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information monitoring
Newsletter

【假】“安全毒品注射站”不仅使毒品和犯罪率大增,还造成更多因吸毒过量死亡的案例!

“SB57‘安全毒品注射站’法案通过在即。注射站不仅使毒品和犯罪率大增,还造成更多因吸毒过量死亡的案例!”?

【日期】2022年8月17日

【来源及背景】8月1日,加州参议院通过SB-57法案“预防药物过量计划”(Overdose Prevention Program, OPP),现在需要等待州长的签署。有微信公众号报道SB-57的通过,介绍了该法案的具体内容、支持方和反对方的观点。

8月1日,加州参议院通过SB-57法案“预防药物过量计划”(Overdose Prevention Program, OPP),现在需要等待州长的签署。有微信公众号报道SB-57的通过,介绍了该法案的具体内容、支持方和反对方的观点。

(微信公众号文章标题截图)

 

本文除了将基于证据介绍SB-57及OPP,还将核查微信公众号文章中的部分说法。

【事实核查】

SB-57法案是什么?

在加州立法信息的官网,SB-57法案的详细信息写着:

“该法案将在2028年1月1日之前,授权旧金山市和县、洛杉矶县、洛杉矶市和奥克兰市批准实体为满足特定要求的人经营预防用药过量计划(OPP),其中包括。提供一个由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监督的卫生空间,让使用药物者可以消费预先获得的药物,提供无菌消费用品,提供物质使用障碍治疗的途径或转介,以及该计划的工作人员被授权和培训,以提供现有法律规定的阿片类药物拮抗剂的紧急管理。”

SB-57法案存在的原因是什么?

立法信息的网页给出了充分的理由:

(1)加州的过量死亡是一个紧迫的公共卫生危机。自2011年以来,用药过量已成为美国和加州每年意外死亡的主要原因。

(2)新冠疫情与药物过量死亡的迅速增加有关。与前一年相比,2020年秋季的药物过量每月都在增加。在2020年5月,与上一年相比,增加了42%。

(3)预防药物过量计划是一种基于证据的减害策略,允许个人在卫生的环境中消费药物,并由受过培训的工作人员监督,在药物过量时进行干预。OPP还提供无菌消费设备,并提供一般的医疗咨询和转介到药物使用障碍治疗、住房、医疗和其他社区社会服务。

(4)随着刑事司法和法律制度改革的要求在全国各地回响,OPP提供了一个替代框架,以解决毒品使用和毒品法律的执行对有色人种社区的过度伤害。OPP将人们带入一个安全和治疗的空间,而不是让他们容易受到警察的干预、逮捕和监禁。

此类预防计划和干预中心,有效吗?有什么好处?

立法信息的网页给出了充分的证据:

  1. 有效帮助缓解犯罪以及毒品的使用

在全世界10个国家中,大约有165个OPP在运作。众多同行评议的研究证实,OPP在减少过量死亡和艾滋病毒传播,以及增加获得咨询、治疗和其他降低风险服务方面是有效的。研究还表明,OPP减少了紧急医疗服务的使用,减少了公共毒品的使用,减少了注射器碎片,并且没有增加犯罪或毒品使用。

  1. 有效减少药物过量造成的死亡

2020年7月8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发表了一项关于2014年至2019年(含)在美国运作的未经批准的OPP结果的研究。该研究和补充材料显示,在超过10,000次注射中,不仅没有造成死亡,而且在五年内没有一次需要呼叫护理人员服务或使用外部医疗设施。作者的结论是:“美国的安全消费场所可以减少阿片类药物过量造成的死亡。制裁场所可以让人们与其他医疗和社会服务联系起来,包括对药物使用的治疗,并促进对其实施和减少公共注射毒品和不当丢弃注射器等问题的效果进行严格的评估”。

  1. 有效减少财政支出

2016年发表在《毒品问题杂志》(Journal of Drug Issues)的一项分析发现,根据加拿大温哥华OPP的经验,旧金山的拟议方案将减少与医疗保健、紧急服务和犯罪有关的政府开支,每花费1美元就能节省2.33美元。据估计,一个OPP将为旧金山市和县节省350万美元的其他费用。

立法机构的意图是,应在授权的加州城市评估OPP,因为OPP显示出巨大的前景:可以拯救生命,加强公共安全,改善获得药物使用障碍治疗、医疗护理和相关服务的机会,减少与药物过量有关的急诊室和医院利用率,并减少药物滥用、无家可归和新冠这三重流行病的人力、社会和财政成本。

毒品非刑罪化是修正历史错误的做法

微信公众号文章中也同样提到了OPP将有效减少财政支出这点,并提到了Drug Policy Alliance这个组织。

微信公众号文章截图

经核查,Drug Policy Alliance实际上创建于纽约,他们是美国促进结束毒品战争(Drug War)、并提供替代性解决方法的组织。DPA正在领导一场运动,将吸毒作为一个健康问题,而不是一个刑事问题。

“我们设想了一个公正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对毒品的使用和监管都建立在科学、同情心、健康和人权的基础上;在这个社会中,人们不再为他们放进自己身体的东西而受到惩罚;在这个社会中,今天的恐惧、偏见和惩罚性的禁止不再存在。”,图源:DPA官网

毒品战争是由惩罚性毒品法律(punitive drug laws)引发的,可以追溯到19世纪70年代,成为压迫的最尖锐的工具之一。今天,毒品战争和维护它的民选领袖,把使用某些物质的每个人都称为罪犯,但最积极地针对非裔、拉美裔、原住民、有色人种和经历贫困的人。有犯罪记录会给找工作、接受财政援助、获得信贷或住房援助的资格等方面带来巨大挑战。对于那些陷入毒品战争的人来说,其影响是深远而持久的。

在美国,持有毒品是被逮捕最多的罪行,2020年将有超过110万人被捕。刑事化的设计使种族不公正永久化。由于有针对性的警务,非裔占毒品逮捕的24%,几乎是其人口比例的两倍,而且尽管使用和销售毒品的比例相同,但因毒品而被捕的可能性是白人的三倍。

2021年,美国有超过10万人死于意外的药物过量,比2020年历史上的致命数字增加了28.5%,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数字。毒品战争导致了毒药供应,阻止了采用已被证实的挽救生命的过量干预措施,并将财政资源从基于健康的解决方案中转移出来,转而投资于执法和失败的禁药战术。

而且,毒品战争一直是一场财政灾难。每年,州、地方和联邦政府花费约470亿美元执行禁止毒品的法律——这些钱本可以更好地用于支持社区,并通过强有力的健康、减少伤害和药物治疗服务解决毒品使用问题的根本原因。

DPA认为健康的替代方案是毒品非刑罪化的基础,并希望政府能将毒品战争的资源重新投入到社区中,以及通过对所有毒品进行负责任的法律监管,消除毒品供应。因此,公众号文章中称“加州毒品政策联盟致力于将毒品合法化”是不准确的。

预防药物过量中心并不会使毒品滥用、犯罪率、吸毒过量死亡大增

微信公众号文章中在陈列法案反对方意见的时候,提到“注射站不仅使滥用毒品和犯罪率大增,还造成更多因毒品过量死亡的案例”。

微信公众号文章截图

前文已提及,在全世界10个国家中,大约有165个OPP在运作。众多同行评议的研究证实,OPP在减少过量死亡和艾滋病毒传播,以及增加获得咨询、治疗和其他降低风险服务方面是有效的。研究还表明,OPP减少了紧急医疗服务的使用,减少了公共毒品的使用,减少了注射器碎片,并且没有增加犯罪或毒品使用。

公众号的主张显然是带有偏见的,认为OPP是“邀请人去使用毒品”。文章中举例:“温哥华一处注射站运行18年后,根据当地验尸官服务部的统计,因吸毒过量而死亡的人数增加约1000%,从172人涨至1786人”。

首先,这个数据出处不明。

其次,公众号的主张存在基本的逻辑问题。前文已提到,药物过量是一个逐年攀升的社会问题。“温哥华因吸毒过量而死的人数在18年间增长”并不能同“温哥华注射站运行了18年”构成因果关系。 温哥华所有使用毒品的人都有去预防药物过量中心在医护人员的指导下安全注射吗?那因为没有得到安全注射而因药物过量死亡的人是由于OPP的存在而死的吗?

举个类似的例子,急诊室的存在可以帮助治疗新冠患者,避免他们死亡。那打个比方,在新冠病例激增的三个月间,死亡人数相应增加100%。那我们可以说“旧金山一所医院急诊室运行三个月后,根据当地疾控中心的统计,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数增加100%”吗?很显然,新冠死亡人数的增加并不是因为急诊室的存在而产生的结果。新冠死亡人数的增加,是因为新冠病例数的增加。

同理,因药物过量致死的人数增加,直接构成因果关系的是药物过量的事件数增加。OPP恰好是基于证据的、能减少药物过量事件增加的方案。

另外,根据加拿大CTV news温哥华今年8月16日的一篇分析近期药物过量的报道显示,今年的数据说明,没有人在预防药物过量的场所死亡。并且首席验尸官表示,OPP是拯救生命的关键。

首席验尸官:”只有当我们大幅减少人们对利润驱动的非法毒品贸易的依赖时,我们才能拯救生命,扭转这场危机的发展轨迹。”图源:CTV news

综上,公众号的主张移花接木,强行构建因果关系,歪曲事实。

结论:

经核查,公众号文章看似中立,陈述了参议院通过法案的事实,提供了支持方和反对方的意见,但存在违背事实的叙述。

SB-57法案旨在建立可以挽救生命、减少不必要的财政支出、缓解毒品泛滥的用药过量预防中心。毒品去刑罪化这一趋势是修整历史上错误的毒品战争的做法。

2020年7月,加州执法领导层签署了一份支持宾夕法尼亚州费城OPP的法庭之友简报,内容写道:“在当前这个时刻,全球疫情和执法部门与社区之间关系断裂的情况下,这些问题尤为突出。迫切需要巩固对司法系统的信任。如果不解决吸毒过量造成的生命损失,并将一个致力于拯救生命的社区公共卫生组织定罪,将会进一步削弱信任。如果有什么时候需要证明司法系统重视人类生命的尊严,那么这个时候就是现在。”

我们呼吁读者看待相关问题时,要耐心阅读和思考,而不是仅凭个人观感来判断。一些自媒体为了收割流量摆出单方论证或存在立场偏见的观点,将某些政策描述为“全然的负面”,挑起读者情绪。

我们静下心来思考,一个法案的通过与否并不是政策制定者一拍脑门就决定的,如果一个法案真的是带来“绝对的坏”或者显而易见的”弊大于利”,难道立法者们不去调研和反思吗?当然,某个法案不可能带来“绝对的坏”,那也不可能带来“绝对的好”,对其的挑战和质疑是合理的。我们鼓励读者辩证思考、不盲目信从权威,但这需要建立在全面了解事实的基础上。

相关阅读:

《​​事实核查:搭建预防吸毒过量的场所并没有鼓励吸毒,却可以拯救生命》

《联邦大麻合法化新进展下,再度盘点有关毒品管控常见的谣言》

参考资料:

https://drugpolicy.org/about-us

https://leginfo.legislature.ca.gov/faces/billTextClient.xhtml?bill_id=202120220SB57

https://bc.ctvnews.ca/analyzing-10-000-deaths-more-illicit-drug-overdoses-on-days-after-income-assistance-payments-in-b-c-1.6029141

热门文章