到的方式教授数学,没有批判性的反思。
  • 主流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先入为主的期望。
  • 错误被视为失败,而不是学习的机会。
  • 对课堂的控制比学生对学习的自主权更受重视。
  • 数学是以线性方式教授的,而技能是按顺序教授的。没有考虑先验知识
  • 肤浅的教学大纲改革取代了与文化相关的教学法和实践。
  • 课堂上只有内容标准化的指导学习。
  • 程序性的流畅性比概念性的知识更受欢迎。
  • 良好的 “数学教学”被认为是解决数学不平等的解药。对黑人、拉美人和多语种学生的数学不平等。
  • 严谨性只表现在难度上。
  • “我做,我们做,你做”是课堂教学的主要形式。
  • 学生被要求以标准化的规定方式 “展示他们的工作”。
  • 评分方法是以学生不懂的东西为中心,而不是以他们做的东西为中心。
  • 语言的掌握等同于数学的熟练程度
所谓的1+1不能只等于2的谣言,主要来自这条指引,原文的意思是:比搞清楚背后的逻辑和推理来说,搞清楚什么是“正确的”被看的过于重要了。

说白了,就是列出了教学中一些僵化教条,与实际脱节的东西,是否把这个标签为白人至上主义有待商榷。但是把批评,“只强调正确答案,而忽视概念和推理过程”,等同于不允许有标准答案,1+1不能只等于2,如果不是看不懂英文,就完全是恶意曲解了。至于把强调学生课堂主动性,就等同于上课不允许提问,则完全也是胡乱解释。

这份教学指引带来的争议

提供该课程的新闻开始登上了头条,因为一些人想知道像数学教学这样的科目,怎么会与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扯上关系。

“公平数学教学之路”提供的这本82页的工作手册,介绍教师如何“审视自己在数学教学方面的行动、信念和价值观。” 该组织声称,白人至上的文化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在课堂上表现出来,包括当课堂的重点仅仅是得到正确答案,以及要求学生展示他们的作业时。

该组织同时表示,教育工作者应该通过识别和挑战 “数学被用来维护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观点” 的方式,努力 “将民族数学置于中心位置(center ethnomathematics)”。
俄勒冈州共和党前主席艾伦·艾利(Allen Alley)说,俄勒冈州教育部(ODE) 不应该提供这门课程。

“在我看来,试图在数学中引入正确答案以外的东西,然后以某种方式将其与白人至上主义联系起来是荒谬的,” 艾利说,“我不能更反对了。”

然而,这种教学方法的改革也收获了一些支持者。

俄勒冈州民主党州议员詹妮尔·拜纳姆(Janelle Bynum)说,她总体上支持工作手册中的大多数观点,同时理解有些观点会挑战当前的观点。

Janelle Bynum

“我承认,这是一个相当大胆的提案,”拜纳姆说,“它正朝着一个非常令人好奇的方向发展。但我认为,对我来说这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尝试不同的想法,尝试不同的学习方式,尝试开发我们的孩子所拥有的天赋。”

拜纳姆强调了工作手册中提到的其他项目,包括突出有色人种的数学家和对有色人种数学家发现的数学概念给予应有的赞誉。拜纳姆曾是一名工程师,她说她的学校教育涉及到这些类型主题的重点课程。

“我们非常熟悉本杰明·班纳克和加内特·摩根,甚至C.J.沃克女士,”拜纳姆说,“因此,从公平的角度来看,这只是一种被纳入课程的做法。我认为,如果有人仔细了解它,他们会说,‘那是公平’。我认为,这是在一个大胆的方向上的一个勇敢的跳跃....我很期待它带来的改变。”
*注:本杰明·班纳克(Benjamin Banneker,1731年-1806),美国自由黑人奴隶,曾协助划定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边界。华盛顿的班纳克圆环以他命名

加内特·摩根(Garrett Augustus Morgan), 1877年3月4日,非裔美国发明家,发明了三色交通灯

C.J.沃克女士(C.J. Walker) (1867–1919),非裔美国人企业家,慈善家
拜纳姆确实对工作手册中的一些概念表示犹豫,包括一项建议,即 “让学生创建有关数学概念或程序的TikTok视频、无声电影或卡通”。

拜纳姆说:“一开始,TikTok的例子让我有点难以接受。但后来我说,嗯,你想....有一些孩子会通过视频解释事情来学习。”

俄勒冈州的一位教师目前正在探索工作手册中的一些概念,他说在辩论中多少有一个中间地带。他支持一些概念,但不同意其他概念,比如学生不应该展示他们的作品。

“它说学生需要展示你的工作,这是我喜欢的,你知道,”大卫·道格拉斯学区的数学老师穆罕默德·拉赫曼说。”我是那种我给他们答案的老师,我想看到他们的解题思路。”

大卫·道格拉斯学区

拉赫曼说,探索工作手册中的概念对他来说是一个旅程,他很高兴他的传统教学方法受到了挑战。

“我可能在做一些可能有问题的事情,所以只是看看里面,试图确保我是最好的自己,并确保我以最好的方式向我的学生授课,”拉赫曼说。

波特兰当地的电视台多次与俄勒冈教育部(ODE)联系,要求进行现场采访,但他们拒绝了。相反,他们发出了以下声明:

题为 “数学公平之路微课程2.0”的微课程。重视和提高学生在数学课堂上的话语权”,作为一个可选的专业学习工具,被列入通讯中,供希望更好地吸引学生并提高有色人种学生和多语言学习者的成绩的教育工作者使用。将数学教学建立在一个公平的基础上,可以更好地确保我们所有的学生在数学上找到帮助自己成功的途径。

俄勒冈教育部网站

教学指引为了达到什么目的

该课程的重点是 1)提供对文化敏感的,基于有利条件的实践;2)提供有意义的机会,获得优先的数学内容;以及,3)如前所述,改善非裔、拉丁裔和多语言学生的公平结果。

俄勒冈州教育局支持这样的价值观:必须优先考虑俄勒冈州的每个学生,为他们提供高质量、严格的数学教学。这些目标得到了全州许多专业教育伙伴的认同。杂志《数学教育者更新(Math Educator Update)》中分享的培训机会提醒着老师们,我们知道在教育所有学生方面是正确的:高质量的内容,以及与学生和家庭的牢固关系,会导致学生成绩的实质性提高。

准确性和精确性是数学的重要方面。具有挑战性的数学经验包括对关键概念的理解和在解决问题的背景下灵活运用数学的能力。丰富的数学经验为学生提供了探索多种策略的机会,使他们把数学看作不仅仅是一套离散的程序,并把数学应用于现实世界的问题。

让学生参与进来,将有助于俄勒冈州克服系统性的不平等。

俄勒冈州的数学成绩数据突出了一个困扰了俄勒冈州很久的问题,那就是有色人种学生面对的系统性不平等。其想法是为学生消除数学方法基于种族和能力方面的偏见,和其他可能存在的阻碍。做到这一点的一个方法是结合数学的历史,以及在人类历史上许多不同的文化对我们理解数学概念的贡献。

文化背景对我们所有学生的学习都是有帮助的。并非所有《公平数学教学之路》提供的工具对每个学校都有意义;这些内容只是为了给教育者带来参与的新想法和策略。例如,农村地区的学生不一定能从结合公共交通的数学课程计划中受益,这是其中一个工具包中提到的一个想法。然而,另一个让学生去散步以接触斜坡的想法会有更多的实际应用。

为什么会有相关的谣言?

该教学指引只是提出当前教学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对教育工作者提出了一些改进的建议。

并没有谣言贴中所说的不允许提问,和没有标准答案的曲解,这些都是误传。

将该数学教学指引歪曲为,说数理化是种族歧视从而要取消的这种叙事,跟去年污名化BLM运动时候的做法如出一辙。去年美国的学术界因为BLM运动,由shutdownstem这个网站发起,呼吁学术界的网站在6月10号这天,关闭网站一天,来反思有没有歧视非裔,类似于行为艺术。当时响应的网站很多,像《自然》,《科学》等知名网站都停业了一天来进行反思。

结果这种做法,就被国内一些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傻的人恶意曲解,包括中学历史老师,对美国的历史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也跟着一起瞎嚷嚷。说是因为“黑人学不好数理化,就是对黑人的歧视,于是要取消数理化”。完全是歪曲。

传播这类谣言的人本身,其潜意识里就认为非裔智商低,所以才学不好数理化,他们忽视了这些族群间的差距,更多的是历史原因和经济条件造成的。把这些差异归因于基因差异,这不是种族歧视又是什么呢?有人试图要纠正这种历史造成的差异,这些人又跳出来说是要搞政治正确,完全就是不可理喻。

参考链接:

https://katu.com/news/local/debate-emerges-over-racism-and-white-supremacy-in-math-instruction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