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反对AA高喊教育公平,面对拼爹突然装聋作哑

09/28/2020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正义补丁” | 作者:守护盖娅

补丁划重点

1、华人们争吵平权法案(AA)是否真的会伤害我们的同时,另一种不公平的录取制度——Legacy Admission 却堂而皇之的应用了百年之久。本文试图告诉你这种录取体系的来龙去脉与恶劣影响。

2、Legacy Admission可以增加申请学生4至5倍的录取率。

3、即便亚裔爬藤成功,其子女的入学率仍比白人要低很多。

4、面对Legacy Admission这种显而易见的教育不公平,华人家长却选择沉默,转而攻击AA。如此矛盾究竟为什么?

新冠没解决,新学期还是来了。平时一团和气的华人微信群里又开始围绕着教育公平与公正进行激烈的辩论、面红耳赤的争吵、誓不两立的割席以及老死不相往来式的退群(手动狗头)。

见识了围绕AA的争论热度,我们也由衷佩服众多华人家长参与政治的热情和实力。然而,华人对于平权法案AA一事在微信群内的争论从来没有离开微信朋友圈。

图:Affirmative Action在微信上传播占北美华人政治议题第三,但在英文媒体却是所有华人政治议题中最不受关注的。

舆论没有出圈,其实也并不是因为亚裔不受人重视,真实原因可能是因为,美国社会熟知且公认的一项不公平录取制度——传承录取/Legacy Admission——尚未得到解决。自然很多不在中文媒体圈的美国公民,对于只在亚裔中争论激烈的子命题也就没有什么关注的动力。

Legacy Admission的前世今生

Legacy Admission听起来比较陌生,但申请过北美高校的读者们很可能已经经历过Legacy Admission的筛选了。能否获得Legacy Admission通常就是申请表上一个问题:“你家有人是xx学校的校友吗?”

图:J.F.肯尼迪申请哈佛时提到父亲1912年也毕业于哈佛 (见图中问题4-(e))

继承爵位听起来已经很封建社会了,但像Legacy Admission这样的魔幻掉渣政策在21世纪的众多高校仍然适用。仅仅是家里有人拿过某个学校的学位,你就可以获得申请这所学校中的巨大优势。但如果你是跨国申请的国际生的话,除了面临学费、语言、文化的多重劣势以外,即使父母是985&211或者双一流高校毕业,你也是享受不到继承学位的系统优势的。

这样的优势有多大呢?笔者随便搜了下新闻报道,就开始替父母感到捉急了:

比如哥大在他的官方招生指南里就明确提到:哥大毕业生的子女申请时附加“轻微优势”。

哈佛同样也是Legacy Admission的支持者——2010年至2015年间,哈佛在校友子弟中的录取率超过33%,而在非Legacy的申请者中只录取了6%的候选人,高出了足足五倍。

对比发现几所藤校中,有Legacy背景的学生录取率比普通学生高4-5倍

普林斯顿的一位前招生官亲口承认,普林斯顿每年大约有5-10%的新生,单纯是因为Legacy而被录取。换句话说,如果没有Legacy Admission制度,至少有5-10%的录取名额将开放给那些凭实力比拼的申请者们。

2010年的一份调查显示,美国US News排名前100的高校中,四分之三的高校都采用了传承录取模式,给予校友子弟特殊优待。时间稍久一点的一份研究将这种优待定量为SAT(1600分制)中的160分加分。而2018年的另一份调查显示,42%的私立高校和6%的公立高校仍在采用传承录取机制。

给校友子女优惠的录取政策,现在一般都被解读为拉拢校友捐款,维持学校财政收入。然而,在创立初期,被认作Legacy的并不是校友资源,而是传统宗教的统治地位。1920年前后的新英格兰地区,许多犹太和天主教的少数族裔涌入了诸多高校,而为了应对(其实是压制)这些“外来人口”,许多学校推出了一系列对应政策来让新教建制派的学生获得更多入学机会,而Legacy Admission则是其中之一。

1922年推出了Legacy Admission后,普林斯顿的犹太裔学生入学数量大幅降低,录取委员会甚至承认这是为了解决录取中的“犹太问题[1]”

而即使在今天,看似种族中立的传承录取政策,实质上受益者也更多是富家子弟。Legacy Admission作为一种变相的合法继承财富的方式,也因此被认为加剧了美国的阶级固化,让普通百姓的孩子更难以通过教育摆脱贫困。因此,也有人把Legacy Admission叫做富家子弟的Affirmative Action。

美国为何还保留这种“封建”余毒?

一个原因是所谓“校友捐款”的迷思:出于学校募款的考虑,很多人自然地认为,提高校友子弟的入学机会,显然能够换来更多的赞助费。虽然有些捐赠者确实为了自己孩子获得额外收益而慷慨解囊,但应该反过来思考的是:没有校友福利的学校就会失去校友捐款吗?

答案可能出乎意料——Legacy Admission制度和学校募款的关系不大。比如美国录取难度最高的几所顶级高校中,MIT,加州理工, UC Berkeley都是不“拼爹”的。John Hopkins近期也决定逐渐废除Legacy Admission制度而纵观全球,像剑桥牛津等美国以外的高校,也是凭实力录取学生的,不会给校友子弟什么照顾。而这些高校并没有受到什么经济冲击,校友捐款也持续不断。

耶鲁大学的例子更有意思——从1980-2010年,耶鲁本科录取中的校友子弟占比一直在下降,从1980年的24%降到2014年的13%[2],而这段时间内的校友捐款却在上涨,从1980年的6.76亿美元,暴涨到2000年的100亿美元[3]。

那么,Legacy Admission究竟对学校有什么好处呢?

许多报道提及,让校友子女入校,主要是维护学校“部落式”的集体荣誉感,让校友能够在毕业以后继续和学校保持互动。即使不考虑校友捐款,很多教育活动,比如模拟面试、校友辅导、实习机会、就业机会等等,都需要校友贡献精力和时间。而通过提供子女就学优待也就成了潜在的利益交换点。

Legacy Admission有可能惠及亚裔?

诚然,艰苦奋斗,重视教育的华人在这么多年的奋斗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许多在学生时代用功学习的人考入了藤校或者其他一流名校,又在毕业工作后成为了杰出校友。但需要扪心自问的是,最初就是为了排除异己设置的Legacy Admission,真的会对亚裔校友的孩子们开放吗?

即使亚裔父母们想借用Legacy给自己的孩子谋福利,这个制度在实施上也是大幅偏向白人的。哈佛近日被迫披露的数据显示,白人子女通过Legacy类别申请上哈佛,被录取的概率高达34%,而哈佛从普通申请者录取的比例只有4%。

按照2010-2015年的数据,白人学生中有超过20%[4]是通过Legacy Admission录取的,而在亚裔中这一比例只有6.6%。

白人父母们也非常清楚这一制度对他们的优待。同样还是哈佛的例子,2009年至2014年注册为Legacy Admission的申请者中,约70%的学生都是白人。

图:校友福利主要偏向白人。本图数据包括Legacy Admission,院长名单(通常是大额捐款者的子女)和教职工子女。

实际上,有个名词“ALDC”专门形容这种非正常录取,包括运动员(Athletes),传承录取(Legacy Admission),院长名单(Dean‘s Interest List,实际上主要是大额捐款者的子女)和教职工子女(Child of Faculty)。

根据最新披露的哈佛被诉案卷宗中引用的数据,如果把非正常录取的范围扩展到ALDC,那么白人学生中有8%是通过ALDC录取的,而在亚裔中这一比例只有2%。[5]

许多反AA的主力军来自一代华人移民家长,他们帮儿女爬藤还不够,要是能帮孙子们爬藤也是极好的,所以在他们眼里,Legacy Admission也是一顶可以顶着自肥的帽子,虽然很不公平,但是如果我能跨进那道门,那就是真真极好的。

但是,从现有数据来看,本身就是用来排除异己的录取制度,如果亚裔家长们还认为自己也可以从被歧视者跻身坐上歧视别人的椅子,那只能说是sometimes naive了。

华人父母集体失声

从近期哈佛被诉案的舆论风浪来看,其实华裔群体具有完整的政治动员能力和资源,也有能力完成从筹款到诉讼一条龙的Social Activism。但非常遗憾的是,对于Legacy Admisison甚至ADLC这样对录取有关键性影响的一种非常不公平的录取制度,华裔群体是失声的。

近期比较知名的“亚裔公平教育联盟”AACE“非常关注平权法案对亚裔的影响,甚至将这一议题作为主要诉求写入自己官网,而AACE领导者赵宇空也一再强调自己认同应当让经济条件较差的学生有更多录取机会。但与此同时,在AACE全网搜索“Legacy”或者”传承“,却只能搜到两篇相关帖子,一篇为转载,另一篇则是FAQ中提及,而AACE却认为这项不公平的制度不够重要。

图:AACE官网FAQ截图。

我们当然希望华人家长能够站出来踊跃维护自己的族群利益,但我们也很疑惑,为何许多号称“关心教育公平”的团体,能够在Legacy Admission这样巨大的系统性歧视面前选择放弃行动,避而不谈,反而要反抗一些能让更多不同阶层人读上大学的政策。

这也不是第一次华人挺AA家长在面对“白人特权“时的集体失声。在不少人眼里,似乎所有少数族裔或移民的资源都是一个有限的蛋糕,他们因为看到“不如自己”的种族多领一块便意味着这必须从自己的份额出而惊慌,却不愿去关注剩下的大块蛋糕被别人吃得干干净净。在一项针对美国36所大学、包括5所藤校的调查中显示,1%的美国富有家庭子女占得入学人数,比60%美国人子女都要多[6]。谁吃了最大份的蛋糕,一眼可见。

华人父母再次对歧视“选择性接受”

今年在加州,由于一个旨在恢复AA的提案将在公投中出现,反AA的华人家长们又冲到了一线。他们组织了十余场车辆游行,在南北加州的多个城市造势反对加州Prop 16(该法案将废除加州1996年的209号法案,解除加州对AA的禁令),背后的原因除了上文提到的“抢蛋糕的零和思维”外,另一个常见的理由是“实行AA将导致大学使用种族配额而歧视华人,Prop16是种族歧视恶法”,就像前文里的赵宇空告哈佛时提出的理由一模一样。而不需要AA的理由是加州乃至全美根本不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少数族裔根本不需要额外“照顾”。

有趣的是,即便加州大学做出支持Prop 16的表态,也公开声明绝不会因为平权法案的回归而使用种族配额[7],可这些反对者们仍然继续以激烈的态度和行动表示要“反对Prop16歧视亚裔上大学”。

9月中旬,加州大学明确表态:即便平权法案回归也不会在录取和招聘中实施种族配额制

是否加州大学是真的会歧视目前占比超过30%的亚裔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实实在在歧视和伤害亚裔的仇恨攻击在2020年疫情以来,每一天都在发生。

根据反对亚裔歧视的公益项目Stop AAPI Hate收到的报告,从今年3月底至8月初,全美已经发生了仇恨攻击亚裔事件超过2600起,其中有46%是发生在加州。尽管亚裔和华裔被歧视的报道在媒体上此起彼伏,触目惊心,对坚定反AA的部分华人父母来说,这些现实仍然像是“不存在的”,他们宁愿坚定的相信“加州AA实行后也许,可能,或许会歧视华裔”,也不愿意接受“华裔现在就正在被歧视,而且环境还会进一步恶化”。

这种对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系统性歧视亚裔的视而不见,和这些华人父母反AA,却不反Legacy Admission这个更大的系统性歧视如出一辙。这不禁让人怀疑,他们是真的如自己所说,是为了教育公平,为了整个社会体制的公平和正义吗?

参考资料:

[1]https://thinkprogress.org/why-do-colleges-still-give-preference-to-kids-whose-parents-went-there-ef3abe20407b/

[2]https://www.nytimes.com/2011/11/06/education/edlife/being-a-legacy-has-its-burden.html?auth=login-email&login=email

[3]https://oir.yale.edu/sites/default/files/pierson_update_1976-2000.pdf

[4]https://www.latimes.com/opinion/op-ed/la-oe-lee-harvard-legacy-student-advantage-20180622-story.html

[5]https://int.nyt.com/data/documenthelper/1865-harvard-admissions-process/fcb2b57c15f154b139df/optimized/full.pdf#page=16

[6]https://www.cnbc.com/2017/09/06/harvards-incoming-class-is-one-third-legacy.html

[7]https://www.latimes.com/california/story/2020-09-17/university-california-race-based-quotas-ban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