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拜登说 “妇女能顶半边天”,所以民主党是要搞社会主义吗?

05/26/2021

作者:Moreless | 字数:4900 |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前言:拜登在数次演讲中都引用过在中国一句耳熟能详的话”妇女能顶半边天“,右翼媒体趁机拿来做文章,说是跟共产国家有关系。从而把话题往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上面引,那么事实是否如此呢?民主党是要在美国搞社会主义吗?

上周三,拜登总统在康涅狄格州美国海岸警卫队学院毕业班的讲话中,引用了已故中共领导人毛关于性别平等的讲话。

上周三在新伦敦,拜登感叹他认为在职场缺乏与男性相称的女性,并向全班人员讲述了一句“中国的谚语”,这句话概括了他的想法 — 因为他注意到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毕业班有三分之一的女性。

拜登说:“有一句话,在不同的语境下使用,这句中国话说,“女人撑起了一半的世界(‘Women hold up half the world)”。

有说法指,20世纪50年代担任领导职务的毛主席曾说过 “妇女能顶半边天”。所以拜登引用这句话招致了右翼媒体的批评,比如福克斯新闻,以及daily caller等。

据《Daily Caller》报道,拜登此前至少两次提到这位已故领导人的这句话:在2020年的一次筹款活动中,以及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采访时,解释他为什么选择当时的卡马拉-哈里斯议员作为竞选伙伴。

按照“福克斯新闻”的报道,拜登去年7月13日参加了一场大型募款活动,期间谈论到了有关于女性经济救济方面的问题。据《大西洋月刊》的特约撰稿人爱德华·艾萨克·多维尔(Edward Isaac Dovere)描述,这位总统候选人表示,现在必须把真正的经济救济交到妇女手中,随后他说道:“妇女能顶半边天。(women hold up half the sky)”

同一天,推特上出现了对拜登提及共产的反应,保守派脱口秀主持人史蒂文-克劳德(Steven Crowder)说,这不是他最近几天的第一个有争议的口误,除了引用毛,Biden还开玩笑说要开车从一名记者身上压过去。

关于“妇女能顶半边天”的由来

“中国妇女地位得到提高”是争议最少的毛遗产之一,西方评论员也承认毛时期的努力大幅度提高了妇女的社会地位。毛泽东的名言“妇女能顶半边天”已经成了名言。“妇女能顶半边天”,可谓家喻户晓。这句话产生于建国初期的妇女运动的伟大实践,被视作毛时代妇女解放的经典话语,影响至今。

去年大选之后,一名温和的民主党人,来自宾州的议员Conor,说他的选民对“取消警察经费”和取消水力压裂法采油的主张表示了挫败感,他本人也感到了挫败感。这些民主党内部温和派对于一些被外界称为激进的措施的担忧并不在少数,认为这会威胁到众议院多数党的地位。

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有严格的政治学定义,社会主义制度主要是一种经济制度,就是要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以及统一的社会财富再分配。

高税收高福利的北欧国家,被误认为是某种程度的社会主义。但是其制度跟传统的社会主义也是截然不同的。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强调的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和计划经济。而北欧国家的经济自由度,在全球都是领先的,所以北欧国家谈不上是社会主义国家。北欧国家不是社会主义,那么比北欧国家政策偏右很多的民主党,就更谈不上是搞社会主义了。

其实共和党攻击民主党要搞共产主义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麦卡锡主义盛行的时期。

许多人宣称当代共和党保守主义来自于建国先贤开创的政治传统。其实这里面存在很大的误解。

要了解战后美国保守主义运动就必须提到一个人,威利·施兰姆(Willi Schlam),一个生于奥地利的犹太学者。施兰姆早年是狂热的共产主义者。得到过列宁的亲切接见。后来,施兰姆移民美国,他和许多来自欧洲的学者认为,美国最缺乏欧洲那样的保守主义思潮。美国应当有自己引以为傲的传统。

在施兰姆的鼓励下,威廉·巴克利在1955,创立了美国著名的保守杂志,The National Review, 《国家评论》。而巴克利从一开始办国家评论,就带上强烈的白人“民族主义”色彩。今天有许多共和党人认为川普强烈的种族主义色彩偏离了美国保守主义传统。实际上川普主义是美国二战后保守主义运动的合理延伸。

威廉·巴克利

何谓“激进左派”

所谓的左派和右派的分野,来源于英国国会。在传统的英国国会中,辉格党(即工党的前身)一向坐在议事大厅的左边,而托利党(Tories,即保守党的前身)则坐在右边。这是左派、右派术语的由来。

在美国,民主党(Domocrates)的政治立场是中间偏左,又叫做自由派(Liberals)。共和党(Republicans)的政治立场是偏右,又叫做保守派(Conservatives)。左和右的政治分野在哪里,是了解美国两党政治不可不研究的问题。

比较笼统的说法就是,左派追求平等,右派追求自由。传统上,左派是弱势群体的集结,要求平等,要求平等者要依赖公权力来调节贫富差距,所以左派多主张大政府。而右派则是既得利益者的集合,要求更多的自由。要求自由者不希望受到公权力的干预,故要求政府少干预。里根和布什的政府是共和党,他们主张政府不要干预太多,尤其是经济方面,采用的经济学派是源自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派。

新自由主义与传统的保守主义相同,也重视资本主义式的自由竞争,反对国家干预。可是新自由主义比较温和,愿意接受有限度的政府干涉,如基本的社会福利,健康,医疗保险等。这是因为保守主义在经过一定时间的调整后,了解到现实社会中已不可能完全消除政府的干预,所以做出了一些让步。像撒切尔、里根式的保守主义,就是新自由主义。

而美国民主党当中思想偏左翼被称为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简称DSA)。其主张无外乎是要给穷人医疗保险,上大学免费,给弱势群体福利。这些主张,不要说是北欧,就是在加拿大或者是台湾地区,都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也谈不上有多激进。

在一个政治分野图上, 美国政治立场的中间,跟通常意义上的左右的分界,是有距离的。可以看到即使被称为是激进左派的桑德斯,沃伦或者AOC,也只是中间偏左,谈不上极左,跟加拿大的左右程度相当。而奥巴马,拜登,或者是克林顿,都是中间偏右的立场。

对于民主党来说,即使是立场非常自由派的人,对于生产资料的控制都是会引起反感的事情。但是在年轻人当中,左派思潮更受欢迎。一项调查显示,在18~34岁的民主党人当中,61%的人对社会主义持正面态度。大衰退、教育成本的上涨、医疗保险的不可靠和工作场所越来越不稳定,以上种种结合在一起,令年轻人在物质上产生了痛苦的不安全感。他们没有共产主义普遍失败的记忆,但资本主义的失败就在他们身边。

详情可以查看这篇: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80703/democratic-socialists-progressive-democratic-party-trump/

而现在的问题在于,由于选举的撕裂和抹黑,两派的政治分歧越来越大。极化现象非常严重。且目前看来,并没有弥合的迹象。

罗杰·伊特威尔和马修·古德温:《民族民粹主义:反对自由民主的起义》一书封面

各种类型的激进主义都将蔓延,无论是右派还是左派,美国发现自己深深地陷入了该国在19世纪50年代经历的那种死亡漩涡,一种被英国政治学家罗杰·伊特维尔称为 “累积式极端主义 “的消极政治形式。

伊特维尔在一篇关于2001年英格兰北部的文章中描述了这一现象,那是一群激进的英国白人男子与一群激进的英国穆斯林发生身体冲突的时刻。当时,暴力事件有深刻的经济、宗教和社会学来源。极右派的人认为自己处于政治之外,与大多数人曾经支持过的工党疏远。这两个群体居住的社区都很穷,而且越来越穷。极左派与极右派,并没有本质不同。

总结:

拜登引用了中国常见的一句话 “妇女能顶半边天”,被右翼媒体指责为是向激进左派靠拢。右翼污名化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的叙事由来悠久,从麦卡锡主义盛行时代即已开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民主党无论从历史渊源,意识形态还是具体措施来看,都与社会主义相去甚远,所以说民主党要搞社会主义,不过是一种选举语言罢了。

参考链接:
https://www.foxnews.com/media/biden-appears-to-quote-mao-zedong-in-coast-guard-commencement-address-women-hold-up-half-the-world
http://www.bjzx.gov.cn/zxqk/bjgc/201503/tw/201804/t20180424_11965.html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70926/women-china-communist-revolution/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indepth/2013/12/131223_mao_zedong_women_equality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10/left-and-right-are-radicalizing-each-other/616914/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80703/democratic-socialists-progressive-democratic-party-trump/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