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加州取消数学课?又是谁在吓唬有娃的你

07/22/2021

作者:木子立风 | 字数:4461 |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前言:最近有一则谣言说加州要“取消数学”,原因是黑人和拉丁裔学生在“优等生项目”中比例过低,由此引发了华人恐慌。谣言中不断强调加州教育系统在“照顾黑人孩子和拉丁裔孩子,并伤害亚裔”。今天我们来好好解读一下加州教育部考虑数学教学框架,全美在如火如荼展开取消“分班”(track/detrack)的辩论,这对我们亚裔到底有什么影响?

最近,《华尔街日报》评论专栏出现了一则恐慌新闻标题 --  "加州左派正试图取消数学",并且描述了很多家长,尤其是孩子成绩好的家长都在反对。注意,华尔街日评论专栏(WSJ Opinion)客观性较差,和主版不是一个部门;早在2018年,WSJ评论专栏就遭到过华尔街主版280位专业编辑的抗议和官方辟谣,我们在这不多重复了。

“取消数学”的出处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些谣言不但说“取消数学”,还说这和“批判性种族理论CRT”有关,是为了欺负亚裔。我们再次提醒大家CRT在基础教学系统中不存在。是个大学的专业课程,现在保守派滥用CRT专门吓唬家长。(可以阅读往期文章:美25个州对它搞起了言论管制,认识一下批判性种族理论CRT)全美现在正上演一系列“假装受害者”戏码,CRT和基础教育根本没关系。

加州数学课程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

目前,加州执行优等生和普通学生的“分班”制度,目前8年级甚至7年级学生,就可以学习代数1。但是加州教育部想参考旧金山取消“分班”(detrack),大家“全民放缓”学习教学。目前,加州教育董事会计划在7月14日会议上取消今年12月执行的原计划,并将该改革推迟到 2022年5月。

完整的细节和政府公示在这里:https://www.cde.ca.gov/ci/ma/cf/

早在2014年,旧金山就已经实施了取消分班并“全民放缓”,让所有学生在10年级之前一起上课,等到9年级上代数1,在10年级学习几何,并鼓励高三学生加速,参加AP微积分考试,例如在11年级学习代数2和微积分预科。

2014年旧金山改革后至今颇有成效:重读代数1的学生减少了,三年来达到数学要求的学生增加了,D级和F级的成绩也在大流行前下降。黑人和拉丁裔学生参加高级数学考试的比例提高了,虽然人数仍然很少。

所以,现在加州教育部想把旧金山的政策推广到全州,是看数据得出的科学结论,并不是为了“陷害华人”,也不是为了“取消数学”。

斯坦福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教授博勒(Jo Boaler)

斯坦福大学教育研究生院的教授乔-博勒(Jo Boaler)也是拟议新框架主要作者之一,她说:

"如果你在六年级被告知,'你在一个差生班',这将改变孩子的心态和对自己的信念。往后,孩子们不再对自己的数学有信心。"

这场改革其实分两步,分歧也应该分成部分来看:

第一,取消分班对我们是否合理?

第二,取消分班后是该全民拔优?还是全民放缓?

数学课程

值得一提的是,新数学框架只是一场“讨论和建议”,是否作为教学任务实施还有待商榷。加州教学质量委员会面临着来自家长和教师的大量意见,旨在帮助学校、教师和教科书公司实施该州的共同核心数学标准。

当前,加州教育委员会通过投票通过了修改意见,包括为各地区“优等生数学”教学提供具体指导,并删除争议实施细节,新数学框架计划于2022年5月提交州教育委员进行下一轮投票通过,第二个60天的公众评论期已定于2021年12月开始。

分歧第一步:

已有大量实践表明,取消分班是合理的

数学改革的第一步核心,在于“分班教学”是否要执行。

在加州的一次公开会议上,一位家长聊到“取消数学课程”,泪流满面认为这是让孩子堕落,并指责学校应该努力帮助差生上升,而不是融成一体。她说:

“不要贬低真正在努力的孩子!”

从家庭的角度,教育资源固定,谁都想争取,尤其是重视教育的家长;但是,联邦数据显示,将学生分为“优生差生”除了成绩和个人努力,经常也取决于家庭教育和教师隐性偏见2013-2014年,黑人学生约占公立学校学生的15%,但在被认定为有天赋只占10%,参加微积分的学生只剩下7%;拉丁裔学生在更高阶数学课中的一样稀缺。

因为美国系统性种族歧视也影响到了教育,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常常被划为“差生”,没天赋,更少被纳入“优生”。所以,即使是这些有色人种孩子提高了以前的成绩,依然被忽视,进不去“快班”。

相反的是,一部分普通白人和亚裔美国人学生被认为“优秀”反而产生了“虚高”,成长中面临过大压力,并不健康,然后反而家长“鸡娃”失败的例子不少。

但是退一万步来说,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快乐地成长?上更好的学校?我们该如何平衡“种族平等”的潜在意义和真正长期价值?种族平权相对于“找出优等生”带来的长期利益肯定更大,“取消分班”的目的也是为了带动更多学生上更难的课程。这在数学教育工作者、专业组织和许多研究人员的支持较大。

1987年时代周刊的杂志,神话亚裔全都“数学好”

世纪基金会(Century Foundation)倡导学校整合战略,该机构高级研究员哈莉波特(Halley Potter)说:

“那些开始时入学成绩较低且相似的学生,在被安排到高级课程时,往往比在低级课程表现更好。把差生集中到一个班级教学,根本没帮助他们赶上其他人。”

如何为有色人种学生创造更公平的系统,同时不威胁到其他学生的利益是一个长久话题。一些人认为应该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另一些人则认为关注种族过于模糊,会打击表现优异的孩子。

南加大学罗西尔教育学院 (Rossier School of Educa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的教育教授安吉拉-哈桑(Angela Hasan)喜欢发掘天才,她明确反对取消“分班”反对,并且表示:

"我不认为所有学生都应该以同样方式接受教育,这没有意义,特别是如果有一个孩子特别聪明。"

不过在过去60年里,美国教育界数据统计显示,全美已经在促使各地减少或取消“分班”,小到农村地区,大到纽约市中学已经在部分执行了。取消“分班”会是一个未来大趋势。

分歧第二步:

教学该快该慢?政策研究者倾向于慢

在美国取消“分班”后,解决思路往往有两种,"全民拔优"就是孩子们都上“优生”的课程并提高所有学生成绩;“全民放缓”则是放慢所有学生课程进度,但是历史上证明这种方法也一样有利于优等生,因为这样可以帮助他们真正吸收数学概念,为以后高阶课程打下更坚实基础。

所以加州教育部对分班之后,做出的选择是“全民放缓",虽然有一些学者也表示反对。

在东亚教育系统里,教育资源往往只涉及社会阶级差异,社会阶级高,教育资源越集中。而普通人读书可以改变命运,实现社会阶级上升。同时,美国教育往往还围绕着社会经济、阶级、种族、特权和健全霸权主义(Ableism),说起来谁都头疼。

但是,以往的数据显示教育没有帮助亚裔真正上升社会阶级。而且已有证据表明,取消分班并放缓对每个学生,哪怕是优等生,也帮助更大。

比如,2010年起,芝加哥郊外的埃文斯顿镇第202中学区(Evanston Township High School District 202)取消对高一英语和历史的“优等生和差生分班”,从五个级别合并到一个。学生都在同一间教室学习,表现优异者可以通过出色地表现获得荣誉学分。

负责推进课程和教学的助理校长巴维斯(Pete Bavis)说,一开始执行时,家长有强烈反对意见。甚至有一位家长甚至严厉警告他:“强者自强(bright flight)”, 校长当时听到这句话,明显感觉到这句话里意味深长的种族含义,但他没有放弃:

"一旦该计划开始实施,投诉就会减少。只要我们证明实施这个计划可行,事实大于雄辩。”

高中照片

事实证明,这场改革的结果很不错在。在这个近一半的学生是白人,25%是黑人,20%是拉丁裔的地区,教室实现了种族融合。学区数据显示,黑人和拉丁裔学生在高年级参加高级课程增加来,更多学生通过了AP考试。于是2019年,202中学区继续取消了九年级学生数学课几何分班制。

无独有偶,科罗拉多大学的国家教育政策中心(National Education Policy Center)负责人教育学专家Carol Corbett Burris也赞同这种方法。她从2000到2015年在纽约州郊区罗克维尔中心(Rockville Centre)的南城高中(South Side High)担任校长,并在实践中取消“分班”。然后发现最后帮助更多学生。并且,学生们都在高中后期学习高阶课,课程总体分数上升或保持不变。

她表示推行“取消分班”的确复杂,相当多学校是出于善意,虽然遭到反击很多。她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表示:

"我们知道,当你看到种族不平等时,不分成绩好坏混合教学,一个问题我们该问自己:'我们国家想要的什么?’ 想要一个种族差异的国家吗?如果我们不想要,我们就得研究不同的模式。”

左Tom Loveless,右Carol Corbett Burris

但是,也有批评者担心取消“分班”后,会给教师带来不合理的负担,老师不能激发有更大潜力的孩子,反而破坏了教学目标。比如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智库之一,布鲁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的学者汤姆-拉弗里斯(Tom Loveless)他研究“分班”问题多年,他建议采取 "全民拔优":

"我们应该多帮助鼓励成绩好的黑人、西班牙裔和贫困儿童上高阶课程....." 

改革之后,我们孩子教育的未来如何变化?

目前在加州教育部发布该提案后,教学质量委员会在征求公众意见。但是,无论是书面的还是最近在网上的公开会议里,大部分人不支持,一些家长情绪激动表示自己的孩子必须上“优等生班”,对新框架的批评像雨点一样噼里啪啦砸下来,400多人在7月13日发表联名反对信。不过也有支持者在一片反对声中艰难科普。

加州讹传取消数学引发华人家长焦虑

还有一些人预言,取消“分班”会导致一些家庭不错的孩子,彻底离开公立学校,转到私立学校。也有其他人说,他们自己的孩子有天赋,需要上更难的课,无法在不“分班”课堂里学到东西。

几年前,波士顿郊外的剑桥公立学校开始为九年级学生提供英语和社会研究 "全民拔高"课程,更高年级和数学教学都在取消“分班”。初中也开始在数学中取消“分班”,为学生在高中的成功做好准备。

"校长肯尼思-萨利姆说:

“如果我们相信多样性是我们社区的优势,学习的一部分是听取不同的观点,我们对每个孩子都不放弃,我们可以提供支持,以他们更好成长。”

芝加哥郊外的埃文斯顿镇202中学区(Evanston Township High School District 202),学校数学系主任戴尔·莱布福斯(Dale Leibforth)说如果全美改革成功,将会重新定义数学课,学生在多个层面参与, "低地板,高天花板 "。他表示,未来的学生不再重复性解题,而是能够解决开放问题。

他畅想未来美国数学课可能是这样的:

数学老师拿出有一个装满水的水桶,问学生有什么疑问。一些学生可能想根据水桶尺寸计算出水的数量,大部分人都能回答这个问题,掌握这个知识点。

然后,一些学生可能会去自己探索漏水点,以及水桶被灌满时会发生什么,主动学习计算变化率,主动去学习微积分。

为不同的学生提供不同的课程并没有错,反之,把大家聚在一起也有它的好处。在美国教育“君子和而不同”的未来设想里,大家每个人可能都学到一些东西,根据想学多少自己决定。

你还对加州的数学教学新政策还感到担心吗?你认同“分班”吗?孩子们应该一起“放缓”还是“加速”?

参考资料:
https://edsource.org/2021/california-math-guidance-sparks-new-curriculum-controversy-among-parents/65527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education/2021/06/04/california-math-class-detrack-race-equity/
https://ed.stanford.edu/faculty/joboaler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