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高院接手哈佛案件,AA就是“我们迈不过去的坎”?

02/07/2022

作者:补丁本丁 | 字数:2389 |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2022年,平权法案再一次受到美国华人广泛关注,就是1月24日最高法院宣布,将听取学生争取公平录取诉哈佛大学(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v. President and Fellows of Harvard College)的辩论。

在2014年,这个团体起诉哈佛大学,指控其在招生过程中歧视亚裔学生。经过多年的法庭申请和实际审判,该组织最终败诉,但又立即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如果最高法院遵循其惯例,它将在10月开始的下一任期听取辩论。《纽约时报》预计直到2023年春季或夏季前,才有可能作出判决。

但是如今,法院的大法官已向右倾斜,因此这很可能导致最终判决改变40多年的先例,即种族可以作为评估申请人的众多考虑因素之一。

具体种族作为一个考虑因素,到底如何在今天的大学招生中发挥作用,又发挥多大作用,可以回顾前文:《一个加州华人资深教育专家对ACA5的肺腑之言

总而言之,平权法案在教育领域的实施方案是:从1978年开始,最高法院就禁止在招生中实行种族配额制,但允许学校将学生的族裔视为众多其他考虑因素中的一个“因素”,前提是招生过程要考虑申请者的总体资质,并且需要证明,其考虑族裔因素是为了满足校园多元化的需求。

推翻AA不会提高亚裔的大学录取率

许多关注补丁的读者都了解,我们从2020年加州关于16号提案开始,就发布过许多支持平权法案的文章。

我们对最高法院允许此案继续审理感到失望——这起诉讼是由反民权者爱德华·布鲁姆(Edward Blum)提出的,旨在推翻几十年来促进多元化教育的整体招生政策。

在高院接受案件后,华人权益促进会教育公平经理,哈佛大学毕业生陈珊妮在视频中说,基于2020年的民意调查,70%的亚裔是支持平权法案的。亚裔支持平权法案这有很多原因,对于我们华人来说,其理由之一是,我们确实是从考虑种族因素的招生政策中受益的。

Aapidata.com 于2021年2月做的统计

陈珊妮在视频中也再次强调,如今许多围绕这个话题的讨论,都将亚裔与其他少数族裔对立起来。

如果翻看历史,加州在1996年11月209号提案通过后,许多亚裔家长认为这下加州大学的亚裔录取比例会上涨,然而,我们翻看数据后会发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洛杉矶分校录取亚裔的比例是在下降的。

图源:Vox News

以上图片显示的入学人数,而不是亚裔学生的录取率。所以尽管上图看起来数量略有增高(那是因为整体上亚裔群体数量在加州的数量在不断增长的缘故),但如果我们仔细地来看(下图),平权法案被废除后,学校录取亚裔学生的比率实际是在下降的

图源:Vox News

此外,如果大学录取中失去了平权法案这个政策工具,伤害最深的将是非裔和拉丁裔,他们的录取比例将大幅度在大学校园中下降,伯克利大学经济学家Zachary Bleemer202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加州自从1996年废除平权法案后,几乎每一项措施都对非裔和拉丁裔造成了伤害,减少了他们在加州大学的入学人数,降低了他们完成大学、读研究生的概率,以及之后获得好的工作与高薪的机会。具体的解读可以查看我们发布的文章:亚裔在藤校录取中到底有没有被歧视?

考虑到推翻AA是爱德华·布鲁姆(Edward Blum)背后的白人保守派的长期战略,过去加州的20几年实践证明,当一项政策深深的伤害非裔和拉丁裔,对亚裔也几乎没啥好处,所谓的“色盲”政策到底利益的是谁,是推动“色盲”还是推动“白人至上”,是不言而喻的。

平权法案不仅仅是在教育领域

因为哈佛案的知名度,导致很多美国华人说到平权法案,就只想到AA在公共教育领域的影响,甚至误以为AA就仅仅针对教育。实际上,平权法案还涵盖了政府合同和公务员两个重要的领域,而这两个领域也往往是“白人至上”,有色人种和女性很难获得和白人一样的机会,亚裔在这两个领域,更是严重的代表性不足。

比如,伯克利大学法学院一向关于209法案的研究数据显示,209法案通过后,即废除AA后,少数族裔拥有的政府合同都在下降,细分数据显示,仅加州公共交通部门,在209法案之前,实施AA的时候,会跟超过3000家少数族裔的企业签订合同,其中,784家是亚裔小企业主。209法案后,废除AA后,跟少数族裔企业签订合同的数量降低了一半,只有281家亚裔小企业生存了下来。

如果最高法院的此次判决不利于AA,很有可能意味着包括亚裔在内的有色人种也将同时失去在政府合同和公务员领域利用AA获取公平机会的可能性。

结语:

许多人希望,高院的裁决可以帮忙解决这一个引起众多争议的问题,但就算你坚持认为AA不会给亚裔带来好处,这些高校一直也有办法绕过这些条条框框,去录取他们“真正满意的申请人”。

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我们无法将一个人的种族与ta的人生经历、经济水平、生活质量甚至人身安全分离开。而许多人对AA这个话题的理解,还仍然停留在一张简单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上。

我们在之前文章中已经深刻讨论过这个问题:

也许问题不是出在这些名校,也就是白人性精英机构的看门人,而出在白人性的机构本身。也许我们应该叩问,在白人至上的面纱之下,在资本主义精神之下,类似哈佛这样的高等院校是怎样积累起权力和声望的。为什么少数族裔必须赢得这种机构的接纳,才能确保安稳或是所谓的“生存”呢?

往期文章:藤校毕业生万字长文:华人家长痴迷哈佛耶鲁,却并不明白它们真正代表什么

如今的这些努力,只是在推翻帮助我们的学校更加多样化的招生政策,最高法院接手此案确实令人失望。

但我们不会退缩。

参考资料:

http://aapidata.com/blog/affirmative-action-increase/

https://www.nytimes.com/2022/01/24/us/politics/supreme-court-affirmative-action-harvard-unc.html?ref=oembed

https://www.vox.com/2018/3/28/17031460/affirmative-action-asian-discrimination-admission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