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是持枪文化还是利用美国宪法牟利犯罪?

05/27/2022

作者:坚妮 | 字数:2946 | 预计阅读时间:8 分钟

谁都知道美国的持枪自由等于枪支泛滥;谁都知道美国越来越频繁发生恶性枪击事件,是因为枪支的泛滥和使用已经失控;谁都知道,美国人对待控枪的无能无助,是因为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上面写着“美国人有持枪的自由”。

外国人都问:美国人就这么愿意活在对枪击的日常恐怖之中?难道宪法不可以修正,枪支使用不可以控制?美国人怎么就这么死板?

关于美国人对控枪的态度和历史,我已经在这篇文章里面写过:有完没完?德州小学枪击14名小学生死亡,再谈美国何时能够摆脱枪支暴力,就不再重复。确实,生活在人类社会中,个人怎么可以在一件可能危害他人的事情上享受绝对的自由?这不仅是常识,是逻辑,是维持社会次序的基本道理:“有持枪的自由”不等于有不受“持什么枪和如何持枪”管制的自由,枪支当然应该控制!可是怎么偏偏美国人就是无法控制大量的枪支犯罪,无法抑制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恶性枪击事件?

就在昨天,刚刚新鲜热辣发生了两次集体枪杀案之后,参院共和党竟然阻拦将一个针对国内恐怖主义和枪支的提案拿到参院讨论。就在今天,《纽约时报》登出他们对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共和党参议员对通过控枪法案的看法,回答几乎全部是重复宪法权力的老调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再一次证明,别指望美国的政客会把人民和国家引向正道,他们不过是一些曲借民意而获取权力地位谋私的小人。

这就是美国政治文化生态的奇葩之处。

我形容美国人在开发这片扩大的荒原中,种出了几株巨大的奇葩果树,一株是基督教文明,逃离英国宗教迫害的清教徒们在美国获得了重生的自由,这棵重生的果树上既长出了光大基督精神的教派,也长出了让上帝蒙羞的假门徒流派;一株是种族主义,开辟新大陆无疑是生存需要也需要勇气,但是白人种族优越主义者用基督教文明作借口,毁了本地土著的家园,夺了他们的土地,再用船从非洲装来黑皮肤的奴隶替他们开发和耕种夺回来的土地,天经地义地享受着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用暴力和来福枪维持了新大陆的文明;第三株是个人主义,把宪法给予的五大自由用到个人的极致,崇尚自由是一种精神,但是弄到“我的生命我作主” — 不打疫苗,也不管(感染)别人死活;反政府– 因为政府要我交税管制我持枪我就用暴力对抗;这就是极度的个人主义,也是现今持枪派的文化基础。

说他们奇葩,是因为他们充满了自相矛盾,在强调维护自己生命和自由的权利的同时,不顾别人的生命和自由权利;在强调基督教义的博大仁爱(包括对刚受精的卵子)同时,可以剥夺女性的生命自主权。而且这种文化极具侵略性,从教权教义、政党、枪支暴力三股势力形成一种政治文化,通过那些知道如何利用法律和政治游戏的政客牢牢地控制着美国人的生活空间。

德州州长等人乌瓦尔德镇举行新闻发布会,图源:NBC

对美国文化这种奇葩现象,我读过不少历史介绍和专家分析评议,却不如我家中的一座标杆,我经常请教他对这些奇葩现象的看法,获得第一手认知,因为他是南方人,天主教徒,共和党,再也没有比跟他对话,能更好地一瞥美国右翼沉默的大多数在想什么。

【2016-2019】

我:贵党怎么会支持一个整天说谎的领袖?

他:我没有投川普的票。【解读:我不支持他,但是我不会批评他和我的党】

【2020】

我:现在川普说“中国病毒”,亚裔面孔被袭击的事件频频发生,我需要去买枪自卫吗?

他:有人来袭,你让我出门抵挡就是了。那些持枪的看到我自然不会来骚扰。【我们生活在白人聚集的社区,受川普愚惑敢持枪上门骚扰的只会是白人种族主义者,黑人要敢持枪进来早就被警察拦住了。】

【2021】

我:美国的民主制度三权分立和新闻监督已经被贵党的总统破坏得差不多了,居然可以煽动暴民攻击国会。

他:我上次没有投他的票,今次也没有。他只能愚惑那些人。【攻击国会的都是“那些人”(跟我不一样的共和党白人),只有“那些人”会听川普的。】

我:可是贵党的领袖政客们都跟着他胡闹。

他:他确实是个疯子。【跟共和党没有关系】

我:那么怎么解释贵党支持他的人那么多?

他:我没有支持他。【依然不能说共和党里面的人都支持他】

【2022】

我:贵党参院多数党领袖和川普联手推入最高法院的保守大法官,如今要剥夺我们女性的堕胎权了。

他:还没有通过,只是泄露的草案。【不说支持还是反对堕胎。】

我:这跟通过有什么区别?我现在说的是最高法院已经被保守派占据,下面可以有一系列倒退历史的行动。

他:【沉默不语】。

我:美国再被贵党这么闹下去,我和儿子要搬回到加拿大去。

他:加拿大也有保守派,那些边境卡车司机…。

我:那不都是被美国那帮极右恐怖分子煽动的。

他:【沉默】

【本周】

我:这枪支暴力简直发展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他:宪法说有持枪的权力。

我:你可以有持枪的权力,但是没有说不可以控制什么人持枪,持什么样的枪,有必要使用那些连发的机关枪开花弹吗?宪法也可以修正呀?不就是因为贵党为了要那些红州选票,处处阻拦控枪?

他:确实是。【过了片刻】不过这是美国的文化,很难改变的。

我:是持枪文化还是利用美国宪法牟利犯罪?这就是因为像你这样的人太多,固守所谓的“美国文化“,不去分辨里面的好坏,让那些制造商、政客和犯罪分子利用宪法牟利犯罪。看看,好好一个国家被你们这些人选出来的政客弄成什么样子?

他:【沉默】。

沉默里面包含了太多的内容,有对传统的固执,对党派的忠诚,有不知道放弃了大半生所相信的东西之后自己会变成什么人的恐惧,有骨子里的骄傲,哪怕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东西和理由,骄傲就是骄傲。

虽然他每天接受各种主流媒体的信息,还有分辨谣言和谎话的能力,不至于被川普那样的政客牵着鼻子走;虽然他有辨别善恶是非的能力,但是你要他放弃他的党,他的“文化“,就像你要一个老革命放弃他一辈子的信念。人很难否定自己走过的道路,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在一种惯性中生活,形成了的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固化之后,更难以改变。

代表“那些人”和他那样的人的共和党政客们,太知道他们的心态,所以根本不担心像他这样的基础选民会弃党,所以只要阻挡像我这样的非白人传统保守观念的移民进入美国,就可以保证像他那样的多数。这就是为什么移民、控枪、堕胎三项在共和党的纲领政策里紧密相连雷打不动,改变意味着动了共和党政客的权力蛋糕,跟什么“SH主义”“白左”一毛钱关系没有。这就是美国的奇葩之处。

但是越来越多的像我家美国佬这样的共和党人跟我这样的移民少数族裔在一个屋檐下和平共处,同舟共济;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无法接受共和党这套陈旧荒谬的操作。白人种族主义可以不断地伸张他们的权力,但是历史终归还是不会倒向他们那边,无非是还有更多无辜的生命要倒在AK机关枪之下,更多的女人要遭受无法控制生育权力之苦,更多血的代价才能换来更多美国人的觉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