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里滕豪斯枪杀案无罪的背后,那头房间里的大象

11/29/2021

作者:木子含章 | 字数:5415 |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前言:控枪在美国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而随着凯尔-里滕豪斯被判无罪,更多的华人开始认为拥枪不仅是自我防卫的有效办法,更是代表着“自由”的权利。然而,美国社会已经饱受持枪暴力之苦,这样的一种形式自由,真的值得更多无辜的人以生命为代价换取么?

图源:Wall Street Journal

“You do the crime, you do the time”, 违法坐牢,天经地义,这是美国黑帮的一句俗语。

虽然美国拥有着全世界排名第一(美国已经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的监禁人口,为什么我们仍然不能感到安全?)的监禁率,远超其他国家,江湖好汉们默认监狱是他们人生的必经一站;但是在2020年威斯康星州基诺沙游行中,17岁的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公然犯下了黑帮都不敢做的罪行,而且还躲过了黑帮躲不过的牢狱之灾。

就在几天前,公开手持AR -15B步枪,枪杀两人并打伤的17岁白人少年凯尔被判无罪。美国极端右翼认为里滕豪斯体现了美国自卫的铁汉精神,左翼认为这又是一场白人杀人不用偿命范例。无罪判决结果除了引发种族主义讨论,还把白人对枪支的病态迷恋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但是,我们怎么都忽视了房间里的大象?(elephant in the room,指代十分荒唐且明显的问题,但是被大家忽视了)白人少年里滕豪斯才17岁,也就是高二高三的一个孩子,他不应该学习忙着考SAT上大学吗?怎么拿到了AR-15猎枪?而且还能一个人去枪击?这把枪是哪来的?他父母不管吗?

里滕豪斯(右)在法庭上,图源:Wall Street Journal

未成年人不许持有短管步枪,
但可持有更致命的武器,比如AR-15

2020年8月23日下午5:15点,基诺沙警察射了非裔雅各布-布莱克(Jacob Blake),导致他下半身瘫痪。该警察给出的原因是他以为布莱克有持刀并打算使用。

事发后,街上爆发了暴乱。两天后,17岁凯尔从伊利诺伊州的家中出发,听闻当地在进行反种族主义游行,他来到20英里之外的威斯康星州基诺萨市。他带着一支枪,说想帮助保护民众财产,不想要别人乘机搞破坏。

这把枪不是普通手枪,而是一把AR-15式半自动步枪。AR-15本来是一把相当受人喜爱的猎枪,但是由于近年来大规模枪击它总是主角,美国各地曾多次提出禁售AR-15的法令。

那天,没有武器36岁的约瑟夫-罗森鲍姆(Joseph Rosenbaum)追着凯尔跑,他是看到了凯尔持枪想努力阻止他去枪击,被凯尔一枪毙命;随后,26岁安东尼-休伯(Anthony Huber)看到了他光天化日杀人,用滑板击中里滕豪斯的头,也被凯尔一枪打死。

在审判中,检察官托马斯-宾格(Thomas Binger)问凯尔为什么他不用手枪,里滕豪斯回答说,在我这个年龄段,拥有手枪违法(但是步枪不违法)。

你以为看花眼了?没错,就是这么荒唐,在威斯康星州,根据第941.28条,未成年人不许持有短管步枪。但可持有更致命的武器,比如AR-15。

然后,检察官质疑他为什么在一个陌生城市违反宵禁,并 “假装守护 “他不熟悉的人和财产。里滕豪斯的律师辩称他在“试图帮助社区,对人们攻击他做出反应”。在他的律师口中,只是年少轻狂的里滕豪斯自以为他是代表正义,因此“不小心”夺走了两个人的生命。

受害者,图源:NBC News

漫长的庭审后,“无罪”二字被当庭宣读五次,凯尔啜泣颤抖,美国人民对审判结果的意见极端分裂,在推特上炸开了锅。

一边是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德里克-约翰逊(Derrick Johnson)写道“这一判决提醒人们注意白人至上主义和特权在司法系统中的奸诈之处”。

另一边,全国步枪协会唱反调,在推特上引用美国国会通过《权利法案》写道:“一支管理良好的民兵,对于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十分必要,人民持有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 这句话在2008年最高法院在哥伦比亚特区诉赫勒(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案中也被引用,该案本来是为保护社区安全,最高法院第一次解释了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的范围,规定持枪是无关民兵兵役的个人权利。

不管多少街头或校园枪击案发生,美国对枪支的管理依旧非常宽松。这是历史性的,根据第二修正案规定美国人有权利持枪自卫。但什么是“自卫“的界限却一直很模糊。

根据《卫报》收集的数据显示,美国是世界上枪支拥有率最高的国家,平均每100人中有大约88支枪,举国家家户户包括儿童几乎都有一把枪。在枪支暴力方面,美国排在世界第28位,远远甩开了一众全世界发达国家,2016年枪支杀人率在发达国家中首屈一指。

图源:BBC

自1963年以来,
美国被枪杀的孩子数量是战死士兵数量的四倍

在美国有合法购买枪支有多容易呢?如果按照理论上来讲,并不是那么容易。

在大多数州规定,必须获得枪支许可证者才能携带枪支,还必须在警察或其他执法机构登记。根据联邦法律,一个人必须年满18岁才能购买猎枪或步枪,21岁才能购买手枪,买枪必须通过联邦背景调查。

而且,美国销售枪支商店必须使用全国即时犯罪背景调查系统(NICS)数据库来调查客人。它会扫描三个联邦数据库–国家犯罪信息中心、州际识别索引和NICS索引,以寻找匹配资料。

如果购买者犯过重罪、或犯下超过两年请罪,或曾被法院宣布为 “精神有缺陷”,那么TA无法通过背景调查且不能买枪。

在超市场就可以买到枪支 图源:NBC News

但是,理论是理论,现实很残酷。

美国各州都要求有上路开车要驾照,但大多数州并不要求购买枪支许可证。

根据防止枪支暴力法律中心的数据,只有14个州要求拥有枪支许可证,年龄规定也没问题,家长买给孩子做礼物的大有人在。而且,许多法律不管步枪和猎枪,比如上文案件中AR -15就是“法外之地”。

2012年,有“德州教堂枪手”之称的疯狂白人杀手,德文-帕特里克-凯利(Devin Patrick Kelley)明明因家庭暴力被列入黑名单,但仍能躲过系统追查,合法购买枪支。

在他杀死26人打伤20人后在后期调查才显示出原因:一名空军军官不慎未将他的详细资料输入国家犯罪调查系统。当他在科罗拉多州和德克萨斯州的商店填写背景调查时,选择忽略填写犯罪记录,导致店员根本就没查到并卖给了他。

现有枪支管理系统如此草率,还有其他更为血腥的例子。

凯利案的受害者们 图源:CBS News

在2015年,美国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的一起重大枪击案,白人至上主义和极右凶手迪伦-鲁夫 (Dylann Roof) 在当地的一座非裔教堂开枪,造成九人死亡,包括一名议员,全是非裔,而他用来谋杀的枪支又都是在南卡一家枪支商店合法买到的。

同时,鲁夫之前有犯罪记录,曾被两次逮捕,而且都是在他发动袭击前的几个月发生的。FBI局长经调查后承认:“他之所以能够购买袭击枪支,是因为联邦调查局的背景调查系统存在漏洞。”

自1970年以来,美国已经经历了超过1369起校园枪击事件。自1963年以来,近19.3万名儿童和青少年在美国本土被枪杀,这个数字是在越南战争、波斯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阵亡的美国士兵人数总和的四倍多。

所有50个州都至少发生过一次校园枪击事件,这些密密麻麻的数据背后都是严重反应出了美国枪支管理系统的失败。甚至在很多贫困的街区,小孩子每晚听着枪声组成的摇篮曲入睡。

枪杀事件统计,蓝色为自杀,红色为他杀,图源:Wikipedia

在右翼人士看来,枪就等于自由。你拿走了枪就是拿走了他们的自由,因此一旦有人提出加强枪支管理,部分极端右翼人士就会非常生气。当爱枪人士呐喊出:“持枪是我们的自由” ,并不支持枪支法律改革时,他们到底有没有想过,上学的孩子是否有不死在枪口下的自由?是否有上学不用担惊受怕的自由?

枪在现实里有多可怕,
在美国电影里就有多浪漫

枪这么危险,那美国对于枪的特殊执着是哪里来的?美国早期一个农业国家、猎人是常见的职业,枪自然是最重要的生产工具之一。白人农村男子的射击技能和生存之间紧密联系,学开枪对于男孩来说就是 “成年礼”,代表着可以去打猎养活自己。

公民携带武器的基本权利于1789年实施,当时白人正在征求独立,彻底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束缚,枪在当时被看作是反抗控制的一种预防措施。那时生存取决于每个人都有能力使用武器。在美国革命之前,既没有经济预算、人力,政府也没有维持一支全职军队。

早期民兵精神(Militia Spirit)从此也开始流行起来,白人对枪支严重依赖,以保护自己免受外国军队入侵,并以此阻碍保卫地盘的美洲原住民攻击。武装起来的公民就变成了士兵,承担起了责任。在民兵中服役对所有的人都是强制性的,包括提供自己的弹药和武器。后来在1790年左右,自愿的民兵部队和对正规军开始崛起,在整个19世纪民兵制度开始衰退。

后来随着20世纪电影和媒体的发展,早期电影崇拜持枪分子,尤其是牛仔电影中的决斗成为经典。经典作品如《火车大劫案》(The Great Train Robbery)(1903年)和《加州劫案》(A California Hold Up)(1906年)也成为了那时最成功的商业电影。这很好理解,我们都崇拜拿着金箍棒的孙悟空和金庸笔下挥剑的大侠,无数白人的榜样是两把枪插在裤兜里留着腮胡子的金发亡命之徒。

图源:IMDb

1910年黑帮电影已经出现,在禁酒令时代(Prohibition Era,20世纪30年代)贩卖私酒成风,黑帮有组织犯罪兴起,城市暴力升级,1929年圣瓦伦丁日大屠杀震惊全美,变成了影视“财富密码”。刚好有声电影出现了,“砰砰砰”的枪击现场感配合 “大摇大摆、残忍、狡猾、强硬和藐视法律的私酒商和城市黑帮 “登上全美各大院线,观众们热情高涨座无虚席。从此,枪又被贴上了“纯爷们真男人”的标签。

而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来,好莱坞制作了许多推动爱国热血电影。在这些战斗片中,孤独的牛仔形象消逝,强调团体努力和为更大事业做出牺牲的故事登上荧幕,这些故事的主角通常是一群来自不同种族背景的美国男孩,被扔在一起在战场上接受考验,扛着枪战斗,为国家团结起来。

1995年,政治学家罗伯特-斯皮策(Robert Spitzer)说道,现代美国枪支文化建立在三个因素之上:自建国以来枪支扩散,个人拥有武器与国家的革命和边疆历史之间的联系,以及关于边疆和现代生活中枪支的文化神话。

电影神化了残酷历史,让年轻人认为持枪上战场很荣耀,生活摘掉滤镜后,事实其实是一群本来拥有美好前途的年轻人一起在战火下死去,或终身精神残疾

但是,这不妨碍很多右翼分子和里滕豪斯一样活在他们自己幻想出的世界里,他们把自己放在“英雄”的位置上扮家家酒,似乎对生命轻重毫不知情。

有的似乎假装他们还生活在西部世界( “Wild West” ),幻想自己是牛仔无法无天,或者饱受压迫在摆脱英国殖民,但白人英雄世界根本从未存在过,白人暴徒大规模仇恨枪击是屡见不鲜。

限制枪支,
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尽管每年学校枪击案没有停过,他们对枪的执迷不悟,显然已经强过于他们对于孩子安全顾虑。他们认为持枪并维护拥有枪是“爱国”,他们总会说杀人的是人,不是枪。

但我们摸着良心问一下,既然是人产生了恶念,要杀人,那不给他枪,或者就用刀,杀伤力不就可以大大减少吗?

全美早已厌烦了日复一日新闻报导“放烟火”一样的枪击报道,近年来纷纷要求持枪法律改革,要求用更苛刻标准审核谁才可以购买枪支,并要求持有者参加安全训练。

听起来合理吧?不是夺走谁的枪,而是降低坏人买到枪的可能性。然而,在反对者眼中这不行,这是压迫,他们又用“自由”来反驳。

图源:Bloomberg.com

今年,全国步枪协会(NRA)竟敢放话拜登总统,尽管法律和资金方面他们会有麻烦,但已经 “准备好对抗 “任何新的联邦枪支管理政策。并在推特表示,白宫公布的计划中枪支管制措施 “极端”,并说根据拟议的措施,这是白人将被要求交出合法财产。

2021年3月,在加州博尔德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10人死亡的十天后,在科罗拉多州,一场NRA支持的诉讼推翻了2018年禁止攻击性武器和大型弹夹规定。那时的射手使用的也是AR-15式手枪,说NRA丧尽天良并不为过,死者尸骨未寒,枪在NRA眼里却比人命重要。

对比一下其他发达国家呢?1996年,澳大利亚在塔斯马尼亚发生了35人因为大规模射击后将半自动和泵动猎枪和步枪从平民手中收走,并进行补偿,作为枪支法改革的一个重要部分。数以万计的枪支持有者也自愿交出了其他枪支,而且还没有要金钱补偿。

1996年前的18年中,澳大利亚发生了13起大规模枪击事件。仅在这些事件中,就有112人被枪杀,另有至少52人受伤。在亚瑟港事件和修订枪支法后的10.5年里,澳大利亚没有再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而其他跟枪支有关的死亡事件也肉眼可见地减少。

数据摆在眼前,要怎么反驳呢?图源:Business Insider

拜登的枪支管理计划一部分在于收购攻击性武器和高容量弹夹,限制枪支囤积,也想恢复奥巴马时期政策,阻止精神病患者持有枪支(这个策略前些被特朗普推翻了),这些政策对阻止恐怖分子买枪能起到的效果,也许只能算第一步。

如果一个高度文明发达的国家把枪当作传家宝一样护着,而且这传家宝是害死大量无辜孩子的凶器,我觉得,这个国家不能称得上文明,反而很野蛮。

参考资料:

https://www.euronews.com/2017/11/08/how-easy-is-it-to-purchase-a-firearm-in-the-us

https://www.teenvogue.com/story/7-reasons-easy-buy-guns-america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