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移民不是新冠激增的替罪羔羊

10/30/2021

编译 | Yanzi | 全文共 3671 字 | 阅读大约需要 8 分钟
本文翻译自由核查网站 factcheck.org 发布的文章,原文作者 Robert Farley

传染病学专家说,低疫苗接种率、对戴口罩等保护措施的抵制以及高传染性的 Delta 变体是推动美国新冠病例激增的原因。

但是,因为许多共和党人批评拜登执政下出现的移民潮,指有些移民携带新冠病毒,使得许多美国人,特别是那些未接种疫苗的人和共和党人,认为是移民造成美国新冠病毒的激增。

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55% 的共和党人说 “移民和游客将新冠病毒带到美国,这是美国新冠病例高发的一个主要原因”。40% 的未接种疫苗的成年人也将 “移民和游客将新冠病毒带入美国” 列为导致新冠病例数上升的原因。

这也难怪,考虑到共和党人的一些言论,包括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 · 阿伯特(Greg Abbott)、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 · 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爱荷华州州长金 · 雷诺兹(Kim Reynolds) 等人,都警告新冠病毒由移民传播到美国各地。

雷诺兹在 7 月份说:“部分问题源于开放的南部边境。我们有 88 个国家正在越过边境,这些国家没有疫苗,因此这些移民没有人接种疫苗,他们正散布到美国各地”。

佛州州长德桑蒂斯在 8 月份的一封募款信中说:“没有哪个民选官员比乔 · 拜登的开放边境政策更能让新冠病毒在美国传播”。

德州州长阿伯特在 3 月告诉 CNBC ,“拜登政府一直在释放德州南部的移民,正是这些移民让德州人接触新冠。其中一些人已被送上巴士,将新冠带到美国其他州”。

从夏季中后期开始,新冠病毒病例激增。根据 CDC 的新冠病毒数据追踪系统,每天新增病例数量从 6 月中旬的约 12,000 例跃升至 8 月底和 9 月初的约 16 万例。同时,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数据,西南边境的非法移民数量激增,逮捕的非法越境者从 1 月份的约 75,000 人跃升至 7 月份的 20 多万人。

但专家说,边境移民人数激增并不是导致新冠病例激增的原因。

在 10 月 3 日 CNN“国情咨文” 的采访节目中,主持人达娜 · 巴什(Dana Bash)问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 · 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移民是新冠病毒在美国传播的主要原因吗?”

“不,绝对不是,达娜,” 福奇说。“如果你只是看一下数据,看一下被感染的人,住院的人,死亡的人,这不是移民造成的。这是我们国家内部的问题,就像它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正在面临的问题一样。

福奇说,“当我们有 70 万美国人死亡,数百万美国人受到感染时,问题出在我们自己的国家。当然,移民可能会感染到新冠,但他们不是这一问题的驱动力。让我们面对现实吧。”

专家们说,证据是站在福奇这一边的。

病例数据显示的情况

根据 CDC 的新冠追踪系统,几乎所有美国出现的新冠病例都是由具有高度传播性的 delta 变体引起的。

Detla 的传播速度是原始病毒传播速度的两倍以上,图源:CDC

瑞士伯尔尼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病毒追踪网站 Nextstrain 的共同开发者艾玛 · 霍德克罗夫特(Emma Hodcroft)在给 FactCheck.org 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我没有看到任何种系发育的信号表明 Delta 变体来自墨西哥或南美。事实上恰恰相反,最近在美国以南国家占主导地位的变体与 Delta 非常不同:5 月中旬之前,墨西哥主要是 20B/732A,秘鲁、阿根廷和智利是 Gamma 和 Lamba,巴西是 Gamma,而哥伦比亚则是 Mu”。

艾玛说,“我们在美国还没有看到这些变体占主导地位。如果真的如人们所说,携带这些变异体的移民是美国病例上升的主要原因,那么我们在美国应该看到的是这些变异体的传播。

Emma Hodcroft,图源:ispm.unibe.ch

在艾玛 · 霍德克罗夫特创建的网站上,人们可以看到随着时间推移在各国出现的新冠变体的图表,这是基于一个国际性的、开放源码的病毒基因组库 GISAID 的数据。她指出,将移民视为导致新冠在美国传播的概念是 “有害的错误信息”。

“相反,美国病例的增加在很大程度上与 Delta 有关,Delta 变体很可能最初是从英国和印度引进的,而且很可能在不久之后从欧洲其他国家和世界各地引进,因为它的传播速度相对较快。” 艾玛告诉我们:“Delta 在南美洲的扩散相对较晚,可能是因为它与英国和印度的关系不那么密切,所以非常不可能是美国 Delta 的发源地。”

医生促进人权协会的医学主任、密歇根大学的内科医学和公共卫生教授米歇尔 · 海斯勒(Michele Heisler)博士表示同意。

海斯勒博士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我们,“正如福奇博士所强调的,没有流行病学证据表明美国南部边境的移民推动了新冠 Delta 变体或早期变体的传播。当你看一下新冠疫情的热点地区,它们都是疫苗接种率非常低的地方。这就是共同点。这些热点地区中有许多远离任何国际边界,位于农村地区,很少有移民在那。而其它紧邻国际边界的地区,如加利福尼亚与墨西哥的边界,新冠感染率并不高。流行病学数据还表明,Delta 变体在墨西哥或拉丁美洲传播之前就已在美国传播。”

CDC 公布的疫苗接种情况,图源:CDC

根据《纽约时报》的新冠病毒地图网站,截至 10 月 8 日,加州在过去七天里每 10 万居民中仅有 16 个新的新冠病例报告,仅次于康涅狄格州,是感染率最低的州。

海斯勒补充说,来自泛美卫生组织的数据表明,新冠 Delta 变体病毒是从美国传播到墨西哥。

7 月初,根据美洲协会 / 美洲理事会报道,“迄今为止,Delta 变体在拉丁美洲的传播是有限的。墨西哥现在的新冠病例正在上升,但 Delta 变体在该地区的最高确诊病例数只有约 600 例,这可能是因为 Delta 变体在美国迅速蔓延,而墨西哥邻近美国。”

尽管目前美国几乎所有的新冠病例都是由 Delta 变体引起的,CDC 也在监测美国的其它一些变体,其中至少一些似乎是通过国际旅行,而不是通过移民进入美国的。

海斯勒博士说,美国人把矛头指向非法越过西南边境的移民,只是在寻找替罪羊。

被当做替罪羊的无证移民,图源:NYTimes

“所有可信的证据来源都指向同一个原因:疫苗接种率低是新冠病毒传播的主要驱动力,” 海斯勒说。“这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是一个未接种疫苗者的流行病,而不是一个边境问题。那些官员将寻求庇护的移民当作新冠传播替罪羊是无视科学,且采纳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的陈词滥调,把移民等同于疾病载体。那些官员们应该做的是专注于提高疫苗的接种率,并在社区内推进常识性的公共卫生措施”。

疫情中心德克萨斯州边境城市的情况

不管怎样,西南边境移民人数持续增加,其中数千人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都引起了人们的警觉,特别是那些居住在墨西哥边境附近的美国人。

德克萨斯州麦卡伦市是一个边境城市。当地 8 月 4 日发布的一份新闻稿指出,天主教慈善机构和美国医疗反应组织确定,自 2 月中旬以来,被带到麦卡伦市新冠检测阳性的移民有 7000 多名(经过该市的移民总共约 87000 人)。尽管那些新冠阳性的人被隔离和检疫,但官员们担心仍有许多未被逮捕的移民。

根据一项公共卫生法,即《联邦法规法典》第 42 篇(Title 42),大多数被捕的移民会被迅速驱逐出境。川普政府于 2020 年 3 月开始使用该法律在边境驱逐移民,以防止新冠传播。拜登总统继续使用这项颇有争议的法律,并在法庭上争取继续使用这项法律。

根据一项公共卫生法,即《联邦法规法典》第 42 篇(Title 42),大多数被捕的移民会被迅速驱逐出境。川普政府于 2020 年 3 月开始使用该法律在边境驱逐移民,以防止新冠传播。拜登总统继续使用这项颇有争议的法律,并在法庭上争取继续使用这项法律。

在川普执政期间,从 2020 年 3 月到 2021 年 1 月的 11 个多月里,在西南边境有超过 44.4 万人因为第 42 篇被驱逐。在接下来的 7 个月里拜登执政期间,从 2 月到 8 月,已有超过 69 万人因第 42 篇被驱逐。

麦卡伦市的新闻稿说,“被释放到该市的移民数量之多已经成为一种危机”。

麦卡伦市在地图上的位置,图源:Wikipedia

被逮捕的移民人数最多的是格兰德河区,其中就包括伊达尔戈县的麦卡伦市。

伊达尔戈县官员在 8 月 5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边境的移民潮已成一场危机,但告诫居民不要将该县不断上升的新冠病例归咎于移民。

法官理查德 · 科尔特斯(Richard Cortez)是伊达尔戈县最高民选官员,也是民主党人。他也说 “从社交媒体和个人交流中,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们想将我们当地新冠疫情归咎于当前移民潮。这根本不是事实。” 他说,在伊达尔戈县因新冠住院的人中,大约 90% 没有接种疫苗。

伊达尔戈县的难民滞留中心,图源:nbc

“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他说。“患新冠人数正在上升,因为人们仍然不愿意接种疫苗。”

在新闻发布会上,伊达尔戈县公共卫生局的伊万 · 梅伦德斯(Ivan Melendez)说,该县新冠病例上升与全国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不同。

梅伦德斯说,“移民是问题的一部分吗?当然是。但说移民就是问题所在吗?不能这么说。” 他指出移民中的新冠阳性率与当地的新冠阳性率几乎一致。

“这是移民带来的流行病吗?不是,这是未接种疫苗者的疫情,” 梅伦德斯说。

我们和梅伦德斯通了电话,他说,他和其他当地居民一样,对联邦政府应对边境移民人数激增措施感到失望。

“当然,这将会影响到当地人,你不能否认这一点。一定会有一些影响。但他们是问题的原因吗?不是。

他说,在该县因新冠病毒而住院的人中,移民约占 3%,而且 “我们在边境地区没有发现在美国其他地区未曾见到的新冠变体。”

梅伦德斯说:“我一直听到这样的说法,‘如果不是这些移民,我们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但是,这里就是新冠疫情中心,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它不是事实。”

原文链接

https://www.factcheck.org/2021/10/scicheck-migrants-not-responsible-for-latest-covid-19-surge/美国华人杂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