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将心理健康法案扭曲成“民主党人通过让孩子变性不需要父母知情的恶法”

10/17/2022

【背景】

微信公号“萧生客”发表的文章。将近期众议院为了应对疫情期间学生激增的自杀,悲伤,抑郁等心理健康情况的恶化,以及学校心理健康专家和医疗资源的严重不足而通过的“心理健康法”错误的描述为“孩子变性不需父母知情的恶法”,并利用共和党人的修正案没有通过这一点大肆污名化和攻击民主党,达到自己为共和党中期选举收割选票,并煽动读者向极右翼靠拢的目的。

微信公号“萧生客”发表的文章,参见原文链接。将近期众议院为了应对疫情期间学生激增的自杀,悲伤,抑郁等心理健康情况的恶化,以及学校心理健康专家和医疗资源的严重不足而通过的“心理健康法”错误的描述为“孩子变性不需父母知情的恶法”,并利用共和党人的修正案没有通过这一点大肆污名化和攻击民主党,达到自己为共和党中期选举收割选票,并煽动读者向极右翼靠拢的目的。
微信公众号文章截图

经核查,心理健康法或“心理健康很重要法”(H.R.7780 – Mental Health Matters Act)是为了应对疫情期间学生激增的自杀,抑郁等心理健康情况的恶化,以及学校心理健康专家和医疗资源的严重不足,要求联邦通过拨款等行动来解决这个困境。法案本身完全没有提到“性取向”和“性别认同”健康内容,即便有可能涉及该领域的心理健康服务,也完全不是该法案重点关注的内容

首先,微信文章偷换概念,将“心理健康法(H.R.7780 – Mental Health Matters Act)” ,完全错误的描述成“孩子变性不需要父母知情的恶法”,再度传播不需要父母知情就可以帮助孩子跨性别的谎言,故意引起大众的恐慌。

其次,文章利用共和党人的修正案没有获得通过这一点大肆攻击民主党,以此将大众对“孩子不需要父母知情就可以帮助孩子跨性别的谎言“的恐惧成功引导到民主党身上,达到污名化民主党,中期选举需要助力共和党这个拉选票的真正目的。

【事实核查】

一、《心理健康法》与性取向或性别认同健康服务无关

经核查,众议院官网上对心理健康法或“心理健康很重要法”(H.R.7780 – Mental Health Matters Act)的背景,该法案是为了应对疫情期间学生心理健康情况的恶化,以及学校心理健康专家和医疗资源的严重不足,要求联邦通过拨款等行动来解决这个困境。如下:

“COVID-19疫情对学生和教育工作者的心理健康需求产生了严重影响。2021年,超过44%的学生经历了持续的悲伤或无望的感觉,近20%的学生认真考虑过自杀,9%的学生试图自杀。2016年,大约每6名2-8岁的美国儿童中就有1名被诊断为精神、行为或发育障碍。鉴于不良经历和创伤对儿童的终生影响,我们必须改善我国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教育工作者和学校工作人员。COVID-19疫情加剧了学校工作人员所面临的独特的心理健康挑战,包括解决学习损失和支持学生的高度社会和情感需求的艰巨任务。这场疫情还对教育工作者和工作人员产生了个人影响,导致了更大程度的压力和心理创伤。学校工作人员需要加强心理健康支持,以改善他们的福祉并防止人员短缺”。

心理健康法(H.R.7780 – Mental Health Matters Act)正如名字所说,只是一项要求联邦采取某些行动(如拨款等),帮助学生增加获得精神和行为健康护理的机会。

心理健康法(H.R.7780 - Mental Health Matters Act)正如名字所说,只是一项要求联邦采取某些行动(如拨款等),帮助学生增加获得精神和行为健康护理的机会。
来源:edlabor.house.gov

从上文可以看到,法案内容主要围绕学校应该如何为学生提供更多心理健康的资源,没有提到父母权利以及性别教育相关的任何信息。根据《国会山报道》(The Hill),这项立法如果被参议院通过并签署成为法律,将提供拨款,以建立一个基于学校的心理健康服务专业人员的管道。此外,它将增加在高需求地区的小学和中学的心理健康专家的数量

心理健康法于9月29日在议员通过,只有一名共和党人与全部的民主党人投了支持,其他的共和党人全部表示了反对。

总之,《心理健康法》之所以获得民主党的广泛支持,是因为它从联邦层面为学校,尤其是在校学生提供了急需的心理健康资源。在官方提供的话题列表中可以看到,法案没有涉及父母权利以及性别教育相关的任何信息。

二、共和党人针对心理健康法提出的修正案无实际意义

除了议员麦克莱恩(Lisa McClain)本人的推特(上图)发布了关于介绍这项修正案的视频以外,福布斯新闻的YouTube频道也有发布这一视频。视频中,麦克莱恩提到了父母对孩子在学校接受心理健康服务应该有知情权,并着重强调了当下学校心理健康老师可以很容易的教授学生们关于性取向及性别认同的话题。

除了议员麦克莱恩(Lisa McClain)本人的推特(上图)发布了关于介绍这项修正案的视频以外,福布斯新闻的YouTube频道也有发布这一视频。视频中,麦克莱恩提到了父母对孩子在学校接受心理健康服务应该有知情权,并着重强调了当下学校心理健康老师可以很容易的教授学生们关于性取向及性别认同的话题。

根据记录,议员麦克莱恩确实提出了一项修正案,而修正案没有获得足够的支持。

这一修正案没有获得通过,笔者认为是因为从实际操作意义上来说是多此一举,毫无必要。因为美国目前对于未成年人接受心理健康咨询或服务并没有对父母知情权的限制:通常对于未成年人,您的医生可能会认为无论他们告诉您什么,他们都可以告诉您的父母。如果需要长期心理咨询乃至药物治疗,未成年人通常年龄不够,不能自己签署保密治疗协议,必须需要父母其中一方签署,而且治疗付费也需要父母的支持,这就意味着父母本来就有很大的知情权。

这一修正案没有获得通过,笔者认为是因为从实际操作意义上来说是多此一举,毫无必要。因为美国目前对于未成年人接受心理健康咨询或服务并没有对父母知情权的限制:通常对于未成年人,您的医生可能会认为无论他们告诉您什么,他们都可以告诉您的父母。如果需要长期心理咨询乃至药物治疗,未成年人通常年龄不够,不能自己签署保密治疗协议,必须需要父母其中一方签署,而且治疗付费也需要父母的支持,这就意味着父母本来就有很大的知情权。

只有在年龄大到足以提供知情同意的州,患者才能自己签字够接受保密治疗。但也有一些例外:即如果医生和治疗师是法律规定的“报告者”,这意味着如果您谈论虐待儿童或计划自杀或伤害他人,法律要求他们告诉某人。根据具体情况,这可能意味着告诉儿童保护服务机构、您的父母或其他权威机构。强制性报告法也适用于教师和学校辅导员。在某些州,它们适用于所有成年人。

共和党人之所以提出修正案,无非为了自己那点“心理健康老师会不会教孩子变性”的臆想和担忧而策划的与民主党人对抗的政治议程。因为该方案初衷是为了应对疫情期间学生自杀,抑郁等心理健康的恶化,完全没有提到变性内容,如果这点臆想就废除原有法案,岂不是因噎废食。

三、“未成年人进行任何性别护理都是重罪”的《保护童真法案》提出者是极右政客和阴谋论者

公众号文章在攻击了民主党和心理健康法后,又借机提出要读者去支持另一个名为Protect Children’s Innocence Act ——保护童真法案,其中提到的法案的提出和拥护者“马大姐”,也就是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是一位极右的政客,也是阴谋论的传播者。

格林在转载了内尔斯散播谣言的推文(下图)后,说“大家需要支持保护童真法案以阻止这一可怕的医疗实验”,但由于这个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见本文小标题一),所以格林提出的这一法案其实并不会有任何改变。

公众号文章在攻击了民主党和心理健康法后,又借机提出要读者去支持另一个名为Protect Children’s Innocence Act ——保护童真法案,其中提到的法案的提出和拥护者“马大姐”,也就是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是一位极右的政客,也是阴谋论的传播者。

根据国会网站提供的信息

该法案对提供性别肯定护理进行了限制。性别肯定护理包括为改变一个人的身体,使之符合与该人的生理性别不同的性别而进行的手术、用药或其他程序。

该法案对提供性别肯定护理进行了限制。性别肯定护理包括为改变一个人的身体,使之符合与该人的生理性别不同的性别而进行的手术、用药或其他程序。

具体而言,该法案规定,对未成年人进行任何性别护理都是重罪,并允许接受这种护理的未成年人对提供这种护理的每个人提起民事诉讼。

此外,该法案禁止将联邦资金用于性别平权护理或涵盖此类护理的健康保险。这种护理不得在联邦医疗机构或由联邦雇员提供。该法案还禁止合格的健康计划包括性别平权护理的保险。此外,包括此类护理保险的计划没有资格获得联邦补贴。

最后,该法案禁止高校提供性别肯定护理方面的指导。该法案还规定,任何对未成年人进行性别肯定护理的非美国国民(联邦法律规定的外国人)可被驱逐出境,并不得进入美国。

但目前这项提案仍是在很初步的阶段,而因为对允许跨性别青年获得性别确认治疗是需要很多手续的。所以这项提案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更像是一个政治噱头。

结语:

“家长权力”多次被用于反对性少数和跨性别群体的理由

这类谣言颠倒黑白,利用家长对性少数群体的恐惧大做文章,收割共和党的选票,并煽动读者向极右翼靠拢,可以说是非常危险。

然而,这种“恐变性”的谣言之所以可以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并反复拿出来使用,主要还是因为人们对性少数群体普遍存在偏见。哪怕用常识思考一下,法律怎么会允许未成年人在监护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如此大的决定,并且仍然或者医疗和官方机构的支持呢?

在辟谣吧往期发布的文章《被骂“篡夺家长权力”的背后:性少数究竟是不是臆想?》中提到:

有不少性少数者一生中性归属发生过变化。也有相当数量的变性人有了新的自己认同的性别后,却又成为同性恋。这样的现象似乎很矛盾,甚至给人不合理,没有逻辑的感觉。其实这正说明了这些人自身条件的困惑,说明了他们面临的挑战。这一切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在性别上的确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产物。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无条件接受他们,而不是加剧他们的困惑。

既然这个群体面临不同寻常的困难和挑战,社会就有责任给予他们超出寻常的理解和爱护。这个困难需要整个社会一同来克服。

参考资料:

ABC news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7th-congress/house-bill/7780

https://thehill.com/homenews/house/3667508-house-passes-bill-addressing-mental-health-concerns-among-students-families-educators/

https://edlabor.house.gov/imo/media/doc/mental_health_matters_act_fact_sheet2.pdf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rmFm2_ztU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7th-congress/house-bill/8731?r=2&s=1

https://www.piyaoba.org/pyb_feature/title-ix-gender/ 
https://www.politifact.com/factchecks/2022/oct/10/facebook-posts/new-california-law-transgender-youths-doesnt-remov/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