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深层政府”阴谋论:无数假新闻的源头,极右翼的“万金油”

06/27/2022

作者:Moreless | 字数:6622 |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前言:一直以来,假新闻与阴谋论都紧密相连,近期,在德州乌尔德小学枪击案后及在1月6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许多围绕着政府的阴谋论都不断地出现,其中最常见的一个就是“深层政府”。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新造词,但在当下,它如何成为了极右翼最爱用的“理由”?

近日,随着国会1月6日委员会组织了三场听证会,1月6号国会山骚乱的前因后果又再一次成为了媒体上的焦点。而国会山骚乱和近日的德州小学枪击案,又再次引出了关于“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话题。

在现实中,幻想可以成为采取政治行动的动力,比如反日游行中用U型锁砸人脑袋的那个人,又比如2021年1月6日的情况,就都是如此。冲进国会大厦的暴徒们就是被自己的幻想所驱使,这群乌合之众都相信,2020年的选举结果是被盗的,只要有几个爱国者能采取行动,就能通过模糊的宪法程序推翻选举结果。

除了这一直接目标外,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在一定程度上相信QAnon——一套无定形的伪预言政治信仰,将川普描绘成一个孤军奋战的十字军战士,对抗由媒体精英、华盛顿内部人士以及官僚组成的撒旦式、牺牲儿童的“深层政府”。

QAnon的兴起

2017年10月,川普在一次白宫记者会上提到,这是一场“风暴前的宁静(Calm before the Storm)”,当有记者追问,你说的是什么风暴。川普语焉不详地回应:你会知道的。这让在场的记者不知所云。

关于Q的来源,一种说法是,在Q社区最早发帖的人,是一个自称政府内部人士代号为“Q”的4chan匿名用户(QAnon这个名称,即来自于一个叫Q的匿名者)。此人声称,“希拉里·克林顿将在美东时间2017年10月30日上午7:45–8:30之间被捕。” 当然这个也无法印证。

相关阅读:深度|2020大选选情被阴谋论左右的脉络

QAnon的追随者认为,约翰·麦凯恩(John Sidney McCain III)实际上不是自然死亡,而是因为叛国罪被秘密处决。一些人认为,肯尼迪总统的儿子小肯尼迪仍然活着,他是一名秘密特工,并将以川普的新副总统身份出现。还有人认为,罗伯特·穆勒(Robert Swan Mueller III)是川普的秘密盟友,他调查总统的行动是一种钓鱼行动。

骚乱者所对抗的对象有模糊的边缘和定义,就像骚乱者自己一样可笑和变幻莫测。


在1月6日之前, “QAnon萨满”,杰克·安格利(Jake Schmidt)更为人所知的是,他画着蓝色颜料,穿着毛皮大衣,直播自己戴着牛角头饰进入商场,并喊着说那里卫生间外的装饰瓷砖是深层政府贩卖儿童恋童癖的秘密团伙的暗号,他们将儿童绑架到一个洞穴网络中,并从他们的大脑中获取化学物质肾上腺素。

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的描述,QAnon的追随者鼓励那些寻求真相的人去 “跟随白兔”,但又很难跳进这个洞而不完全迷失其中。对这一情节的最简单描述是这样的:川普总统并没有被调查,他只是假装被调查,作为反“深层政府政变”的一部分,在全球主义阴谋集团控制政府一个多世纪之后,将权力还给人民。

QAnon的一部分追随者相信披萨门以及 “frazzledrip录像带”的存在,据称这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和她的助手胡马·阿贝丁(Huma Abedin)祭祀并吃掉一个婴儿的视频。这种对恶魔形象的狂乱臆想,与更平凡的敌人——精英外交官、自鸣得意的华盛顿内部人士和川普的私敌名单 ——混合在一起,构成了所谓的 “深层政府”这一变幻莫测的隐藏敌人。

“深层政府”一词的由来

“深层政府”一词在2017年进入美国的国家话语,感觉就像一个已经熟悉的角色,准备扮演英雄或反派的主演角色——取决于你对川普的看法。人们很容易将这一想法视为一个沮丧的总统的喘息的抱怨。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确实存在一种独立于华盛顿民选官员的阴谋集团——即使它不完全是川普或他的保守派盟友所认为的那样。

政治学家和外交政策专家多年来一直使用 “深层政府”一词来描述独立于民选政治领导人而行使权力的个人和机构。他们主要将其应用于阿尔及利亚、巴基斯坦、埃及和土耳其等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的将军和间谍在名义上的民主社会中发号施令,并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时候取代当选领导人。

偏执的愤怒是所有的美国人所共有的,但是深层政府这个名词却是舶来品。

深层政府是土耳其语对政治学的巨大贡献,是从土耳其语翻译过来的 ——“derin devlet” ——是字面意思,也很直接:一个存在于下面和内部的国家。然而,这个土耳其语术语并不意味着任何主流以外的思想环境,也不像美国术语 “阴谋论 ”(conspiracy theory)那样,在描述看待政治世界的方式时起到相同的作用。

虽然土耳其的“深层政府”指的是一个秘密网络,但它实际上是非常有据可查的,并得到了证实。深层政府 “一词已经离开了土耳其历史,进入了全球政治话语,因为它是描述实际发生的具体形式的国家和准国家暴力的一个有用而准确的工具。这个概念并不是土耳其或中东地区所特有的。意大利和比利时的刑事调查发现了欧洲有类似的、冷战时期的网络,代号为格拉迪奥行动(Operation Gladio)。

当 “深层政府 ”作为一个明确的川普主义术语出现在2016年后的美国政治中时,并不令人惊讶。在缺乏背景的情况下,川普政府最初使用这个短语的方式与奥巴马创造的 “the blob”短语大致相同——作为华盛顿建制派共识的简称。

2017年4月,川普政府开始执政后不久,谷歌对 “深层政府 “的搜索量激增。2017年10月,“清理门户爱国者Q “的帖子首次出现在4chan上,让QAnon的神话开始运作。对深层政府的搜索再次飙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短语变得更加阴险和具有指向性。

迈克·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本来是美国军方和国防情报局中的鹰派,专注于对付激进的伊斯兰主义威胁,2014年因为混乱的管理和滥用职权而被迫离开国防情报局的岗位。他离职前经常指责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是一个隐藏的圣战主义者,是对西方的威胁。但是当弗林推出他的咨询公司并迅速成为华盛顿最热心的亲土耳其政府游说者之一时,他的调子迅速改变,转而支持埃尔多安,而指责其竞争对手法土拉·居伦(Fethullah Gülen)是黑暗和阴暗势力的傀儡。弗林的反悔既坚决又突然。土耳其政府最终将向这位将军提供1500万美元现金,用于绑架居伦(居伦是美国永久居民),并将这位“邪教和隐居的神职人员”送到土耳其受审,因为他煽动了弗林曾经称赞过的那场政变。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接受外国政府的现金,在美国本土进行绑架,实际上并不是弗林最终不得不辞职的原因。他在川普白宫的时间很短,但就是在这短暂的任职之后,川普政府才开始使用 “深层政府”这一说法。

川普任职期间面临的一些颠覆和泄密事件,只是联邦雇员在捍卫自己的地盘,防止预算削减和愚蠢的想法。这与右翼博主迈克·塞尔诺维奇(Mike Cernovich)在描述的情况相去甚远,当时他告诉同为阴谋论者的脱口秀主持人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深层政府将变成谋杀性的:“川普将被杀死。他们会杀了我们,他们会杀了他,他们会杀了所有人。”

对川普来说,他总是把自己定义为与政治讽刺漫画中的敌人做针锋相对斗争的人。深层政府是一个有用的“恶棍”,使他能够把几个不同的政治目标 (真实的、夸张的和想象的 )合并成一个他可以用来召集他的支持者的单一恶人形象。媒体的作用尤其关键。当福克斯新闻主持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在推特上说他将在当晚的节目中以对 “深层政府在媒体中的盟友”的审查作为开场白时,川普转发了他。让保守派不信任执法和情报官员并不容易,但表明他们与流着鼻涕的自由派记者是一伙的,这就容易多了。

QAnon与1月6日国会暴乱

几乎就像他们已经对当代许多阴谋论的荒谬性和不可信性变得敏感一样,在1月6日,QAnon的世界中有一种紧张情绪,有一派人不那么倾向于幻想,而是提出更具体(尽管仍然完全没有根据)的主张。

在1月6日之前的一个月,在动员国会大厦骚乱者的Telegram频道和尚未被禁止的Facebook群组中,各种谣言不断涌现。例如:“据报道,一个特定的军事单位,即第305军事情报营,袭击了德国法兰克福的一个秘密地下服务器农场。据报道,中情局就是在那里秘密藏匿了一个服务器场,里面装满了投票数据,无可争议地证明了2020年的选举是从川普那里窃取的。虽然有人员伤亡,但这次突袭是成功的。第305部队抓获了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她已经被飞往关塔那摩湾,以叛国罪被处决。当真正的营级公共事务官员忙着起草一份声明,解释说没这回事,这支位于亚利桑那州的分析员部队不是负责推翻2020年大选的秘密冲击部队,也没有在德国与中情局进行地下战斗时,一位退休的中将托马斯·麦金纳尼正煞有其事地宣布,第305团伤亡惨重。”

试想德国是一个主权国家,美国的陆军和中情局激战,会把战场放在法兰克福?德国又不是日俄战争时候的大清。

另一则谣言说,CIA的主任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被抓,还发了一段一名女性被人架上一辆面包车的视频。但是这则视频其实是2016年纪念911时,希拉里身体不适,被特勤人员搀扶上车的视频。如果查询中情局网站,吉娜也依然是中情局主任。

这位叫麦肯纳尼(Thomas McInerney)的退役将军,跟之前被控罪,刚被川普特赦的弗林将军一起,这两人经常一起散布阴谋论。鉴于他们讲的东西实在太离谱,连口碑不佳的英国小报daily mail都说这明显是假的。

一个月后,当QAnon萨满戴着角质头饰,光着膀子站在众议院会议厅的议长讲台上,嚎叫着“叛徒即将面临的厄运”时,一个叫拉里·伦德尔·布洛克(Larry Rendell Brock)的人,穿着防弹衣,戴着头盔,站在众议院地板上向其他骚乱者发出指令。作为一名前空军中校,布洛克在他的背心里塞了一捆塑料拉链,用来限制被拘留者。(在他被捕后,他声称他实际上并没有想拘留任何人,而是想把拉链交给警察。)

7%的美国人是退伍军人,但1月6日的暴动者中有高达20%的人曾在军队服过役。1月6日这场针对美国深层政府的骚乱在人口统计学上更接近于假定的深层政府,而不是普通民众。在这个幻想的世界里,并非所有美国安全机构都是坏的。

关塔那摩湾在QAnon的幻想中显得尤为突出。这里将是处决、审判、法外酷刑和报复深层政府虐童的以及主流媒体全球主义者的场所。希拉里·克林顿和乔治·索罗斯将在那里被绞死。《风暴》(The Storm) — — 川普和他的爱国盟友击败深层政府的QAnon审判日 — — 中的复仇和酷刑的耸人听闻的幻想都发生在关塔那摩,这是有充分理由的。每个美国人都知道,关塔那摩是美国真正将人送去接受法外酷刑的地方。被关押在那里的人用狗碗吃饭。他们被戴上头罩,被关押时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他们受到性虐待,一次被单独监禁数年,并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拘留数十年。

关塔那摩湾在QAnon神话中的地位告诉我们一些关于实际的美国深层政府的重要信息,这个国家曾在喀布尔外经营一个酷刑营,你现在可以在谷歌地图上找到它的废墟(它有一个一星的评论),以及真实的秘密情报部门,他们可能正在从你用来阅读这篇文章的设备上获取元数据。事实上,自9/11以来,美国的 “深层政府”已不再是深层的了。它明目张胆地运作,就在你能在谷歌地图上找到的地方,没有任何阴谋或隐蔽性。前陆军军官布洛克(Brock)和麦金纳尼(McInerney)想把他们的敌人送到那里。

在1月6日之后日子里,整个美国军队都被要求解决极端分子在其队伍中的渗透问题。五角大楼的参谋长联席举行闭门会议,私下里重申他们对宪法规定的权力移交的承诺。很明显,像QAnon这样的阴谋论和像参加1月6日叛乱的守誓者(Oath Keepers)这样的民兵组织在执法部门和军队队伍中找到了肥沃的招募土壤。事实上,在调查极右翼国内恐怖主义时,联邦调查局不再与当地警察部门分享嫌疑人信息,而是假设当地警察会有一定程度的同情。总统乔·拜登在数万名军人的簇拥下宣誓就职,而他们的个人忠诚度也并不完全确定。

利用“深层政府”阴谋论解读各种保守派不喜欢的做法

深层政府成为保守主义者口中一个无所不能的万金油,就好像小说《一九八四》当中隐秘的反对者果尔斯坦因——一切的敌对活动都是他在背后搞鬼。

比如,近日德州罗布小学枪击案,就有无良公号说是深层政府制造的假旗(false flag)行动。

说政府完全有能力进行信息监控却没有管,就是想借枪击案发生之后能够采取控枪的措施。又开始扯阴谋集团要控制世界的阴谋论。

在枪击案发生数小时后,极右翼人士就开始散布虚假信息,声称枪击事件是一次 “假旗”袭击。他们毫无根据的说法包括:枪击事件是精心策划的,目的是吸引当地执法部门远离边境,让罪犯和毒品进入美国,枪支管制倡导者组织了这场悲剧以激起公众的愤怒。

其他社交媒体上的帖子称,新闻片段中显示的等待孩子消息的父母似乎情绪不够激动,他们是被雇来扮演角色的危机演员。两名遇害的教师也被指控是危机演员。这些都不是事实。

关于危机演员和校园枪击案假象的说法并不新鲜:阴谋论大师Infowars的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多年来一直谎称2012年康涅狄格州纽敦市桑迪胡克小学的大屠杀是由联邦政府策划的,有人假装是幸存者和受害者父母。去年,琼斯先生在受害者家属提起的四起诽谤诉讼中败诉,其中许多人受到了他的信徒的骚扰。

近期共和党众议员的“深层政府”阴谋论

美国乔治亚州共和党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宣扬一种阴谋论,声称亿万富翁比尔·盖茨希望从猴痘的爆发中 “赚大钱”。

这也不是比尔盖茨第一次被写进阴谋论了,相关阅读:比尔·盖茨是个筐,什么阴谋论都往里装

在一场Facebook直播节目MTG:Live中,格林毫无根据地将目前的猴痘爆发——全球只有不到100个病例,包括马萨诸塞州的至少一个确诊病例和纽约的一个疑似病例——与微软创始人盖茨联系起来,盖茨经常作为右翼阴谋论的核心人物出现。

为了支持这种联系,这位女议员分享了2021年11月盖茨接受英国卫生和社会护理委员会主席杰里米·亨特采访的视频片段。盖茨在采访中没有提到猴痘,但警告说各国政府应该为未来的大流行病做好准备,并敦促世界卫生组织(WHO)每年投资10亿美元组建一个相关的工作组。

格林代表暗示,比尔·盖茨希望从新的猴痘 “大流行 “中 “赚大钱”。

“盖茨,我想提醒大家,他想在培养皿中种植假肉,他想让我们喝粪水,”格林在片段播放后说,“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让比尔·盖茨决定我们的健康……。我不吃他的培养皿假肉,我也不喝他的粪水。”

“比尔·盖茨非常关注猴痘,因为这个东西,显然,他可以从中赚到很多钱,”她继续说,”他和他的其他伙伴们。你知道,所有的民主党捐助者,就是这样。”

格林继续指出,美国政府最近购买的一种天花疫苗的供应——这种疫苗可以用来预防天花和猴痘——它们是相关的病毒。政府本周确实行使了现有合同的一个选项,购买了价值1.19亿美元的疫苗。

关于猴痘疫苗的辟谣,可以参见前辟谣文《猴痘来临,阴谋论者又坐不住了》。

比尔·盖茨的推特,证明他喝过大便再生水

而比尔·盖茨这项再生水计划,2015年就已经有报道。

2014年11月,盖茨参观了华盛顿州的一个设施,该设施通过燃烧人类粪便来生产水、电和灰。全能处理器是盖茨基金会的一个项目,通过将人类排泄物从街道和溪流中取出,并将其转化为有用的东西,帮助解决许多贫困国家面临的卫生状况不佳的问题。

2015年1月,盖茨发布了一段视频,他在水处理器前喝下了5分钟前还是人类粪便的产品。“这是水!”他喝了一口后说。

雅尼基全能处理器( Janicki Omni Processor JOP)正在塞内加尔的达喀尔进行测试,那里有120万人的住家没有下水管道,人类排泄物经常被用桶从屋外的坑中人力搬运。

塞内加尔国家卫生研究所的姆贝·姆贝格尔(Mbaye Mbeguere)在另一个视频中解释说,人工处理会传播疾病。

他说:“现在,我们无法清除病原体,这就是为什么Omni处理器非常重要。”目前,这个处理器如同预期一样,已经在处理达喀尔市三分之一的污水。

其他处理器也正在开发中。根据盖茨的帖子,全世界至少有20亿人缺乏足够的卫生设施,导致每年有70万名儿童死于疾病。“每一个Omni处理器设计背后的想法是通过让穷人负担得起卫生设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可以有效处理污水,可以回收利用,并且可以减少疾病传播的系统。可以解决很多人口的缺水问题。这样一项有意义的研究成果,却被阴谋论众议员格林污蔑为喝粪水,确实是良心大大的坏了。

参考资料:

https://www.newsweek.com/marjorie-taylor-greene-pushes-bill-gates-monkeypox-conspiracy-1708789

https://www.cbsnews.com/news/bill-gates-drank-water-made-from-human-fece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