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事实核查:白宫发言人说反对AA的亚裔家长“极端”和“超MAGA”?

07/21/2022

作者:溪边愚人 | 字数:4610 |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美国最高法院今年秋天将审查针对哈佛大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两个与《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简称AA)相关的案子。大学的AA政策一直是在美华人特别关心的一个话题,这次高院接受这两个案子对亚裔社区也算是一件大事。

不久前,一个叫RNC Research(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研究)的推特账号发了个推文,说白宫发言人卡琳·珍·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在答记者问时说反对大学招生中种族配额的亚裔美国父母是"极端"和"超MAGA"的(见上图)。注意,该推文是在珍·皮埃尔名字后面用个冒号,等于这些话就是直接出于珍·皮埃尔之口。

问题是,该推文简直就是把自己编造出来的内容往珍·皮埃尔口里塞。

白宫发言人说了什么?

事情发生在一个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时有记者问,因为普遍认为已经被实践了很久的大学招生AA有可能被推翻,很多法律机构、组织都在为维持AA而努力,比如提交法庭之友文件。请问白宫方面有做什么准备工作?

珍·皮埃尔的回答全文如下:

因此,总统非常明白最高法院在做的这些极端决定。不仅仅是罗伊案,还有环保局和其他最近下来的决定。你说的10月份的案子又是一个。总统同样明确的是,我们必须采取行动。美国人必须确保他们用投票箱发声。这是我们能够有效反击的一种方式,一种能够产生效果的方式。一些共和党人正在做极端的事情。总统称他们为超MAGA。他们是极端MAGA派的一部分,试图夺走美国人民的权利。

请问这段话哪里来的“亚裔美国父母”?无论是提问的记者还是做回答的珍·皮埃尔,完全没有任何与亚裔美国父母搭边的话,更不要说指责他们极端了。

不错,珍·皮埃尔几处提到极端,但那是说拜登总统认为最近高院一些案子的判决极端了,说一些共和党人极端。RNC Research的推文是故意张冠李戴。重要的话必须重复:这里说了只有两种人极端,第一种是高院推翻代表历史进步的里程碑判案的大法官,第二种是可以称为超MAGA的某些共和党人。

说最近高院的几个判决极端了真不过分。珍·皮埃尔提到了罗伊案,一个维持了半个世纪的里程碑性质的判决,而且是走历史倒退的路,这不是极端是什么?而且高院最近几个颠覆历史的判决都是走在不代表民意的方向。这也是极端的一种表现方式。

请不要说这几个保守派大法官只是为了尊重宪法,正确解释宪法。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在参议院的提名听证会上一个个都信誓旦旦说不会推翻罗伊案?

无论是堕胎、控枪、环保还是平权,美国都是曾经在宪法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一步步走向妇女权利更有保障,卫生环境、社会环境越来越健康安全,弱势群体越来越得到平等对待。这就是历史的进步,而不是违宪。要说半个世纪的高院一直在违宪,简直就是笑话。只是因为大法官换了人就可以推翻以前的判案,才是最可怕的事情。所以,这就是极端。

如果因为理念不同,不同意这样的判案是极端,没问题啊,就像总统可以认为高院的判案是极端一样,大家可以各持己见。但不能造谣!拜登总统说的极端只是指某些大法官和共和党人,无端地扩大这里极端所指的范围就是造谣。

那些组织1月6日暴乱,试图阻止美国最高权力的和平移交的人,和那些试图通过不尊从选民意志,改变选举人投票来推翻一个民主自由的选举结果的人,不是极端是什么?如果这都不是极端,还有什么可以算是极端的?所以,说超MAGA极端,也是一点也不过分。

RNC Research的推文无中生有地往珍-皮埃尔嘴里塞她没有说过的话,造谣说珍·皮埃尔剑指亚裔家长,这不是故意拉仇恨吗?这才真正叫极端呢!

一些跟推也同样存在与事实不符的问题

如果RNC Research的推文是为了拉仇恨,那么效果不错。不少跟推,非但不指出原推文的荒唐,而且同样以无视事实的方式发声。

比如下图的推文,大致可翻译为:作为亚裔,我不投民主党的票并不丢人。他们从来没有关心过亚裔问题。他们侮辱性地把他们的反亚裔仇恨犯罪立法称为"COVID-19仇恨犯罪法案"。还有下面这个视频,暗示了他们对我们更深的鄙视。

第一,所谓“下面这个视频”就是RNC Research推文的视频,上面已经说了,与亚裔没有丝毫关系,不知道哪里来的“暗示了他们对我们更深的鄙视”。

第二,那个“COVID-19仇恨犯罪法案”就是因为COVID-19引发、加剧了仇恨亚裔犯罪,所以才这样命名啊,错在哪里呢?

倒是想起来最近几天在传的一个剪辑出来的视频,里面都是左派媒体一遍遍说“武汉病毒”,意喻左媒在侮辱华人,却分明是把各个电视台疫情最早期的东西拿来用。那时候,武汉疫情正虐,也还没有COVID-19这个名称,的确是所有人都用“武汉病毒”这样的说法。后来有了正规名称,媒体也意识到用“武汉病毒”不合适,左派媒体就都不再提“武汉病毒”了。相反,当时的总统川普和福克斯电视台的某些节目主持人依然刻意强调“武汉病毒”这样的字眼。该推文怪罪民主党人“侮辱性地”地称"COVID-19仇恨犯罪法案",真不懂这是什么样的认知水平。

其他还有一些推文,比如说白宫发言人回答记者问时说“谁反对肤色招生录取,谁就是‘极端’、‘超级MAGA’”。这不是犯了RNC Research推文同样的错误吗?

本文前面已经特别强调过了,拜登总统只是说了两种人极端——高院的保守派大法官和某些共和党人。其余的人,哪怕赞同他们的理念,也只是吃瓜水平,蹭不上极端的资格。

从跟推中也可看出RNC Research推文的效果

RNC Research该推文的别有用心可以从一些跟推中看出。

比如上图的推文(可翻译为“这是平权法案所雇的人说的”),就是对白宫发言人的恶意嘲讽,也是对AA政策的嘲讽。这就是RNC Research希望达到的制造分裂的效果。

还有,上图的推文说:在政治上方便的时候(可以指责"白人至上"的时候),亚洲人是被压迫的有色人种。否则,亚洲人是有特权的,需要靠边站

事实真是这样吗?我们不妨回看历史。

如果没有1960年代非裔和民主党主导的民权运动,就不会有《民权法案》和《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在《民权法案》之前,华人孩子几乎全部被白人孩子的学校拒绝,就等于是非裔孩子的待遇。华人也几乎没有任何移民的机会。换一句话说,现在正全力以赴试图推翻大学AA政策的那些华人家长,根本连来美国的机会都没有。

布朗大学经济学教授纳撒尼尔·希尔格(Nathaniel Hilger)利用美国历史上人口普查的数据,以在加州出生的人为样本,将亚裔与白人、非裔的成长做比较,有如下发现:

1)194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同是加州出生,同等学历的男子,亚裔并不比非裔挣得多,比白人则要少很多;但到了1970,同等学历的亚裔与白人收入已相差无几;待到1980,亚裔的收入居然比同等学历的白人高了。

2)亚裔确实是在下一代的教育上大力投资。但教育投资获得的回报不足以解释亚裔收入的巨大变化,至少在1980时还没有体现出教育的回报。相对应的,整个社会对亚裔态度的改观才能够说明问题。最好的例子是亚裔所有阶层的收入都在逐渐增长,与学位无关。到1980时期,高中辍学的亚裔也与高中辍学的白人收入相当了。

威廉玛丽学院的知名经济学家哈里特·奥卡特·杜利普(Harriet Orcutt Duleep)和杜克大学的塞斯·桑德斯(Seth Sanders)也有类似的发现:自20世纪的后半期,亚裔不仅是开始进入高收入的行业,而且在同类工作中越来越被平等对待了。杜利普和桑德斯的论文“亚裔美国人平权法案前后的经济状况”(The Economic Status ofAsian Americans Before and After the Civil Rights Act),也是利用国家人口统计局的数字,将在美出生的日本人,华人和菲律宾人的经济状况与本土出生的白人做比较。其总结是这样说的:

【与他们在今天劳动市场所处位置不同的是,美国出生的任何亚裔成员在1960年时,比相对应的白人少赚很多。我们试图确定1960年时亚裔与白人工资上那么大差异及后来差异消失的原因。我们发现,所有普遍认可的、看似理所当然的理由,比如择校的不同,是否参与就业,是否自己创业,是否从事农业生产,英语是否流利,是否从事与社会相对隔绝的活动,父母是不是第一代移民等,都或者是没有作用,或者是影响很小。我们的研究表明,1960年时反亚裔劳动市场的歧视,是造成工资差距的最主要原因,而劳动市场对亚裔歧视的逐渐消失几乎是1960至1980工资差距逐渐缩小的唯一原因。

就是说,左翼所推动的《民权法案》真正在帮助“被压迫的有色人种”。至于说“否则,亚洲人是有特权的,需要靠边站”,相信是针对大学AA政策的抱怨。我们首先不应该忘记的是,亚裔在藤校中录取率的上升就是从AA开始的。没有AA,亚裔在藤校几乎就没有代表。

有一种说法是,现在藤校是借AA之名来排挤亚裔。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三言两语很难证明或证伪。说实话,笔者真的同意藤校的某些做法对亚裔有不公之处。限于篇幅,这个话题留待以后专门谈,这里且假设这样的说法完全成立。那么,这难道不是证明了这是对亚裔的歧视吗?难道我们不更应该反对歧视?废除了AA,藤校就不会以其他方式继续隐性地歧视亚裔了?只要歧视的根源还在,就一定会以某种方式表现。治标不治本不该是我们的选项。

不要以为那些告哈佛的华人家长代表了广大华人或亚裔

美国的今天,AA依然有存在的理由。不要说还有很多亚裔依然处在社会较低层,需要AA政策的扶助。就算是亚裔不再需要帮助了,我们也必须考虑到其他弱势群体的利益。

也许今天大学在执行AA政策时是有一些偏向或失误。但这完全可以大家一起改进。自己上了巴士就要对后来者关门的行为是令人不齿的。

虽然告哈佛打头阵的是华人,并不代表华人或亚裔都支持这样的官司。如上图,2014到2020年的民调显示,大部分亚裔是支持大学AA政策的。即便对AA的支持率偏低的华裔,基本上还是支持的人更多些。我们不妨想一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支持AA?

现在比较受欢迎的一种说法是,以族裔为标准的AA政策已经过时了,以经济层次为标准才公平。这话有一定道理。不少时候藤校确实是照顾了来自中上产家庭的非裔孩子。这只是说明藤校的工作太简单化,需要改进。但不代表我们可以忽视非裔社区依然承受的严重歧视。族裔因素和经济因素可以同时考虑,不需要彼此排斥。事实上华裔家庭也有不少是挣扎在经济底层的,这些家庭的孩子也应该得到适当的扶助。

非裔是不是依然受歧视也是一个可以写长篇的话题,这里只简单地问一句话: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一个大活人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活活跪死,如果不是有严重的歧视,可能发生吗?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否则如何解释随后发生的遍及全球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今天的美国依然是一个到处可见种族歧视的国家,我们只需要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关键是,我们愿不愿意睁开眼睛。

参考资料:

https://mobile.twitter.com/RNCResearch/status/154514614712741478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6/11/19/the-real-secret-to-asian-american-success-was-not-education/?from=singlemessage

https://ftp.iza.org/dp6639.pdf

https://yaledailynews.com/blog/2022/05/22/supreme-court-federal-courts-to-hear-cases-that-could-end-affirmative-action/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