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喜欢传谣的“有用的傻瓜”们到底都是谁?

01/22/2022

作者:Moreless | 字数:5878 | 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前言:Politico上的一篇文章,《我们找到了最喜欢传假新闻的一群美国人》,“We Found the One Group of Americans Who Are Most Likely to Spread Fake News”结论是责任感低的保守主义者喜欢传谣。跟许多学术研究一样,该文难免有研究和假设上的不足之处。其预设就是保守主义者喜欢传谣,然后在这里面再找出来一部分人说他们更喜欢传谣,另一部分则不是。首先这种预设前提就很成问题,并不见得只有保守主义者才倾向于传播谣言。是否喜欢传谣并不一定跟政治立场有关,而是跟人性有关。本文将从什么是保守主义,以及谣言的产生和传播等几个方面,阐述了前文的若干局限性。

一篇杜克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Hemant Kakkar发表在politico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我们找到了最喜欢传假新闻的一群美国人》。

Politico这篇文章来自于作者近期的一篇学术论文《Of pandemics, politics, and personality: The role of conscientiousness and political ideology in the sharing of fake news》。论文的摘要里说,“通常在政治语境里做研究,分享假新闻与保守的政治意识形态有积极的联系。然而,这种一概而论的做法有可能加剧本已猖獗的政治极化。我们提供了一个更细微的解释,提出假新闻的分享主要是由低自觉性的保守派驱动的。”可以看到,作者的初衷是好的,不想一棍子打翻一船人,但是解决的办法却是打击一小撮,而不要搞扩大化。但却没想过,想要验证的前提是否经得起推敲。

论文的结论说,并不是所有的保守派都喜欢传假信息,只有保守派中很小的一部分,一个子集喜欢传谣。这类人有两个心理特质,一个是责任水平低(low levels of conscientiousness),一个是唯恐天下不乱(desire for chaos)。就是行为随性,倾向于无序的这类人。

然后文章说,有责任感的自由派,没责任感的自由派,以及责任感墙的保守派,传谣的可能性低,只有这种性格随意的保守派喜欢传谣。

作为学院派,这个结论下得未免轻易而草率,模型过于简单,经不起推敲。

首先把人群一分为二,分成保守派和自由派,又根据性格是否随意把人群分成四个象限,这本身就很简单粗暴。人的性格和世界观多种多样,政治光谱也很广泛,从政治极左到政治极右,从经济立场极左到经济立场极右,还有各种交织。人并不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

该文章调研的时候,虽然它提供了一个将政治立场与性格因素相结合来进行研究的视角,但是其研究设立在简单的二元对立的基础之上,这种对人群简单的二元划分不够严谨,也是不负责任的。传播谣言的人也并非都是“唯恐天下不乱”,不排除当中也有人怀着善良的初衷,真的怕亲朋好友吃亏。

第二个假设只有保守派才喜欢传假信息,这个前提也很成问题。人们看到符合自己心理预期的谣言,往往会不假思索地,在不去判断其真假的前提下随手就转发了出去,从而造成了谣言和无用信息的传播。比如人人都见过的,在QQ时代流传的非常容易引人上当的垃圾信息。

类似于“今天马化腾生日,转发此条消息到若干个QQ群,等级就会多几个小太阳,或者头像就能变成金色”,这种东西转的人也很多。由此可见谣言的转发传播不见得跟政治立场有关,而是跟人性有关。


社交媒体本身就是一个情绪驱动,或者是利益驱动的场所,标题越是耸人听闻就越有人爱看。有人因为经济利益驱动,就会去专门制作这种叫做clickbait的题目,专门抢眼球的东西,俗称标题党。什么“突发”,“紧急”,“就在刚刚”,“不转不是中国人”之类的题目,都是营销号的经典套路。这种营销号的常用手段,也跟保守或者自由派的立场没有必然联系,纯粹是一种恶俗的市场行为。虽然说大选期间,右翼的谣言居多,但是说造谣传谣是保守派专属,也不够客观。右翼有传阴谋论的,左翼也有传阴谋论的,比如说川普受俄罗斯控制,就没有确凿的证据。

再回到政治谣言。喜欢传谣的人,不能说他就是保守主义者。首先来看看什么是保守主义者。


第一、保守主义是什么

西方的保守主义,是一种强调既有价值或现状的政治哲学。保守主义一般是相对激进而言的,而不是相对进步而言的。保守主义并不一定反对进步,只是反对激进的进步和彻底的颠覆,宁愿采取比较稳妥的方式。其特色为重视已建立之体制并加以维护或者小修小补,并且尊重传统为不同时代所累积智慧结晶而非累赘。《维基百科》

而现在的这些标榜自己是保守主义者的这帮人,其实是打着保守主义的旗号,反移民,反LGBT恐同仇跨、反少数族裔平权、反女性争取自己权益,反堕胎,反对对弱势群体的扶助。正确的价值观他们反对,但是他们其实并不反对激进变革,比如他们支持流亡大亨灭这个灭那个。他们只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站到了历史的对立面。

姚晨作为联合国难民大使在微博知乎被狂喷

比如这位教授,反对接受难民,就要那些支持接受难民的人把难民领到自己家里去。这也是这些人混淆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经典话术了。你要是同情艾滋病患者,就要你去跟艾滋病人一起住。你要是关注无家可归者,就要你去跟无家可归者一起住。你要是支持黑人平权,就要你的女儿嫁给黑人。你要是支持同性恋,就要问你是否自己的小孩变同性恋也愿意。

公众号《纽约华人资讯网》上一篇批评华人反对建无家可归者收容点的文章,下面的评论充满各种问候,或者质问作者,为什么收容点不建在作者门口?
另外一些自我标榜的保守主义者,字里行间都流露出极端仇跨的倾向。

还有这样的“保守主义者”,把去国会参加暴动当成一件引以为豪的事情。保守主义者不是应该反对激进变革,反对颠覆现有制度吗?结果这都去围攻国会山,酿成上百警察受伤的事件,直接破坏民主选举程序以及法制。试问这种人的行为哪里跟保守主义沾边了呢?

还有这位曾经在某新闻机构担任中文部的主任,公开在视频节目里对现任副总统进行荡妇羞辱,说她是“一脱成名”,靠跟人睡上位。说现任总统是老年痴呆,老淫棍。此人还是北大历史系毕业,哈佛大学社会学博士,也不知道学识都学到哪里去了。

像这种专业谣棍,各种满嘴跑火车的胡编乱造,颇有QAnon的风格,已经跟保守还是非保守没有丝毫的关系了。做人的底线还是需要的。这些人虽然谈不上是保守主义者,但是确实是唯恐天下不乱。

综上所述,这些自我标榜的所谓保守主义者,要么是为自己的自私,为仇女恐同仇穆仇跨找借口,要么口中喊law and order,却行破坏宪法,破坏法制之实。要么就是夹带私货,除了泄私愤和口嗨以外,并无建树。他们都跟真正的保守主义者相去甚远。真正的保守主义者,是像麦凯恩那样有道德底线和政治操守的人。

他们口中的,和他们想要实现的保守主义,即所谓的传统价值观,是一种以基督教价值观为导向的保守主义。是要恢复以基督教传统价值为核心的,政教合一的一种体制和观念。他们反对进步文明的共识,反对关注弱势群体,反对黑人和LGBT平权,反对女性权利,反对同性婚姻,反对政府的社会福利,反对政府在促进社会公平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这是一些要维护白人特权的有色人种群体。

刘军宁曾经在一个讲座里说《联邦宪法》来源于《圣经》,其依据竟然是在制宪会议上富兰克林为了平息纷争曾提议在开会前找几个牧师带领大家一起祷告。

苏小和写过一篇《美国白左如何把中国读书人带到沟里》的文章。这篇文章里,他提到安兰德和罗尔斯,共同称为美国“白左”的宗师。说罗尔斯是白左,还有一定道理;但安兰德是非常典型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可以参考刘仲敬。这样一个非常右的人,在苏小和的眼里,却被称为“白左”宗师。

而事实上,西方政治文明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城邦制度以及民主制度。被宗教统治几百年的中世纪,是西方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西方通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宗教改革,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宗教对政治的操控,实现了政教分离。美国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说明了国会不许立法确立国教。

很多基督徒会拿美国总统宣誓就职手按《圣经》说事,其实,并不是每届美国总统宣誓时都手按《圣经》,在制宪会议起草的《联邦宪法》中,一度写入政府公职的任何仪式不得带有宗教色彩,通过后的文本将此条款删除。

《的黎波里条约》里面也明确写明,美国不是基督教国家。

以上讲完了第一点,喜欢传谣的到底是不是保守主义者。


第二,什么人喜欢造谣

前文《假新闻的社会心理基础》已经讲过,什么人喜欢制造谣言。

第一是有政治目的人或组织,想要靠谣言来左右选情。像“美国华人之声”这样的公众号,靠传播右翼谣言收割了第一波粉丝。比如剑桥分析公司,会给特定政治倾向的人专门投喂他们喜欢的内容,从而潜移默化受众的政治倾向,为自己的客户争取选票。
为什么一到大选前后,谣言就特别多,而平时就没见过这么多谣言。大选之后像投票机,大海怪之类的谣言如井喷一样爆发,就是有人想要靠谣言来煽动情绪,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从而制造出了如此多的谣言。

据《纽约时报》2021年1月19日报道,拜登新任命的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Avril Haines),在国会举行任命听证时,誓言要彻查是否有外部势力介入QAnon这类造谣组织,以影响美国大选结果。

二是为了经济利益,想要圈粉或者吸引点击。流量即金钱,标题党,耸人听闻的消息,总是能获得更多的流量。Mit的研究表明,推特上传播的假新闻比真新闻传播快六倍。因为虚假信息比真实信息更赚钱,所以社交网络公司就更倾向于向用户推送虚假信息。

奈飞的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社交困境),就探讨过社交媒体上的内容推荐系统,会对用户投其所好,从而会使人的政治立场越来越极端。之前脸书的爆料人,弗朗西斯·豪根也披露过,虽然脸书明面上表示要打击假新闻,但是其实对假新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为了更多的经济利益。油管上高点击的从事政治评论的中文自媒体,多数也是靠谣言和极端立场来吸引观众,充其量是一些胡说八道不打草稿的时事说书人。

社交媒体出现之前的传统媒体时代,新闻内容多产生自新闻从业人员,此行业从业人员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专业人士。正规新闻媒体一般要采用可以交叉引用的信息源,如果只是孤证则一般不会采用。如果仅仅是单一消息源,正规媒体使用则会比较谨慎。而自媒体时代,网络上信息产生的门槛有所降低。跟传统纸媒相比,自媒体时代产生了更多的用户产生内容(UGC),因为人员构成更加多元,所以质量也参差不齐。传统媒体交叉引用的原则,自媒体人士不一定会采用,或者多不会采用。


第三、什么人喜欢传谣——有用的白痴

在冷战时期,美国人揶揄苏联有个江湖黑话(political jargon),叫做“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用于指那些在没有完全理解事业目标的情况下宣传事业的人,并且被事业领袖冷嘲热讽地使用。该术语最初是在冷战期间用来描述被视为容易受到共产主义宣传操纵的非共产主义者。对他们追求的理念一知半解。

远的如义和团,理念就是民族主义,爱政府爱朝廷,扶清灭洋,类似于现在的NMSL。其目标就是对付洋人,慈禧看来可以利用,就让义和团去杀洋人。打了败仗以后了很快就被弃用,开始杀义和团。或者有句话叫民心可用。这些人的力量不可小视。

过去一两年中,一些华人油管大V,自由派知识分子,以及被体制边缘化的一些人,对所谓的保守主义价值观一知半解,却口口声声说要恢复美国的基督教为核心的传统价值观。除了贩卖政治谣言之外,就是想要破坏国父先贤建国之初确立的三权分立和政教分离的政治根基。

很多像Dominion投票机作假,死人投票,德国收缴服务器这样的一些一眼就能看穿的弱智谣言,任何有正常逻辑的人都能一眼识破。但是却有那么多的人愿意相信。而且还深信不疑。甚至直到现在,相信这一阴谋论的人仍不愿承认拜登已然成为了美国总统,自创了一些诸如“机选总统”之类的词汇继续活在自己的平行世界中。

这些谣言有一些共同点,要么是宣扬仇恨。比如民主党上台就要推行社会主义,美国就会变成委内瑞拉。所以他们故意把投票机的谣言跟委内瑞拉已故领导人查韦斯联系在一起。要么是散布恐惧。比如安提法要洗劫居民区,又比如加州立法规定“偷窃950块钱以下不定罪”,“十八岁以下卖淫合法”,“民主党要搞男女同厕”之类的无稽之谈。

所有传谣的这些人,就是为了收割韭菜,就跟诈骗短信一样,总会有人上当,骗一个是一个。就好比那个石头记,大选前几天就说,“川普已经大获全胜,拜登就输得有点惨。你别问怎么知道的,跟你说什么就信什么就是了。”直接后果就是收割韭菜,上当了就跟他走,成为了无脑粉。

小说《一九八四》中,大洋国的人民每天都要进行两分钟仇恨活动,两分钟仇恨描述党的叛徒果尔德施坦因,在短片中作出攻击大洋国一党专政的言论,反对老大哥,观看者会情不自禁地愤怒起来,甚至攻击电幕。男主人公温斯顿本来不以为然,到最后也会被大众的情绪所带动,情不自禁的高喊口号,做出攻击性的举动。这可以看做是一种集体催眠的行为。

相信谣言的直接后果就是变成了脑残粉,充满愤怒,五迷三道,神魂颠倒。川普一再号召支持者1月6号去华盛顿参加1月6号拯救游行,川普又说我会陪你们去宾夕法尼亚大道,国会所在地,对那些支持我们的议员喊话,不对那些不支持我们的议员喊话。直接造成了1月6号围攻国会。

那个1月6号不幸被国会警察打死的死者,36岁的退伍军人Ashli Babbitt,看看她有多么愤怒。

相信谣言的人,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其实是一种认知偏差。因为人的观念一旦形成,就很难会去否定自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正所谓不碰南墙不回头。如果遭到反驳和相反的证据,第一反应往往是情绪化。所以即便有事实核查或者辟谣文章,相信谣言的人也很难去相信这些。而把从事事实核查的人,当成是假媒体Fake news的成员之一。这也是辟谣远没有造谣传播广泛的原因之一。

热衷于制造谣言的人,是有利可图,或者经济或者政治方面。而相信谣言的人,则是利用人性的弱点。要不容易被激怒,要不是甚合我心意,因为经过长期洗脑,基本上思维方式已经被制造谣言的人带着走了。一些谣言已经变成了一个暗号,只要一说“男女同厕”,“种族配额”,家长马上义愤填膺,民主党祸国殃民。“黑命贵”,本来是要求平等,结果翻译成要高人一等,制造谣言者的目的就达到了。

不得不佩服这些话术制造者,这些谣言都是跟其受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家门口要建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女儿在学校上厕所会进来男变态骚扰,怎能不让人揪心,听到就难免会炸。谣言就像新冠病毒一样,牢牢抓住了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covid-19病毒在人体细胞表面上的受体),靠这种手段牢牢抓住了广大华裔选民的心。其成效确实很了不得。

所以我们看到吓人的题目时候,或者看了容易上头的内容时,千万不要太冲动,事出反常必有妖,三思而后行才是正道。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