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事实核查:拜登打开国门放进非法移民,还要 “打土豪分田地”?

02/14/2021

作者:Moreless | 字数:4018 | 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编者按:川普虽然已经远去(也许未必?),但谣言却没有走远,依然与我们如影随形。最近注意到这个叫《纽约华人圈》的很有意思的公众号,连续两天的题目都非常的令人惊叹 ,极尽煽动情绪之能事,然而内容却经不起任何推敲,完全把读者当白痴。偏偏是这一类的公号内容,却很容易吸引读者眼球,助推谣言的滋生。下面就以它为例,看下耸人听闻的标题和扭曲的叙事是如何污染互联网的信息环境的。

谣言一、拜登突然宣布打开国门,2.5万移民获准进入美国

虚假消息说拜登政府突然打开大门,首批2万5名移民,可直接进入美国边境,且不必等待移民法庭听证会的通知

事实上,根据ABC的报道,拜登就职之后停止了川普政府的 “移民保护协议 (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 MPP)”,拜登政府计划从下周开始处理和接纳根据MPP计划,被迫在墨西哥等待的移民。他们目前可以通过三个开放的入境口分批进入美国等待申请庇护的上庭通知。每天大概300人,且需要检测新冠病毒,并且受到监控(例如戴脚环)。

所谓的“移民保护协议(MPP)” ,是2019年1月25日,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宣布实施的,又称 “留在墨西哥 ”计划。该政策允许美国边境官员在美国移民法院对非墨西哥籍寻求庇护者的诉求进行裁决时,将他们送回墨西哥,包括在危险的地点等待,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得到法律援助。截至2019年11月,已有超过5.6万名寻求庇护者被送回墨西哥等待,其中包括1.6万名儿童(其中约500名儿童不满12个月)。

这些官员表示,新接纳计划的 “第一阶段 “将从三个入境口岸开始,涉及识别和处理目前正在进行的MPP案件,这些寻求庇护者被指定在边境墨西哥一侧等待美国移民法庭的日期。这个群体估计包括约25000人。官员估计,一旦入境计划启动并运行,每个入境口岸每天可处理约300人。

MPP计划的建立,部分是为了解决所谓的“移民经常不出席移民法庭听证会”的问题。然而,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最近对司法部数据的分析发现,76%的边境寻求庇护家庭参加了所有的听证会。根据雪城大学分析师的说法,对于有律师帮助导航的家庭,听证会出席率在99%。

这一决定的消息受到了移民倡导者和人权观察家的赞扬,包括国际特赦专注于难民和移民权利的研究员丹尼斯-贝尔。

“美国要为将人们直接置于危险境地负责,撤销这一致命的政策是值得欢迎的一步,”贝尔说。”现在应该欢迎在美国寻求安全的人进入这个国家,欢迎的标准必须是自由、公平和尊严”。

2019年,在宣布移民保护协议(MPP) 政策时,时任国土安全部部长的Kirstjen Nielsen将该计划吹捧为 “前所未有的行动”,将 “让更多的资源专门用于有合法资格申请庇护的个人”。在MPP计划实施一周年之际,返回墨西哥的寻求庇护者反而面临着政策带来的后果,这项政策让他们中数以万计的人,包括儿童和家庭受到伤害。MPP计划也加剧了美国移民法院现有的缺陷,包括缺乏获得律师的机会、法律代表的障碍、移民程序缺乏透明度,以及对寻求庇护者的法律保护有限。

MPP计划已经成为特朗普政府违背美国和国际难民法和惯例,努力规避美国庇护制度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这些以威慑为重点的政策包括但不限于:家庭分离;缩小庇护资格理由;限制每天允许进入入境港的寻求庇护者人数(”计量”);庇护合作协议,美国通过该协议将寻求庇护者送往第三国审查其庇护申请;进一步限制寻求庇护者合法工作的权利并收取费用;以及拟议的申请庇护费用。

被卷入MPP计划的寻求庇护者在墨西哥面临着绑架、性攻击、剥削、缺乏基本必需品、虐待和其他危险,在美国则没有意义上的程序正义。

根据该协议,试图在美墨边境进入美国的寻求庇护者可以被送往墨西哥,并让他们在美国移民法庭诉讼期间在那里等待。一旦进入MPP,寻求庇护者在等待法院判决的过程中,将面临数月甚至数年的赤贫、健康和生命危险等状况。

2019年8月30日,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在墨西哥马塔莫罗斯的门户国际大桥附近的一个营地排队等候取餐。图片来自AP Photo/Veronica G. Cardenas

在MPP中,只有4%的寻求庇护者成功地由律师代理。只有不到1%的人在美国获得了保护。有些人克服了漫长的困难,在美国得到了值得保护的认可,但还是被国土安全部以虚构的未来听证会为幌子再次送回墨西哥,因为还没有提出上诉。倡导团体 “Human Rights First”统计了该计划中至少816起绑架、强奸、酷刑、殴打和其他攻击寻求庇护者的案件,其中包括人权观察记录的事例。

所以拜登政府的政策只是废除了川普时期一个侵犯人quan的政策,并不像谣文所说的那样突然打开大门放进非法移民,依然需要等待上庭。只是针对寻求庇护的难民,更改了等待上庭的地点。

谣言二、除了所谓给黑人发钱,还要搞美国版“打土豪分土地”?

去年10月就写过的一篇文章《警惕:大选临近,关于加州立法的几个谣言又开始作妖》中已经说过,加州立法并没有讨论任何关于赔偿金额的问题。所谓给每个黑人发放35万美元完全是子虚乌有,一派胡言。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一个黑人大亨提议给奴隶制赔偿14万亿美元,于是乎谣言里就有人把这个数字平摊下来,就算成每人35万。但是,这只是一个人的一个建议而已,把一个观点当成事实来传播,是十分错误的。

另外这个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更是完全的歪曲。其源自新泽西州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推出的《为黑人农民伸张正义法案》(Justice for Black Farmers Act),该法案旨在结束美国农业部的歧视,恢复黑人农民失去的土地。

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一百年前,农业在美国是一个相对多样化的行业:约100万黑人农民经营着全国约14%的农场。但是,现代农业劳动力的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黑人农民只有4.8万人,跟1920年相比下降了95%。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但联邦农业援助和贷款计划中的歧视,以及财产法中的漏洞在很大程度上是黑人农民失去土地和生计的主要原因。

数十万黑人农民被迫离开农业产业,不仅剥夺了个人家庭的世代财富,而且对黑人农村社区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社会和经济损失。即便如此,直到最近,美国农业机构也只是做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尝试,以纠正美国农业机构中长期遗留的种族主义问题。

一项新的法案可以改变这种状况。11月30日,来自新泽西州的参议员科里·布克(Cory Booker)、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克尔斯滕·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提出了 “为黑人农民伸张正义法案”,以 “改革美国农业部,并建立一个土地补助计划,鼓励新一代黑人农民”。

该法案的最终目标是根除农业产业中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种族主义,让现有的和有志于此的黑人农民有机会发展壮大。为了完成这一壮举,该法案概述了它将如何结束美国农业部内部的歧视,保护剩余的黑人拥有的土地,恢复黑人农民失去的土地基础,赋予历史上的黑人学院和大学(HBCU)和黑人农民的倡导者权力,帮助社会上处于不利地位的农民和牧场主获得成功所需要的资源,并制定有助于所有农民和牧场主的制度改革。该法案将为黑人、土著和西班牙裔农民提供50亿美元的直接援助。

总之,该法案旨在恢复和保护黑人农民的土地。实现这一目标的最重要的步骤之一是在美国农业部内设立公平土地使用服务处(ELAS)。ELAS将从愿意出售土地的人手中收购农田,向符合条件的黑人个人提供最多160英亩的土地补助。新机构还将向HBCU和非营利组织提供拨款,帮助寻找合适的土地供USDA购买,支持黑人个人获得这些土地,并为有经验的农民和新农民提供农业培训,HBCU也将有资格扩大其农业研究和教育工作。

除了土地赠与计划,该法案还将建立农场保护团,为来自社会弱势群体的年轻成年人提供必要的技能,使他们能够在农业和牧场中从事生产性工作。参加该计划的农民将优先通过ELAS获得土地补助。

一个去年11月提出的法案,最多可提供160英亩的土地的补贴,竟然被歪曲成“打土豪分田地”,还要标题党写成“连夜通过”,黑都黑得毫无水平。

谣言三、拜登撤销了川普对孔院的禁令

本周一,保守派报纸《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发表文章称, “拜登悄然撤销了川普对于别国在学校搞宣传的禁令”。

右翼新闻机构专家、众议员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等人纷纷责备拜登 “奖励中国,允许他们的宣传渗透到我们的大学校园”。

而根据《新闻》事实,2020年8月,川普政府宣布孔院(CI)美国中心为外国使团,指责这个争议的教育合作是对美国大学和K-12校园的宣传行动。

近年来,美国至少有45所K-12学校和大学关闭了CI项目,理由同样是担心学术自由和宣传。

但特朗普政府关于CI的外国使命指定和最后一刻的行政命令实际上从未完全禁止这些教育项目,也没有发布关于这些项目可以和不可以教什么的指导方针。

该政策的正式名称是 “建立学生和交流访问项目认证学校披露与孔院(CI)和课堂协议的要求”,只要求获得对外交流项目认证的学院和K-12学校披露来自孔院或孔课(CI的K-12部分)的合同、合作关系或财务交易。

该规定也适用于其他由中国直接或间接资助的中国文化机构或团体。不报告这些信息的后果将导致学校的学生和交流访问者项目认证被撤销。

报道说,如果学校未能充分披露这些信息,将被取消学生和交流访问学者项目(SEVP)的认证资格。学生和交流访问学者项目管理赴美读书和交流的外国留学生的情况,招收留学生的美国学校需要通过该系统为留学生申请和提供在美停留的合法证明。

白宫一位发言人说,在就职日当天,白宫幕僚长罗恩·克莱恩(Ron Klain)做出了跟以往政府交接所做的一样的操作,发布了一项冻结所有监管程序的备忘录。他说:“冻结意味着,这项规定从信息与监管事务办公室自动撤回,需要重新提交。撤回适用于所有在政权交接时没有完成审议的其他规定。”

所以拜登确实撤销了川普时期有关中资教育项目的政策,但它只要求K-12学校和大学披露他们与这些机构的关系,而并没有禁止这些学校。

因此,所谓的川普禁止在学校进行宣传只是一些人士的一厢情愿,事实是,之前的禁令还没有生效,更没有实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