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川普官司未结,拜登前办公室也发现机密文件——这事咋整?

01/12/2023

作者:溪边愚人

编者按:根据NBC新闻在今天(1月11日)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自11月在拜登的前办公室发现带有机密标记的文件后,拜登的助手们一直在检查其他任何拜登使用过紧密材料的地方,并在今天又发现了第二批资料。自从本周一(1月9日)这则新闻被爆料以来,许多人就将拜登的这一行为与川普在海湖庄园非法持有机密文件的行为做比较。

本周一(1月9日)白宫公布,去年11月2日,拜登总统的私人律师在他位于华盛顿智库的前办公室发现了部分机密文件,这促使司法部对此情况进行审查,以确定如何处理。

《纽约时报》说,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这项调查旨在帮助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决定是否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就像调查前总统川普一样。

白宫的声明说,这些文件是“在一个锁着的壁橱里”被发现的。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在发现这些文件的当天就通知了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一般习惯称国家档案局),该机构第二天早上取回了文件。

众所周知,前总统川普因为卸任后将白宫文件带去他在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而且在国家档案局多次催促后还迟迟不交出来,最后被FBI不客气地带着搜索令上门搜查,现正在被司法部调查中,而且行内人都认为司法部很可能会在近期内对他提起诉讼。此时此刻,拜登的前办公室也被发现机密文件,从政治上来说对白宫很不利,对拜登任命的司法部长来说,绝对是个敏感事件,同时,如何处理川普的案子也更具政治挑战。可以预料,无论加兰怎样处理,都一定会有人不满意。加兰能不能抛开政治顾虑,真正追寻司法的公平和公正,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川普的海湖庄园被搜查是“美国的幸运”

刚刚获得众议院多数的共和党人本来就已经在计划对拜登政府进行多项调查,包括让FBI搜索海湖庄园的决定,现在这一发现绝对是火上浇油。有望成为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主席的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周一表示,他将调查在拜登办公室发现机密文件的事件,并誓言将在48小时内送出索取信息的信函。他说:“这多么讽刺啊!现在我们得知,乔·拜登有被认为是机密的文件。我想知道,国家档案局今晚是否会引发对白宫的突击检查?或者拜登中心?因此,现在我们要把我们所要求的关于海湖庄园突击检查的信息,扩大到包括乔·拜登拥有文件这件事。”

该委员会的最高民主党人、马里兰州的杰米·拉斯金(Jamie Raskin)则淡化了此事,他说,他相信加兰已经采取了适当的措施来审查有关情况,拜登的律师“似乎已经立即采取了适当的行动”通知档案局这件事。

非常遗憾有关机密文件这样严肃的事情会成为政治斗争的武器。难道我们不能客观理性地来分析、调查拜登和川普各自的行为并依据法律追责吗?

关于拜登前办公室我们目前所知道的

宾夕法尼亚拜登中心是一个智库,距离白宫约一英里,位于华盛顿特区,隶属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以现任总统拜登的名字命名。

拜登曾在2017年年中至2020年总统竞选之前那段时间用过该中心的一个办公室。他不时会去那里。2020年11月2日那天,拜登的私人律师为了清空此办公室正在将拜登以前的东西打包时发现了这些文件。

周二晚上CNN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的一个节目中,CNN报道说,这个办公室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拜登私人的,包括与他大儿子葬礼相关的资料等。也正因为没想到会有公家档案,拜登只是让他的私人律师去清理、打包。他的律师是在一个标着“副总统私人”的文件夹内发现了标有机密字样的文件。拜登的律师当时就立即合上文件夹,不再看里面的任何内容,并马上通知了白宫和国家档案局。档案局第二天早上就接管了这些文件。

被问到为什么机密文件会出现在他以前的办公室内时,拜登说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本人对这件事也很吃惊,他完全不知道那个办公室里有机密文件,至今也不知道那些文件的内容。据CNN报道,因为在那个办公室发现了机密文件,拜登后来决定,将该办公室内所有的东西都打包交给国家档案局,所以,后来拜登前办公室又主动送去国家档案局50箱东西。

白宫官员们没有准确描述涉及多少机密文件,其中包括什么样的信息或其分类级别。但不少媒体包括CNN的报道说,共有10份文件,其中包括了SCI之类文件,但不包括核机密文件。

司法部长加兰去年11月就已指派由川普任命的驻芝加哥检察官小约翰·R·劳施 (John R. Lausch Jr.) 审查此事。该审查被认为是初步步骤,司法部长将决定是否有必要进行进一步调查,包括可能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CBS报道说,劳施最近向司法部长做了简报,预计不久将向加兰提交一份最终报告。

同样是发现机密文件,拜登与川普两者的性质是否相同

拜登前办公室内发现不该出现的机密文件之事,不可避免地让人与川普海湖庄园被搜做比较。但是,这实在是拿苹果与橙比——两件事情的性质是那么的不同,根本不具可比性。下面这张图对两件事情的区别做出了一目了然的总结。

不打算专门翻译上图的内容了,而是把图的内容与事件的具体信息结合起来做下面这样的比较:

1)两者的规模无法比。拜登办公室发现的机密文件总数不到12(有说是10),其中有一些是绝密文件,但具体数目不详,应该只有国家档案局和现在参与调查的人知道,拜登和白宫很可能不知道,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就直接交给档案局了。川普那里发现的机密文件总数超过160(有多家媒体报道为325份),其中60份是绝密。而且直到现在我们还是不知道川普是不是把所有不属于他个人的文件都交回了。

2)两者的态度是天壤之别。拜登方面一切合作都是主动的。档案局并不知道这事,是拜登方面在发现文件的当天就主动告知档案局,并始终配合。而川普那边却因为不合作态度正被调查是否有妨碍司法罪。从川普离开白宫后档案局就一直在试图追回文件,因为川普不配合,其间发出两张传票都被川普无视,才不得不FBI上门搜。档案局相信现在川普手里还有机密文件没交出来。

3)两者所承担的责任很可能完全不同。拜登对这一事件有没有责任?当然有!发生于他的办公室的任何事情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哪怕他不是亲力亲为的事情,哪怕他不知情,他都有责任。特别是SCI文件属于具有特别敏感信息之类,只能由具有极高安全级别的人在特定政府设施内阅读,将文件带离那样的设施都是不允许的。所以,对这事的调查还应该多一个层次,看看SCI文件是怎么会离开特定地点的。相信司法部会做专业处理。

但是,这件事是无意中犯的错误——不小心把机密文件错误地放入有“私人”标签的文件夹里了——还是有意为之,是有本质区别的。川普是有意为之,他从来没说他是不小心把东西带去了海湖庄园,而是在一次次被告知,按照法律这些东西属于政府的情况下,坚持说东西是我的,拒绝交出。拜登办公室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我们不妨等待司法部的调查报告,看报告的结论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的错误。到那时我们再做比较也不迟。

说两者所承担的责任很可能不同还因为事发后的态度不同。拜登方面是主动通知档案局,川普是无视档案局的要求。这个不同我们都不需要等任何调查报告。所以川普被调查是否有妨碍司法罪不是没有原因的。

国家档案局和司法部对拜登高抬贵手了吗?

这件事刚刚被捅出来就已经有人在指责司法部和档案局对拜登独开一面高抬贵手了。真的是这样吗?

据CNN的报道,总统、副总统不小心带走不该带走的文件的事情时有发生,一般就是档案局提出交回的要求,然后当事人配合,就完事了。在川普之前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这类纠纷,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而是事情都被静悄悄地解决了。川普的事情搞到沸沸扬扬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最后政府不得不采取搜查的手段,是因为他就是不交回啊!

我不是说带走不该带的文件不是错,而是就事论事地说这是对此类错误一贯的处理方式,双方都如此“静悄悄”地处理,对谁都一样。是川普改变了这一切。川普造成的改变,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家被搜,还影响到档案局和司法部的运作。

CNN的报道说,如果按照“惯例”,档案局拿到拜登交回的文件后不会做任何事情。但是,这一次,档案局将此事汇报给了司法部。CNN称,档案局的消息人士说,如果不是因为川普,他们不会这样做。所以,拜登的确获得了“特殊待遇”,但绝对不是那些攻击拜登的人所说的高抬贵手。

司法部得知这件事后也是动作很快地指定了一个检察官做初步调查。而被指定的检察官是司法部这个级别里唯一留下的两个川普任命的检察官中的一个。不可不说司法部长加兰也是煞费苦心了。这也可以算是特殊待遇吧,但也绝对不是高抬贵手的待遇。

拜登和川普是否有罪?

总统和副总统在任职期间经手的很多文件或物品都不能被视为私人财产。相反,他们都是国家的财产,包括各国首领互赠的礼物等。将国家财产当作私人财产带走这件事本身就是违法的。但并不是带走了政府文件就达到了需要被起诉的程度。

川普被调查,并不是单纯因为他擅自拿了国家文件。我们现在还不了解川普案子的全部内容,但海湖庄园的搜查令可以让人们看出一些端倪。搜查令上所列的三个嫌疑罪行分别为间谍罪、意图妨碍、阻挠或影响对任何事项的调查或适当管理而销毁或隐藏文件或记录的行为以及故意和非法隐瞒、移除、毁坏、伪造或销毁政府文件。(很多人曾经喷那个间谍罪的罪名,其实是不懂得《反间谍法》并不局限于为外国势力进行间谍活动的情况,而是广泛涵盖了对安全相关机密的不当处理,比如向媒体或公众泄露信息等。)

前文已经说过,如果川普好好配合,这事也就“静悄悄”地过去了。但FBI发现他非但不配合交回文件,而且在转移那些文件,才不得不动用搜查令。很多法律界人士说川普这个案子应该会比较快就见分晓了,那我们就再耐心等一等吧。

至于拜登那方面的情况,从我们已经知道的内容看,估计是政治压力更大。至于法律上的问题,我们知之不多,不妨参照希拉里的情况。希拉里当初因为用私人电子邮箱(和私人邮件服务器)处理公务,违反了规矩。更严重的是,后来发现电子邮件中涉及到“机密”文件内容。

但保密分类是一种行政程序,不是法律。所以违背保密条例往往是行政处分而不是法律制裁。行政处罚包括被训诫,或失去他们的安全审查资格,甚至被解雇。但这不代表一定是犯罪了。判断一个人是否犯罪需要根据法律条例,而那些可以用来定罪的法律条文并不取决于文件的保密程度,而是取决于文件的内容性质以及当事人的具体行为。

希拉里最后没有被起诉。当时的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对此事公开发表的一个声明这样解释:

虽然我们没有发现明确的证据表明克林顿国务卿或她的同事有意违反关于处理机密信息的法律,但有证据表明他们在处理非常敏感、高度机密的信息时极其粗心。

虽然有证据表明可能违反了有关处理机密信息的法规,但我们的判断是,没有一个合理的检察官会起诉这样的案件。检察官在提出指控前必然会权衡许多因素。有一些明显的考虑,如证据的强度,特别是关于意图的证据。负责任的决定还考虑一个人的行为背景,以及过去如何处理类似的情况。

在回顾我们对处理不当或删除机密信息的调查中,我们找不到一个支持根据这些事实提出刑事指控的案例。所有被起诉的案件都涉及一些组合:明显有意和故意不当处理机密信息;或大量材料被暴露,以支持对故意不当行为的推断;或有迹象表明对美国不忠;或者是阻挠司法的努力。我们在这里没有看到这些东西。

要说明清楚的是,这并不是说在类似情况下,从事这种活动的人不会面临任何后果。相反,这些人往往会受到安全或行政处罚。但这并不是我们现在要决定的事情。

因此,尽管是司法部对这样的问题做出最终决定,但我们向司法部表达我们的观点,即在本案中不适合提出指控。

其实在我眼里,希拉里的行为已经比较恶劣了,因为她不是不小心犯错误,而是知道不该用私人电子邮箱,她还是用了。但是,希拉里不被起诉是因为她的行为不符合一些“犯罪行为的组合”,而这可以理解为是司法部门经典的判断准则。相信司法部对拜登和川普的情况也会用同样的标准,关键是,当司法部宣布决定时,应该有一个清晰的符合逻辑的解释,能够让人心服口服。

目前阶段,我们就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

超越拜登和川普,超越党派的问题一直被忽视

这些年与机密文件相关的事件出了一次又一次,但遗憾也令人吃惊的是,根子问题从来没有得到解决,人们的关注重点都被政治斗争消费掉了。

第一,川普的事情暴露后,我最吃惊的是,机密文件,包括绝密文件,丢失了,居然没有人知道。这么重要的文件,难道不是产生一份就要有一份在案记录,要被追踪去了哪里吗?如果真正不折不扣地追踪每一份重要文件,不仅不会发生无意产生的差错,甚至有意为之的行为也会受到遏制。但是为什么没有建立起这样的机制呢?如果有一个好的追踪机制,是不是对党派政治也会有遏制作用呢?如果是,那该多好啊!

第二,川普在任期间,经常违背关于保护总统相关文件、物品的法律。他多次将文件纸张(既不是厕纸)冲入马桶,一次次造成白宫他专用的马桶堵塞。国家档案局说,从川普白宫拿到的文件中有不少是已经撕碎了又重新粘起来的,甚至有没有修复,就那样乱作一团地交给档案局的。这些当然都是川普的杰作。事实上他的手下已经养成了“抢救”被他破坏的文件的“习惯”。但我们为什么要允许总统这样的行为存在呢?难道总统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吗?

该图片来自《纽约时报》记者玛吉·哈伯曼(Maggie Haberman)的一本书“自信的人”(Confidence Man)。哈伯曼说一张照片来自白宫厕所,另一张是川普执政时期白宫的一个消息来源提供给她的,拍摄于一次境外旅行。纸张上都是川普的字体。

第三,机密文件的解密也必须有严格的程序。FBI从川普的海湖庄园搜查到很多机密和绝密文件后,川普一再强调他作为总统有解密所有文件的权力,所以他拿走的文件全部被解密了。岂不知,海湖庄园搜出来的文件中有涉及核武器的内容,而这方面的文件是没有任何个人可以解密的,必须经由专门组织/机构讨论决定。另外,是否解密某个文件不应该取决于某个总统的喜好,而必须在是考虑了国家和民众的利益之后做出的决定。下面几个例子也说明了这方面必须有权力的制衡和检测。

1)川普在担任总统仅几个月后与俄罗斯高级官员举行的椭圆办公室会议上,透露了以色列政府向美国提供的有关伊斯兰国阴谋的高度机密信息,这使以色列的消息来源面临风险,并激怒了美国情报官员。几个月后,中情局决定将其多年来培养的一名克里姆林宫高级特工撤出莫斯科,部分原因是担心川普的白宫是“一艘漏水的船”。因为总统有随时随地解密绝大部分机密文件的权力,川普这样的行为不能算是泄密。但如果总统滥用职权,损失的还是国家利益。

2)2019年8月,川普收到了一份关于伊朗一个航天发射设施发生爆炸的简报。他被一张机密的卫星照片所吸引,想立即将其发布在推特上。他的助手阻止说,公开这张高分辨率的照片可能会让对手了解到美国复杂的监视能力。他还是发布了这张照片,并补充说美国在这次爆炸中没有任何作用,但希望伊朗在调查爆炸原因这件事上有“最好的祝愿和好运”。川普的思维逻辑正如他所告诉一位美国官员的:“我有解密权。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但他脑子里完全没有国家利益这个概念。

3)2019年1月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20国峰会期间,川普在没有美国政府翻译或助手在场的情况下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其实这是一种产生机密文件的场合,会面的笔录就是机密文件。川普这样的行为与销毁机密文件无异。

The Hill对川普和普京在G20会议上交谈时没有美国的翻译和记录员这件事情的报道。(The Hill截屏。)

总的来说,我们给予了总统太大的权力和信任,却没有准备好万一遇上个蛮不讲理的总统怎么办。就好像政府高级官员都必须通过专门的财产审核,以防止有利益冲突,而身居最高职位的总统却在法律上不受任何财物限制,因为几十年来所有总统候选人都在竞选期间就主动公布了税表。没想到2016年遇上了川普!

不管发生了什么,一个成熟的人首先做的是亡羊补牢。如果我们连亡羊补牢都做不到,怎么还能指望这个政府会吃一堑长一智,怎么指望社会还会进步?

至于共和党人把拜登和川普在机密文件的处理这件事情上等同起来,就是完全不顾事实。这种做法不仅对改善工作一点好处也没有,还会有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效果。

参考资料:

https://www.cbsnews.com/news/biden-center-classified-documents/

https://www.nytimes.com/2023/01/09/us/politics/biden-classified-documents.html

https://www.cnn.com/2023/01/09/politics/joe-biden-classified-documents-upenn/index.html

https://www.cnn.com/audio/podcasts/anderson-cooper-360/episodes/31819e74-f7c0-4c97-86db-af87003b0480

https://thehill.com/homenews/administration/427505-trump-putin-talked-at-g20-without-us-translator-note-taker-report/

https://www.nytimes.com/2022/08/12/us/politics/search-warrant-trump-investigation-documents.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