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从FBI搜查到大选到弹劾,盘点右翼自媒体为洗白川普造的谣

08/26/2022

作者:Moreless

最近,随着川普在佛罗里达的住处被联邦调查局搜查,还有可能被起诉。右翼自媒体又坐不住了,开始大玩whataboutism,学猪八戒倒打一耙,说是民主党先不承认大选结果。

微信文章标题截图

然而陌上的这篇文章从立论到论据,统统站不住脚,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已经成了筛子,下面逐条进行批驳。

第一、民主党给川普团队在白宫内安装了窃听器,连左媒也有报道

微信文章截图

这个事情发生在2016年大选入主白宫之后。2017年3月4日,川普在他的推特帐户上写了一系列推,指责他的前任总统奥巴马政府在2016年竞选活动后期对他在川普大厦办公室的电话进行窃听。川普呼吁国会对此事进行调查,并且援引右翼媒体Breitbart上面的一篇文章来支持此种指控。而Breitbart的文章只是重复了阴谋论者路易斯·门斯赫(Louise Mensch)的猜测。

在2017年3月20日的众议员情报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上,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表示,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都没有掌握任何信息来支持川普的窃听指控。

一直到2020年大选,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持川普的这种说法,而且此说法也被司法部驳斥了。

当时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的德文·努内斯(Devin Nunes)表示他要调查此种说法。努内斯在3月23日表示,川普政府的通信可能在过渡时期被合法监控,作为“附带收集”的一部分。情报委员会的领导人后来表示,他们没有发现支持这一说法的证据。

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是情报小组的最高民主党人,他在一份激烈的声明中对努内斯的说法表示怀疑,并指责主席没有事先与他或其他委员会成员分享这些信息。

努内斯本人也是川普过渡团队的成员,他说,一个“消息来源”向他展示了川普过渡时期团队成员被泄密的证据 — 他们的身份在美国情报报告中被披露。努内斯此前曾对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被揭发一事提出质疑,他与俄罗斯大使的通信被美国政府截获,其身份被泄露给新闻媒体。

Politico当时的报道,就是叙述这件事的过程。用的词是claim,指称。并没有说明这种手法有任何根据。如果报道过有一件事情存在,那这种指称就成立的话。日前也有很多媒体报道了川普涉嫌犯有间谍罪。如果报道过即成立,那川普是否有罪则不需要法官和陪审团来进行判决了。

情报委员会当时正在调查俄罗斯对2016年大选的干预,包括可能与川普团队的勾结。希夫认为,情报委员会主席在主持调查时应该是独立调查行为的主席,其中包括对川普团队和俄罗斯人之间存在潜在沟通协调的指控。主席要是充当白宫的代言人,则无法保持中立。

第二天努内斯即私下向民主党同时道歉。

“这是我的一个判断,”德文·努内斯第二天上午告诉记者。“有时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有时你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一位熟悉努内斯会议的国会助手说,主席向民主党人道歉,并承诺与他们合作,分享与调查有关的信息。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最高民主党人亚当·希夫则说:一项可信的调查不能以这种方式进行。

结论就是,川普和努内斯对川普过度团队被窃听的指控都没有实质性证据。努内斯因为其独立调查行为中的立场受到了质疑,第二天就向民主党同事道了歉。文章中引用的部分属于断章取义,把媒体报道过的指控当成事实。

第二,指责左翼媒体在川普2017年宣誓当天就发文,说弹劾川普的程序开始启动了

微信文章截图

这篇文章的标题经常被右翼文章引用,说左派在川普宣誓就职当天就要弹劾他。这篇文章又说了什么呢?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弹劾川普的造势运动已经开始。并不是“弹劾川普的程序已经启动”。

这篇文章说,在三军总司令宣誓就职的那一刻,一个为弹劾他争取公众支持的活动ImpeachDonaldTrumpNow.org上线,该活动由两个倡导自由派团体牵头,旨在为他最终被赶出白宫奠定基础。

文章说,观察家也承认,他们的努力还为时尚早。但他们坚持认为这并非为时过早 — 即使它引发了那些会认为他们没有给新总统机会的人的愤怒反击。

“如果我们要等待可能由此产生的所有恶果,那么对我们的民主就会产生太多的损害”,人民自由言论组织的法律主任罗恩·费恩(Ron Fein)说。“它将破坏对基本制度的信心。如果不出意外,重要的是美国人要相信总统在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而不是这将有助于在另一个国家启动一个停滞的赌场项目。”

“我们认为,川普总统在上任第一天就会违反宪法和联邦法规,我们计划采取有力的进攻,以确保最严重的违宪行为不会发生,”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执行董事安东尼·D·罗梅罗(Anthony D. Romero)说。他补充说:“我们可能有一个新的总统,但我们有同样古老的制衡系统。

所以《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道,只是报道了在川普就职典礼的同时,就有反对他的人组织起来进行了一些运动,这些人当年就警告人们川普有可能会违宪。经过四年再回头看,貌似都不幸严重。

《华盛顿邮报》只是一家媒体,报道一件当时正在发生的事件,再平常不过。华邮也不是国会立法机构,也没有权力启动对川普的弹劾程序。所以蓄意扭曲的翻译:弹劾川普的程序开始启动了。除了误导读者和煽动仇恨没有别的用处了。

第三、说民主党以希拉里律师团队炮制的文件为依据,进行三年的“通俄门”调查

微信文章截图

所谓的通俄门调查,源自于2017年1月,美国的情报部门评估,有高可信度的情报显示,相较于希拉里·克林顿,俄罗斯更加偏爱川普。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下令启动了以“影响行动”来诋毁和伤害克林顿,以阻止她潜在的当选。

2016年10月及12月,奥巴马政府的情报体系称确信俄罗斯通过称之为“灰熊草原”(Grizzly Steppe)的行动干预了2016年美国选举。统领美国情报体系的国家情报总监与国土安全部共同指控俄罗斯黑客入侵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并将其中文件泄露给维基解密,并确信其目的为使选举结果有利于总统当选人唐纳德·川普,并认为普京亲自策划行动。中央情报局局长约翰·布雷南、联邦调查局长詹姆斯·科米及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柏均同意干预的“范围、性质、与目的”。

2017年川普任内,司法部任命了特别检查官穆勒进行调查。穆勒经过几年的调查,起诉了川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及其副手里克·盖茨(Rick Gates),以及川普竞选团队前幕僚乔治·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

而陌上提到的这篇报道,说的是调查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起源的美国官员现在指控一名知名律师向联邦调查局撒谎。

因为该名律师迈克尔·萨斯曼(Michael Sussmann)被指控在提交有关唐纳德川普的线索时,隐瞒了他为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工作的事实。

在一份公开的起诉书中,检察官达勒姆先生的团队称,苏斯曼先生在2016年9月19日与前联邦调查局总法律顾问詹姆斯·贝克的会面中做了虚假陈述,当时是大选前几个月。

检察官说,他撒谎了,没有披露他当时是希拉里·克林顿的总统竞选团队的一名受薪雇员。

这条线索声称川普经营的一家公司与俄罗斯银行之间存在联系,联邦调查局对其进行了调查,发现其证据不足。

所以希拉里团队的这名律师,在做调查时做了虚假陈述,没有披露他跟希拉里的雇佣关系。提供的线索也经调查表明证据不足。

但是文章的题目和内容第一行都写得明明白白,调查俄罗斯干预大选起源的美国官员指控一名律师。是在调查“干预大选”这个事情的起源,而不是因为这名律师提供的线索成为了这个调查的起源。陌上的这位编辑不知道是英文太差看不懂英文,还是中文不行不会表达,或者是有意拿origin这个词来误导读者,不得而知。

第四、说川普因为一通电话就被弹劾

微信文章截图

川普可远远不止打了一通电话这么简单。所谓的川普乌克兰丑闻,或者叫川普电话门。是指总统川普及其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在2019年5月到8月期间接连向乌克兰政府施加压力,并以暂停给予乌克兰军事援助项威胁,通过电话要求乌克兰政府以及总统泽连斯基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及其子亨特·拜登的事件。

2019年10月起川普向白宫办公厅代理主任迈克·马瓦尼(Michael “Mick” Mulvaney)下令临时冻结划拨给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对外界公开的理由为“对乌克兰境内大量腐败的忧虑”,而美国媒体猜测与此电话门事件有关。

2020年1月16日,美国政府问责署认定,川普政府扣留乌克兰军事援助违反了法律。美国总统无权搁置国会批准的对外国政府的援助。

因为川普利用手中的职权和资源作为筹码,要挟别国政府调查自己的竞选对手,严重违反了法律,也威胁了本国和他国的国家安全,典型的卖国行为。纯粹的是以权谋私,已经不适合担任一个国家的元首,被弹劾也无可厚非。

试想,如果当时川普成功地达到了他的目的,那么乌克兰跟俄罗斯的战事,川普也不会站乌克兰,北约可能已经解散。普京大概率已经在基辅阅兵了。

第五、说1月6号国会骚乱是和平示威,秩序井然

微信文章截图

众议员1月6号委员会听证会已经开了那么多场,对于事件的来龙去脉,某后操作,已经有了多方面的解读。2021年1月6日,川普煽动他的支持者,使用暴力闯入美国国会大厦,想要以此干扰选举结果认证程序,从而推翻选举结果,是明显的违宪行为。也跟川普和他的支持者一再宣称的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严重背道而驰,可见他们口口声声说得law and order都是约束别人,不是要求自己的。

一系列的冲突导致5人死亡,超过140人受伤,受伤的主要是警察。

当天,示威者冲破安保人员的防线进入国会大厦,国会大厦建筑群被迫疏散,随后即全部封锁。在随后的冲突中,一名女性因试图闯入众议院会场而遭执法人员枪击身亡。一名国会警察因被骚乱者用灭火器攻击而身亡。当天另外有三人因紧急医疗情况身亡。死亡的警察根本不是陌上所说的事发后一两天后中风死亡。

警方发现了三个建议爆炸装置:一个在国会大厦内,另外在国会大厦附近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各发现了一个。在国会大厦外的一辆汽车上还发现了燃烧瓶。

2021年1月6日,一个支持川普的暴徒在美国国会大厦外搭建了一个临时绞架,暴徒们高呼 “绞死迈克·彭斯”。照片:AFP/Getty Images

事件有大量的极端右翼团体参与,像骄傲男孩(被加拿大定性为恐怖组织),和誓言守护者。并在国会山外竖起了绞刑架,声称要绞死“叛徒”彭斯。

事后对冲击国会事件的清查中,联邦调查局使用了超过400个卷宗,并发出了500多张陪审团传唤票和搜查令。大量在场示威人员被列入恐怖分子筛查数据库,其中大多数人被怀疑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反政府组织誓言守护者及骄傲男孩的成员因涉嫌在国会大厦前进行有计划的任务而被起诉。据美国司法部披露的数据,截至2022年4月,已有近800人被捕,大约248人对多项指控表示认罪。

所以,冲击国会事件根本就不是陌上所说的和平示威,而是想通过暴力推翻合法选举结果的国内恐怖主义。为这些人张目不知道是何居心。

第六、指责高科技公司自媒体扼杀言论自由

关于指责高科技公司扼杀言论自由的论点,可以参考被王剑拿到节目上去读的前文《推特脸书封禁川普账号侵犯言论自由了吗?》。

简单明了地说就是,宪法第一修正案约束的是政府的权力,政府不能侵犯个人的言论自由。约束不了大公司。而川普代表的是公权力,而且言论自由有界限,就是不能带来“即刻而明显的危险”(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1919年的申克诉合众国案中,霍姆斯大法官首次提出了“即刻而明显的危险”原则,其标准就是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应视言论当时所处的环境及性质,是否具有造成实际危险的危害。

川普的言论煽动暴力,显然已经过了言论自由的界限。所以封川普的账号合理也合法。

结论

一般的造谣文章,信口胡诹一两个点,也就罢了。而像陌上这篇文章这样,从头到尾胡说八道,没有几句是真的,也着实令人叹为观止。还好该文引用比较流行的媒体,都可以找到出处。文章作者利用国内读者信息不对称,看不到英文媒体,不懂英文,划几个红线就试图断章取义地进行误导性解读,欺骗性很大,谨慎的读者一定要警惕。

俗话说得好,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右翼文章里随便依据信口乱讲依据,我却要翻查这么多资料查证,着实辛苦。所以看见的人,请多点赞和转发。

参考资料:

https://www.politico.com/story/2017/03/devin-nunes-donald-trump-surveillance-obama-23636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post-politics/wp/2017/01/20/the-campaign-to-impeach-president-trump-has-begun/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58591969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2/may/25/trump-hang-mike-pence-chant-jan-6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