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枪声四起的国殇节,美国枪支真的无法控制吗?

05/31/2022

作者:坚妮 | 字数:2178 | 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前言:在本周一(5月30日),加拿大提出了新的枪支管制立法,如果获得通过,这一立法将在全国范围内禁止购买、进口、转让和出售手枪,从而有效地限制已经在该国的此类武器的数量。该法案被部分的官员称为 “一代人中对枪支暴力最重要的行动”。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加拿大总理特鲁多(Trudeau)说:”不幸的是,在我们国家[枪支暴力]越来越严重,而且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在恶化。我们只需要看看边境以南的地区就知道,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情况就会越来越糟,难以应对。”

在目睹了悲剧后,加拿大已经采取了行动,但美国这个枪支暴力尤为严重的国家又在做什么?美国真的无法控枪吗?

这头我还没有消化完美国政客们对上周发生的德州小学枪击惨案的发言表态,那边美国四处枪声又起。国殇节长周末还没有过完,11起枪击案在美国各地发生:田纳西州、奥克洪玛州、加州、宾州、费城、密西根州…有的是青少年火拼,有的是家庭暴力,有的是派对口角升级,每起死伤人数从两到三个到十几二十。

NRA集会,图源:NPR

对于这种美国新常态,刚刚在德州召开的NRA(美国枪支协会)年会上(会场离小学枪击案地点25英里),持枪派说,美国恶性枪支事件的上升,是因为:

  • 公立学校把上帝请出了教室
  • 政府打压犯罪不严
  • 社交媒体鼓励犯罪
  • 精神病人人数增加
  • 德州州长Abbott取消原定到NRA大会现场演讲,但是在视频上出席完成了演讲,说哪怕制定控枪法律,也是无法阻挡那样的枪手;
  • 德州共和党参议院Ted Cruz说学校应该只有一个出入口,由多个警卫把守;
  • 马上有共和党议员又出来重复老调:让教师持枪。

大会展览有各种新式武器展览台,包括德州18岁男孩刚刚用来杀了19个儿童和2个成人的AR-15莱福枪,有教人如何处理枪伤止血,有学校安全装置展览,等等。

我没有到现场参观,据说还有新发明就是在学校里面放烟雾让枪手视线模糊。这些发明少则几万贵则几十万美金,看来枪击都是厂商捞金的好机会,每次有枪击,买枪人数大增,且不追问在学校里放烟雾,是不是想让进来捕抓枪手的警察看不到枪手,更别说:

  • 把上帝请回教室还是把观音菩萨请进教室更合适?别忘记就是欧洲人把上帝带到美洲大陆,才开启了持枪屠杀本地人的历史,拿上帝来说事只会自打嘴巴的呀;
  • 里根1980年代担任总统开始了对犯罪分子镇压的高压手段,美国不断扩建监狱也无法满足日益增加的需求,持枪派一方面不允许政府干涉持枪的自由,另方面又责怪政府对持枪犯罪镇压不力,什么样的政府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 你过去两年里如果稍微上过美国极右派各种网络电台广播就会知道,网络上到处是他们举枪高喊用暴力让美国重新伟大的视频音频文字,冲进国会的也是他们,恰恰就是他们利用社交平台给年轻人发放了大量暴力宣传,却怪互联网这工具;
  • 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建筑如何逃生?如何保证一个建筑所有的紧急出口都是维护有效?这个18岁德州枪手Ramos就是从没有锁上的后门溜进了学校;
  • 经过训练的德州武装警察在小学外面等了一个小时都不敢闯进教学楼,还指望老师来保护学校治安,这个社会是不是越来越荒谬?
  • 既然精神病人增加,就更应该严格管制对枪支的销售购买和转让,为什么责怪精神病人而不责怪阻止枪支管制的人?
  • 美国人的吸毒问题确实是一年比一年严重,连制药公司都制造毒品跟医生联手推销给病人,但是再让这些吸毒贩毒者更容易获得枪支,就能够制止吸毒吗?

荒唐啊,真荒唐,找各种理由来为持枪开脱,为讨好持枪选民指鹿为马,顾左右而言他!那么控枪就真的如德州州长说的那样无法控制吗?

2018年佛罗里达州的Parkland高中枪击案发生造成17名中学生死亡之后,当时已经退休的最高法院法官John Paul Stevens就说过,第二修正案(拥有持枪的权力)设立是建国时为对付英国军队的需要,现在应该取消。

可是取消宪法第二修正案需要国会两院都以2/3的票数通过, 3/ 4的州通过才能执行, 所以根据目前的情况, 参议院占半数的共和党肯定不会支持,更别说超过半数的红州。

那么对杀伤性武器进行控制,对购枪严格管制呢?只要看上面持枪派的那些理由,就知道是对牛弹琴。人家要借这些枪击事件来进行文化战争,来鼓动更多人买枪持枪,将这个恶性循环继续下去,才能使得制造销售枪支的工厂和商店有利可图,才能让共和党的政客更容易拿到选票。你现在明白为什么美国无法控枪了吧?

不,美国终归还是可以控枪的,就是等到更多的小学中学大学商场电影院音乐会停车场公司地铁广场每年都成倍地增加恶性枪击事件,美国没有一个角落地方是安全的,不再是一年十几万人死于枪支泛滥,而是几十万,几百万,等到这些从上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每天胆颤心惊地进学校,过十二年这样胆颤心惊的日子才出头的孩子长大成人,他们就会有足够的人数在参众院和3/4的州投票推翻第二修正案。

再等二十年或许有希望。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