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ate
Press

当本国母语信息稀缺时,油管博主带着右翼内容趁虚而入

10/02/2023

来源:The Markup;作者:Lam Thuy Vo;翻译:Moreless

编者按:本文由非营利新闻机构《The Oaklandside》和The Markup联合发表。原文标题为《越南的油管视频博主如何用Newsmax和Breitbart填补信息真空》。越南裔和华裔移民社区都有着一个自己的语言和社群系统,从2020年以来,他们受到虚假信息影响的趋势益发明显。本文虽然讲述的是越南社区的故事,但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们身边。准确的新闻信息环境需要我们共同塑造,如果你同样对中文社交媒体虚假信息盛行的情况痛心疾首,请分享传播我们的声音。

索尼娅·奥赫拉拉(Sonia Ohlala)的YouTube视频通常以一句友好的越南语问候开始。从各位爷爷奶奶,到叔叔阿姨,再到她的同龄人,她都向他们致以亲切的问候,祝愿他们身体健康。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温馨的敬意——如果你是家中的晚辈,文化上对你的这种敬意是理所应当的。然后,她开始不紧不慢地用越南语播报最新消息,从唐纳德·川普开始。

她在2023年5月26日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说,“让我给你们看一张唐纳德·川普打高尔夫球时的靓照。他弯下腰捡起高尔夫球,那么轻松。76岁的他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尽管川普在过去的三年中没有担任过总统,但是根据奥赫拉拉公开的YouTube社区页面,她的大部分YouTube内容都是围绕着这个前总统,翻译来自Newsmax、The Gateway Pundit或者Breitbart等极右翼媒体的内容。

对于一些越南裔移民来说,比如56岁的奥克兰居民黄杜彦(Duyen Hoang音译),奥赫拉拉的视频是她能接触到的少数美国新闻来源之一,因为这些视频都是越南语。黄经常在YouTube上观看奥赫拉拉的视频,她相信川普是一个有成就的好人,尽管她其实清楚,奥赫拉拉的视频并不总是基于可靠的信息,也不一定能提供她急需的本地新闻。

黄说,我真的只是想要看到更多关于家乡奥克兰的信息。

布朗大学信息未来实验室采访了黄和大约20多名社区成员,以更好地了解奥赫拉拉和其他Youtuber在社区中扮演的角色。黄还提供了她的整个Youtube浏览历史,这样研究者就能了解这些视频是如何出现在她的feed中。

当被问到社区成员是从哪里获得新闻时,只有少数人说他们收看当地电视台或者阅读当地的英文文章。他们说,以前想要读到越南语的新闻,就得等萨克拉门托附近出版的周报《Tuần báo Mõ》上市。但现在,每个人都用YouTube来获取信息,而且几乎每个人似乎都知道奥赫拉拉。

76岁的Long Van Nguyen也观看奥赫拉拉的视频,他说:“我们再也不用等待(平面媒体的)新闻了。现在我们早上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新闻。”

像奥赫拉拉这样的YouTube视频博主,迎合了美国移民社区的需求,这些人几乎不会说英语,渴望了解周边信息,而且获取新闻的选择也非常有限。在研究了奥赫拉拉的数十个视频,并于专家交谈以后,《The markup》发现,像奥赫拉拉这样的新闻聚合者和评论员,经常会省略一些能为新闻提供文化或历史背景的信息,就奥赫拉拉而言,她的内容多是从右翼组织那里经过重新包装而来的。

Markup曾多次联系奥赫拉拉要求采访,但在发表前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她在第二个YouTube频道的描述中写道:“……由于 Youtube 的审查制度,索尼娅增加了第二个备用Youtube频道。索尼娅不与其他电台或Youtube网站合作。”

这个社区面临着许多移民社区都面临的问题:它需要用自己的语言提供有关该社区的可靠信息。虽然一些国家和国际新闻机构用越南语发布新闻,如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越南语服务或法国广播电台 RFI,但是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机构用越南语在线提供有关美国的信息,更不用说与湾区相关的地区新闻了。

在过去几年中,对高质量新闻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黄和社区的许多其他成员发现,自己迷失在有关新冠的信息海洋中,尤其是虚假信息中。

作为一名亚裔移民,黄在自己的社区开始感到越来越不安全,这进一步加剧了她对高质量新闻的需求。

根据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ate and Extremism)汇编的数据,2022 年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了 339%。全国各地发生的针对亚裔的残暴袭击事件成为全国性新闻的头条。当川普总统将新冠称为 “中国病毒 “时,反亚裔的仇恨情绪变得十分突出。

这个社区在他们的邻里中感受到了这一点。疫情流行带来了美国历史上最不平等的经济衰退,对黑人和拉丁裔社区造成的破坏尤为严重,湾区也深受影响。与此同时,奥克兰市的凶杀案犯罪率有所上升(不过最近这一趋势有所扭转)。越南裔社区成员也通过口口相传体会到了这一切: 他们听说有朋友被打,项链被偷。他们听说一家越南人开的咖啡店被抢劫。与此同时,整个国家和奥克兰都卷入了一场 “种族清算”(racial reckoning),在全国各地和奥克兰引发了抗议、与警察的冲突,在一些罕见的情况下还发生了抢劫。

想象一下,在经历这一切的时候,没有一家新闻机构用你能理解的语言向你传递信息。你该向何处求助?谁能帮助你澄清所有这些复杂而又相互关联的问题?这个特殊的社区在很大程度上求助于YouTube。

DIY社区获得DIY新闻

黄是作者的叔叔发起的一个小团体的成员,该团体由奥克兰约100名越南移民组成,他们定期在星期六上午聚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上个世纪90年代通过一项专门针对前政治犯的庇护计划来到美国的。

作者的叔叔也是政治犯。他在30年前开始召集大家一起帮助其他同侪。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将帮助范围扩大到整个越南社区。这些人有的50多岁,有的已经70多了。他们都出生在越南,成年后才来到美国。他们当中有一小部分人的英语水平足以进行基本的日常对话。但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包括获取新闻,都完全使用越南语。

每周六上午,他们都会租一间地下室,聚在一起唱歌,互相帮助。三月份的一个星期六,其中一名成员把笔记本电脑连到电视机上。他正在YouTube上搜索他们每周一起演唱的越南歌曲的卡拉OK版本。几个妇女一起做午餐,使用的是她们这周内在越南超市买的食材。

在这些欢乐的聚会中,他们还做着对这个社区的福祉非常重要的事情:每年负责接种流感疫苗、参加街道清洁等邻里活动,以及互相帮助进行选民登记。

这并非越南社区独有的现象。在亚裔和其他移民社区中,有数不清的DIY关怀网络在政府机构失灵时挺身而出。他们组织小额赠款、自卫和食品分发活动,帮助唐人街濒临倒闭的企业。亚裔社区还将安全问题掌握在自己手中,因为社区成员感到自己被当地政客和警察部队边缘化了,真要等到他们出手相助时,黄花菜都凉了。

这种被忽视的感觉也反映在该社区对大多数新闻媒体的看法上。尽管他们所在的社区约有20%的人是亚裔,但该小组的成员告诉我,他们经常感到自己被主流媒体忽视。

为此,该群体的许多成员采用了一种DIY自助方式来自行获得资讯。他们在社区聚会时交换有关邻里关系和最新消息的信息,或者分享在越南语周报《Tuần báo Mõ》)上读到的信息。如果附近的越南企业发生了犯罪事件,他们就会通过群发短信或在Facebook上相互留言,以保持警惕。他们说,有一次,当他们报警时,警察在事发几个小时后才出现,根本帮不上忙。他们还说,英语媒体很少关心他们社区发生的事情。

例如,70岁的Tuyet Nguyen说,早上他会打开当地电视台的节目,打开字幕,“这样我就能听懂一点”。但对于大多数有关时事和政治的新闻,他都会转向YouTube。在那里,他通过设在越南的YouTube频道了解有关其祖国正在发生的事件的新闻。同样,他也在YouTube上寻找更多美国的新闻信息,他经常依靠算法推荐来发现内容。

他说,“YouTube上有很多关于川普或拜登的新闻。我们不能只看一个视频。我们必须看不同的视频,从一个频道看到另一个,然后把它们结合起来,看看什么是正确的”。他说他看了很多奥赫拉拉的视频。

黄在YouTube上的观看和搜索历史也反映了这种DIY的方式。她的观看历史可以追溯到2020年。从中可以看出,黄使用YouTube来帮助她为自己的生活做出更好的决定:从佛教僧侣的精神指导到烹饪视频,再到获得医疗建议。

为了更好地了解黄在YouTube上观看视频的广度和深度,在征得她的同意后,本次研究从她的档案中随机抽取了1000个视频进行分类。“新闻”指的是有关时事和政治信息的视频,这些信息来自各种渠道,如讨论新闻的视频博客和越南的官方新闻机构。“娱乐”包括电影和脱口秀之类的内容,主要是讨论生活方式和音乐(其中许多是歌曲的卡拉OK版本)。“健康”包括有关疾病症状或某些食物对健康益处的信息。”教学视频”通过向观众展示如何烹饪菜肴或养护植物等方式进行教学。

很自然的,黄和她的同侪们会在这个平台上搜寻新闻。但是跟新闻机构不同的是,奥赫拉拉和其他的YouTube视频博主是通过算法推荐,让她可以看到这些视频。

断章取义的新闻

当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议活动席卷奥克兰的大街小巷时,这个社区说他们开始害怕抢劫。黑人推搡和殴打亚裔老年人的画面在网上疯传,也增加了他们的恐惧。在围绕抗议和反亚裔仇恨的全国性头条新闻中,他们没有太多可以用来采取行动或了解潜在问题的信息。(根据《时代》杂志的报道,长期以来,围绕抗议活动的抢劫叙事,一直在分散人们对美国大多数和平抗议活动的注意力)。

在奥赫拉拉的视频中搜索任何提及BLM运动的内容,只搜索到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是在2021年明尼苏达州布鲁克林中心和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的警察杀害黑人男子多特·莱特(Daunte Wright)和拉丁裔男孩亚当·托莱多(Adam Toledo)之后播放的。奥赫拉拉解释说,华盛顿特区曾多次发生 “黑人生命至上”的抗议活动,但她并未提及赖特或托莱多的死因,也未提及引发抗议活动的任何信息。相反,她谈到了一条Telegram短信交流,其中主要讲述了一位女性与黑人女性的不愉快经历。随后,奥赫拉拉建议越南人不要与黑人说话,避免冲突。她说,在拜登的领导下,一些黑人“获得了豁免权,可以更加咄咄逼人”。

她说,也有可爱善良的黑人。但她也说要避免与黑人发生冲突,即使是在大街上。

索尼娅-奥哈拉在 Youtube 上的视频截图,她身穿白色上衣,戴着眼镜。她的左侧是 “Special Report with Sonia Ohlala”(索尼娅·奥赫拉特别报道)字样和一段人们晚上上街的视频 图片来源:YouTube

亚太裔美国人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Asian Pacific Americans)和虚假信息防御联盟(Disinfo Defense League)2020年8月发布的一份关于虚假信息的报告称,近年来,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个新闻聚合网络(其中一些是匿名的),该网络主要集中于放大攻击者为黑人、受害者为亚裔的暴力事件。报告称,这些故事和社交帖子通常是改写的新闻文章,标题吸引眼球,或者是对历史事件再次加工报道,聚合者将其作为官方渠道对黑人犯下的反亚裔罪行报道不足的证据,将亚裔的受害者身份武器化。报告确定的一个Instagram账户的标题是 “黑人对亚裔的暴力行为在纽约市又夺走了一条生命”。帖子的标题说:“几乎每隔一天,就有一名亚裔美国人遭到非裔美国人社区犯罪分子的袭击或谋杀。”

报告说:“主流媒体和新闻机构对亚裔和亚裔美国人的报道明显不足,这就给一些消息源或者网络聚合网站提供了可乘之机,它们通过单一强调‘亲亚裔’的身份,轻易填补了这个空白。但是这样的网络空间助长了以现有的厌女症、反黑人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为核心的有问题的叙事”。

围绕打击这种跨党派虚假信息的讨论大多集中在揭穿虚假说法或翻译主流信息中的新闻。但这种方法没有考虑到谣言产生的语境。

非营利组织 “越南事实核查”用越南语发布主流媒体机构或学术论文中值得信赖的报道摘要,并将信息融入语境,使其在文化上对越南社区更有意义。该机构的志愿者尼克·阮(Nick Nguyen)说,获取有关他们周围环境的背景信息实际上关系到 “生计问题”。该组织

阮建议,不要仅仅从不公的角度来看待BLM运动中的问题,而是要表明,根据民意调查,大多数黑人只是希望与白人享受同样的治安待遇。他说,这更能引起共鸣,也有助于越南裔社区在政策和投票方面做出更好的决定。

否则,当越南社区成员通过像奥赫拉拉这样的YouTubers获取有关BLM的新闻时,他们只能看到“一群非常愤怒的人,虽然他们有理由感到愤怒。但你不理解他们为什么愤怒。所以你真的很害怕,因为如果你是难民,任何形式的内乱都非常可怕。”

通过在“越南事实核查”的工作,阮也看到了YouTube在讲越南语的美国人获取新闻的方式中如何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大量的新闻和媒体消费来自YouTube。因此,当你没有从其他来源获得[高质量]信息时,其危害实际上是相当严重的,”阮说。

阮说,他和“越南事实核查”的其他志愿者与YouTube的开发人员和发言人进行了交谈,提出了平台上的虚假信息问题。当这并没有带来有意义的改变时,他将有关移民社区错误信息的报道提交给主流新闻媒体,向该公司施压。他们还撰写了许多文章,介绍问题的来龙去脉,并对反亚裔仇恨或平权法案等将亚裔与黑人对立起来的高度政治化的问题进行研究。

YouTube发言人埃莱娜·赫尔南德斯(Elena Hernandez)在给《The Markup》的电子邮件中写道:“YouTube的虚假信息政策是全球性的,我们在不同语言和地区采用一致的政策,包括越南语视频。此外,我们在运营的每个市场中,都会通过推荐的方式突出权威内容”。

她还写道,YouTube 已经审查了奥赫拉拉的频道,并“认定它并没有违反我们的政策”。

阮说:“说到底,人们只是在努力过自己的生活。我试图解决的问题不是让人们相信我所相信的,我的道德观。而是给他们提供有用的保护信息。从而使他们可以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决定。”

参考资料:

https://themarkup.org/news/2023/06/09/vietnamese-youtuber-is-filling-information-voids-with-newsmax-and-breitbart

https://www.nbcnews.com/news/asian-america/anti-asian-hate-crimes-increased-339-percent-nationwide-last-year-repo-rcna14282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